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有点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身死

公主有点毒 柠木乐橙 3008 2019.11.16 19:51

  厉玉菡一时呆住,她从没有见过母后对她这般凌厉,是因为自己的哭泣让母后不高兴了吗?

  “菡儿,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你,会离开母后吗?”穆云有些紧张的看着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小人儿。

  感受到了母后对自己的紧张与在乎,厉玉菡红着眼睛,看着穆云的眼睛郑重的点点头。

  “母后,不用告诉我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想他们在父皇母后的庇佑下会过得很好。以后我不会再提起这件事,更不会离开母后,不会离开父皇,不会离开哥哥们,我会很听话的!”

  听到厉玉菡的保证,穆云如释重负,又一把抱住厉玉菡,眼角弯弯,这个孩子真是太惹人疼了。

  穆云没有问是谁把这件陈年旧事捅了出来,她知道菡儿是不会说的。不过穆云溢着笑意的眼底寒芒闪烁,这个人敢欺负她的菡儿就得做好被扒一层皮的准备!

  两天后

  厉悠然在落锦湖喂鱼时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摔进了湖中,而不知为何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等厉悠然在水中扑腾了许久才有个路过的小太监将人捞了出来。自此受了惊吓得了风寒,断断续续将养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好了七七八八,于是厉玉菡过了半个月的好日子。

  安生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厉玉菡出生时带的那块宝石颜色随着日子的飞逝也越来越淡,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也越来越羸弱。穆云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煎熬的要命,暗地里让人搜罗了大量的灵丹妙药灵芝神草来给厉玉菡补身体,厉明睿厉明焰也是常常外出游历,寻访名医,可是却收效甚微。

  就这样日子渐渐到了厉玉菡的十岁生辰。

  在这一天,凤越国举国同庆,大摆宴席,广邀天下名仕,明月国与岚殿国自然也都派了使者前来庆贺。

  当然庆贺是假,打探厉玉菡是不是朱雀降世才是真,因为在今天厉玉菡将要进行灵力测试。

  灵力一般到十岁的时候才会觉醒,所以十岁之前的孩子们都是在学习礼仪,文章习字以及骑马射箭等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的东西,为了以后灵力觉醒打下基础,女孩子更是还有琴棋书画针芮厨艺等要学。

  不过厉玉菡从小体弱所以她也只学了些修身养性的东西,一些骑马等耗费大量体力又危险的技能是想也不要想的!

  而所谓的灵力测试,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测试者把手放到灵力水晶上,灵力水晶就会根据测试者体内的灵力类型以及浑厚程度,释放出不同颜色不同程度的光芒,光芒又分别对应着灵力的那几个等级。

  一般情况下,一个刚刚十岁的孩子灵力能达到红三级就算的上是比较普遍的,红五级红六级的孩子算是比较出色的,而红八级以上就可以当做好苗子培养了。

  这样的孩子一般测试之后就会被送入专门的培训学校去接受灵力知识以及灵技的学习,然后朝廷会根据这些孩子之后的学习表现以及天赋挑选进入到皇家专门的军事院校登甲殿进行更加高级的教育以及加入到军队中进行磨炼。

  历来,学院是分三六九等的,不是所有的学院都有教授灵技的能力。而那登甲殿就相当于今日的清华北大,所以凤越的人都以能进入登甲殿为荣。在凤越百姓心中只有进入到那里,才能学到更加强大的灵技,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累积更多的军功,获得无上的荣耀!

  言归正传

   铭泠殿

  厉玉菡斜插雕花玉簪,眉心一点朱砂,一身姬的银丝墨雪茉莉含苞对襟振袖收腰丝制罗裙宫装,玲珑的苏绣花边镶在鹅黄色小裙上,柳枝细线挑出缠绕的暗纹。腰间一朵大大的乳白色蝴蝶结,显得十分俏丽,细嫩的耳垂上挂着一对玛瑙琥珀色坠子,清新的打扮看上去很是秀丽,只是小脸上的苍白让人没来由的心疼。

  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人心思都未放在这歌舞升平之上,彼此之间不过寒暄敷衍,眼神却不住地飘向那个传说中的“朱雀转世”,想着今晚的灵力测试将会有怎样的奇景。所以这大殿里歌舞升平不假,却是宫中数见不鲜的东西,让人只烦不奇了。

  一曲丝竹落幕,岚殿国使者已按耐不住,“厉皇陛下,今日是安凤公主的十岁生辰,这按规矩应让公主测试灵力,想当初睿皇子与焰皇子的天赋真是羡煞旁人,想必长公主这位朱雀转世应该更能博得满堂彩啊!我们这些人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公主的风采了!厉皇陛下,您是不会拒绝我们这些人一个小小的心愿的吧?”

