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绍宋读书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曲端

绍宋读书会 梅丽珊德 7475 2021.03.20 21:49

  读完韩世忠的传,赵玖叹了口气,眼见着就要轮到岳飞,一想到什么“天日昭昭”“十二道金牌”之类的事情,他便忽然觉得有些难以面对,亦或者难以想象众人又会是什么反应。

  能说什么呢?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就算再如何出于一个现代人心有不甘的情绪去弥补,去挽救,那这只不过是时间长河的一条虚幻分支罢了,在座的这些人在河的这头去眺望,真的能理解彼界的那个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而不说别的,就算出于辩证唯物主义角度考虑,在座的这些人,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他又如何能因为另一个时空的事情去迁怒,去惩处他们呢?

  但最后难道真的仅仅就是一句轻飘飘的“以史为鉴,引以为戒”罢了?

  然后呢,就这么算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继续扮演什么君臣相知将相和的戏码来,就当无事发生?那这空间把他们聚在一起读这些玩意儿究竟是什么用意呢?

  赵玖只觉得有些头疼,他似乎隐约有些头绪,却总是觉得抓不住最重要的那个点。

  这边见官家沉默了许久,张俊自然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而岳飞也向来沉稳,只觉得官家大约有些什么想法,虽然眼看着应该轮到自己读,但终于还是没有发话。只是就在这时,沉默了许久的曲端却忽然开口了:“官家,臣有一些想法想要当着官家的面问问张相公。”

  赵玖微微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去看张浚,而后者的脸色也是顿时有些僵硬。

  “先前我便有些疑虑,只不过这伪书里的确是我对不起李节度,便暂时压在心里没说。如今既然官家在场,那便正巧可以说开来问一问……我确实与官家约定‘违抗上令、私刑下属、见友军而不救’是取死之道,但这好像和这本伪书没有什么关系啊。”曲端终于冷笑,“我听了半天,韩郡王的传里,那么多人见友军而不救,以至于几次贻误战机,甚至置韩郡王于险境……怎么不见张相公去把他们都杀了?”

  众人闻言却是彻底醒悟,毕竟如果没有他们现在这个英明神武的好官家,在这伪书里,什么见死不救难道不是西军老军头传统艺能?虽然他们现在意识到这种行为肯定是不对的……但张浚因为这个就将曲端处置了,似乎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太对劲。

  赵玖听了也是有些发愣,若不是曲端指出这个问题,他几乎也要被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错处的逻辑给糊弄过去了。而小林学士此时也适时补充道:“当时在张相公的传里也的确提及,说张相公杀赵哲和曲都统,也许有些冤屈……”

  张浚闻言也是冷笑以对:“很好,那便当着官家的面,把你的传也读了,看看你除了见李节度而不救以外还做了什么,若是真的仅止于此,那本相便是向你陪个罪乃至于被大家骂两句残害忠良的奸臣,心里也是服气的。”

  而那本才被胡寅放到桌上去的书卷听了众人的对话,还真就在扉页浮现出了新的文字。

  【卷三百六十九·列传第一百二十八曲端】

  曲端劈手将书卷夺过去之后却又是侧头看了一眼岳飞,笑道:“岳节度莫要生气,真要说起来,在这伪书里,我们俩都是一般下场,你被秦桧……等人构陷,”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扫了一下万俟卨和张俊,“张相公把我杀了看起来也没那么站得住脚。”

  其他人心想至少岳节度不会和你一样友军有难不动如山,虽然很可能你罪不至死吧,但非要嘴硬还是着实令人生厌。曲端见张浚攥着茶杯的手指骨节都隐约有些发白,知晓这位心高气傲的枢相是真的要动怒了,却也只是冷冷一笑,不紧不慢地开始读了起来。

  【曲端,镇戎人。父涣,任左班殿直,战死。端三岁,授三班借职。警敏知书,善属文,长于兵略,历秦凤路队将、泾原路通安砦兵马临押,权泾原路第三将。】

  【夏人入寇泾原,帅司调统制李庠捍御,端在遣中。庠驻兵柏林堡,斥堠不谨,为夏人所薄,兵大溃,端力战败之,整军还。夏人再入寇,西安州、怀德军相继陷没。镇戎当敌要冲,无守将,经略使席贡疾柏林功,奏端知镇戎军兼经略司统制官。】

