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绍宋读书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李光

绍宋读书会 梅丽珊德 9438 2021.03.20 21:46

  众人心思一时俱是百转回肠。亲口读了这伪书里自己传记的四位相公自是感触最深,就算张浚情绪最激动,读到自己被贬斥甚至被人指责冤杀曲端、赵哲等人的时候还又哭又闹的,到了最后却也是不得不坦然承认,这书中其人的诸多行状,是自己真的有可能在当时的境况下做得出来的!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还勉强可以承认书中之人就是自己和在座的诸位同僚,可官家呢?

  一念至此,胡寅几乎半是感慨半是试探地开口言道:“这书卷既然是史书,有众人的列传,那自然也该有官家的本纪……若是官家也在此的话,这书卷会让官家读自己的本纪吗?”

  且不提其他人是什么反应,赵玖闻言登时心中一个哆嗦,开什么玩笑,他才不要朗读阴间人完颜构的本纪,这读出来也太有损自己形象了。更何况他是他,完颜构是完颜构,这智能程度堪比siri的书卷肯定不可能分不清的吧,要不然怎么还在这个空间给他安排了一个最佳吃瓜位呢?不就是非常“体贴”地照顾了他的感受,不要让他去受这种有口难辩的无端侮辱嘛!

  要是在一开始,大家还不知道这个书卷里写了什么东西的时候,肯定都会纷纷附和这种青史留名的好事合该让官家先来,不管这大宋最后是不是亡了,亡在谁手里,但以目前官家努力做了的那些事,不说什么秦皇汉武,比肩一下光武中兴还是不难想象的。可是随着几位相公读了这么多下来,眼见着自己还是自己,这官家却愈发不像他们认识的那个官家了,此刻谁还敢再议论这种事情?也就胡寅这种头铁却又不好察言观色的才会再说这种话。

  而胡寅抛出了这么一个让人难接的话茬,当日在明道宫中的众人却都开始若有所思起来。本来康履的那番话是不堪入耳的,但官家自从落井之后性情大变却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今这本伪书像是翻起了陈年旧账一般,像是在暗示他们,如果官家没有落井,执意逃过淮河去什么建康、临安,指不定就是这么个行状?

  那问题来了,相比较之下,究竟是原来的官家是妖物,还是现在的官家是妖物?就连公认的性子最为轻佻胆大的张浚都打了个冷颤,不敢再细细往下想去,只得求助似地看了一眼吕公相。当然,要是换在之前他早就开口叱责胡明仲又在说什么无端怪话了。

  吕公相只好叹气,这也是他还在场,还能勉强收拾这种尴尬局面,要是他不在场的话,那几位相公真的能行?但想了想他也只是打算轻飘飘地揭过这回事:“这不是官家并不在此吗……便不要再提这种无端之言了。且看这书卷接下来该轮到谁了?”

  只是那书卷似乎又要和大家玩什么“你们讨论一下接下来谁读”这种无聊花招,然而这回不等诸人议论,吕公相便有些烦躁地随手指了李光:“四位相公读完,那便宪台吧。”说完复又灌了好几口凉茶才神色稍微和缓下来。

  众人皆是神色讶异,不解为何胡寅那一番话语便让向来最德高望重的吕公相这般失措。赵玖却是有些心虚地收了手中一切他觉得可能会发出引人注意的声音或是气味的吃食,又悄悄往后缩了缩。别人没发现,他却是看见吕公相意味深长地悄悄往他藏身的屏风那里瞥了一眼。

  这空间难道这么不厚道,直接把自己给卖了?

