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绍宋读书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吴玠

绍宋读书会 梅丽珊德 7107 2021.03.20 21:50

  不过曲端表现得这么冷静赵玖是没有想到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再次出手干预一些过激得可能造成人身伤害的行为,平心而论,他一个现代人旁观者听了都恨不得骂张浚两句,所以他倒反而有些好奇曲端这个素来不肯受半点委屈,尖酸刻薄的性子是怎么忍下来的。

  曲端盯着口不能言几欲落泪的张相公,只是嗤笑一声:“张相公也别装得这么假惺惺了,你在巴蜀和小刘一起杀王燮的时候不也干脆利落得很……我有什么可怨的?当日我和胡尚书那般说,今天便再说一遍,虽然如今在官家身前不是这么回事了……但像你和胡尚书这种人,只因为读的几句书,虽于国家无半点用处,却能三十岁便身居宰执高位,还能一言定我们这些帅臣的生死……便是那日万俟经略和胡尚书难道就没有对我动杀心吗?那么这伪书里你张相公杀了我,我又为什么要感到意外?”

  而其人环视了在场诸人之后,复又看向赵玖,恳切相对:“官家先前提点万俟经略的话,其实放在在场所有人身上都说得通的……乱世之中,若是没有官家明令约束的话,有几人是真有底线做事不至于那般不择手段的?你们大可说我是个跋扈不讲理乃至不做人的,然而真的轮到你们逼急了,怕是也不过如此。而我们今天还能勉强有个人样坐在这里,这大宋在金人面前也不至于像这书里那么不堪,究竟是什么原因还需要多说吗?”

  “自然是仰仗官家圣明……”许久没有说话的吕公相终于还是要出来打圆场,众人也是纷纷附和,然而最终又各怀心思沉默不语。张浚自是无话可说,同样被指名道姓又骂了一遍的胡寅想了想却也是一阵后怕。而曲端说完那么一大通话,见无论是官家还是其他人竟然都没有出言驳斥他的意思,一时间竟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索然无味的感觉,便干脆一拍桌子,却是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身边的吴大:“张相公是没做什么好事,但他本来就是个不知兵的废物(张浚一边落泪一边又涨红了脸,但思来想去面对这么毫不留情的人身攻击却不知道该反驳什么,更是有些气闷到几欲晕厥),遇事慌了手脚,归根结底还不是你和王庶那个小人在身边撺掇和挑拨?今日当着官家的面,你倒是说说看,你又是什么意思?”

  吴玠只得咬牙相对:“官家先前都说了,伪书里的事情,没发生的都做不得真……”

  “是,”曲端冷笑,“你吴大现在肯定是没胆子去官家或是张相公他们面前搬弄口舌了,但咱这不是学张相公之前质问万俟经略的嘛……你吴大要是对我有什么私怨,今日便也一并说清楚好了,便是说不清楚,也让大家开开眼,看看你这个我死后的‘关西第一大将’又做了什么事来。”

  “那便让吴晋卿把他的传也读了,读完你们是不是还该寻个地方去打上一架?”赵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瞪了一眼依旧不依不饶的曲大,眼神里满满写了几个字“你打得过吗?”

  曲端只得讪讪一笑,而吴玠此刻却是用有些犹豫地看了岳飞一眼:“官家,曲都统……好吧现在也是曲节度了,之前是自觉有冤屈意不能平,但臣并无什么想法,此番若是忝列岳节度、张太尉他们之前读了这书,颇有些不能自安……”

  赵玖只是叹气:“这伪书里关于鹏举的事情实在是……”他想了半天也一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概括自己的感受,也压根没能指望在座的人有谁能理解什么天日昭昭字字泣血的情绪,最终只得搪塞过去,“按照时间线也该讲个先来后到,先把你们几个西军将领到底在富平之战都干了什么给弄清楚再说吧。”

  吴玠只得应声称是,然后接了那书卷。

  【吴玠,字晋卿,德顺军陇干人。父葬水洛城,因徙焉。少沉毅有志节,知兵善骑射,读书能通大义。未冠,以良家子隶泾原军。政和中,夏人犯边,以功补进义副尉,稍擢队将。从讨方腊,破之;及击河北群盗,累功权泾原第十将。靖康初,夏人攻怀德军,玠以百余骑追击,斩首百四十级,擢第二副将。】

