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那个编剧坏得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腻歪腻歪

那个编剧坏得很 笔名缓一缓 2074 2020.04.02 19:25

  吻她,这是顾经年始一进屋就想做的事情。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可自从遇见迟疑之后,顾经年才知道,原来他高估了自己。

  迟疑声音沙哑:“顾经年,我冷。”

  顾经年不舍得退开,抬手揉了揉迟疑的发丝:“下次我们一起去逛商场吧,我帮你买保暖性好一点的睡衣。”

  这睡衣不好,总引人犯罪,可迟疑还不自知,顾经年决定要把这件睡衣从迟疑的衣柜里淘汰。

  迟疑好不容易稳定心神,回道:“那样睡觉不舒服。”

  顾经年:“我给你买舒服的。”

  迟疑妥协:“好。”

  顾经年:“很晚了,你该睡了。”

  迟疑:“你也该睡了。”

  顾经年:“我能在你这里睡吗?”

  迟疑:“工作时间,影响不好。”

  顾经年解释:“我今晚是室内就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迟疑不忍拒绝一脸期待的顾经年,低声回了一句:“那你去洗个澡。”

  这句话,在这种时候出现,充满了暧昧。

  顾经年立马回道:“我洗过了。”

  迟疑咽了咽口水,目光游移,低声问他:“那你睡哪里?沙发还是床上?”

  顾经年弱弱的问一句:“我想和你一起睡,行吗?”

  迟疑没说话,默默点头。

  顾经年低头俯身,在迟疑的唇上吻了一下,而后在迟疑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突然把她打横抱起。

  迟疑吓了一跳,双手紧紧的环住顾经年的脖子。

  顾经年见她一张小脸羞得通红,忍不住笑:“别怕。”

  迟疑反驳:“我没怕,我只是害羞。”

  顾经年温柔的把迟疑放在床上,然后双臂撑在迟疑身体两侧,目光温柔宠溺的看着她。“迟疑,我想吻你。”

  迟疑伸出双手,环住顾经年的脖子拉向自己,然后将唇贴了上去。这时候,无需多言。

  顾经年很喜欢主动的迟疑,尽管这主动里更多的是生涩。可身为一个男人,不得不承认的是,有时候就是这种未经人事的生涩更能激起男人心底隐藏的情欲。就好比现在的自己,迟疑不过一个简单的举动,他已经险些崩溃。

  那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顾经年连自己的手什么时候往下游走的时候都不知道。放火的人沉浸其中,被撩拨的迟疑却好像置身水火之中一样。

  “顾经年,你的纽扣扎到我了。”迟疑一开口,声音里是自己都陌生的魅惑。

  正不知疲倦的顾经年,疑惑的抬起头,见迟疑每一寸肌肤都微微泛着粉红,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等我。”简单的两个字之后,顾经年起身开始脱衣服。针织开衫上是金属钮扣,难怪迟疑会说扎人。

  针织开衫下面是一件简单的黑色T,他有点犹豫,要不要把最后一件束缚一并脱掉呢。

  “以后,不要老是入水。”迟疑突然开口。

  顾经年以为迟疑是心疼自己,安慰道:“天气渐渐转暖,水没那么冷,不会生病,放心好了。”

  迟疑皱眉,因为在苦恼要不要告诉顾经年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迟疑皱眉的动作顾经年看的清楚,忍不住伸手轻柔迟疑的眉心,想要把她的不开心一并揉散:“我不喜欢你皱眉,你笑起来更好看。”

  “我不喜欢你入水,不喜欢别的女人盯着你的身体看。”迟疑直言道。

  不喜欢自己的入水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吃醋。而且迟疑这醋吃的,好没道理。可是,顾经年就是莫名觉得迟疑可爱。

  顾经年一手撑着脑袋,侧躺在迟疑的身边,一脸宠溺的看着她。“你这样太可爱了。”

  迟疑觉得顾经年有点言过其实:“我没有。”

  顾经年没反驳,手臂越过迟疑,将旁边的枕头垫在自己身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之后,冲着迟疑诱哄道:“我怀抱里很暖和的。”

  迟疑笑,向上仰着脑袋看他,没犹豫直接躺进了顾经年的怀里。“真的很暖和。”

  “我自然不会骗你的。”

  迟疑简单的回了一句:“嗯。”

  那之后,怀抱着迟疑的顾经年,温柔的帮迟疑把被子盖好,然后道:“很累了吧,快睡吧,已经很晚了。”

  迟疑意外,原本还以为会有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的。她感觉的到,顾经年刚才明明动了情的。“顾经年,你这样我会很挫败的。”

  顾经年低头,好笑的看着迟疑,没忍住在她鼻尖轻轻刮了一下:“傻瓜,我是心疼你,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我希望留给你的记忆都是美好的,今天这个环境,这个时间都不行。还有,你若再这样引诱我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的。”

  顾经年没说谎,他不是圣人,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迟疑窝在顾经年的怀里,能够清楚感受到顾经年身体的变化。很没出息的僵直了身子,也不敢再乱说话了。

  顾经年感受得到迟疑内心里的害怕,安抚道:“睡吧,下次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迟疑吐了吐舌头,心底却不自觉的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香艳的画面是不可能发生了,可顾经年也不是安分守己的主,所以,时不时在迟疑的唇上,耳朵上落下一吻。

  迟疑她觉得在这样放任顾经年不管的话,先把持不住的人会是自己,所以在顾经年再一次低头的时候,迟疑捂住了落下来的薄唇。

  “你这模样,是不想让我睡觉的样子,顾经年,再这样的话,你就只能睡沙发了。”

  顾经年面上讪讪的,解释道:“我也想安分一些,可你实在太诱人了。”

  “我是什么食物吗?还诱人?”迟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顾经年趁着迟疑没注意,飞快的在迟疑的耳后轻轻的吻了一下。迟疑被吻得身子一颤,整个人身上好像有电流流过一样。

  “你怎么这么坏?”迟疑抗议。

  顾经年挑眉:“生平第一次这么坏。”

  迟疑气结,不再理他,转过身假装睡觉去了。

  顾经年笑着从迟疑身后圈住她纤细的腰肢,胸膛紧贴在迟疑的后背上,见她没有拒绝,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觉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