  不过看其他人神色倒还正常,似乎只有吕公相会比其他人多得到一些这个空间的奇怪提示,赵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和夸赞吕公相是个好人,不要这么快就把自己供出去。

  他甚至都有些后悔之前大过年的时候去吕公相家里踢馆了,还不止一次!这在刑法里要怎么判来着?除了非法侵入住宅罪以外,酗酒还算加重情节,直接给定个寻衅滋事都行。

  他这边自是一通胡思乱想,李光得了吕公相的首肯后,那书卷竟然真的如吕公相所言,变成了他的传记。一旁吃瓜旁观了许久的韩世忠却是讪讪道:“也不知道吕公相啥时候也让俺来读一下自己的传记……”

  曲端心想,不谈是不是应该先让几位文官要员读完,等真轮到你的时候,怕不是还得让文官里和你关西最好的胡漕司帮忙提点一二,你泼韩五认得几个字啊?还想自己读史书了!这不是还没学会走呢就想着要跑,要骑马了。

  但他终究还是怕韩世忠真就气急了用瓜来砸他,虽然大家都被限制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能随意走动,韩世忠眼见是不可能隔着岳飞、李彦仙和吴大直接伸手来打自己,但这么小的空间自己躲起来也是有些狼狈,以泼韩五的手劲真要砸中了那可不妙。

  而这边李光也是清了清嗓子,开始读了起来。

  【李光,字泰发,越州上虞人。童稚不戏弄。父高称曰:“吾儿云间鹤,其兴吾门乎!”亲丧,哀毁如成人,有致赙者,悉辞之。及葬,礼皆中节。服除,游太学,登崇宁五年进士第。调开化令,有政声,召赴都堂审察,时宰不悦,处以监当,改秩,知平江府常熟县。朱勔父冲倚势暴横,光械治其家僮。冲怒,风部使者移令吴江,光不为屈。(“好家伙,还真天生是个当御史的料子,头是真的铁。”赵玖心底吐槽了一句。)改京东西学事司管勾文字。】

  【刘安世居南京,光以师礼见之。安世告以所闻于温公者曰:“学当自无妄中入。”光欣然领会。除太常博士,迁司封。首论士大夫谀佞成风,至妄引荀卿“有听从,无谏诤”之说,以杜塞言路;又言怨嗟之气,结为妖沴。王黼恶之,令部注桂州阳朔县。安世闻光以论事贬,贻书伟之。李纲亦以论水灾去国,居义兴,伺光于水驿,自出呼曰:“非越州李司封船乎?”留数日,定交而别。(“哦,原来这时候就搭上了李纲这条线,那还真是老交情了。”)除司勋员外郎,迁符宝郎。】

  【郭药师叛,光知徽宗有内禅意,因纳符,谓知枢密院蔡攸曰:“公家所为,皆咈众心。今日之事,非皇太子则国家俱危。”攸矍然,不敢为异。钦宗受禅,擢右司谏。上皇东幸,憸人间两宫,光请集议奉迎典礼。又奏:“东南财用,尽于朱勔,西北财用,困于李彦,天下根本之财,竭于蔡京、王黼。名为应奉,实入私室,公家无半岁之储,百姓无旬日之积。乞依旧制,三省、枢密院通知兵民财计,与户部量一岁之出入,以制国用,选吏考核,使利源归一。”】

  【金人围太原,援兵无功。光言:“三镇之地,祖宗百战得之,一旦举以与敌,何以为国?望诏大臣别议攻守之策,仍间道遣使檄河东、北两路,尽起强壮策应,首尾掩击。”迁侍御史。】

  【时言者犹主王安石之学,诏榜庙堂。光又言:“祖宗规摹宏远,安石欲尽废法度,则谓人主制法而不当制于法;欲尽逐元老,则谓人主当化俗而不当化于俗。蔡京兄弟祖述其说,五十年间,毒流四海。今又风示中外,鼓惑民听,岂朝廷之福?”】

  读到这里李光自己也是有点尴尬,诚然这还是建炎之前的旧事,但当今天子提倡王舒王学说是众人皆知的,此时自己曾经抨击新法党的旧论被翻出来岂不是无事生非?可坚持新法党学说的蔡京等人的确是奸贼啊,这样一想自己好像也没说错?

