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那个编剧坏得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顾经年和迟疑恋爱了

那个编剧坏得很 笔名缓一缓 1939 2020.03.26 15:05

  是的,顾经年和迟疑恋爱了。

  这个消息,成了《野生综艺》节目组公开的秘密。

  只不过,即便顾经年成了迟总编的男朋友,也不会有任何特殊待遇。正如迟疑说的那样,她职业素养一向很高,她的同事也是如此。

  《野生综艺》的节目制作是成功的,话题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收视率势如破竹,顺利上升到第二。

  而曾经被媒体评为过气男演员妄想翻红的顾经年突然火了,粉丝后援会死灰复燃,迅速壮大起来。

  那天晚上,顾经年在健身房锻炼,突然接到了迟疑的电话。

  迟疑到的时候,顾经年刚刚结束锻炼。

  “来了。”顾经年笑着走过去。

  迟疑答:“累吗?”

  顾经年:“嗯,还好。”

  顾经年突然开始锻炼,原因很悲惨。《野生综艺》是个惨绝人寰的节目,入水惩罚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所以,裸露肌肤似乎是必不可少的了。顾经年不想自己暴露在镜头下的时候,大腹便便,全是赘肉。所以,致力于塑造腹肌。

  迟疑很自然的从顾经年手里拿过毛巾,然后帮他擦拭脸上和脖颈上的汗水。

  很久没有与一个女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顾经年承认,他久违的心动了。

  与迟疑确定恋爱关系,已经一个多月了。由于工作原因,并不能经常见面。所以,两人之间进展缓慢。就连牵手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这么亲昵的互动,自然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

  迟疑感觉到了,顾经年身体上的僵硬。一个接近四十岁的男人,有这样羞涩的反应,迟疑觉得莫名的可爱。

  “去洗澡吗?”

  顾经年点头:“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

  迟疑:“不急。”

  顾经年整理好之后,两人手牵手毫不避讳的去了停车场。

  “想去哪里?”顾经年问她。

  迟疑回答:“你家有妈妈在,不方便吧,去我家好了。”

  作为公众人物,谈恋爱不可能像普通人那样自在,好在迟疑本就不重形式,只要能与顾经年在一起,做什么都行。所以,两人恋爱的这一个月里,约会场所极其单一:车里、家里、工作室。

  回去的路上,顾经年问她:“明天有空吗?”

  迟疑反问一句:“有事吗?”

  “在李别家有个聚会,你要和我一起去吗?”顾经年其实苦恼过,害怕迟疑不自在。

  迟疑几乎是秒回:“嗯,好啊。作为你女朋友和他们聚餐,而不是节目总编。”

  顾经年笑着看了迟疑一眼,明明已经三十岁的人了,总是和少女一样心思单纯的可爱。

  到了迟疑家,是晚上八点。

  迟疑问他:“你吃饭了没有?”

  顾经年:“吃了,你呢?”

  因为健身的原因,顾经年对饮食相较于以前自律很多。晚上七点以后,他不会再进食。

  迟疑摇头。

  “想吃什么?我给你煮面吧?”顾经年走近冰箱。

  迟疑点头:“嗯,好。”

  顾经年煮面的时候,迟疑洗了个澡,等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重回客厅的时候,顾经年已经把面煮好了。听到声音转过身,看见迟疑的头发,顾经年皱眉。

  “头发还在滴水,怎么不擦干一点。”

  迟疑是故意的,只是这话她自然不会告诉顾经年。“等等。”

  说完这两个字,迟疑转身回了卫生间,等她再一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毛巾。

  “你帮我吗?我刚刚有帮你擦汗水呢。”这是独属于迟疑的撒娇,明目张胆,坦坦荡荡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撒娇。

  顾经年心里很软很酥:“过来。”

  迟疑乖乖的走到顾经年跟前,献宝似的把自己手中的毛巾递过去。

  顾经年接过毛巾,轻柔的擦拭着迟疑的头发。很认真,很温柔,也很有爱。

  前面的头发擦好之后,顾经年一只手从迟疑的耳边伸过去,以便于帮她更好的擦拭脑后的头发。

  迟疑没犹豫,双手顺势环住顾经年的腰,脑袋依偎在顾经年的胸膛:“这样方便。”

  顾经年的手突然就停住不动了,迟疑扬起脑袋去看他。“怎么了?”

  “我胸前的衣服湿了。”顾经年本想说‘你这样我没心思’,可怕吓到迟疑。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迟疑,求之不得。

  迟疑退出一点距离,顾经年的胸前果然被自己的头发浸湿了。“再等我一下。”

  顾经年看了眼厨房,锅里的面应该坨了。

  迟疑很快回来:“这件衣服你应该能穿,换一下吧。”

  顾经年:“没关系,只湿了一点点而已。”

  打从迟疑把衣服拿出来以后,顾经年的注意力就已经不在自己湿了的衣服上了。因为,迟疑手里拿的是一件男装。那么问题来了,这件衣服的主人是谁呢?

  “换一下吧,我保证不会偷看。”迟疑在顾经年面前的时候,总有调皮的一面。

  顾经年:“我不喜欢穿别人的衣服。”

  迟疑看了下自己手中的衣服,然后又看了眼顾经年,解释道:“这衣服是你的。”

  “我的?”顾经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衣服落在这里过。

  迟疑拉着顾经年往自己衣帽间里去:“你来。”

  看到了迟疑的衣帽间之后,顾经年才明白迟疑话里的衣服。

  迟疑的衣帽间很大,礼服,西装,日常服装,各式各样,应有尽有。高跟鞋,包包等也是种类繁多,款式不一。在这一众衣服包包当中,比较显眼的最属那一柜子的男装了。那些男装尺码相仿,吊牌尚在,明显是新买还未穿过的。

  而在衣帽间的垃圾桶里,顾经年看到了迟疑刚刚从衣服上摘下的吊牌,那说明迟疑手中的这件衣服并不是别人穿过的,而是新的。再结合迟疑刚才说过的话,得出一个结论,这些衣服是迟疑为顾经年准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