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新网络创世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章、噩梦

新网络创世纪 萧十三四郎 3168 2019.05.14 23:38

  李维尔·鹿盔口中的“安全的方法”,是德鲁伊教团的一种试炼仪式,被称为“融合之梦”。这种仪式的本质在于通过德鲁伊教徒与自然力量的融合程度,在成员提升阶级时进行能力判定。

  “融合之梦”是德鲁伊教团最早,也是唯一的“纳新”仪式。但是,除了天生就具有自然亲和力量的种族(例如木精灵和牛头人等等)之外,其他种族内只有很少数极具天赋的人可以在不具有德鲁伊能力的情况下成功通过。

  由于这种对种族天赋的不平等对待从根本上违背了德鲁伊“包容歧见”的教义,因此,更多包含了针对不同能力的试炼被设计出来,以保证任何种族都有机会证明自己拥有成为一名德鲁伊的实力。

  而这个原初仪式作为吸纳新人的作用,就在千百年的岁月中被渐渐淡忘,只剩下德鲁伊进阶的用处被人们记住。

  仪式的过程也很简单,选择一处自然力量最为强大的地点作为仪式场地,受试者需要移除身上所有的非自然之物后(自然织物、饰品或皮甲等不在此列)进入场地。七到十几名不等的德鲁伊教众作为“引导者”,呈圆环状将受试者围绕在场地中心。

  在仪式开始后,受试者会服下一种名为“翡翠梦境”的药剂,并进入“翡翠梦境”的特殊睡眠状态。同时,所有的引导者会将自己特有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梦中的受试者,直到仪式结束。

  而最终的判定,取决于主持仪式的大德鲁伊的观察结果。他会根据受试者对引导者力量的感知程度和感知种类,来决定他能否成为一名德鲁伊,以及未来要走上怎样的自然之道。

  萧遥把身上的零碎统统塞进了背包里,又在歌莉娅的提醒下脱掉了脚上的金属护爪。他从小腿深的清凉河水中小心地蹚过,在河中心的大青石上坐了下来。

  那位认出了瓦加德徽记的女德鲁伊为他端来一个木碗,里面盛着散发出花果香味的红色汁液。萧遥接过碗,看了一眼站在岸边的李维尔·鹿盔,老精灵握着手杖,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萧遥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仰头将碗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女德鲁伊接过空碗,退回了河岸上,和其他十几名德鲁伊一起承担起引导者的责任。

  萧遥闭上眼睛,将脑中的杂念尽量排空,比如昨晚的烤鱼真好吃,再比如有了新领地真开心,再再比如二小姐月嘉抱起来还是挺舒服的……

  放松,再放松一点。

  萧遥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

  ……

  呼……

  呼噜噜噜噜…

  在几分钟之后,萧遥不出意外地睡着了。李维尔·鹿盔静静地站在仪式圈外,观察着萧遥和每一名引导者的状况。

  萧遥的身体忽然抽动了一下,然后开始剧烈地挣扎,他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停滚下,仿佛遭受着极大的痛苦。

  而周围的十几名引导者德鲁伊也发生了同样的状况,浑身颤抖着,好像比萧遥的情况更加糟糕。

  “不好!是梦境反噬!”

  李维尔·鹿盔发出一声惊呼,他一步跳到了大青石上,将右手放在萧遥的头顶,闭上了眼睛。

  坚硬如铁的平整地面,高耸入云的房屋,咆哮着着横冲直撞的钢铁怪兽,看上去个个与众不同但又面孔相似的行人,这恐怕是李维尔·鹿盔所经历的最诡异的梦境。

  而在他面前,是这诡异的梦境中最为恐怖的场景。

  十几名引导者和现实世界中一样围成一圈,他们被炽热耀眼的光柱穿透,就像食人魔领地上被木棍叉起的尸体图腾一样高高悬于半空。

  李维尔·鹿灰无法分辨他们的身份,因为每个引导者都被烧成了人形的一团焦炭。火焰依旧在他们身上猛烈地燃烧,那些焦炭状的人形不停地挣扎,颤抖,口中发出凄厉痛苦的尖叫。

  而作为受试者的萧遥站在圆圈的中央,一道又一道光柱反复地穿透他的身体,他双腿的部分已经被烧尽,翅膀拼命地扇动着,却被仿佛有着无匹重量的光柱死死地钉在地上。

  他不停地颤抖,却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哀号或呻吟,只是拼命挣扎着想要飞起来。

  李维尔·鹿盔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呆了,他缓缓地抬起头,顺着光柱射出的方向望去。在他视野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带着他这个年纪的精灵熟知并畏惧的虹色光环。

  已经被遗忘了两百多年的恐惧再次袭来,冲击挤压着他苍老的心灵。他向大地和自然之母祈祷,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是伟大的牧位者都未曾探索过的位面?还是被神彻底遗忘了的炼狱?