  【蔡攸欲以扈卫上皇行宫因缘入都,光奏:“攸若果入,则百姓必致生变,万一惊犯属车之尘,臣坐不预言之罪。望早黜责。”时已葺撷景园为宁德宫,而太上皇后乃欲入居禁中。光奏:“禁中者,天子之宫。正使陛下欲便温凊,奉迎入内,亦当躬禀上皇,下有司讨论典礼。”乃下光章,使两宫臣奏知,于是太上皇后居宁德宫。】

  【金人逼京城,士大夫委职而去者五十二人,罪同罚异,士论纷然,光请付理寺公行之。太原围急,奏:“乞就委折彦质尽起晋、绛、慈、隰、泽、潞、威胜、汾八州民兵及本路诸县弓手,俾守令各自部辖。其土豪、士人愿为首领者,假以初官、应副器甲,协力赴援。女真劫质亲王,以三镇为辞,势必深入,请大修京城守御之备,以伐敌人之谋。”】

  【又言:“朱勔托应奉胁制州县,田园第宅,富拟王室。乞择清强官置司,追摄勔父子及奉承监司、守令,如胡直孺、卢宗原、陆寘、王促闵、赵霖、宋晦等,根勘驱磨,计资没入,其强夺编户产业者还之。”】

  【李会、李擢复以谏官召。光奏:“蔡京复用,时会、擢迭为台官,禁不发一语;金人围城,与白时中、李邦彦专主避敌割地之谋。时中、邦彦坐是落职,而会、擢反被召用,复预谏诤之列。乞寝成命。”不报。光丐外,亦不报。】

  【彗出寅、艮间,耿南仲辈皆谓应在外夷,不足忧。光奏:“孔子作《春秋》,不书祥瑞者,盖欲使人君恐惧修省,未闻以灾异归之外夷也。”疏奏,监汀州酒税。】

  这些都是靖康建炎之前的故事,在座诸人其实早就熟知于心了,而且和已经发生的事情也并无二致。但赵玖一个没读过宋史的普通大学生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的。说句心里话,他是不怎么喜欢李光的,不仅因为他是李纲的人,而是以一个现代人思维天然对这种传统士大夫生不起什么好感来,只是仔细一想,自己用21世纪的标准去评判这些古人真的公正吗?自己穿越至此,一方面是要拨乱反正,一方面是想尽己所能将这宋给引上一条新路去……可也不能玩什么跑步进入社会主义吧!所以在白马的时候,他还是主动出言将李光给挽留了下来,虚伪一点来说是因为对方素来在这些传统士大夫中有人望,留下来做一面旗帜可以安抚他们,让他们感受到自己这个官家不至于真就要把他们赶尽杀绝,但其实赵玖心底还是存了一丝倔强的念头的,他是要让这些人切身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能走出一条新路,让他们心服口服的!

  而现在仔细听了李光之前的故事嘛……他不得不感慨自己似乎也的确是以一种太功利的有色眼镜在看待自己身边的文臣武将,像张浚这种贴心知趣的他当然会更喜欢一点,但又有谁能否认这个面对豪强刚正不阿,清正廉洁又坚持主战的李光是个好人?穿越也这么多年了,他在心底悄悄地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些进步的,起码不再像一个普通大学生那样耍小脾气,真就做个任人唯亲的昏君了呗!像李光这种人,让他来做御史中丞帮忙监督其他人,尤其是张浚这种性子太跳脱的(张浚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战),自己也能称得上是知人善任吧?

  【高宗即位,擢秘书少监,除知江州;未几,擢侍御史,皆以道梗不赴。建炎三年,车驾自临安移跸建康,除知宣州。时范琼将过军,光先入视事,琼至则开门延劳,留三日而去,无敢哗者。(小林学士瞪大了眼睛,露出了迷惑的神情,“不知道范琼有没有在李中丞面前搞什么剥人皮之类的事情……”)光以宣密迩行都,乃缮城池,聚兵粮,籍六邑之民,保伍相比,谓之义社。择其健武者,统以土豪,得保甲万余,号“精拣军”。又栅险要二十三所谨戍之,厘城止为十地分,分巡内外,昼则自便,夜则守城,有警则战。苗租岁输邑者,悉命输郡。初欢言不便,及守城之日,赡军养民,迄赖以济。事闻,授管内安抚,许便宜从事,进直龙图阁。】

  “李中丞这……”曲端一时又想开口吐槽对方的这些行止真是教科书般不知兵的文臣素养体现,但话到嘴边又想到对方现在好歹是御史中丞,就算当面口舌之争未必说得过自己,回头寻个机会参自己一本也是有些麻烦,干脆还是熄了心思,不再说话。

  不过这样一想,当个御史中丞还真是好啊,可以肆无忌惮地弹劾驳斥别人?

