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最终的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复仇

最终的梦 生路长 3074 2019.05.16 23:49

  张浩坐车往北山公园走,他只花了半小时就到了北山公园。

  北山公园平时人不多,而现在由于是冬季,人就更少了。

  光溜溜的树木,到处是枯枝残叶,还有一些低矮的万年青。

  张浩躲在一个小土山上,看着北山公园的入口。他把手机的摄像头焦距调到最大,看见有两个人站在入口处,周围没有任何行人,一片肃杀气氛。但令张浩感到不安的是,他手机里明明显示只有两个人,但红外显示却有七八个红点正在这附近。

  张浩用手机看看四周,没发现任何人的踪迹,但红点却一动不动地在两人四周。

  张浩想了想,给喊他出来的电话号码回打电话。电话很快通了,张浩看见两个人中的一个接了电话。

  “喂!”那人压着声音喊到:“你出来了没有?现在到哪儿了?”

  “我现在出来了,”张浩低声说到:“我大约半小时到,我在北山望日亭等你……”

  张浩看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果然,原来埋伏的七个人从隐蔽处钻出来,迅速往北跑去。估计是抢在张浩前头埋伏。

  张浩看了一会,发现周围除了两人外,再也没有红点了,于是悄悄地往那边走去。

  两人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钟,估计那边埋伏已经差不多了,于是转身准备去望日亭去,张浩悄悄出现在他们身后,冷冷地说到:“对不起,我提前来了……”

  两人转过身来,有些吃惊张浩的突然到来。但看清张浩只是孤身一人前来后,两人放下心来,脸上露出狞笑。

  张浩打量两人,其中一个相貌普通,不认识。另一个脸上老是狞笑,却正是与李建抓捕自己的夏刚。

  “好久不见!”张浩冷冷说到。

  “确实!”夏刚狞笑到:“想不到你这么快就从监狱出来了,看来你运气不错!”

  “确实!有点好运。”张浩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过你今天碰到我们两个,似乎好运到头了!”旁边相貌普通的男子冷笑到。

  “恕在下眼拙,”张皓冷笑到:“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他就是夏侯,”夏刚狞笑到:“就是他把你投入监狱的……”

  “哦!”张浩冷冷地看着夏侯:“我似乎从没见过你,更没得罪过你吧?”

  “你确实没见过我,但却大大得罪过我!”

  “这话怎讲?”张浩有些困惑:“难道你梦见我杀了你?”

  “你还有点幽默,”夏侯冷笑到:“怪只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把皓元天牌拿出来吧!”夏侯冷冷说到:“早知道你有这个东西,当初抓你时就要搜身。”

  “谁告诉你的!”张浩似乎大吃一惊。

  “这不是你该问的,只有乖乖照办。”夏刚冷冷威胁到。

  “我没有什么天牌!”张浩冷冷说到:“究竟是谁告诉你的?”

  “看来应该给你脑袋开个口子,不然你记性不好。”夏刚从怀里掏出手枪,指着张浩的胸口。这是一把张浩以前使用过的烈火,但被捕后就被没收了。

  “小心走火……”张浩警告到。

  “我这个人偏偏粗心的很,”夏刚狞笑到:“所以经常会走火……”

  “也许……”张浩从怀里摸着:“我好像记起来了……”

  “别动!”夏刚举枪警告到:“不然我马上开枪了!”

  张浩没有理睬,从怀里拿出一块铭牌,放在手上。

  “把铭牌交过来!”夏刚命令到。

  张浩慢慢走近他们。

  “别动!”夏侯警告到:“把铭牌丢在地上!”

  张浩在离他们五米远站住,把铭牌丢在地上。

  夏侯走过来弯腰准备捡地上的铭牌。夏刚举着手枪,狞笑到:“虽然你很听话,似乎对我们没有构成威胁,但死人才是最没有威胁的人!”

  “哈……哈……哈……”张浩仰天大笑:“你以为那是真正的铭牌吗?”

  张浩用左手往怀里摸去,夏侯,夏刚都死死盯着张浩的左手。

  张浩左手在怀里摸着,冷笑到:“真正的铭牌是这样的……”

  夏刚,夏侯都睁大眼睛,看向张浩左手方向。

  张浩的左手在怀里不动,右手闪电一挥手,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插进夏刚的喉咙。夏刚喉咙发出呜呜几声,就一头栽倒在地。

  夏侯一见此景,吓得魂飞天外,他本来就是个软弱的书生,又是富二代,想借夏刚的威势压住张浩的,没想到张浩一出手就要了夏刚的命。

  张浩迅速扑过去,一拳打在夏侯胸口上,夏侯痛苦地大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张浩从容捡起夏刚掉在地上的手枪,指着夏侯的头。张浩顺手也捡起刚才丢在地上的铭牌。那是块真的,因为张浩没有假的。

  “饶命……饶命……”夏侯吓得浑身哆嗦,尿了裤子。

  “你为什么要害我?皓元天牌你又从哪里知道的?”张浩冷冷说到。

  “这……这都是个误会……!”夏侯竭力辩解。

  “刚才可不是误会,现在这么快就误会了?”张浩讥讽到:“你还很开窍嘛!我都还没给你脑袋开窍……”

  “别……别……”夏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到:“你我素不相识,本不该拼个你死我活的!”

