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古代追男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林青瑶哭了

我在古代追男神 罗晚悠 2054 2021.02.20 08:00

  “你们要秀恩爱出去秀,别在这里秀,我要休息了!”

  林青瑶侧身不看他们,想让他们自己离开,就连这句话都是憋下对任昭阳的成见说出来的。

  “你把东西给我,我马上就走。”

  任昭阳那欠揍的声音幽幽传来,把林青瑶的火彻底点着了。

  “任昭阳你别仗着你救过我一次,现在在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问我要东要西的。

  那次我给过你钱,你后来还把我卖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任昭阳你太过份了,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

  林青瑶对着任昭阳歇斯底里,两行清泪从两旁流下来,让人看着楚楚可怜。

  任昭阳的心漏了一拍,瞬间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很过分,有种冲上去给她擦眼泪的感觉。

  “青瑶,你说什么呐?刚才你差一点伤到昭阳,你不道歉就算了,话何必说这么难听。

  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还好他没有事!

  青瑶,给昭阳道一个歉,这事就过了。”

  芳燕先是很生气的声对她说话,后来语气软下来,想让她道个歉就算了。

  大家都这么熟悉的人,不要闹的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这林青瑶在金城还有一个亲爹,看昨天她穿的衣服就像是有钱的富贵人家,和她的关系不要闹的太僵了,以后自己在金城有点什么还可以叫她们帮衬一下。

  芳燕这样想着。

  “芳燕,你什么都不清楚就要我道歉,凭什么?

  亏我还想着要不要让你知道,这个时候我竟然还在为你着想,我真可笑。”

  林青瑶脸上是笑着,眼泪却又是哗哗流,她想控制一下不让自己那么狼狈,可是控制不住。

  她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了。

  “林姑娘,你别哭啊!我不要你的钱了还不好吗?你别哭啊!”

  任昭阳见她双手环膝蹲在地上又笑又哭,一时间慌了神。

  芳燕从来都没有哭成这样过,看起来这么伤心,她都是稍微哄一哄就好了。

  林青瑶抬起头冲他嘶喊道。

  “你滚,我不想看见你,见你一次我倒霉一次,你就是我的克星。

  芳燕,我告诉你,任昭阳他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刚才问我借钱,我哪里有钱借给他。

  像他这样靠借钱过日子,你跟着他以后会吃亏的,你还是自己多想想。”

  有些话点到为止,说的太过人家也不领情。

  任昭阳想了想,她好像是从遇到自己就没有什么好事情。

  在破庙救了她,要了她的银子还不够,还把她卖进青楼,再后来晚上被她撞见和芳燕幽会,扇了她一巴掌。

  然后现在又遇到了……,自己又找她借钱。

  任昭阳从来都不知道脸皮为何物。

  可现在觉得她哭得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芳燕也看出任昭阳眼里有一丝不对劲,心里对林青瑶的不满更大了。

  “青瑶,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和昭阳都是两情相悦的,不论跟着他吃什么,我都愿意。

  青瑶,你起来吧!别哭了,这外面还有人看着呢?

  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把你怎么了呢?”

  房门口不知道何时聚了一群人,在那里看热闹,还指指点。

  任昭阳过去直接把房门关上,还恶狠狠的说:“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都走开,走走走!”

  连客栈老板都惊动了,见他们都是认识的人,还以为他们是闹什么别扭了。

  林文华特地交代过,他知道这林青瑶是礼部尚书疼爱的庶女,忙叫人去通风报信。

  林文华一听林青瑶在客栈被人欺负,顾不上天黑,立马叫人准备一辆马车前往客来福客栈。

  他到的时候任昭阳和芳燕已经离开了,就剩林青瑶呆坐在地上。

  她两只眼睛又红又肿,梳的好好的头发现在都变得凌乱不少,和昨天那副模样差太远了,林文华一时间都以为自己看错人了。

  “瑶瑶……瑶瑶?你怎么坐地上了?谁把你欺负成这样的?”

  这才一天不见怎么就搞成这幅模样,林文华都心疼死了。

  林青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小声的说:“你来啦!”

  她没有忽略他眼里的着急和担忧,想起自己那个要自己肾的爸爸,林青瑶眼一酸,眼泪又流下来了。

  “瑶瑶,你别哭,告诉爹发生了什么事。爹给你做主。”

  可她还只是一直小声抽搭。

  客栈老板小声的叫林文华出来,告诉他是天字1号的客人,她哭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当时都在这里。

  林青瑶住的是天字3号客房。

  林文华“哼”的一声往天字1号客房走去,抬手敲门。

  开门的是芳燕。

  “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林文华见是一个姑娘,听口音都不像金城人。

  “请问姑娘,和你在一起的公子在吗?”

  芳燕瞧着他彬彬有礼,身穿蓝灰色直缀上面是黑色云纹。

  第一反应是任昭阳的家里来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守的云开见月明,对他展颜笑道忙着请他进屋。

  任昭阳和林文华四目相对。

  “你是谁?”任昭阳记得家里可没有这号人。

  “公子,我是林青瑶的爹。现在过来就想问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的女儿坐在地上哭?还麻烦你给一个解释!”

  林文华没有一上来就动手,相反他还很理智平静的问他。

  芳燕见他是林青瑶的爹,才知道刚才认错。

  “这位伯伯,青瑶她动手砸昭阳,还好没准头,昭阳没事。刚才就是说了她几句,她就哭了。”

  芳燕不想得罪他爹,想着给他留一个好印象,可说话也不能得罪任昭阳,以后还要靠他呢?

  “这位姑娘,我不是你伯伯,还有我们男人说话的时候你别插嘴,父母没有教过你吗?

  那他们做父母的可太失败了。”

  林文华毫不留情的嘲讽让芳燕羞红了脸,面上挂不住。

  “芳燕你先进去!”

  任昭阳的一句话才让她脱身。

  芳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来到金城还是掩盖不住她身上的小家子气,才会被林文华一眼看出来。

  “大人,坐下来吧!站着挺累的。”

  任昭阳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根本不把林文华放在眼里,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起身。

举报

作者感言

罗晚悠

罗晚悠

感谢投推荐票的小可爱们,起床啦!

2021-02-20 0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