  曲端一瞬间觉得自己这个进士及第出身好像前途更光明了一些,而李光本来想出言驳斥他,却没想到曲端竟然不说话了只是在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不觉有些心底发毛。

  他这是什么意思?曲大这厮未免也忒跋扈了些!

  虽然曲端看自己的眼神让人怎么看都很不舒服,但想到其人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能文能武又好听的话语来,李光想了想,竟觉得他还算有些改观和长进了,便除了暗自腹诽一番也不再计较,接着读了下去。

  【杜充以建康降(众人皆是愕然,没想到杜充居然连建康都能丢),金人夺马家渡。御营统制王燮、王民素不相能,至是,拥溃兵砦城外索斗。光亲至营,谕以先国家后私雠之义,皆感悟解去。时奔将、散卒至者,光悉厚赀给遗。有水军叛于繁昌,逼宣境,即遣兵援击,出贼不意,遂宵遁。进右文殿修撰。光奏:“金人虽深入江、浙,然违天时地利,臣已移文刘光世领大兵赴州(不用别人议论,李光自己读着都觉得这一听就没什么前途的样子),并力攻讨。乞速委宣抚使周望,约日水陆并进。”】

  【溃将邵青自真州拥舟数百艘,剽当涂、芜湖两邑间,光招谕之,遗米二千斛。青喜,谓使者曰:“我官军也,所过皆以盗贼见遇,独李公不疑我。”于是秋毫无犯。他日,舟过繁昌,或绐之曰:“宣境也。”乃掠北岸而去。】

  【剧盗戚方破宁国县,抵城下,分兵四击。光募勇敢劫之,贼惊扰,自相屠蹂。朝廷遣统制官巨师古、刘晏兼程来援。(官家身边的第二个近侍终于也是被提到了,然而他也并不在场,小林学士托着下巴又是一阵若有所思)贼急攻朝京门,缆竹木为浮梁以济。须臾,军傅城,列炮具,立石对楼。光命编竹若帘揭之,炮至即反坠,不能伤。取桱木为撞竿,倚女墙以御对楼,贼引却。刘晏率赤心队直捣其砦,贼阳退,晏追之,伏发遇害。(“看来在这书里官家并没有信任刘晏的赤心队啊,就是个普通统制官,这么轻易抛撒出去死了便死了,”张浚作为明道宫一路跟随的元从心中也是暗自盘算起来,“说起来,官家一开始提拔刘晏到御前是不是还存了制衡杨沂中的心思?可这真的合理吗……?”)师古以中军大破贼,贼遁去。初,戚方围宣,与其副并马巡城,指画攻具。光以书傅矢射其副马前,言:“戚方穷寇,天诛必加,汝为将家子,何至附贼。”二人相疑,攻稍缓,始得为备,而援师至矣。(“这个拖时间的离间计还像点话,至少对于不知兵的文官来说算不错的了。”曲端在心中又是嘲讽了一下)尝置匕首枕匣中,与家人约曰:“城不可必保,若使人取匕首,我必死。汝辈宜自杀,无落贼手。”(众人皆是肃然感慨)除徽猷阁待制、知临安府。】

  众人议论纷纷,有的人感慨李中丞也是节烈不惧死之人,然而更多人感到惊讶的是官家身前如今负责密扎转运要务的刘晏就这么轻易战死了,而且大家也都敏锐地意识到了,目前杨沂中和刘晏这两个官家近侍都不在场。

  这算是巧合吗?还是这个神秘的空间故意安排的?