  “现在是你死我活了!”张皓露出笑容。右手的枪指着夏侯的脑袋。

  “不!不要!”夏侯看到张浩似乎不打算放过他,马上从怀里准备掏枪,张浩左手一挥,另一把匕首也射进夏侯的喉咙。夏侯试图用手去抓插进喉咙的匕首,但最终还是没有抓住,就一头栽倒在地。

  张浩冷冷扫视四周,没发现有人,于是迅速离开,只剩下两个喉咙插进匕首的尸体,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张浩奔跑的时候,把手机里的卡丢掉,以免被人跟踪。

  他跑了没多久,七个黑衣男子就回到公园出口处,只来得及发现地上的尸体……

  张浩一路奔跑,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他的命,而且知道铭牌这种事。铭牌的秘密张浩连雪儿,小芸,赵刚,王林都没告诉,这些人怎么会知道!?

  其实夏侯设法把张浩弄进监狱后,丽斯仍然不肯嫁给他,逼急了,就说她已经与张浩订婚了。夏侯问为什么不接受他,而非要接受一个“监狱犯”,丽斯说张浩有皓元天牌,说自己家族,命令丽斯必须嫁给有皓元天牌的人。她本意是堵住夏侯的希望,没想到夏侯居然打起杀人夺牌的念头。

  夏侯没有什么力量,手无缚鸡之力,于是邀请格斗高手夏刚压阵,又带了一群保镖。他们上次发现张浩从福佳大酒店出来,就试图跟踪,但被张浩机警甩开了。他们最后设法拿到张浩的电话号码,想引张浩进入圈套,没想到被张浩反杀。

  张皓其实早就怀疑这是个陷阱,但为了查清皓元天牌的下落,万一又有新的天牌出现,那冒险也是值得的。

  张浩在科学院门口隐藏了一天,没发现有埋伏的迹象,于是才从容进入科学院。

  张浩一进大门,就看见紫芸办公室灯还亮着,窗户边,一个女子在徘徊不定。

  张浩心里一酸,但又有一股甜甜的感觉,他忙跑到紫芸办公室,推开门,轻轻地对正六神无主的紫芸喊到:“雪儿,我回来了!”

  “皓哥!”紫芸脸上又惊又喜:“你这一天都去哪儿了?!怎么电话也打不通?”

  “我会见几个老熟人,中间耽搁点时间……”张浩轻描淡写说到:“电话卡坏了,我扔了,所以……”

  “电话卡也会坏?”紫芸半信半疑:“你见什么人,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的,”张皓嘴角挂着笑容:“我也没认识多久的。”

  “哦!是这样子。”紫芸扑进张浩怀里,头靠着张浩肩膀说到:“你安全回来就好,我生怕你把我甩了,一个人无声无息地走了……”

  “傻瓜!”张浩抱着紫芸,轻笑到:“任何人都不能把我们分开!我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会离开你……”

  “万一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象的样子,”紫芸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张浩:“你还会爱我,不嫌弃我,离开我吗?”

  “会的……”张浩微笑说到:“无论怎样,你都是最好,最好,最最漂亮的!”

  “皓哥,无论如何,我都是真正……真正……爱你的人……”

  张浩把紫芸抱的更紧了:“等我完成任务,我就买一套大大的房子,我们就在大大的房子里结婚……然后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让小芸当伴娘,王林,赵刚,杨建伟,吴文军当伴郎……”

  紫芸噗嗤一笑:“你的伴郎团阵容强大,而我的伴娘就只有你妹妹一人,到时我不会被你欺负惨啊!”

  “不会的……”张浩柔声说到:“你也可以叫科学院的姐妹们,那时就可以压倒那四个家伙!”

  “我才不跟你结婚呢!”紫芸娇羞到:“我怕你妹妹再也不认我这个姐姐了!”

  “不认就对了!”张浩开玩笑到:“到时她认你做嫂子!”

  “去你的!看来你也是油腔滑调,好不正经……”紫芸脸红了。

  “冤枉啊!”张浩喊到:“你错怪为夫了……”

  “还说,该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