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有点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这世界玄幻了?!

公主有点毒 柠木乐橙 3026 2019.11.18 23:26

  云清殿,穆云红着双眼看着从回来就坐在桌边喝闷酒的厉晟清欲言又止。

  大殿里的酒味渐渐浓厚,厉晟清却没有一丝醉意,反而眼睛越来越明亮。穆云心知此时的他已经醉了,而且醉的彻底。

  “云儿,你说是不是天要亡我凤越?不然菡儿怎么会毫无灵力?又怎么会……”厉晟清双拳死死的攥住,两只眼球也布满了红血丝,再加上他紧皱的眉头阴沉的脸色,让他看起来有些郁猝也有些狰狞。他的眼睛虽然看向穆云,嘴中也叫着她的名字,但又好像让人觉得他刚才是在自言自语。

  “阿晟,没关系,菡儿在天上会保佑我们的,她那么善良,怎么会看着她的父皇母后伤心失望。”不知什么时候厉后已经跪坐在厉晟清身后轻轻环住他的腰,平常穆云总是恪守礼节称他为皇上,阿晟还是厉晟清登基之前穆云的专属称呼,她想以此安慰他,告诉他纵使万劫不复她也会陪在他身边。

  厉晟清却没听她的话,一直自说自话,“如果当初没有把她抱回来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明明菡儿那么乖巧,老天怎能如此不公!”说着一杯又一杯酒水接连下肚,想着平日里小菡儿叫着父皇父皇的娇憨,身子依稀有些颤抖,穆云深知厉晟清早已把菡儿视如己出,知道他心中的痛苦,不由将胳膊收的更紧。

  就这样过了一夜,阳光自窗间倾洒到地面上,被分割成温暖的光斑,一块一块的光斑照射在桌子上。又随着时光,像个调皮的孩子,慢慢的爬上了桌上人的脸,于是趴在桌边睡了一夜的厉晟清,在此刻缓缓睁开了双眸。

  摇了摇僵硬还有些不甚清醒的头,感觉到腰被身后的女人箍的紧紧的,轻轻的转过身,看着就这样傻傻抱了他一夜的女人,眼底流露出一抹柔光。

  厉晟清将这个守了他一夜的人儿轻柔的放到床上,细心的为她盖上薄被,还怕她着凉,将被角掖了又掖。不知道她的梦里是否是在为他想着烦心的事,眉头蹙的紧紧的,厉晟在她额间落下一吻。说来也怪,穆云在这一吻之后眉头缓缓松开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厉晟清嘴角噙笑,缓慢而又坚定的走出了云清殿。关上殿门的那一瞬,嘴角的浅笑也紧跟着消失不见。

  就好像那道门是一个分界线,一个昨日与今日的分界线,一个颓丧者与偏执人的分界线,一个失去希望与坚定抢夺希望的分界线。

  他脸上渐渐浮现出傲然与舍我其谁的狂霸。云儿是他心爱的女人,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伤害她!亡国之君?真要拼上全力搏上一搏,谁能又知道最后的结果,我凤越国的实力从来不是说说而已!

  谁想啃食我的骨头,就先做好崩掉牙甚至丢了命的准备!

  吩咐好不让任何人打扰穆云休息,便起身去了浩轩殿。

  不一会儿,浩轩殿内便接连出了两道圣旨。一道是追封厉玉菡为护国公主,祭祀之礼等同亲王礼,于三日后举行葬礼。另一道则是明月国岚殿国的使者需参加完护国公主的葬礼方能回国。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离涌山

  冰晴肆意的漫步在曲折的山路上,素手微抬挡在脸前,眼睛幸福的眯起,再深深的吸一口山上特有的新鲜空气,唔...这感觉,简直不要太舒服!果然,做人啊,还是得学会享受才行啊!这平日里作为暗夜里的最顶尖杀手她可是忙得很,天天晚上都要爬窗户!

  自从小时候被暗夜之主收留并做为暗夜的继承人秘密训练,她就没有自己的时间了,更别说出门远行了。当然暗夜其他人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只当她是暗夜之主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虽然她自己也这么认为(>﹏<))一个个都把她当妹妹看待。

  冰晴天生一张娃娃脸,整天迷迷糊糊的,成天更是懒散的要命,如果没人照顾估计会饿死也说不定。(冰晴:那只是我一整晚都在完任务,所以第二天起不来,好伐?!不是真的什么都不会的,好伐!)