  【建炎二年春,金人渡河,出大庆关,略秦雍,谋趋泾原。都统制曲端守麻务镇,命玠为前锋,进据青溪岭,逆击大破之,追奔三十里,金人始有惮意。权泾原路兵马都监兼知怀德军。金人攻延安府,经略使王庶召曲端进兵,端驻邠州不赴,且曰:“不如荡其巢穴,攻其必救。”端遂攻蒲城,命玠攻华州,拔之。】

  【三年冬,剧贼史斌寇汉中,不克,引兵欲取长安,曲端命玠击斩之,迁忠州刺史。宣抚处置使张浚巡关陕,参议军事刘子羽诵玠兄弟才勇,浚与玠语,大悦,即授统制,弟璘掌帐前亲兵。】

  这段目前听起来,除了是刘子羽和张浚提拔了吴玠之外,其他的内容听起来都无比正常,就连平定史斌之乱也是吴玠去做的,然而这里已经是建炎三年了,对比之前几位相公的传,一个显然易见的问题便摆在了大家面前。

  正因为官家不是那个官家,所以离官家越近的人,他们的故事发生变动的地方才越多,看似这里在关西还是大致寻常模样,可淮南早就已经天翻地覆,连什么苗刘兵变之类难以理解的事情都出现了,而韩世忠也在黄天荡和兀术还打得有声有色,至于岳飞和张俊的事情就更是……

  小林尚书偷偷看了一眼官家,最终想了一下还是在笔记里悄悄又记了些什么。

  【四年春,升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金帅娄室与撒离喝长驱入关,端遣玠拒于彭原店,而拥兵邠州为援。金兵来攻,玠击败之,撒离喝惧而泣,金军中目为“啼哭郎君”。(西军众人皆是难得哄笑起来,而赵玖却一时有些茫然)金人整军复战,玠军败绩。端退屯泾原,劾玠违节度,降武显大夫,罢总管,复知怀德军。张浚惜玠才,寻以为秦凤副总管兼知凤翔府。时兵火之余,玠劳来安集,民赖以生。转忠州防御使。】

  见赵玖抛来有些疑惑的神情,吴玠只得有些尴尬地拱手应道:“好教官家知道,尧山战前臣驻守坊州的时候,娄室派撒离喝强攻数日不下,之后见其部属在神臂弩射击下死伤惨重,便也是这般仓惶撤军而去,啼哭将军什么的……确有其事,但军中戏言,臣也不敢以此自矜,更没有必要写进军报里有碍官家清听……”

  赵玖听完先是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然而随后他忽然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些和历史相似乃至完全一致的细节总会让他有些心生畏惧,让他害怕自己就算无论怎么努力,有些事情还是会注定发生。

  不过他还是勉强收敛心神,正色以对:“朕倒觉得这挺不错的,以后打了胜仗也该让随军进士们写些歌颂军中将士英勇作战的事迹来,投给胡铨刊在邸报上,传扬出去让大家都知道大宋御营好男儿的英姿。”

  【九月,浚合五路兵,欲与金人决战,玠言宜各守要害,须其弊而乘之。及次富平,都统制又会诸将议战,玠曰:“兵以利动,今地势不利,未见其可。宜择高阜据之,使不可胜。”诸将皆曰:“我众彼寡,又前阻苇泽,敌有骑不得施,何用他徙?”已而敌骤至,舆柴囊土,藉淖平行,进薄玠营。军遂大溃,五路皆陷,巴蜀大震。】

  听到这里赵玖除了叹气什么也说不出了,他大概是真的明白了,这富平之战原来完全是张德远一厢情愿非要和金人主力赌国运一把梭哈去决战,曲端、吴玠他们几个西军将领一直都是不赞同的。

  但反过来一看自己之前历史学得稀烂也是有好处的,在座的除了岳飞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污点,又有谁是什么错事都没做过的?不说人无完人,就按照曲端先前说的那般,这样的乱世,阴间人自然是阴间人不提,就连原本是正常人的,很可能都被扭曲、逼迫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怪事,在那样的官家手下做事,谁还能保留几分底线和理智?

