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有点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厉玉菡

公主有点毒 柠木乐橙 2123 2019.11.13 21:51

  “我二人是看到这里有异象生成,心下好奇便多方打探下才知道原来是贵舍千金出生引动天地异象,所以特来叨扰。”厉晟清并不想将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打着太极,眼神却不动声色的瞥向已经昏昏欲睡的小婴儿。

  “那到底是何事?”那异象水兴云也见到了,的确有些诡异。心中警铃大作,他才不信他们只是因感兴趣来打探消息的。

  “咳,是因为我和拙荆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不得,后经圆德大师指点说是近日若有异象引动,便是我们夫妻二人得到女儿的机缘。”厉晟清脸不红心不跳的扯了谎。

  圆德大师是凤越国国庙光若寺的主持,他的预言无一不成现实,凤越国的百姓乃至整个凌宇大陆的人都很信圆德大师,水兴云自然也不例外。

  “这,,,公子虽说是这样,这是我的女儿怎可因圆德大师的话就送于他人。”信圆德大师是一回事,信眼前这个人的话又是一回事。万一这个人打圆德大师的幌子怎么办!可直觉上水兴云不认为他在说谎,毕竟圆德大师的名声在那里,谁也不会冒着得罪圆德大师的风险到这个贫民区来诓骗他这个小人物。

  厉晟清自然是知道水兴云不信他说的话,却也不怕他去查,这种得便宜挣声誉还赚人情的事情那个老秃驴向来是乐意做的。

  可他是谁,是凤越国掌管千军万马的皇上,岂会被这种事难住,想也不想便道,“水兄,实不相瞒,你的这个女儿一出生就带有异象,这件事明天一定会传遍整个京城,若是有心人声讨你这个女儿身带异象视为不详,想必以水兄的聪慧结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厉晟清的话一说出口,水兴云的脸色越发不好看,顾芳更是吓得脸色煞白,“菡儿才不是不详之人,她是我的女儿谁也别想伤害她!”惊慌失措的声音夹杂着颤抖与绝决。

  “这位仁兄,就算真是这样,我水兴云豁出了这条命也会保我妻儿安全,定不会让别人做出欺辱我儿之事!”水兴云也是一个有血性的,当即沉声表态。

  厉皇厉后听了都对这一家人刮目相看,本来他们以为他们一家生活如此清苦低贱,所得又是一个女儿,必然会急着想把这个女儿送出去,却没想到他们竟这样让人敬佩。当时便敛了漫不经心生出了几分郑重。

  “水兄何必如此,若是您的女儿交给了我,我定不会让她受了委屈去,更何况水兄难道想让您三个女儿因为这种子虚乌有的事被世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不成?”厉晟清见他为了亲人如此刚烈,也生出几分敬佩之情,虽说他实力不高但这份心性很是让人有好感,当即便用了尊称。

  水兴云自然也听出来了,只是心里暗暗奇怪却也没表露出来。“既然兄台如此说,那我水某怎知您有这个能力护玉菡一生周全?”水兴云也不傻,最好的办法莫不是给小女儿找一个靠山,这对他的两个大女儿也是一种保护。

  厉晟清正等着他这句话,“若是玉菡成了我们的女儿,她便是我厉家嫡女厉玉菡!”

  “厉玉菡?你是厉家人?!”水兴云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顾芳也不由捂住了嘴巴。笑话!凤越人谁不知道厉为国姓,姓厉就表示眼前这个人最不济也是个王爷!也怪不得他们震惊,想想他们这种小人物就算见一见京城府尹都是难如登天,更表说是高高在上的王爷。现在却是王爷要认他们的玉菡为女儿了?!

  水兴云愣了一会儿才反过味来,神情更多了些恭敬,“是水某眼拙了,以厉公子的身份想来是可以保菡儿衣食无忧。”

  “呵呵,以水兄的意思是答应了。”厉晟清根本用的就是肯定句。

  水兴云苦笑着点点头,他还能说什莫呢?以眼前这人的身份哪容得他说不。

  “水兄果然痛快!你放心玉菡在我府上必然会周全一生。不过,,,”厉晟清对水兴云的识时务很是满意。

  “不过什么,您说。”

  “既然我认了玉菡,她也跟我姓了厉,那便是我的女儿了!水兄。。。”厉晟清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是,玉菡能成为厉公子的女儿,是她的福分,我们也希望她能过的好,我们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去打扰她的生活。”水兴云哪里听不出来这是在让他表态,现在的他哪有跟人抗衡的资本。可他也不是个软骨头,若是玉菡过的不好他拼了命也要把她带回来!

  “哈哈!水兄果然通透。放心!今后玉菡定会一生富贵,承万千恩宠!另外你们毕竟是她的生身父母,这些就当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孝敬你们的。”说着,厉晟清看了一眼刚刚被瞪的刘公公,后者便毕恭毕敬将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递到了水兴云面前。

  水兴云忙推辞,“这怎么能拿您的钱。玉菡能有这福分我们已经知足了,这个我们断不能收。”

  见此厉晟清对水兴云的印象更好了一线,“水兄不必推辞,您肯割爱厉某已很是不安,您再不收我可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更何况这些又不是水兄您一个人的,也要为孩子和尊夫人多想想。难不成水兄是嫌这些少了不成?”说着,他的表情已是有些不虞。

  看着身后畏畏缩缩瘦的让人心疼的两个女儿还有身上衣服已经不知道穿了多久的妻子,水兴云咬咬牙,接了过来。“厉公子说哪里话,我接了就是了。”

  厉晟清便笑了笑,“那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做打扰了。”说着便使眼色让穆云把孩子抱过来。

  “菡儿身上的宝石还望厉夫人能将它一直带在菡儿身上,不然她会难受的。”一直站在水兴云背后顾芳终于在厉后抱孩子的时候鼓足勇气低声说了出来,便背过身去一副赶人的架势。

  厉后穆云见状垂了眼睑,顾芳的心她如何不知,可她却只能装作不知道。只对她喃喃一语,徒留顾芳那倏然变僵硬的背影转身离去。

  等两人离去,屋子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清。看着呆呆愣愣的妻子,水兴云叹了口气,也不再管她,招了两个女儿让她们把荷包打开,他则无力的坐在床边眉头紧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