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上流修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白少起

上流修仙 徒名和马 2187 2021.02.23 18:59

  夏日的正午,便是那位于北地的京城都炎热十分,更不要提这位于江南的宁都了。

  夏日的江南,那是真的难。

  屠夫光着膀子,那油腻的肥背依旧流淌着汗水,双手时不时驱赶摊铺前的蝇子,街道上的气味愈发难闻。

  在这没有下水道的时代,虽有收金汁的人,但街道上依旧弥漫着特殊的气味,到了夏季,那更是铺天盖地。

  只有少数大街道会请术士清除气味,但或许是已经被腌入味了,总归有些奇怪的味道。

  所以人们总是在盼望着下雨,这样街道的气味便会淡上一些。

  不过屠夫和菜贩们可不希望下雨,难闻归难闻,下雨可就没生意了。

  南方的金汁大多是用来倒菜地里,或是当猪食。

  而像北地边境的城镇,多会留一到两日的金汁,以备开战,这金汁在守城中,可比火炮武夫要猛多了。

  魏十安已经回到了魏府中,相较于其他穿越者惊险刺激的一声,他的一生就显得平淡无味了些。

  至少到目前是这样。

  早上散步,回府看话本,中午饭后修行,晚饭后看会话本便继续修行。

  哪会有这么多洞府奇遇让你遇到,就算真有那也是墓穴,不过挖墓求宝这事,可是为世人所唾弃。

  没人愿意自己祖宗的墓被人掏了。

  所以修行时间大多就是在自己家中,魏十安作为术士,自然有一间独立的实验室。

  而四命境的下一境就是五命境炼金术士了。

  到了这一境界,点石成金,显然是做梦。

  但可以合成大部分的丹药、药剂。

  这一境界对于魏十安来说是比较简单的,毕竟他这九年义务可不是白学的。

  那像什么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娜美……海贼王?等下,后面是啥来着,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用着九年义务完全可以应付这炼金术士。

  只是现在魏十安还是稳定元素师一境。

  术士一道不同于武夫,讲究循序渐进,有时一夜便能破两境,只要领悟够深,术士是灵魂一道,不像武夫肉身之道,肉身不可能在一夜见便刀枪不入。

  但带来的坏处就是术士在达到六命境大魔导师之前,基本战斗力为零。

  即便这三命境唤作战斗法师,其实就是个战斗渣渣。

  四命境元素师说好听点叫风火水土四元素师,说难听点就是热了吹风,冷了暖暖,渴了喝水,累了土凳。

  前期被武夫按地上蹂躏,后期就是术士将武夫按地上了。

  绿蚁从门外进来,“少爷,耿护院求见。”

  “进来。”魏十安长长吐出一口气,并没有像小说中那般吐气成剑。

  这时魏十安才想起几天前让耿护院调查的白少起,看起来是查到一些东西了。

  片刻后,房门被缓缓推开,大头络腮胡的耿护院走了进来,表情自然。

  耿护院抱拳行了一礼,作揖的大多是儒生、书生,那耿护院这般的武夫大多还是抱拳行礼。

  “少爷,白少起那人有古怪。”

  “噢?说说。”魏十安拿起桌子上的折扇,把玩着。

  “这白少起是越州南康人,家世一般,其父是当地一位秀才,但一位没有考上举人,郁郁而终,到这里一直都很正常,与其他人一般,但在其父去世当晚,白少起伤心欲绝,昏厥过去。”

  “等到他醒来后,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说他记不得以前的事了。”

  穿越者惯用伎俩,失忆了。魏十安点点头。

  “然后他在武道上好像一日千里一般,才过了半年日子,他就从一命锻体,到了如今的四命暗劲,着实奇怪。”

  “还有吗?”魏十安问道。

  耿护院思考片刻,“还有就是他做了一首诗,好像叫山园梅子?然后南康的一位花魁疏影就跟着他走了,应该是当了小妾,据说花了三四百两。”

  魏十安面色古怪,“山园小梅?”

  “对对对,就叫这名字,少爷聪明啊!”

  折扇在桌子上轻轻敲打,魏十安在思索着什么,突然问道,“他娘呢?”

  耿护院挠挠头,随后手掌在脸上揉捏了下,眼珠上下转动,“他娘?他娘?他娘的。”

  “好像是改嫁了,改嫁到那个,那个宁都的一家员外那。”

  “不过少爷,你调查他干嘛啊?不会这白少起被某位强者夺舍了吧?”

  耿护院想到自己看得话本中,经常出现一些强者夺舍别人的场景,心中有些恐慌。

  魏十安看到耿护院如小孩子看了鬼片般惊慌的举动,不禁笑出了声,“老耿,没事少看看话本,人家就算夺舍了,又不会来杀你。”

  老耿提出质问,“话本中都是魔道中人才夺舍的,魔道之人杀我又不需要理由,怎么不会来杀我。”

  “而且,少爷你不是也喜欢看话本嘛,还是女孩子家家才看的言情话本。”

  当然这句话只是小声哔哔。

  “老耿啊。”魏十安意味深长道。

  “少爷,怎么了?”耿护院感觉有些不对劲,身后怎么突然凉凉的,这这不是才七月嘛,怎么回事。

  “你是觉得少爷我老了,听不见吗?”魏十安微笑着,好似母亲见到放假回家大中午了还没起床的孩子。

  “没,没,少少少爷很年轻,那个英气逼人,机智过人,那个,想不出来了。”老耿委屈巴巴的低下了头,双手叠放在腹前。

  “下去吧。”

  “哎。”老耿抬起那再次绽放出菊花般笑容的脸蛋,这笑容看得魏十安都不忍心惩罚他了。

  “出去蹲马步,两个时辰。”魏十安淡淡说道。

  “啊?”

  蹲马步对于老耿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就算蹲上三四个时辰都不带慌的,可这是七月啊,要热死人的。

  老耿双手在腰部摸索了一会,朝着房门外走去。

  “不许光膀子。”

  “哦。”

  老耿一愣,停了下来,双手环抱,迈着沉重的步伐向院子前发。

  老耿走后,魏十安面色沉重,双手交叉,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白少起的只有,他和自己来自同一个世界。

  除此之外,他确定不了。

  他是在自己死后才穿越到这个世间,还是他先死了,只是在地府那逗留了一段时间,才穿越到这。

  但他更希望的是,白少起的前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那样子他至少不会有什么坏心思,而且除了几首古诗之外,他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他就怕穿越过来的是些心里变态的人,谁知道在他乡遇故人,那厮想得会不会是先干掉自己,然后再称王称霸。

  一切都是未知数,魏十安只能防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