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有点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朋友

公主有点毒 柠木乐橙 3214 2019.11.20 21:34

  厉晟清看着已经在穆云怀里睡着的厉玉菡恍若隔世,如此大阵仗的重生不仅坐实了朱雀降世的名头,还借机将了岚殿明月一军,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美哉美哉!不愧是我厉晟清的女儿!哈哈哈哈⊙▽⊙厉晟清心里乐开了花。这几天的烦忧暴躁一扫而空,完全忘记了厉玉菡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的事实……

  穆云慈爱的摸着厉玉菡的头,看着她熟睡的小脸,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终究菡儿还是舍不得她的。

  厉皇厉后两人心里都高兴的紧,他们的小棉袄不仅回来了,就连凤越国也免了一场无妄之灾。但是两人却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厉玉菡已不是以前的厉玉菡了!

  冰晴自然没有睡着,一上马车就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让厉皇厉后的心不由紧紧揪起,生怕那岚殿使者的乌鸦嘴应验了,现在的菡儿只不过是在回光返照……

  急急召来随行御医给厉玉菡把脉,御医自是知晓其中厉害,仔仔细细的把了好久的脉象,“请皇上皇后放心,从脉象上看,公主只是有些虚弱,身体并无大碍,只需好生休养便可。”

   听了御医的话,两人总算是稍稍把心放回了肚里。挥退了御医,厉晟清沉吟片刻,“去光若寺。”光若寺?穆云怔了一下,抿抿唇,眼底浮现出一抹挣扎,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只一下又一下的抚弄着厉玉菡的头发。

  冰晴自然也听到了厉晟清的话,光若寺?一听就知道这个地方肯定会有一个功德深厚的老和尚,说不定还能像活佛济公一样耍耍法术什么的,这个地方对于她这个“外乡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去处...

  不过鉴于她在装睡,也不好这个时候开口拒绝。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那个破石头把自己弄到这里,估计不会让自己就这么毫无作为的go die。现在最重要的是趁着现在无人打扰的机会,把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梳理一遍,了解一下自己当前的境地,才能更好的筹谋。

  让她无奈的是原来的主人知道的实在是不多→_→,记住的全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想想也是,身为一国公主,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连宫门在哪都不知道,更别谈什么情报了……

  让冰晴稍稍感到欣慰的是,原来的厉玉菡对宫中的人物关系整理的还不错,最起码她不会因为叫错别人的名字让自己陷入被动。而且冰晴发现厉玉菡并不是他们口中所说,因为是个没有灵力的废柴羞愤自尽的,那分明是有人故意把她推下水害死的!

  冰晴眼皮抖了抖,哼!只要那个人长点脑子不再把自己当软柿子捏来招惹自己,她也懒得教训回去,被凶手推下水还要向凶手求救,只能说明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太傻太天真!这样的人就算活着也是被人欺负的命。

  马车停住了,冰晴微颤一下睁开了眼睛,假装自己被吵醒了。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那神奇的老和尚对不起自己这“外乡人”的身份呐不是。说不定还能见识一下佛家的“降魔除妖”的阵仗呢!

  一下车,冰晴就看到站在寺门口穿着袈裟的老和尚,两边还分别跟着三个小和尚,见到他们下车,纷纷双手合十,头颅微垂,念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老衲知晓厉皇厉后和公主要来,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圆德大师无需多礼,您的本事朕是知道的,只是这次为何未如以前一般准备好厢房茶点?这可不是大师的风格啊...”厉晟清瞥了眼身旁老老实实立在一旁的厉玉菡,话却是对那圆德说的。

  “厉皇此次前来,与之前目的同否?”

  “哈哈哈...大师果然是大师!”

  “阿弥陀佛!厉皇厉后还请随老衲来,公主就先请到厢房休息。”

  被独自留下的冰晴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撇撇嘴,没有预想中的场景,自己便被打发了,一点都不刺激。

  不好玩!

  进到厢房里,冰晴一眼就看到桌上放了一沓纸笺,出于好奇她拿起来,上面的内容却让她的瞳孔瞬间收缩……

  得到答案之后,厉皇厉后便带着冰晴告辞离开,离开前圆德对着冰晴微微点头,这让冰晴又想起了纸上的内容。

  这和尚,是故意的!