  这两段是靖康建炎之前的事情,本来没什么可说的,但众人尤其是张浚听得相当仔细,生怕漏过任何一句对自己有利或者不利的说法。

  【建炎元年十二月,娄宿攻陕西。二年正月,入长安、凤翔,关、陇大震。二月,义兵起,金人自巩东还。端时治兵泾原,招流民溃卒,所过人供粮秸,道不拾遗。金游骑入境,端遣副将吴玠据清溪岭与战,大破之。端乘其退,遂下兵秦州,而义兵已复长安、凤翔。统领官刘希亮自凤翔归,端斩之。六月,以集英殿修撰知延安府。】

  【王庶为龙图阁待制,节制陕西六路军马。遂授端吉州团练使,充节制司都统制,端雅不欲属庶。九月,金人攻陕西,庶召端会雍、耀间,端辞以未受命。庶以鄜延兵先至龙坊,端又称已奏乞回避,席贡别遣统制官庞世才将步骑万人来会。庶无如之何,则檄贡勒端还旧任,遣陕西节制司将官贺师范趋耀,别将王宗尹趋白水,且令原、庆出师为援,二帅各遣偏将刘仕忠、寇鯶来与师范会。庶欲往耀督战,已行,会庞世才兵至邠,端中悔,以状白庶,言已赴军前,庶乃止。师范轻敌不戒,卒遇敌于八公原,战死,二将各引去,端遂得泾原兵柄。】

  不说赵玖了,就是其他在座的几个西军将领听了也是目瞪口呆,你这是中途把人鸽了然后正好赶来给人收尸顺便吞并了整个泾原路?有这么办事的吗?而曲端对于其他人的眼光是一贯的厚脸皮,唯独带着一丝犹豫和心虚看向赵玖:“官家,这是伪书里的事情,臣定当谨守当日的誓言,绝对不会……”

  “知道了。”赵玖听完却是一时心中有些气闷,心烦意乱间都忘记避讳在场的其他人,直接在自己之前喝红酒的玻璃杯里倒了一杯可乐喝了起来,而离得近的张浚虽然眼睛很尖发现官家喝的东西有些古怪,怎么还带气泡(?的,却也实在不太可能想象出来究竟是什么,只当是一种他没喝过的饮品算了。

  【十一月,金谍知端、庶不协,并兵攻鄜延。时端尽统泾原精兵,驻淳化。庶日移文趣其进,又遣使臣、进士十数辈往说端,端不听。庶知事急,又遣属官鱼涛督师,端阳许而实无行意。权转运判官张彬为端随军应副,问以师期。端笑谓彬曰:“公视端所部,孰与李纲救太原兵乎?”彬曰:“不及也。”端曰:“纲召天下兵,不度而往,以取败。今端兵不满万,不幸而败,则金骑长驱,无陕西矣。端计全陕西与鄜延一路孰轻重,是以未敢即行,不如荡贼巢穴,攻其必救”乃遣吴玠攻华州,拔之。端自分蒲城而不攻,引兵趋耀之同官,复迂路由邠之三水与玠会襄乐。】

  【金攻延安急,庶收散亡往援。温州观察使、知凤翔府王燮将所部发兴元,比庶至甘泉,而延安已陷。庶无所归,以军付王燮,自将百骑与官属驰赴襄乐劳军。庶犹以节制望端,欲倚以自副,端弥不平。端号令素严,入壁者,虽贵不敢驰。庶至,端令每门减其从骑之半,及帐下,仅数骑而已。端犹虚中军以居庶,庶坐帐中,端先以戎服趋于庭,即而与张彬及走马承受公事高中立同见帐中。良久,端声色俱厉,问庶延安失守状,曰:“节制固知爱身,不知爱天子城乎?”庶曰:“吾数令不从,谁其爱身者?”端怒曰:“在耀州屡陈军事,不一见听,何也?”因起归帐。庶留端军,终夕不自安。】

  【端欲即军中杀庶,夺其兵。夜走宁州,见陕西抚谕使谢亮,说之曰:“延安五路襟喉,今已失之,《春秋》大夫出疆得以专之,请诛庶归报。”亮曰:“使事有指,今以人臣擅诛于外是跋扈也,公为则自为。”端意阻,复归军。明日,庶见端,为言已自劾待罪。端拘縻其官属,夺其节制使印,庶乃得去。】

  截止到这里都与胡寅和万俟卨当日在关西的牢中见到曲端之前发生的事情,几乎是如出一辙。胡寅只是叹气,看向曲端:“曲都统当日在牢中当着我面说过得话,今日再说一遍给官家听,如何?”