  做君子的,为了保全家人被逼绝食自尽,而做小人的,也逃不掉贬黜岭南走一遭,到头来还真就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众生皆苦,只有某一个人不仅辜负了所有人的理想,甚至还要将别人的一片真心与一腔热血硬生生撕裂抛洒给人看,将别人最珍视的事物毫不留情地扔进泥泞里踩烂,最后旁若无人事不关己一般端坐在庙堂之上,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别人用血肉眼泪换来的奢靡生活。

  至少自己不会这样,无数个日夜,赵玖都在心里含着眼泪反复对自己说,自己不会做这种事情,不会变成这样的人。

  读了这么多武将的传在回过头去看张浚的事情,富平之战的确他要负全责,虽然没人能指责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是对国家一片忠心,但很遗憾,菜就是原罪,就算到了今天也依然是个唯结果论的时代。

  毕竟仔细一想,现在他们这个世界里的张相公其实也没多知兵,但无非是官家知人善任,知道他有几斤几两,扬长避短,没让他去插手军务,反而是发挥他筹备物资(写作在地方捞钱)的特长,尧山战前在巴蜀经营了那么久,为大军搞好后勤,那便也是大功一件了。

  至少刘子羽心里清楚得很,自己这位好友碰到军事上就只会口出些什么“三对一优势在我”、“官家托孤而来定是要赢这一场”之类的暴论,等到你真的和他开始认真探讨军事问题,他又开始转进到什么“努力做事了就该我们赢”,开始和你讲精神讲心气。得亏赵玖是不知道他俩私下里当初讲了什么小话的,不然肯定得吐槽这张德远要是放到后世,那妥妥就是某乎某谭经典杠精模板。

  这边张浚一听又在指责他在这书里富平之战的过失,再加上之前还算是冤(?杀了曲端,一时间面对诸人或是惊疑或是讽刺乃至蔑视的眼光,干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看向赵玖:“官家,臣当日便自知在军事上实在无能,出任巴蜀时也是立了规矩,非得旨意绝不干涉关西战事……却也不曾料到竟无能至此乃至祸国殃民,铸成大错,如今忝列枢密使也实在难以自安,还请官家……”

  “停停停!”赵玖赶紧摆了摆手,“德远又糊涂了,这些都是伪书里的事情,哪里用得着这般自轻自贱?更何况朕先前便立了规矩,宰执不得无故请辞来装模作样胁迫别人……而且尧山之后这三年你执掌枢密院惯是勤勤恳恳的,从未出过差错,又何至于说这种丧气话?”

  见张浚只是红着眼睛不说话,赵玖心里哀叹一声,想了半天却是拿出了一碗藕粉从桌子上轻轻推过去递给他:“好了,朕从来没有因为这本伪书怪罪你们任何一个人的意思,你们能自我反省,悟到点什么,在朕看来已经善莫大焉了。德远你作为宰执这么些年还是这般喜形于色的轻佻性子,到底不太像话,合该多和赵相公学一学。”

  张浚接了那碗藕色的半透明胶质,眼见上面还拌了几粒金黄的桂花,尝了一口便觉清甜可口,以为又是什么宫中才有的稀罕物事,而赵玖也实在不太清楚如果没有自己的话南宋到底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西湖藕粉这种东西,面对其他人好奇的眼神,便耐心解释道:“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就是将粉藕打成泥然后熬煮成的羹,再加点糖与蜂蜜腌渍过的桂花,正好用来调味,还不至于那么寡淡。”

  他才不会说其实他脑海中想出来的这碗直接就是小包装速溶藕粉,加凉水拌匀然后微波炉转一分钟的成果呢!

  不得不说张相公虽然情绪容易激动,但哄起来也容易,一碗官家御赐的藕粉下肚脸色就又逐渐正常起来了。而富平之战这个烂事揭过去,大家自然注意力又到了吴大身上,都在好奇之后其人在关西、陕州又还能有什么作为。

  【玠收散卒保散关东和尚原,积粟缮兵,列栅为死守计。或谓玠宜退守汉中,扼蜀口以安人心。玠曰:“我保此,敌决不敢越我而进,坚壁临之,彼惧吾蹑其后,是所以保蜀也。”玠在原上,凤翔民感其遗惠,相与夜输刍粟助之。玠偿以银帛,民益喜,输者益多。金人怒,伏兵渭河邀杀之,且令保伍连坐;民冒禁如故,数年然后止。】