  一路无话,马车直接来到了厉玉菡原来的寝宫――菡萏殿。厉后抱着再次睡着的厉玉菡进入寝宫,丝毫不假他人之手,即使是一直照顾厉玉菡饮食起居的小禄子。

  穆云轻轻的将厉玉菡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等御医再次检查无碍后才稍稍放心,就那样坐在床边握着厉玉菡的手,深深的看着这张还有些苍白的小脸,生怕她现在是在做梦,等梦醒的时候厉玉菡就会消失不见。

  这时的厉玉菡确实是睡着了,即便是有再大的困惑,再艰难的处境她还是就这么睡着了,这是她作为杀手这么长时间以来睡得最香的一次,说来也怪,她就是觉得这些人可以信赖,不会害她。

  “你是谁?”看着眼前的绝色少女,一身红衣衬得她皮肤更加晶莹也更加苍白。冰晴作为一个王牌杀手,一个如此敏感的人,就是对眼前突然出现的女人生不起一丝敌意与戒备,甚至还在看到女子苍白透明的脸色时不由舒缓了语气。

  “幽枝,你还是这般性子,明明就是喜欢人家的好颜色,偏偏还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对我胃口!”那女子轻笑着调侃冰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哼,你认错人了吧,我上辈子叫冰晴,这辈子莫名其妙的叫厉玉菡!虽然我喜欢好看精致的东西,不过你要是惹毛了我,我可不会怜香惜玉!”冰晴有点气自己,怎么对着这个女的就有一种明明气的要死却又舍不得下手的无力感?

  “幽枝,我怎麽可能认错了你,你可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朋友啊!这个身体其实是属于你的,只不过当初我为了逃命暂借了你这身体,不过好像我还是没能逃脱魂魄被囚禁的命运。”说着,红衣女子露出一抹苦笑。

  “唯一的朋友?”冰晴身体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红衣女子,她说自己是她唯一的朋友!冰晴感觉有些莫名的情绪在身体里涌动,却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暗夜的每个人对她都很好,却没有一个人能被她当做真正的朋友,所以她在听到这个女人说是她唯一的朋友时很是震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魂魄会被囚禁?是谁干的,是当初追杀你的人?不对啊,既然你的魂魄被囚禁了,那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幽枝,这只是我的一段记忆残留,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告诉你,别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你的性子太容易吃亏了,还会让那个女人注意到你,现在的你还不是她的对手。”红衣女子的身形开始越来越淡。

  “什么?你说的她是谁?什么鬼!你到底在说什麽?你是就要消失了么?你先等等再坚持一下把话说清楚她是谁,我为什么要跟她成为对手,我又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冰晴看见身形越来越淡的女子,着急的有些想哭。

  “幽枝,你不用担心,就算我灵魂被囚禁,也不会让那个女人轻易得逞再来伤害你的!而你,”说着红衣女子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无比,转眼看到冰晴震惊的眸子,面色又柔软下来,“在我回来前保护好自己。幽枝,再见了,这个身体就算是我留给你的礼物吧!你自己多保重!”她的身影已经暗淡,身子以下开始消散。

  “你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瑾瑶,你永远的朋友。”红衣女子彻底化为点点金光消失不见。

  “回来!你别走!”冰晴带着哭腔呼唤着刚刚的女子,一阵恍惚,再次睁眼却听见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身边碎碎念。

  “公主,奴才不走,奴才就在这里守着。”

  冰晴静静的躺在床上,鼻间飘浮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栀子花的味道,永远的友谊……么?

  嘴角突然勾起,既然她说她是我的朋友,便信她好了,有个朋友的感觉也不错!既然答应了在她回来前自己要好好的,怎么也要努力了,努力适应这里,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体……

  冰晴看着羸弱苍白的胳膊,暗自苦笑。瑾瑶啊瑾瑶,这么弱的身体居然也是给我的礼物?罢了罢了,就当自己刚来暗夜训练好了。

  咦?暗夜……如果可以这倒不失为一个好退路。有了目标的冰晴“腾”一下坐了起来,自己没感觉到什么,倒是吓了别人一大跳。

  “公主,您醒啦!奴才这就去叫人准备伺候公主梳洗。”

  冰晴寻声音看去,眼睛瞬间红心状。哇!好一个美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肌肤赛雪,眉目如画……冰晴脑海中一下就蹦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词,心里直呼美人果然强大,边甜甜的笑着打招呼,“美人姐姐好!”

  “咳咳咳……”小禄子被她一句姐姐呛得不轻。他从小就男生女相,最见不得别人说他是个女孩,就是进了宫被一些不长眼睛的龌龊之人盯上,他也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那个人消失,毕竟在这深宫之中每天少几个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而且没人会在意这些奴才们的死活,他也就相安无事到现在。

  不过现在说这话的是公主,这就不太好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