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龙族星战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九死一生

龙族星战录 独斟列雨 3927 2009.08.21 09:38

    以场能理论发展起来的战斗机技术面临的最尖锐课题就是解决人体的承受过载能力和战斗机高过载机动之间的矛盾。天才的设计者们在战斗机座舱独立形成一个能量力场,与战斗机主向量力场和外部力场抗衡,这种思路使人体处于一个合力的中心,基本感觉不到高过载的痛苦,比较明显的缺点就是要大量消耗战斗机主反应堆的能量,某种意义上属于冗余能量输出。为避免过度消耗主反应堆的能量,座舱力场有预设边界值。坐在高速加速轨道上的战斗机里的斐可,此时真切感受到过载超过边界值的痛苦了。那是几乎难以忍受的重压,仿佛全身骨骼都要碎裂开去一般,与此同时还得留意侦察传感器的各种敌情警告,在恰当的时机将能量致偏盾指向来袭方向......一切都是为了尽快摆脱白雪的束缚,义军将加速轨道的速度输出调节到最高也是最危险的阀值。

  01长机是最后进入加速轨道的,一旦完成加速,定时炸弹就会起爆,破坏质量加速器,迟滞来袭敌机。这样情况下继续追击,敌机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依靠自身能量加速进入外太空,一是由战舰搭载进入外太空。无论作哪种选择,都将为义军的撤退赢得宝贵时间。

  当巨大的压迫突然消失的时候,斐可似乎觉得更痛苦了,因为全身每一寸肌肉都酸麻起来,神志也有点模糊不清了。

  一声巨大的吆喝声响彻座舱,将斐可拉回现实里。敌情通报不断在小队通讯信道上流淌,斐可却没有注意。此刻他有种奇怪的感觉,01长机的作战经验与她的年龄不符。她是这样年轻漂亮的一位女孩子......

  “现在是作战关键时刻,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静,做到心无杂念!”长机的训斥让斐可老脸一红,这才注意到形势并不乐观。那三艘战舰和数百架战斗机仍在加速阶段,可白雪同步轨道上还有五艘战舰,大概是敌人的后备梯队,此时正杀气腾腾地开过来。只有在敌人完全展开并进入有效攻击范围前冲进白雪高轨道上的小行星带,才能最后摆脱敌人,成功逃生。

  重担再一次压在了夜雪小队身上。虽然实力增加了一倍,快达到一个中队的规模,但恐怕仍是杯水车薪,甚至只要接战就是失败!

  “唯一机会就是敌我识别!”长机语气沉稳地说。

  因为,他们开的是敌人的战斗机。

  为避免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误伤友机,制式战斗机上都有一套敌我识别装置,由能量应答装置和电视识别装置组成。目标一旦进入瞄准区间,电视识别装置会根据外形轮廓启动识别程序,确认是友机后启动能量应答,如果能量应答再次被确认,那么任何开火指令都将被机载计算机取消。问题在于,敌人也可能会人工干预能量应答。通常的识别过程不会超过十毫秒,可加入人工干预后往往要达到九百毫秒乃至一秒以上。

  结论很清楚了,只有进行高过载机动,利用敌机群来掩护自己!

  夜雪小队统一战术后成一列横队,迅速调整了战斗机的各项状态,随即启动最高加速程序,正面向敌舰奔去。

  敌人的舰载星际战斗机不断离开战舰,排成一列列战术队形,有些不知所措地向夜雪小队迎去。

  刚刚制定的战术程序控制了夜雪小队的全部姿态,统一进行高过载战术机动。这样的机动要求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完成,夜雪小队队员们所要做的全部工作很简单,就是承受痛苦!因为这是最危险的阶段,只要机动超过一秒,战斗机就有极高的概率被摧毁。他们就象猎人枪口下的兔子,现在正在一块平坦的空地上奔跑!

  斐可不住地感到恶心,全身肌肉都在抽搐着,双手紧握着全向矢量操纵杆,不停颤抖,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如此刻骨铭心,如此让人绝望。滑稽的是,他甚至觉得自己象个皮球,正被无情地踢来踢去。死亡其实是一种更好的解脱,忍耐痛苦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座舱内所有的警告装置几乎都在疯狂报警,那既有各项边界值被突破的提示,也有敌人锁定的反馈。现在只能对这些视而不见。

  时间以秒为单位流逝着。

  呜呜作响的超负荷警告刹那间消失了,战斗机的的过载机动瞬时下降了一个数量级。终于冲进敌阵了。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各自为战了。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开通战术信道无异于向敌人通报行动。

  尽管身体仍然颤抖着,但斐可努力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监视器上到处是亮点,仅瞄准区间内就有一队敌机。斐可简直不知道应该将致偏盾转向哪个方向好。完全凭借本能做出各种复杂机动,并不断捕捉时机冲进敌人的战术编队里。开火对双方来说都是件麻烦事。斐可就干脆把火控计算机给关闭了。

  眼下的情景,就象一打黄蜂混进了一大群黄蜂里,蜂窝旁顿时乱成了一片。

  敌人的通信信号不断插进了战术显示器,斐可甚至在一分钟内看到了四个敌人战术编队的内部通话,他恶作剧式地做起了鬼脸,希望起点心理战效果。不过敌人面部表情一律是僵硬的,仿佛都是一个个生物拟态机器人。这让斐可小小失望了一把。

  可惜好景不长,混乱只持续了五分钟。各种死亡射束划破了星空。敌人关闭了敌我识别装置,不惜误伤也要把他们摧毁了。

  一个灿烂的火球在斐可座机前方膨胀了,那是一架被友机击毁的敌机。斐可心一横,干脆直接冲进了火球中去。一掠而出,机身上满是碳化后的黑纹。按照这种密度的火力追击和敌我悬殊的实力对比,夜雪小队全军覆灭只是时间问题。拉开加力冲出敌阵直取小行星带更不可取,那等于从茂密的森林跳到了无遮无拦的草原,几乎可以肯定在一脱离敌阵的瞬间就会被摧毁。

  怎么办?