  小林学士默默回想了一下,先前在赵鼎和张浚的列传中都还有只言片语提到杨沂中,听起来似乎是个领兵在外的将领,而且和他的旧上司张俊张太尉关系比较密切,这看上去倒不难理解。而刘晏在这里依然是赤心队的首领,却没有得到官家的信任,毕竟就算是他们真正的官家,也是在尧山之战那样关键的时候才让刘晏率军去拦截韩常,还领的都是各部精锐集合而成的军队,这书里的官家听起来那般胆小怕事,断然不可能轻易将自己的御前护卫力量差遣出去做什么援军。

  他这边还没分析盘算完,对面的李彦仙倒是开口了:“虽然杨统制和刘统制都不在场,但很显然他们应当也是在这本史书里有所作为的?也不知他们的传记会如何记载。”

  “他们两个身为官家近侍,身份微妙,若是真的坐在这里,只怕连曲大说话都得仔细几分,更不用提某些人读着自己的传记又是哭又是闹的模样了。”胡寅直接冷冷嘲讽道。

  张浚深深吸了一口气,收了手中装着凉茶的茶盏,换了一杯不知道加了多少冰的酸梅汁,一杯下去自己都打了个寒颤,才勉强压住心中的怒气,竭力用平静的语气回道:“胡明仲,一会儿李中丞读完也差不多就该到你了,大家人人有份,你且等着吧。”

  胡寅对他色厉内荏的威胁之意不以为然,只是轻蔑地笑了一下:“我先前便说了,我胡某人无论在何种境遇下都不至于做什么反复小人,就算是在这本伪书中,也该是行得正坐得直的。”

  且说赵、张、胡三人虽然都有当初一同在太学避乱的交情,但赵鼎和张浚二人之间不合更多是因为如今他们各自坐在这种位子上,天然代表了政坛上的一方势力,真要论私交其实还算亲厚。但张浚和胡寅除了政治斗争之外,更多的就真的是性格不合了。就连赵玖都看得出来,胡寅这么个连什么“蟾蜍”“单于”谐音梗都不愿意接的正经人,对上张浚这种身段柔软惯会揣摩上意的,那他俩关系能好才是见鬼了。

  不过赵官家倒也对胡寅的立场和本质深信不疑,在他看来这么头铁的说不定连秦桧这个大boss都未必能见到,先前张浚为相的时候估计就该把他撵出去了。

  吕公相轻轻咳嗽了一声,有些不满他们二人又是这般无端争论起来,不过这仅仅只涉及私怨而并非公事,他倒也懒得多说什么,只是示意他们更尊重李光一点。

  【绍兴元年正月,除知洪州,固辞,提举临安府洞霄宫。除知婺州,甫至郡,擢吏部侍郎。光奏疏极论朋党之害:“议论之臣,各怀顾避,莫肯以持危扶颠为己任。驻跸会稽,首尾三载。自去秋迄今,敌人无复南渡之意,淮甸咫尺,了不经营,长江千里,不为限制,惴惴焉日为乘桴浮海之计。晋元帝区区草创,犹能立宗社,修宫阙,保江、浙。刘琨、祖逖与逆胡拒战于并、冀、兖、豫、司、雍诸州,未尝陷没也。石季龙重兵已至历阳,命王导都督中外诸军以御之,未闻专主避狄如今日也。陛下驻跸会稽,江、浙为根本之地,使进足以战、退足以守者,莫如建康。建康至姑熟一百八十里,其隘可守者有六:曰江宁镇,曰碙砂夹,曰采石,曰大信,其上则有芜湖、繁昌,皆与淮南对境。其余皆芦蓧之场,或石奇岸水势湍悍,难施舟楫。莫若预于诸隘屯兵积粟,命将士各管地分,调发旁近乡兵,协力守御。乞明诏大臣,参酌施行。”】

  【时有诏,金人深入,诸郡守臣相度,或守或避,令得自便。光言:“守臣任人民、社稷之重,固当存亡以之。若预开迁避之门,是诱之遁也,愿追寝前诏。”上欲移跸临安,被旨节制临安府见屯诸军,兼户部侍郎、督营缮事。光经营撙节,不扰而办。奏蠲减二浙积负及九邑科配,以示施德自近之意。戚方以管军属节制,甚惧,拜庭下。光握手起之,曰:“公昔为盗,某为守,分当相直;今俱为臣子,当共勉力忠义,勿以前事为疑。”方谢且泣。(赵玖直接在屏风后面给听乐了,这就是“此一时彼一时,要团结一切可以抗金的力量吗?”)兼侍读,因奏:“金人内寇,百姓失业为盗贼,本非获已,尚可诚感。自李成北走,群盗离心,傥因斯时显用一二酋豪,以风厉其党,必更相效慕,以次就降。”擢吏部尚书。】