  厉晟清听闻面上已是不悦,在自己的地盘上竟还敢咄咄逼人!不过他说的是这大陆的规矩,自然不能驳斥,只是……他担忧的看了看厉玉菡苍白的小脸儿,若是不能压过睿儿的橙三级,焰儿的橙一级,菡儿会被看低的吧。

  实在无法,这硬着头皮也得上了,就算不行有他厉晟清在,谁能欺负了菡儿不成?当下大手一挥,一块灵力水晶便被人抬了出来。

  “菡儿,去吧,只要把手放上去就行了。”

  厉玉菡听话的站在了灵力水晶前,慢慢的把手放在水晶上,大殿里安静的让人压抑,所有人都盯着厉玉菡想看看到底会出现什么奇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水晶上什么反应也没有,感受到周围人的一片嘘声,厉玉菡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又白了几分。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所谓的朱雀转世竟然半点灵力都没有!比普通人还要废柴!厉晟清也没有想到,脸阴沉的可怕。

  不知是谁先嗤笑一声,很快大殿里的人也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取笑声一片。厉晟清,穆云早就被这意料之外的事态惊讶的忘了反应,没有厉皇厉后的阻止人们笑得越发肆无忌惮,尤其是岚殿国的使者!厉玉菡听到周围的取笑,小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再也忍受不住夺门而逃。

  看到厉玉菡逃走,厉皇终是反应过来,虎目一瞪,凌厉的气势让殿里的人立刻噤声。正在人们惶惶不安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也悄悄离开了。

  厉玉菡一路哭着跑到荷花湖边,羸弱的身体让她承受不了这般没命的奔跑,实在是跑不动了,便蜷缩在湖边痛哭。她看到了父皇母后震惊失望的眼神,也听到了那些人的取笑,可是这种局面她也不想的,她也不知道为什麽就成了这样,她不想的,不想的!

  满心痛苦的厉玉菡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正在悄悄接近她,厉悠然看着眼前蜷缩的背影眼里浮现一抹快意与狰狞!这个小杂种今天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一个废物而已,父皇是不会在意的!猛地一推,厉玉菡便在惊慌中掉进了荷花湖!

  “救命!求你,救救我!”厉玉菡从未学过泅水,此时也只能在水里挣扎着,沁凉的水让她眼前阵阵发黑,看不清岸上人的模样,只知道自己好难受,像被扼住了喉咙,喘不上气也发不出声来,只能努力伸着手,希望那个人能救自己。

  厉悠然就那样看着在水里不断挣扎的人,眼里呈现疯狂的快感,她就站在那里看着厉玉菡呼救挣扎没了力气,渐渐沉入了湖底再没有了生息才哼着小曲离开。

  厉悠然怎么都没有想到,刚刚已经沉底儿的人会在她走后再次浮出了湖面。厉玉菡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凉薄,嘴角微勾,意味不明。随后眼睛一闭,小小的身形再次沉了下去,只不过一抹流光突然从湖底电射而出飞入暗沉的天际,消失不见。

  很快,厉玉菡坠湖的事被发现,等抬上来以后已经没有了呼吸。所有人都以为厉玉菡是羞愤自尽。

  厉皇震怒,参加宴会的所有人都被拘禁,包括两国来的使者!此事一出,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朱雀降世就是一场笑话。叹息有之,嘲讽有之,暗喜亦有之。

  “阿弥陀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朱雀即将归位,喜也,忧也。”城郊一竹林小院中,圆德抬首望月,双手合十,喃喃自语。

  “大师是在说那安凤公主?”一银发男子面对竹林而立,干净的嗓音仿若不是尘世中人,就算趁着月光,也只能依稀看到他的背影。不过就一个背影也给人一种清绝遗世之感。

  “公主吉人天相。”

  “哦?那我倒要看看这个公主能给我多大的惊喜。”一阵风吹过,银发男子便不见了。

  “必然会有惊喜,异世之魂朱雀之身与腹黑狐狸斗智斗勇的故事,这个故事想必很是精彩啊!真想看看那个黑狐狸被吃的死死的样子。”圆德翘了翘胡子,不厚道的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