  曲端涨红了脸,看向赵玖,复又咬牙道:“那有怎样,说便是了,我曲某至少不会做什么出尔反尔的小人。”于是便把他当日那番什么王庶无能,自己只是将他逐出鄜州已经算很客气了,还有什么关西局面是他一力保存的,官家身边这些近臣都是不知兵的废物,幸进小人之类的话又说了一遍。

  还颇有几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

  而赵玖听完,只是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忽然露出了一个有些嘲讽的微笑:“幸进小人,嗯?”

  他脑海里忽然蹦出来后世某个节目片段,什么我就是饿死死外边……然后真香之类的话。

  那你曲大现在可不是就真香了?

  其实胡寅当时便也和曲端是这么说的,他既然鄙视挨着官家近的人人都能赏个太尉,那便自己去东京到官家身前试试看,做个所谓幸进小人是什么模样。而如今曲端看起来逐渐收了以往的跋扈做派,那也并非是他真的思想升华了,不过是意识到是真的人外有人罢了,正如胡寅说得,朝中总有人比他更知兵,也总有人更配在他身前说战功……

  更重要的是,连这官家说起话来都也是要比他更好听几分的。

  他曲大还能有什么不服?

  于是顶着官家嘲讽的笑容和对面一干文臣的怒目而视,曲端继续面色波澜不惊地读了下去。

  【王燮将两军在庆阳,端召之,王燮不应。会有告王燮过邠军士劫掠者,端怒,命统制官张中孚率兵召王燮,谓中孚曰:“王燮不听,则斩以来。”中孚至庆阳,王燮已去,遽遣兵要之,不及而止。】

  【初,叛贼史斌围兴元不克,引兵还关中。义兵统领张宗谔诱斌如长安而散其众,欲徐图之。端遣吴玠袭斌擒之,端自袭宗谔杀之。】

  众人一听都开始撇嘴摇头,张浚当时以巴蜀五路转运使的身份拉着刘錡帮忙宰了王燮都尚且被进京赶考的太学生们议论半天,甚至还有人担心他图谋不轨,以转运使身份接收军权之后万一来个烧毁栈道什么的,就搞出个大新闻了。

  但你曲端这里又是什么身份啊,几个菜就上头成这样?要真让你把王燮宰了,那到底算什么?军头火并?

  更不要提后面还又不分青红皂白杀了个义军统领,好家伙你这是看谁手上有兵马不归你节制都想吞了兼并是吗?

  更可气的是其人读完还一副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模样,见大家都对他怒目而视,曲端甚至耸了耸肩:“我这里难道做错了?王燮这种废物,便是后来张相公不也杀了?那我为了稳定大局,要杀他有什么问题?”

  这还没问题?这问题大了去了!我杀和你杀能是一回事吗!对面的张浚都快忍不住在心里咆哮了,但偏偏侧头去看,官家还是一副面无表情宛若木雕的模样。

  而李光作为御史中丞此刻也不得不出言以对:“张相公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没有朝廷命令,私自诛杀其他要员,意图兼并其部曲,这与谋逆何异?”

  曲端只是冷笑,若是依照他平时的性格肯定早就还击开骂了,但一来此刻官家在场他不得不收敛一二,二来对面的几位相公和尚书先前也读了自己的传,就算在伪书里也还是不知兵的废物吧,但总归都是忠心耿耿、一心为国的好人,和他们争起来的确没什么意思。而他唯一有些心存不满的张浚偏偏也还没开口说话,他也不好直接刻意去找他的茬。

  其实从明道宫跟随赵玖的几位对他这种故作深沉的姿态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有几次张浚都在暗想官家到底是真的在沉思,还是说只是不知道到底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乃至干脆就有些不知所措。只不过这种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张相公最后也只能是心里想想罢了。

  赵玖这里倒的确陷入了沉思,他作为一个现代人其实对于曲端蔑视权威,乃至于经常做事不讲流程,不讲规矩的行为天然其实没有那种站在封建角度上维护帝王统治需要的反感,至少还没必要随便给人扣个什么意图谋逆的帽子。但就算本着就事论事的原则,哪怕是放在现代社会,那种大公司大企业里,也不是你有点能力就能鼻孔朝天对上司翻白眼的。

  就算你再有能耐,难道天下事都要你来做才行?