  【大将韩世清本苗傅余党(“这厮名字真是晦气。”韩世忠暗自骂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俺什么亲戚呢?”),久屯宣城,擅据仓库,调发不行。光请先事除之,乃授光淮西招抚使。光假道至郡,世清入谒,缚送阙下伏诛。初,光于上前面禀成算,宰相以不预闻,怒之。(“这个宰相会是谁呢?”小林学士又开始盘算起来,甚至拿出了纸笔试图将自己之前记得的信息给记录整理一下)未至,道除端明殿学士、江东安抚大使、知建康府、寿春滁濠庐和无为宣抚使。时太平州卒陆德囚守臣据城叛,光多设方略,尽擒其党。】

  【秦桧既罢,吕颐浩、朱胜非并相,光议论素与不合。言者指光为桧党,落职奉祠。(“开始了开始了,大宋经典党争环节,我不管你是啥立场,只要你和我政见不合,那就先戴个帽子批倒批臭再说。”赵玖顿时来了精神,毕竟说李光这种人会是秦桧一党那不是扯淡嘛。)寻复宝文阁待制、知湖州,除显谟阁直学士,移守平江,除礼部尚书。光言:“自古创业中兴,必有所因而起。汉高因关中,光武因河内,驻跸东南,两浙非根本所因之地乎?自冬及春,雨雪不已,百姓失业,乞选台谏察实以闻。兼比岁福建、湖南盗作,范汝为、杨么相挺而起,朝廷发大兵诛讨,杀戮过当。今诸路旱荒,流丐满路,盗贼出入。宜选良吏招怀抚纳,责诸路监司按贪赃,恤流殍。”】

  【议臣欲推行四川交子法于江、浙,光言:“有钱则交子可行。今已谓桩办若干钱,行若干交子,此议者欲朝廷欺陛下,使陛下异时不免欺百姓也。若已桩办见钱,则目今所行钱关子,已是通快,何至纷纷?其工部铸到交子务铜印,臣未敢给降。”除端明殿学士,守台州,俄改温州。】

  【刘光世、张俊连以捷闻。(“我为什么总是和他在一起啊。”张俊内心都有些绝望了,直觉告诉他跟着刘光世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光言:“观金人布置,必有主谋。今已据东南形势,敌人万里远来,利于速战,宜戒诸将持重以老之。不过数月,彼食尽,则胜算在我矣。”除江西安抚、知洪州兼制置大使,擢吏部尚书,逾月,除参知政事。】

  【时秦桧初定和议,将揭榜,欲籍光名镇压。上意不欲用光,桧言:“光有人望,若同押榜,浮议自息。”遂用之。】

  读到这里众人俱是用惊疑的眼光看着他,毕竟前面提到朱胜非、吕颐浩他们攻讦李光是秦桧一党,在座各位都是大宋朝堂精英,对这种斗争把戏那是早就熟稔于心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可这里明明白白写了秦桧还要举荐他?这听起来就不太妙了。而李光自己也是一时无语,被秦桧这种在先前的传记里逼死赵相公又差点害死张相公的人举荐也太恶心了,登时愤然道:“我李某人是绝不可能攀附秦桧这种小人的,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别的缘故,诸位且继续往下听。若是我真就是秦桧一党,甚至还合伙害了赵相公张相公他们,那我也无颜再做这个御史中丞,明日便请辞,和朱胜非那些人一起滚回老家去……”

  吕公相用手中的茶盏轻轻敲了敲碗碟:“宪台这是糊涂了?断没有用这本伪书里的事情去牵连现在的道理,这般动不动赌咒发誓是你这样的身份应该做的吗?!”