  然而就是她这样一个给人添麻烦的性子却没有人嫌弃她,暗夜里的每一个人都把她当成妹妹一样关心爱护。因为她就像一片轻柔的云,纯洁的犹如天使般的脸上总是荡漾着让人舒心的笑容。

  这笑容能让人暖到心底,让那些舔血过日子的人们仿佛得到了救赎。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个他们奉若神明处心积虑保护其纯洁的女孩子,却是一只隐藏着自己利爪的恶魔,是他们暗夜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名字,性别年龄都不详的顶尖杀手,更是暗夜未来的当家人!

  冰晴每次出任务都是在晚上偷溜出去,趁着夜色完成任务,到了早上的时候再通过密道偷溜回来。平常的迷糊只不过是困倦与伪装罢了,她不想让暗夜的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她不想让他们失望,她想当他们的一束光,让他们不至于沉沦迷失自己。

  冰晴做事向来是对人不对事,对自己人,她很善良她是天使,对待目标却是冷漠到让人胆寒的恶魔!而且一旦自家人受了委屈伤了皮毛,当天晚上她就要连本带利的加倍讨回来!简言之,就是她冰晴护犊子……

  当初暗夜之主将自己本事倾囊相授,基本上冷热兵器体术易容制药都是她所拿手的,不过她最厉害的却不是这些,而是玩的出神入化的刀片以及……炼毒!对于那些毒药,她只微微一看就知道该如何炼制使用,就好像她天生为毒而生一般!

  每次她任务都能凭借着一身本领完美完成,不留一丝痕迹,她杀死的人全身上下除了脖子上有一道微不可察的划痕外再无一处伤痕!

  所有验尸官与警察对待这个划痕也是无奈的很,解剖也只能发现气管被直接割断并染有剧毒而已,甚至每一次的毒药都是世间绝无仅有闻所未闻的,根本不可能根据这个来查出犯案人的底细。再加上造成这种伤口的仅仅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刀片,久而久之她便拥有了一个标签――夺命鬼刀。

  就是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夺命鬼刀,却每天被一群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奶在身边,没有一天自己的轻松日子。于是冰晴“奋起反抗”与这些奶妈们整天“斗智斗勇”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今天她终于力排众议独自来到了这离涌山享受大自然,享受人生,享受她自己这得来十分,特别不易的美好旅行。

  因为不放心她那迷糊的性子,暗夜所有人出动为她整理行李,怕她饿着冻着累着,反正所有能想到的都给她准备上了,幸亏她有把子憨力气,不然那小山丘般的行李,这辈子都休想走出暗夜半步!

  当然啦!她一躲过暗夜的跟踪保护就把碍事的行李扔了,独自悠悠哉哉的闲逛着。

  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不时的瞅瞅风景,拍拍美照,两只大眼睛胡乱的瞟着。然后,她就看见不远处的石阶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而她好像被召唤似的不由自主被吸引着将它捡起。

  形如凤凰的黄色石头躺在她的手上,张扬的翎羽,恢宏的气势让人不由从心底想要对其膜拜。但是让冰晴奇怪的是,如此漂亮煊赫的石头在这人声鼎沸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人发现呢?

  正在她纳闷时,只见一个神色匆忙的男人跟没看见她一样向她冲来。冰晴眼神一冷,又是一个想占便宜的臭男人!她也不躲就站在那里,脸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在她的静默之下,一个刀片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在她的手指间欢呼雀跃,正等待着给那个臭男人一点教训!

  那个男人离她只有一臂之隔了,没见冰晴有什么动作,空气中只残留一道冰冷的光弧。冰晴冷眼旁观,等着看一会儿色狼惊恐的表情。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血液,没有尖叫,没有她预期的景象!

  怎么可能!这是她的第一个想法,她从来没有失手,是那个男人躲过去了?

  还没等她震惊完,更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男人就这样直直的从她身体上穿过去了!穿过去了?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谁都看不见摸不到自己!想到这种可能性,冰晴感觉浑身的汗毛倒竖了起来,不会那么狗血吧?!

  冰晴像做贼似的把手放到身边的一个女人眼前摇啊摇……

  没有反应?试探性的把手再向前探,你妹啊!居然从她身体上穿过去了!这这这……这个世界玄幻了!是不是待会儿还得穿越啊?

  冰晴正YY的时候,没注意到手中那块凤凰形状的石头正在发出淡淡的红光,越来越亮。等她注意到的时候红光已经将她全数包裹,接着一阵眩晕袭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