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有点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阴流魂断

公主有点毒 柠木乐橙 3076 2019.12.04 18:00

  使者行宫

  侍者们忙忙碌碌的从岚殿使者寝室进进出出,岚殿的御医也全部挤在屋子里,似是在商量对策。

  屋中门窗紧闭,空气憋闷的房间里一股存在感强烈的酸腐味与味道同样浓重的汤药味儿混合在一起,熏得每个人都头疼的厉害,可偏偏岚殿御医不许人打开门窗。

  当厉皇一行人进来的时候就差点被屋中的味道熏出去,不顾岚殿御医的阻拦,厉晟清赶紧下令将门窗打开。

  清凉的风吹散了这一室憋闷,众人长舒一口气,终于能呼吸了...这岚殿使者恐怕病不死也得被这屋中的怪味儿给熏死!

  得以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厉晟清一行人终于有时间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岚殿使者,只是那场景却让他们都面露骇然。

  几天前还不可一世猖狂叫嚣的岚殿使者现如今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若不是他还时不时的抽搐一下,厉晟清一行人还以为他已经气绝身亡了。

  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岚殿使者的脸,他那张脸一半完好无损,另一半却是一副乌黑肿大甚至还开始溃烂流脓的可怖状态,之前屋中的酸腐味就是他那半张脸烂掉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

  见到他这幅凄惨的模样,凤越众人面上不显,心中却一阵快意,活该,这就是报应!

  若有人仔细辨认,便能发现岚殿使者溃烂的半边脸,正是护国公主涅槃之日他自己碰瓷捂过的那半边。

  可惜的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件有趣的事情。

  厉晟清假意咳了两声,“岚殿御医,使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几名御医打扮的老头儿眼高于顶的站了出来,

  “我等乃岚殿御医,专门奉我皇圣谕侍奉使者,如今使者身体微恙,有我等在此,必保使者无恙。还请厉皇陛下移驾外室!”

  态度可谓十分嚣张,就差指着鼻子让厉皇一行滚蛋了。

  厉晟清哪里受过这种鸟气,正要发怒。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厉玉菡自言自语的话刚好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不知是我读书少还是怎的,这人吐血了竟然是治好的征兆?”

  岚殿御医听言,立刻梗着脖子赤脸嚷道,“护国公主休要胡说!公主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使者只是身体不适...”说着还边往床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一张张老脸瞬间惨白无比,“这,这,怎么会这样?!”

  只见那岚殿使者大口大口的吐着黑血,胸前的衣服已被血水浸湿了一大片,身体不住的痉挛抽搐,瞳孔上翻,之前完好的一半脸也开始变黑溃烂。

  事发突然,在场的人都吓傻了,一时间都愣在那里,只有岚殿使者吐血的咕噜声在这安静的寝殿里分外刺耳。

  还是厉玉菡的一声快救人,厉晟清身后的几名御医才快步上前推开岚殿的几个御医,麻利的开始为岚殿使者诊治。

  “怎么样了?”

  厉晟清恼怒不已,心里早就问候了岚殿使者不下千百遍。

  奶奶的腿儿!你什么时候病不行,非得在今天这个好日子!在什么地方病不行,非得在他的地盘上!

  真是晦气!

  御医们彼此交换了眼神却没有一人敢上前回话,最终还是一个年纪最大的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岚殿使者身中剧毒,只不过这毒实在过于凶猛,还望陛下恕臣等才疏学浅,只能帮助使者暂缓毒性。”

  听了老御医的话,厉晟清的脸色很不好看,怒视着已经懵了的岚殿御医,六十一级威压直扑几人,

  “这就是你们说的身体微恙?!岚殿使者住在这里,里里外外都是你们岚殿派来的人,如何中毒?莫不是你们这些庸医胡乱配药才让使者遭受如此大罪?!”

  岚殿御医见到他们护送的贵人突然吐血,本就心中惶恐,再加上厉晟清突然释放出的凌厉威压,现在又被扣上了一顶庸医害人的大帽子,他们身上的衣衫瞬间被冷汗打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道,

  “厉皇陛下明鉴!我等可从未加害过使者啊!还望陛下圣者仁心,救救我们使者啊!”

  他们现在才意识到眼前之人是三国之首的皇帝,面善心狠可是一绝,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小御医惹得起的存在。

  就算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对于强大的统治者来说,这种不成文的规矩根本不值一提。

  更何况厉皇一句玩忽职守蔑视天威就可以将自己这些人打入万劫不复,岚帝绝不会为了他们这些小虾米而为难厉皇半分!

  “使者!使者!”一名侍女的惊声尖叫打破了屋中低沉压抑的气氛。

  循声看去,刚刚被行针压制住毒性的岚殿使者又开始大口吐血,几名侍女轮番用毛巾擦拭都无济于事,并且整张脸都开始有了发黑溃烂的迹象!