  【绍兴元年,金将没立自凤翔,别将乌鲁折合自阶、成出散关,约日会和尚原。乌鲁折合先期至,阵北山索战,玠命诸将坚阵待之,更战迭休。山谷路狭多石,马不能行,金人舍马步战,大败,移砦黄牛,会大风雨雹,遂遁去。没立方攻箭筈关,玠复遣将击退之,两军终不得合。】

  【始,金人之入也,玠与璘以散卒数千驻原上,朝问隔绝,人无固志。有谋劫玠兄弟北去者,玠知之,召诸将歃血盟,勉以忠义。将士皆感泣,愿为用。张浚录其功,承制拜明州观察使。居母丧,起复,兼陕西诸路都统制。】

  【金人自起海角,狃常胜,及与玠战辄北,愤甚,谋必取玠。娄宿死,兀术会诸道兵十余万,造浮梁跨渭,自宝鸡结连珠营,垒石为城,夹涧与官军拒。十月,攻和尚原。玠命诸将选劲弓强弩,分番迭射,号“驻队矢”,连发不绝,繁如雨注。敌稍却,则以奇兵旁击,绝其粮道。度其困且走,设伏于神坌以待。金兵至,伏发,众大乱。纵兵夜击,大败之。兀术中流矢,仅以身免。(众人皆是一片哗然,而赵玖也忍不住嗤笑出声,心想四太子你是真的菜,真就名将之壁,南宋名将经验包嘛?)张浚承制以玠为镇西军节度使,璘为泾原路马步军副总管。兀术既败,遂自河东归燕山;复以撒离喝为陕西经略使,屯凤翔,与玠相持。】

  吴玠读到这里也是瞠目结舌,这轮番射击,火力压制压根就是坊州之战的经典复刻啊,而至于什么“兀术中流矢,仅以身免”,如果不是这史书夸大其词,那这战果也是相当辉煌了。只不过赵玖本人对这种史书与自己经历过的现实中重合的地方还是感觉有些微妙,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二年,命玠兼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节制兴、文、龙三州。金久窥蜀,以璘驻兵和尚原扼其冲,不得逞,将出奇取之。时玠在河池,金人用叛将李彦琪驻秦州,睨仙人关以缀玠;复令游骑出熙河以缀关师古,撒离喝自商于直捣上津。三年正月,取金州。二月,长驱趋洋、汉,兴元守臣刘子羽急命田晟守饶风关,以驿书招玠入援。】

  【玠自河池日夜驰三百里,以黄柑遗敌曰:“大军远来,聊用止渴。”(赵玖直接没忍住又差点嗤笑出声,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实在没法不去联想到什么“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到底还是古人有涵养有文化,比直接骂什么“我是你爹”之类的要有意思多了,只不过其他人实在没法理解官家的笑点为何如此奇特)撒离喝大惊,以杖击地曰:“尔来何速耶!”遂大战饶风岭。金人被重铠,登山仰攻。一人先登则二人拥后;先者既死,后者代攻。玠军弓弩乱发,大石摧压,如是者六昼夜,死者山积而敌不退。募敢死士,人千银,得士五千,将夹攻。会玠小校有得罪奔金者,导以祖溪间路,出关背,乘高以阚饶风。诸军不支,遂溃,玠退保西县。敌入兴元,刘子羽退保三泉,筑潭毒山以自固,玠走三泉会之。】

  【未几,金人北归,玠急遣兵邀于武休关,掩击其后军,堕涧死者以千计,尽弃辎重去。金人始谋,本谓玠在西边,故道险东来,不虞玠驰至。虽入三郡,而失不偿得。进玠检校少保,充利州路、阶成凤州制置使。】

  【四年二月,敌复大入,攻仙人关。先是,璘在和尚原,饷馈不继(众人皆是一叹,毕竟这书里朝廷都已经退过淮河偏安什么临安了,关西陕州犹如无根浮萍,失陷必然是迟早的事情);玠又谓其地去蜀远,命璘弃之,经营仙人关右杀金平,创筑一垒,移原兵守之。至是,兀术、撒离喝及刘夔率十万骑入侵,自铁山凿崖开道,循岭东下。玠以万人当其冲。璘率轻兵由七方关倍道而至,与金兵转战七昼夜,始得与玠合。】