  但眼见其他人都很义愤填膺的样子,赵玖反而觉得自己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便只好又抄起传统艺能装一只与世无争的可达鸭了。

  而众人见官家没什么表示,议论纷纷了一通,便又催促曲端继续往下读,倒要看看他还能作出什么妖来。

  【三年九月,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时延安新破,端不欲去泾原,乃以知泾州郭浩权鄜延经略司公事。自谢亮归,朝廷闻端欲斩王庶,疑有叛意,以御营司提举召端,端疑不行。议者喧言端反,端无以自明。会张浚宣抚川、陕,入辨,以百口明端不反。(“这,我……”张浚赶紧用手捂嘴把剩下半句粗话给咽了回去,而众人尤其是岳飞都纷纷扭头去看他,赵玖只能赶紧继续喝可乐来掩饰自己快要憋不住的笑意)浚自收揽英杰,以端在陕西屡与敌角,欲仗其威声。承制筑坛,拜端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知渭州。端登坛受礼,军士欢声如雷。】

  “德远啊,”赵玖几乎是一边笑一边哀叹一声,“动不动用全家老小上百口性命赌咒发誓真的是一个宰执该做的事情吗?”

  而张浚已经涨红了脸,既不敢去看赵玖,也不想去看对面的曲端,只好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白瓷盘子里的蜜饯,也不知道是能把一颗梅子看成两半还是如何。

  胡寅这时候却忽又恍然大悟道:“那我之前的确说得没错,张相公你发了这么重的誓,但曲大最后估计是让你难堪了,你这个性子嘛,还不是睚眦必报,记仇得很?”

  张浚已是气得说不出话来,恨恨地把手里攥了半天的茶杯重重地嗑在了桌子上,若不是顾忌着官家在场,这个茶杯怕不是已经被他丢出去砸胡寅了。而赵玖此时也适时发话打断了他们:“好了,胡卿也无需这般咄咄逼人,张相公固然举止有失轻佻,但总不是你几句什么‘难堪’‘不给面子’之类的话就能当做借口处置领兵大将的,要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还得继续往下读完才行。”

  【浚虽欲用端,然未测端意,遣张彬以招填禁军为名,诣渭州察之。彬见端问曰:“公常患诸路兵不合,财不足;今兵已合,财已备,娄室以孤军深入吾境,我合诸路攻之不难。万一粘罕并兵而来,何以待之?”端曰:“不然,兵法先较彼己,今敌可胜,止娄宿孤军一事;然将士精锐,不减前日。我不可胜,亦止合五路兵一事;然将士无以大异于前。况金人因粮于我,我常为客,彼常为主。今当反之,按兵据险,时出偏师以扰其耕获。彼不得耕,必取粮河东,则我为主,彼为客,不一二年必自困毙,可一举而灭也。万一轻举,后忧方大。”彬以端言复命,浚不主端说。】

  赵玖听完又是有些头疼了,你要说曲端说得完全没道理是胡言乱语吧,倒也不至于,人家说得挺井井有条的,但偏偏是对上了张浚这么个急性子。而且读了这么半天他算是看出来了,他曲端就算说得再有道理,也是个完全不看大局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凡事只讲究自己这处的利益得失,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关他何事。

  好在这么些年下来经过自己的思想改造(?,这人眼睛里总算是有了点队友了,攻兴庆府的时候都知道去救张景了,那真是天大的进步啊,简直都要让人落泪了。

  但不管怎么说曲端和张浚在宋史里的不合在这里算是埋下伏笔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发展成那种结局,以他现在对这二人的认知,他还是更倾向于曲端真的做了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虽然张德远这性子看起来也不是个能容人的。

  所以说果然还是赵相公做事情最正常啊!赵玖又一次发出了在南阳时候的感慨,不过比起当时,那些被他在心中挨个点名了的人其实都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了。

  【四年春,金人攻环庆,端遣吴玠等拒于彭原店,端自将屯宜禄,玠先胜。既而金军复振,玠小却,端退屯泾州,金乘胜焚邠州而去。玠怨端不为援,端谓玠前军已败,不得不据险以防冲突,乃劾玠违节制。】

  好家伙,原来你们俩也有恩怨啊?

  不光是赵玖,在关西一手提拔了吴家兄弟的胡寅也是带着讶异瞪了一眼吴玠和曲端。吴玠和曲端也是有些茫然地对视了一眼,就在曲端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吴玠先打断了他:“曲都统,根本没发生过的事情我就不和你争了,而且这种事情想来以后也不可能发生了,你说是吧?”