  李维尔·鹿盔用力握紧手中的木杖,艰难地挪动脚步,向着中央的萧遥缓缓走去。

  一个高大坚实的黑影出现在萧遥面前,为他挡住了视野中那恐怖的太阳,也替他挡住了一道直射而来的光柱。

  他眯着双眼,看清了老精灵的样貌和身影。光柱洞穿了他的腹部,烧焦的伤口中没有一滴血液流出。

  紧接着,又一道光柱落下,将他右边的鹿角烧出了一个大洞。但是老精灵的身体依然矗立着,没有丝毫动摇。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老精灵渗出鲜血的口中喃喃地说。

  “混蛋!你已经夺走了我的双腿,现在又要夺走我的翅膀吗????混蛋……混蛋!混蛋——!!!”

  萧遥怒吼一声,将展开的双翅在向前抱拢,把老精灵的身体保护在其中。又一道光柱落下,穿过萧遥毫发无伤的翅膀,洞穿了老精灵的胸口。

  一枚绿色的小圆盘从他胸前衣服的破洞里掉了出来。

  这是……这是刚才老精灵借去检查的徽记,他明明已经还给我了,为什么……

  这是梦,这些都是梦!

  萧遥接住圆盘,死命地握在手里,他的手心感觉到一股真实的疼痛。

  “瓦加德!!!救我!!!!!”

  “醒过来!!!!!!!!!!”

  梦中的天空响起一声爆炸般的怒吼,地面开始破碎,建筑开始崩塌,狂奔的钢铁怪兽像火球术一样爆炸燃烧。虚空中出现了一个急速变大的漩涡,将天空中的虹日和所有的一切都吞噬了进去……

  ……

  “啊啊啊啊啊!!!!”

  萧遥惊叫着从梦境中醒来,他猛地站起身,环视周围,河岸上的引导者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已经全部昏死过去。

  老精灵半跪在地,大口地喘着粗气,瓦德加站在他的身边,一脸严肃地看着这一切。

  萧遥又瘫软地坐回了石头上,他用手撩起河水扑在脸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很快镇定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群体治愈术的帮助下,那十几名引导者德鲁伊的身体已经无碍,但仍然没有摆脱刚才噩梦中的恐怖经历,脸色依然十分难看。

  李维尔·鹿盔的情况比他们略强,但也有限,抓着手杖的手过度用力,指节处的淡紫色皮肤都泛出了青白色。

  “以前也曾经出现过受试者因为噩梦而触发梦境反噬的情况,但最多只能影响到一两个引导者,而且,可以被其他引导者轻易地从梦境中扯出来。可是像今天这样……”

  他停了停,握着手杖的手更加用力地攥了几下。

  “同时将十几个引导者困入噩梦,连我也无法将他从梦境中剥离出来……而且,我还看见了……”

  他努了努力,却说不出话来。瓦加德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勉强自己。然后,他望向萧遥,语气平和地问:“能不能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遥想了想,开始向他讲述自己在真实世界中的经历,他也不知道向游戏世界里的人讲述真实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此刻,他的脑中一片混沌,完全没有精力和时间去费心费神地编造一个故事。

  系统:“警告,你向npc灌输的概念可能会影响正常的AI功能,造成严重的逻辑混乱,已经进行修正。”

  萧遥才刚说到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叫做什么什么的地方时,系统弹出了一条红色字体的提示消息。面前的瓦加德和李维尔鹿盔开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语言?我怎么听不懂?”瓦加德疑惑地问,“不是通用语,不是古精灵语,不是木族语,也不是龙语……你是从哪里学会这种语言的?”

  萧遥没想到系统会来这一手,只要有人向游戏中的AI传达一些完全背离这个世界的规则和形态的信息,就会被系统处理成一种谁也听不懂的语言,而只有玩家和玩家之间可以正常地互相交流。

  这样,就避免了给学习型的AI添加毫无意义的数制,甚至是带来毁灭性的危险,就像一部叫做《西部世界》的美剧中的智能机器人暴乱一样。

  同时,这让玩家之间可以正常进行交流,他们大可以聚在人来人往的热闹酒馆里,边喝着矮人烈酒,边讨论前一天晚上的男足踢的有多臭,还不用担心会被系统警告。

  而随着玩家数量和在线时间的增加,这种“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将会成为创世界大陆上唯一一个单一群体可用的新语种。

  萧遥想了想,既然故事不好编,那就编个谎话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梦中的世界到底是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