  【敌首攻玠营,玠击走之。又以云梯攻垒壁,杨政以撞竿碎其梯,以长矛刺之。璘拔刀画地,谓诸将曰:“死则死此,退者斩!”金分军为二,兀术阵于东,韩常阵于西。璘率锐卒介其间,左萦右绕,随机而发。战久,璘军少惫,急屯第二隘。金生兵踵至,人被重铠,铁钩相连,鱼贯而上。璘以驻队矢迭射,矢下如雨,死者层积,敌践而登。撒离喝驻马四视曰:“吾得之矣。”翌日,命攻西北楼,姚仲登楼酣战,楼倾,以帛为绳,挽之复正。金人用火攻楼,以酒缶扑灭之。玠急遣统领田晟以长刀大斧左右击,明炬四山,震鼓动地。明日,大出兵。统领王喜、王武率锐士,分紫、白旗入金营,金阵乱。奋击,射韩常,中左目,(赵玖听到这里又是差点被可乐呛了一口)金人始宵遁。玠遣统制官张彦劫横山砦,王俊伏河池扼归路,又败之。以郭震战不力,斩之。是役也,金自元帅以下,皆携孥来。刘夔乃豫之腹心。本谓蜀可图,既不得逞,度玠终不可犯,则还据凤翔,授甲士田,为久留计,自是不妄动。】

  尧山之战的时候韩常被刘晏一箭射中眼睛的事情,在座各位是都知道的,毕竟后来还把韩常带到御前验明正身斩首来着……尤其是张浚,更是对此印象深刻,因为他走流程去劝降的时候,这厮临死前竟然还嘲笑他这个当时的巴蜀五路转运使连个座位都没,不配和他说话!

  想到这里张相公就恨得咬牙切齿,只能说其人被斩首示众,真是大快人心。

  【捷闻,授玠川、陕宣抚副使。四月,复凤、秦、陇三州。七月,录仙人关功,拜检校少师、奉宁保定军节度使,璘自防御使升定国军承宣使,杨政以下迁秩有差。六年,兼营田大使,易保平、静难节。七年,遣裨将马希仲攻熙州,败绩,又失巩州,玠斩之。】

  【玠与敌对垒且十年,常苦远饷劳民,屡汰冗员,节浮费,益治屯田,岁收至十万斛。又调戍兵,命梁、洋守将治褒城废堰,民知灌溉可恃,愿归业者数万家。九年,金人请和。帝以玠功高,授特进、开府仪同三司,迁四川宣抚使,陕西阶、成等州皆听节制。遣内侍奉亲札以赐,至,则玠病已甚,扶掖听命。帝闻而忧之,命守臣就蜀求善医,且饬国工驰视,未至,玠卒于仙人关,年四十七。赠少师,赐钱三十万。】

  按照小林学士之前给出的时间,吴玠在书中四十七岁去世的时候也才是什么绍兴九年。吴玠也是有些发愣,曲端在这书里是被张浚砍了非正常死亡不好说,但是韩世忠、张俊这几个老西军听起来活得都挺久,那自己要是等到灭了金国天下太平却没几天时日好享受了,听起来未免也太亏了吧?

  思来想去,赵玖自己也只是憋出一句:“征战辛苦,晋卿还是要多保重身体……未来直捣黄龙殄灭金国,离不开你们其中任何一位的努力啊。”

  他其实在心里还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该可惜吴大和韩世忠他们比起来算是英年早逝,还是该觉得他死得早其实也是一种福气,至少死了不用眼睁睁地去看完颜构和秦桧做那么多伤天害理的阴间事……?

  可有这么多人都睁着不甘的双眼在天上看着,最后却只看见所有的愿望都无从实现,所有的理解都无从达成,所有的意志都无从安放。

  遍地都是冤屈的魂灵,无法解脱。

  故去的人尚且如此,那对于活着的人来说,除了永无尽头的绝望之外,还能获得什么呢?

  赵玖似乎忽然理解了,为什么尽管张浚做了这么多错事,最后史书依然愿意给他这么高的评价。当然,他历史学得不怎么好,应该是不知道张浚的儿子以后如何成了湖湘学派的宗师,甚至也不知道刘子羽其实是朱熹的养父,后世为岳飞平反正名也有他们一份功劳……

  但在这漆黑的漫漫长夜中孤独的守望,本来就已经是件很令人肃然起敬的事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