  曲端显然对被他把话给生生噎了回去这事很不满,但上下打量了一番吴玠,也觉得其人说话好像有那么几分道理,便也只是冷哼一声。

  【是秋,兀术窥江、淮,浚议出师以挠其势。端曰:“平原广野,贼便于冲突,而我军未尝习水战。金人新造之势,难与争锋,宜训兵秣马保疆而已,俟十年乃可。”端既与浚异,浚积前疑,竟以彭原事罢端兵柄,与祠,再责海州团练副使、万州安置。】

  “我就说……”“你闭嘴!”胡寅和张浚几乎是同时开口用手指着对方,而赵玖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倒是作为都省首相的赵鼎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个昔日的挚友这般互相攻讦,悄悄扯了扯张浚的衣角,然后心平气和道:“明仲,德远在这本伪书里的确对曲都统的处置有些苛刻,但直到这里也只是想罢他的兵权,贬黜他而已,总不能因为意见不合就将他下狱处死,那这和先前提到的什么‘莫须有’又有什么区别?这样荒谬的事情有一次就够了,还能有第二次的吗?!”

  胡寅深吸了一口气,对上当日在太学里的老大哥他还是愿意给上几分面子的,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在试图维护张浚,也只得称是。

  【是年,浚为富平之役,军败,诛赵哲,贬刘锡。浚欲慰人望,下令以富平之役,泾原军马出力最多,既却退之后,先自聚集,皆缘前帅曲端训练有方。叙端左武大夫,兴州居住。】

  【绍兴元年正月,叙正任荣州刺史,提举江州太平观,徙阆州。于是浚自兴州移司阆州,欲复用端。(张浚听到这里已经愣住了,然后去瞪了胡寅一眼,比了个口型:“我这不是还准备重新启用他吗?”)玠与端有憾,言曲端再起,必不利于张公;王庶又从而间之。浚入其说,亦畏端难制。端尝作诗题柱曰:“不向关中兴事业,却来江上泛渔舟。”庶告浚,谓其指斥乘舆,于是送端恭州狱。】

  “吴大,王庶那厮向来是个废物小人也就罢了,你又是什么意思?!”读到这里曲端直接怒极就要拍案而起,“我就说,当日在胡尚书面前你们兄弟二人那般卖力,不就为了把我除去,关西便是你们掌兵权了……”

  “曲大!以你这跋扈性子做下的那么多破事,想要寻个借口把你处置了再容易不过了,哪里还用得着我来挑拨离间!”吴玠也是一时有些气急,但最终又觉得有些理亏,在赵玖冷漠又严厉的目光注视下最终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张相公本来就与你不合……”

  而曲端继续往下扫了一行,原本就有些偏红的脸顿时更是气血翻涌。他怔住了片刻,先是对张浚怒目而视,之后又带着些许复杂的目光看向赵玖,不知是恳切还是哀伤,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失落?

  他声音有些颤抖地读了下去。

  【武臣康随者尝忤端,鞭其背,随恨端入骨。浚以随提点夔路刑狱,端闻之曰:“吾其死矣!“呼“天”者数声;端有马名“铁象”,日驰四百里,至是连呼“铁象可惜”者又数声,乃赴逮。既至,随令狱吏絷维之,糊其口,熁之以火。端乾渴求饮,予之酒,九窍流血而死,年四十一。陕西士大夫莫不惜之,军民亦皆怅怅,有叛去者。浚寻得罪,追复端宣州观察使,谥壮愍。】

  在场众人皆是寂静无声,曲端原本以为自己会出离愤怒,会去辱骂、攻讦张浚,又或是在官家面前哀叹自己的冤屈,但最后,他的声音竟然是出奇地平静。

  “张相公,事情真的要弄到这个地步吗?”

  张浚已是脸色惨白地跌坐在椅子里,几乎落下泪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而赵玖只是怔怔地盯着曲端,他感觉他似乎看见了别的什么人的影子。

  那些在岳飞案中推波助澜的人,除了秦桧和赵构之外,是不是也有那么多人在置身其中的时候,也许仅仅是出于辖制大将的动机,而决不曾想到这是一张铺天盖地密不透风的罗网,以至于自己最后也不能幸免?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这些曾经不管是有恩还是有怨的人,最后都还是要携手共赴黄泉的。

  尘归尘,土归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