  “没有驱除毒素的方法吗?”厉晟清拧着眉头,沉声询问老御医。

  “回皇上,如果没有解药,这毒根本无解。老臣现如今只有再次行针抑制毒素,只不过岚殿使者这毒太过霸道凶猛,如此行事已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老御医海遇沉声回答。

  “那,他还有多久?”

  厉晟清对海遇的话十分相信,海家世代为医,不论是人品还是医德医术都深受他的信任。既然连海家老太爷都说他活不了那就当真没办法了。

  “如果始终不知使者所中何毒,就算是拖恐怕也拖不过一个时辰!”

  海遇瞥了一眼床上不停吐血的岚殿使者,一丝表情也无。

  众人闻言虽然诧异,却也只是好奇岚殿使者所中之毒,对于岚殿使者最终的悲惨结局,没人放在心上。

  厉明睿厉明焰更是神情冷酷,这个人当初敢辱骂诅咒菡儿,本来就是罪无可恕,让他这么死还是便宜他了!

  楚棋自从来到这里,只瞥了床上一眼,目光就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厉玉菡身上。

  他跟来就是想看看这位刚刚奇迹复活的公主到底是不是真的脱胎换骨。

  开始见她一语让岚殿御医大惊失色,一话让御医把脉身中神秘剧毒断定其时日无多。楚棋心中微亮,果然是在扮猪吃虎!

  可是后来这公主却不再言语,而且从前到后都一副极力忍耐胆小懦弱的模样。甚至从进屋开始就紧紧拽住厉明焰的衣袖...

  楚棋困惑了,难不成之前都是自己的错觉?

  就在他考虑是不是要远离这场政治漩涡的时候,有些怯懦但十分好听的声音响起。

  “丰阙,桂芝,五钱;银葵,秋荷,针臻,酒陈,各一钱;蜂蜜,梧桐花清,凤凰羽,各两钱。五碗水先用大火熬成一碗再用文火配一勺诛蛛凝胶炜成小半盅服下应该会有些疗效。”

  “公主知道这是何毒?”海遇闻言,那一直睁不开的小眼睛里冒出一缕精光。

  “不知道,不过我之前在一本古籍上有一种毒,发作情况和眼下差不多,我就想着说出来试试,有海御医您在肯定一眼就知道这方子行不行了。”

  这几天厉玉菡没有再出去过,趁着几日光景已把这个世界的东西大概都了解了些。

  令她惊讶的是,不论是灵材毒药还是所谓的灵技秘术,竟与之前暗夜之主传授予她的不谋而合!

  厉玉菡一度怀疑那暗夜之主同她一样是穿越人士,只不过是从现在这个世界穿到她以前的世界...

  “咳咳!”

  海遇掩饰性的咳了两声,护国公主这话说的简直让他汗颜,别说一眼,就是再看十眼不知道是什么毒,不明白毒理也白搭啊!

  “公主谬赞了,老夫也只是仗着多活了几年而已。

  听公主这方子,丰阙桂芝都属寒性且微有毒性,而银葵秋荷又是带有热毒,针臻酒陈性烈,蜂蜜就不说了,可那梧桐花清,凤凰羽就算极少量,只要两者一接触便是剧毒!

  如此药方不知公主是从哪本古籍中看到,又是能解何毒?”

  几句话就让厉玉菡对海遇产生了好感,能认真听自己这个小辈的言论还不吝向自己请教,就可以知道这位太医院之首并非浪得虚名。

  一般人只知道梧桐花清和凤凰羽是上好的灵材,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两者搭在一起是致命的毒药!

  “海老能知道梧桐花清和凤凰羽混合是有剧毒还真的是很厉害呢!菡儿也不懂这些,只是据那本古籍说,这是以毒攻毒。

  别的菡儿也看不懂,只依稀记得那毒好像是叫什么流什么断的,反正听上去挺骇人的。奥,对了!古籍上还说此毒在毒药界排行前十!”

  厉玉菡的小脸上满是对海遇的崇拜之情,同时也作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来。

  “流?断?阴流...魂断,是阴流魂断!公主你说的那本古籍何在?可否让老夫一阅?”

  海遇一想到阴流魂断就激动不已,他一生追求医术,不止疑难杂症,更是对各种毒药毒理有着浓厚的兴趣。

  普通的毒他还可以接触来实验研究,可毒界前十的几种他也只是听过名声,根本没有任何接触研究的机会。这次好不容易碰上了,可决不能放过!

  “若是海老的话自是无妨。小禄禄,去把我那本收在锦盒里的十锦书拿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