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龙族星战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加入义军

龙族星战录 独斟列雨 2848 2009.08.19 11:03

    仔细查看下,斐可这才发现,他们都是些老人和孩子,还有一些中年妇女。

  地上没有血,再加上伤口的规则愈合,说明他们是被能量射束武器杀害的,而不

  是沙民们常用的用宇宙飞船外壳打造的利斧。难道是矿场的守卫?不可能,他们

  不可能穿过菲格里沙漠,他们也没有任何飞行工具。那会是谁呢?

  一具“尸体”颤动了一下,斐可凑前去。

  那竟是位美丽的女子,可惜即将死去。刚才的声响就是她右手所戴的手镯和

  石块摩擦发出的。

  “暗夜......可怕的暗夜”女子注意到斐可,竭尽全力说了凶手的信息,头

  随即无力地摆向一边,身体和手不再抖动。她死了。

  暗夜联盟的魔爪这么快就伸到了这里!在愤怒的同时,斐可莫名颤抖起来。

  默默取下了女子的手镯,刚想看个真切,附近突然“喀嚓”响了一声。警惕起来

  ,斐可掏出了镭射枪。把手镯收好后,小心翼翼地向声响方向摸过去。透过一棵

  灌木,斐可看到一棵老树根部的树洞有一团活物在抖动,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

  确定周围没有别的异常情况后,斐可挨上前,用枪口捅了捅那团活物。“忽

  攸”一声,一个长着不断扑腾的翅膀的毛绒小怪物飞了起来,在斐可胸前一米处

  停了一停,迅即飞快地朝斐可胸口扑来。斐可几乎是本能的一侧身,躲过了它的

  攻击,可胸口还是被尖锐的物体划了一道口子,连坚韧的蓝色斗篷也被划破了。

  斐可吃了一惊,举枪就要射击,才发现这个小生物已经颓然倒在地上,不停抖动

  ,就象刚才那样。看来,这一击彻底耗去了它剩余的力气。

  一身淡黄色的绒毛,一对浅紫色的由骨骼和皮膜构成的类似蝙蝠的翅膀,发

  达突起的胸肌和一对同样发达的下肢,不过这些现在在不停起伏的肚皮衬托下都

  显得没有生命色彩。

  “可怜的小家伙”斐可叹了口气,拿出急救药,给它简单治疗起来。

  过了一会儿,小家伙恢复了一点,眨巴着可怜的小眼睛观察着斐可。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主人或亲人呢?”小家伙似乎听懂了斐可的话,眼神

  暗淡了下去。

  “以后我就叫你罗米吧。”小家伙眼神一亮,翅膀扑腾了几下。

  将调养中的罗米放进背囊后,斐可寻找起路来。

  从林间空地出发,沿着有刚断折树枝的方向前进。有时还得靠地上的足迹。

  半小时后,斐可走出了树林,来到了一条冷清的贸易街。街道两旁零星分布

  着一些店铺和地摊。行人稀少,小贩们都显得无精打采。

  婓可和其中一个小贩攀谈起来。从小贩口里,婓可得知这里叫鱼尾街,位于

  翡翠城的西南角。翡翠城原本是个和平的城市,两星期前暗夜联盟的军队占领了

  这里,将大部分青壮年都抓走了。不久前一部分抗议并索要丈夫亲人的妇孺也被

  抓进了林子,没了消息。了解完大概情况后,斐可去买了几套衣服和一些必需品

  比如能量电池什么的,然后往内城走去。

  一路上不时见到暗夜联盟的巡逻队,还好斐可的外形和衣着与翡翠城居民相

  差不远,仅是肤色有所不同,斐可和大部分蓝海星人一样,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而翡翠人则是黑色头发和眼睛,淡青色皮肤,其他如鼻梁、眉骨等等都基本相