  斐可苦恼地思索着,眼下连个交流的人都没有。自己的经验在这方面又基本是空白。

  斐可渐渐地失去了外部的感觉,一点火花在脑子里若有若无地闪烁起来。

  猛地进行了一个大过载的拐弯,斐可把座机对准了旁边一艘敌人战舰,打开火控计算机,所有武器向前方战舰一点开火,同时致偏盾不断向正前方机头调整,座机不断加速、加速......就在即将撞击战舰的一瞬间,致偏盾调到了战斗机头部。

  轰地一声,一个火球在战舰表面迸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斐可开始有了知觉。他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不是被俘了就是牺牲了。等到他的眼睛适应了周围环境的时候,才四处打量起来。自己仍在座舱中。撞击发生时机载计算机自动进入了保护逃生程序,先前的射击破坏了战舰的表面结构,而致偏盾又最大限度承受了座舱的正面冲击,不过后部机身卡在了战舰表面,反应堆破裂爆炸了。既没有死,又是自由的。斐可涌起一阵既悲又喜的情绪。

  刚想动弹,这才发现自己身体几乎已经麻木了。左手完全没有知觉,只有右手能缓慢挪动。失去能量来源的座舱一片黑暗。摸索了很久,斐可才从座位下启动了紧急救生设备。幸好这类设备对于银河系所有飞行器而言,标准都是统一的。应急电池支持了医疗计算机的启动,传感探头升了起来,一道绿光迅速扫描了斐可的身体。接着,医疗探杆也升了起来,发出医疗射线对斐可进行应急治疗。全身机能下降严重,内部肝脏出血,左手伤口恶化,除了没有生命危险外这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形了。应急医疗设备只能延缓伤病的恶化,进行一半的治疗,更不要奢谈治愈。

  等医疗探杆受回去的时候,左手仍然没有知觉。斐可用右手四处揉了揉自己的身体,感觉好了不少。身体前倾,两腿一发力,打算站起来,结果两眼突然一黑,身体颓然倒回座椅里。试了几次,终于能勉强弓起身体,额头确狠狠撞上了座舱盖,再次跌回座椅里。斐可又好气又好笑,把舱盖打开,站了起来,将紧急救生设备取出来,背到后背上,跨出了座舱。

  撞进来的那个大洞早已被损管系统自动封闭了。眼下自己所在的舱室布满了大量的管线和电子装置,看不出用途,当然,主要是因为不懂。但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后勤舱室。斐可拖起身体,右手抓着射线枪,打开飞行服肩部的应急照明灯,漫无目的地踱起来。脚下不断发出各种声响,那是各种碎片互相撞击后通过人工合成空气发出来的。钻爬跳翻,各种以前不觉得怎样的动作现在对他的身体却是困难无比。

  尽管没有目的,斐可尽量远离各种声响,不一会儿终于在脚下碰到一个圆形维修舱盖,射坏了舱盖的自动锁和合页后一脚踢开,茫然地跳了下去。

  沉闷的落地声。

  借着昏黄的光线,斐可猛地发现面前坐着两个人!

  又怕又急下,斐可一通乱射,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才发觉那两人早已死去了。致命的伤口不是斐可射线枪造成的,而是爆炸碎片在脖子上造成的。他们似乎是火控官,管理这一带的各种火力发射装置。斐可检查了他们面前的控制面板,还有一部分功能未丧失。探测器显示外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一队队的战斗机在例行巡逻,保卫战舰。只不知道其他人情况怎样了,主力部队成功逃脱没有。

  斐可从内部网络中找到了战舰区图,从紧急救生设备取出终端线,将获得的资料存储起来。接着走向一旁的舱门,门旁的显示灯闪了几下,舱门中分而开。刚跨进门去,一个硬物顶上了后背,沉声响起:“不许动!”

  斐可心想这下完了,谁料到接着传来了一阵娇笑声。转过身去,原来是队长!

  昏黄光线下这美女的面容显得很诡异。

  轻声交谈了片刻,才知道高手就是高手,人家是大摇大摆地从战舰的备用逃生出口飞进来的,干掉一些士兵后杀到这里。倒是队长对他的撞击进入法颇感吃惊。直到这会儿,斐可才有机会一问芳名。

  “我叫孙云娜,叫我云娜就行了。敌人很快就会发现这处岗位失去战斗力了。我们必须赶快离开。”云娜嫣然一笑,转身朝另一出口走去。看着她玲珑浮凸的背影,斐可不由得有些迷醉,一时把所有危险都抛到脑后去了。

  在云娜训练有素的战术动作带领下,两人避过了几队巡逻兵,穿过几条走道,闪进了一间舱室。

  舱室的照明装置自动启动了。

  这是一间很大的舱室,密密仄仄摆满了棺材大小的容器,每一个容器里几乎都躺了一个人,就象一间停尸房。他们沿着容器间的窄小通道走过去,不停打量各个容器里的人。那些人穿着标准的暗夜联盟制服,脸色红润,神态自然,似乎只是进入了沉睡状态。

  斐可松了一口气,心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暂无危险,不如......

  好好谈谈。

  “云娜......”斐可轻轻唤了声。

  云娜头发一扬,转过来的脸却满是严肃,她的右手食指放到了唇边:

  “嘘,有人来了!”

  斐可一惊,这里只有一个出入口,容器间缝隙很大,躲无可躲,顿时手足冰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