  李光自知方才因为一时气急而失言,只得点头称是,而张浚则有些不自在地稍微往椅子里缩了缩,宪台不该这般随意赌咒发誓,他这个枢密院相就更不应该了,吕公相怎么看都像是在暗中又敲打了一下自己当日因为岳鹏举南下平叛进展不利之事闹出的风波。

  【同郡杨炜上光书,责以附时相取尊官,堕黠虏奸计,隳平时大节。光本意谓但可因和而为自治之计。既而桧议彻淮南守备,夺诸将兵权,光极言戎狄狼子野心,和不可恃,备不可彻。桧恶之。(听到这里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是略带同情地看了一眼李光。而李光自己则有些恍惚,这意思是被秦桧厌恶憎恨似乎就是件光荣的事情了。)桧以亲党郑亿年为资政殿学士(“好家伙,原来这位还能是秦桧党羽的啊?那看来不是莫须有,是真的有?”赵玖一时愣住),光于榻前面折之,又与桧语难上前,因曰:“观桧之意,是欲壅蔽陛下耳目,盗弄国权,怀奸误国,不可不察。”桧大怒,明日,光丐去。高宗曰:“卿昨面叱秦桧,举措如古人。朕退而叹息,方寄卿以腹心,何乃引去?”光曰:“臣与宰相争论,不可留。”章九上,乃除资政殿学士、知绍兴府,改提举临安府洞霄宫。】

  众人皆是敛去了最后一丝怀疑的容色,齐齐肃然端起酒盏欲敬李光。“泰发兄不愧是真宪台,即便在书中并非掌台谏之位,也能做到在官家面前直言敢谏,胡某佩服。”胡寅这个外放之前也是做过御史中丞的率先拱手一礼,而后一饮而尽。

  而赵玖也是听呆了,直接在一个阴间人面前跳脸批斗另一个阴间人,这也太猛了一点。这秦桧还不恨得咬牙切齿,之后得怎么打击报复啊?

  【十一年冬,中丞万俟禼论光阴怀怨望,责授建宁军节度副使,藤州安置。(“啊?怎么又是我?”万俟卨面对众人质疑的眼神已然有些撑不住了,而小林学士只是暗自又偷偷在纸上记了一笔。)越四年,移琼州(众人齐齐抽了一口凉气)。居琼州八年,仲子孟坚坐陆升之诬以私撰国史,狱成;吕愿中又告光与胡铨诗赋倡和,讥讪朝政,移昌化军。论文考史,怡然自适。年逾八十,笔力精健。又三年,始以郊恩,复左朝奉大夫,任便居住。至江州而卒。孝宗即位,复资政殿学士,赐谥庄简。】

  “本相记得先前好像读到过,书中的万俟经略联合什么汤思退这些人连家慈病逝都不让我回故里归葬啊?”张浚垂下眼睛盯着杯中浸泡在酸梅汁里晶莹剔透的冰块兀自出了一会儿神,却是头也没抬,直接轻飘飘地抛出了一个让万俟卨诚惶诚恐的问题。而不等他组织措辞回应,胡寅却是难得和他同气连枝起来,也是开始发难,补充道:“这里还帮着秦桧一起构陷李中丞呢!”

  万俟卨终于惊慌失措起来:“伪书里究竟如何,下官却是一无所知……”

  “行了。”吕公相不得不再次出言强调,“休要因为这伪书里的故事伤了彼此的和气,大家现在同朝为官,自然是要勠力同心,好好做事的。”他如何不知道万俟卨其实就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只不过如今的官家是个圣明官家,才让他看起来有了几分人样罢了。以其人心性,在这伪书里他去攀附秦桧可以说是再正常不过甚至可以料想的举动。倒是其他几位和中枢文官打交道不深的武将皆是讶然之色溢于言表,毕竟他们都看过胡铨的邸报,还觉得当时的万俟御史堪称直言抗辩的忠臣楷模,该是个和李中丞一般的刚直人物。

  怎么听张枢相还有胡漕司的意思,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而曲端直接愣在了当场,开始悄悄打量起万俟卨来,心想当日还是你叫我且做个人吧,怎么现在看起来,是你先不做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