  同。也许他们曾有着共同的祖先也说不定。

  为了寻找更多的信息,斐可走进了一家看上去最热闹的叫做“风暴”的酒吧

  。

  风暴酒吧里的人们基本上与鱼尾街的小贩一样,失落无神,三五成群地围在

  一张张圆桌旁,喝着一种泛绿的饮料。几个酒保在柜台前擦拭着酒具,虽然它们

  已经是崭新发亮的。天花板,地板,墙,都饰有一种独特的纹路,而其自身材料

  散发着一种柔和的白光,使酒吧不至于显的昏暗。经过几张桌子后,斐可余光留

  意到自己被暗中观察了。回望过去,观察者们迅速别过头去,这反而更准确暴露

  了他们的位置。在酒吧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五个用头罩遮住大半边脸的人围坐

  着,时不时四处观望一下,这与大部分人的漠不关心形成对比。斐可在他们邻桌

  坐下,向酒保要了饮料和食品,自个儿吃起来。

  少倾,门外突然骚动起来,接着进来了一队暗夜部队的士兵。

  他们一张桌子一张桌子的盘查,放过老年人,抓起了几个青壮年。其中一个

  被抓青年一头撞开走向他的士兵,试图冲出门去,结果给冷酷的射线击穿了身体

  ,像破麻袋一样倒在地上。人们惊恐起来,大气也不敢出。角落里那五人这会儿

  反而没了动静,仿佛周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盘查到时,他们顺从地站起身,

  缓缓褪去头罩,其中一人动作似乎特别快,头罩褪去同时,一头秀发挥洒开来,

  一颗掌心大小的物体从发际落下,触地刹那发出一阵强光。身着盔甲的暗夜部队

  虽然有精良的单兵装备,能有效防止有害或有强烈刺激性的光线对身体的伤害,

  但是也不由得顿了顿,结果迅速被能量束击倒了三名士兵。一时间,酒吧里能量

  束四处飞舞,无辜的人们伏倒在地上祈求免受伤害。斐可在战斗打响时就地一滚

  ,抽出镭射枪,试图射倒几个士兵,无奈枪法实在有限,不是射中墙壁就是天花

  板,还好未伤及无辜。斐可觉得是被倒下的桌子阻挡了视线,于是试图挺起伸高

  些射击,结果被身后一双手按住了,一道身后射出的绿色的能量束从他脸旁掠过

  ,穿过桌子,给对面带来一声惨叫。斐可既感激又钦佩,不由得扭过头去。原来

  是位漂亮的年轻姑娘!

  没等斐可张嘴,那位姑娘已经一把扯起斐可,力度如此之大,很难让人相信

  出自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斐可站起来后才发现,暗夜士兵已经悉数被

  射倒,而五名神秘人也死了两人。剩下的三人未作任何休息,迅速向门外奔出去

  。斐可没有迟疑,也立即跟了上去。

  远处街角出现了一队向这边赶来的暗夜士兵,天空中也有似乎是飞行器的声

  音越来越近。四位反抗者往相反方向的小巷离开。一路上,他们飞快地换了身截

  然不同的衣着,也扔给了斐可一件。东拐西拐,虽然巷子路况复杂,但是三位神

  秘人似乎非常熟悉,不一会就拐出了相隔数十个街区的巷子,悠闲地在大街上散

  起步来,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不断有暗夜部队从身旁经过。斐可感到异常紧张,冷汗不断冒出额头,脸色

  发青。这反而使他更像一名翡翠人。不一会儿,周围响起尖锐的警报声。看样子

  ,暗夜部队要戒严全城,展开大搜捕了。他们装成躲回家的样子,进了一栋居民

  楼。两位老人如同遇到亲人一样迎上来,引着他们去了后屋,在一幅壁画上点了

  几下,壁画缓缓凹陷,露出了一个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暗道。他们鱼贯而入,经

  过十多分钟的爬行,出了暗道。

  暗道这头的出口在一块巨石下,有非常茂密的灌木遮挡着。对面是一座荒废

  许久的金字塔形高台,似乎是古代祭祀用的。来到高台上,其中一名神秘人在一

  块地砖上划了几下,脚下一阵震动,出现了一个地道口。地道越往下越宽敞,两

  旁时不时看得到一些黑黝黝的小口,“可能是射击口吧”,斐可一边观察一边想

  。

  “这是刚才在酒吧里遇到的一位兄弟。”斐可思绪被打断,这才发现已经来

  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那位漂亮姑娘正领着一位魁梧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的中

  年汉子向他走来。

  “我叫斐可。”

  “他们都叫我卡山大叔,你也这样叫我好了。对了,年轻人,为什么你的脸

  是黄色的?”卡山大叔皱了皱眉头。

  斐可一阵紧张,忙把自己的经历简要说了一遍。说完后担心他们不相信,斐

  可翻起背包,想找出那件沙民用的蓝色斗篷。

  “铛”一声脆响,那只手镯坠到地上。

  “你为什么会有这只手镯!!!”年轻姑娘满是怒气地喝道,“嚓”一声掏

  出能量枪对准斐可。周围几十名义士也纷纷将武器对准斐可。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斐可大惊失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