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晚来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前夕

晚来迟 橘渡 2000 2018.12.07 02:59

  课程将近未尽,勤梦西频频看向姜迟所在方向,小动作不断,示意她开口。而姜迟浑然当做看不见,一直到结束才喊住信澜。

  “师叔请留步。”

  “何事?”

  “像我这种练气一阶都不到的弟子去看排名赛,会不会死啊?”姜迟故作懵懂,脸上有了往日不曾有的害怕。

  勤梦西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一口银牙恨不能咬碎了,这小丫头坏心思太多,她定不会轻易放过!

  “死?”信澜不知这个小丫头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看一场比赛而已,谁敢让你死。”信澜这句话说的自信又骄傲,有他在,谁都不能将忘虚弟子欺负了。

  “弟子明白了,多谢师叔指教。”

  大赛前夕。

  “爹爹,小师叔来了!”一个粉嫩的小胖丫头噔噔噔地往屋里跑,扯着嗓子喊。小丫头就是常稷大师兄秦淮之女秦盈盈,今年方才四岁,整日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常稷一人,见到她就躲。这会儿跑得欢快就是到屋里找靠山,她爹。

  这秦盈盈也非秦淮亲生骨肉,而是秦淮在人间历练所识一对夫妻朋友的女儿。可惜的是那对夫妻在除魔途中不幸遇害,临终托孤,就将唯一的还在襁褓的女儿托付给了秦淮。

  秦淮正在屋里和师广宇讨论事情,一听小师弟来了,二人心中了然相视一笑,欢欢喜喜出门迎着。

  常稷自被捡回来,年龄幼小且痴的很。师兄们拿他当做儿子哄着,一连哄了四五年才算将他的痴病哄去了不少。常稷与他们亲近却不黏糊,但凡能自己解决的事就很少找他们,弄得他们有劲无处使,直到有了盈盈,才算好些。

  自打常稷宣布自己也捡了一个闺女之后,就经常往各个师兄的院子跑,以到秦淮的院子最为频繁。

  同是捡了一个闺女,盈盈就喜欢粘着秦淮,有需求都是撒娇向秦淮讨要,让常稷心中生了羡慕的感觉。他也等着姜迟每日粘着他,喊他阿爹,无论要什么他都会答应的,就像师兄和盈盈一样。

  可是,一年多,姜迟就没喊过他阿爹,不粘着他,也不会找他讨东西,让他不安的很。故,除了日常勤加练习之外,他经常会向师兄们讨教带女儿的法子。

  “今日怎么想到来我这儿了?”秦淮明知故问。

  “……”常稷心不在焉,直直进了屋子,端起杯盏就是猛喝了三大杯茶水。

  “她又不理你了?”

  常稷哭丧着脸点头:“我找不到她了……”

  秦淮和广宇对视一眼,就知道是这样。抛却小师弟的痴症,能让小师弟放在心上的人基本可以在忘虚山横着走了,而那个女孩儿偏偏躲着小师弟,也不能排除那个女孩儿心思沉重,在施欲擒故纵之计。改日一定要好好会一会,切不能让小师弟白白栽了跟头。

  “你不是知道她在哪里上课吗,明天早点后者就能看见她了。”广宇这两天还在听见小师叔夸了两句姜迟,“再者,师叔昨天说她拿到了排名赛观赛名额,等明天比赛你就能看见她了。”

  广宇摸着常稷的脑袋,安慰他。

  “爹爹,盈盈想吃糖,可以给乖乖的盈盈一颗糖吗?”盈盈上来抱着秦淮的大腿,抬头望着,一双水盈盈的眼睛眨呀眨,要多可爱有多可爱。这是她惯用的方法,不知道从他们身上讨了多少好吃的。

  广宇弯腰捏捏盈盈的小脸蛋,软乎乎肉弹弹的,然后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师叔给你糖吃,要不要呀?”

  盈盈听言,悄悄靠近广宇的耳朵:“师叔,盈盈可喜欢你了,可不可以给盈盈两颗糖果呀?盈盈三天,三天没吃糖果了。”

  广宇看着盈盈伸出的一直小小的巴掌,乐的直笑,然后学她,在她耳边悄悄说:“师叔今天给你一颗,明天再给你一颗,这样你就两天都可以吃到糖了,好不好?”

  盈盈笑弯了眼,又生怕被谁瞧见似的,用一只小手捂着嘴,不住地点头。

  秦淮当即在女儿看不见的地方眉眼软化。小东西还以为自己的声音有多小,大家都听不见似的。以他们的修为,就算百米之外,只要他们想就没有听不到的。

  近半年,盈盈的胃口大的吓人,以前那个盈盈弱弱的小女娃一下子长成了肉嘟嘟的胖娃娃。秦淮不拘着她吃饭,但零食方面特别是小孩子爱吃的零食,都不让她多碰,以免太胖有损身体。

  常稷看在眼里。心中若有所思:“我是不是应该也应该送点什么给阿迟啊?”盈盈得到两颗糖果就这么开心,如果她送一个大的、好的,阿迟一定更开心。

  “你想好送什么东西了吗?”秦淮问。

  常稷摇头,他不知道该送什么阿迟才会开心。

  “嗯……”秦淮底下全是一群小伙子,一个比一个糙,也就大了才细致些,故他也没和姑娘打过交道,目前唯一打过交道的女孩儿就是自己这还不满五岁的女儿,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送什么才好。

  “那孩子初来乍到,身世又甚为凄惨,定是什么都没有。你且送一个她没见过的东西,未必不能讨她欢心。”当初新弟子入门相关记录都是广宇在负责,故而多看了几眼姜迟的。

  “不过你也别只送她东西。她现在不肯见你,或许是因为自身难保,害怕会连累到你。待比赛,你一口气拿下彩头,让她看到你可以保护她,估计就和你玩了。”

  送礼物,没见过的;比赛,保护她。常稷在心里默念几遍,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往年他最不喜欢比赛,因为一眼看过去没有几个好玩的人,他还没出手,对方就输了,实在没劲的很。

  但师兄们总是给他报名,他就去露露面,觉得好玩就多留一会儿,觉得不好玩就会直接走。看来这次不行了。

  为了女儿,他一定会努力的!

  常稷转身就走,为了赢,他要回去多多练习,可不能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