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彻底反了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2455 2021.02.18 13:50

  饶是她对乾坤袋之中的物件有了百般猜测,但是在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变了颜色。

  乾坤袋之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符箓,柳月白粗略一看,中级火爆符、中级雷暴符、中级金剑符······各式各样的中级符箓,全都是以攻击力见长的火系、雷系、锐金系符箓,每一样都有上百张之多。

  柳月白心中很清楚,在现在这个时候,师傅给自己这么多的符箓,除了让自己在清瑶剑决之中使用外根本不用作他想,而中级攻击符,在筑基期弟子们的战斗之中绝对算得上是大杀器,若是一不小心,出了差错,那可就······

  就在此时,柳月白在乾坤袋的最里面发现了三张和其他符箓气息完全不同的金色符箓,一探之下,那从符箓之上传出的杀气几乎让她站立不稳,这一下,柳月白是真正的变色了。

  “师尊,您将自己的剑意封印制成符箓,让弟子在清瑶剑决上使用?”柳月白深吸一口气,试探的问道,“不过是区区一个华筱羽,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吗?”

  “如果只是让你在清瑶剑决之中赢了她,或者是重创她,那的确没有必要这样的大费周章,”许博平说道,“但是,为师是想要你在清瑶剑决之中······‘意外’的杀了她,这剑意符,主要是用来破坏清瑶剑决擂台上得防护禁制的。”

  “您要杀了华筱羽?”虽然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是真的在许博平口中得到了证实,依然让柳月白面露惊异之色,“您这是要彻底的反了华清瑶掌门了吗?”

  华筱羽可是华清瑶的唯一的直系后人,不管她是废材还是天才,这样的血缘牵绊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在华筱羽还是一个不能够修炼的道修废材的时候,看在华清瑶的面子上,清瑶门上下也没有人敢轻慢于她,而在华筱羽展现出惊人的炼丹天赋之后,自己这一辈弟子们更是要在人前恭恭敬敬的尊称她一声少掌门。

  现在,师尊居然想让她乘着清瑶剑决之机“意外”的灭杀华筱羽,那么,事后华清瑶的怒火要由谁来承担呢?

  柳月白可不认为,只要自己让华筱羽死的像个意外,华清瑶就大度的不会继续追究这样事情了。

  “反不反的,就看华清瑶是想死还是想活了,”许博平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神色,“华筱羽为磐石绝灵之脉,这是我亲自验看过的,这一生都不可能引灵入体,踏入道修一途,那么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厉害呢?”

  “您是说······是华清瑶掌门做了什么才让华筱羽得以能够真正的修炼的吗?”柳月白这一下听明白了师尊的意思,“这样做,华清瑶掌门自己,一定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了吧?”

  “没错!老夫敢肯定,华清瑶一定是以自身灵能强行冲开了华筱羽的经脉,这本是极为危险的举动,华筱羽爆体而亡的可能性达到了九成九······呵呵,看来这个华筱羽也是个福缘深厚的孩子啊,”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许博远口气之中的嘲讽之意却是一点都没有掩饰的展现了出来。

  “而这样做,华清瑶必然是要大大的折损自己的根基的,白日里在洛明洞外的时候,老夫已经非常确定,华清瑶的根基折损的相当严重,现在若是和老夫动手,她再也不会是老夫的对手了。”

  “弟子明白了,”柳月白听到许博平这样说,顿时便安了心,立即做出了保证,“弟子一定会让华筱羽在清瑶剑决上,‘意外’的身亡的。”

  “嗯,你尽管大胆的去做,其余事情,老夫自会处理,”说这番话的时候,许博平的嘴角勾出了一个得意且阴狠的冷笑,“华清瑶以为自己冲开了华筱羽的经脉,让她得以修炼那自己便算是有了希望了?好啊,清瑶剑决之上,老夫必要让她体会体会何为真正的绝望,到时候,她若是忍下了这口气,那老夫姑且还能够容她在当几年的坡脚掌门,若是她想要发难······呵呵,这清瑶门,早就已经换个名字了。”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今天便到了清瑶剑决开幕的日子。

  在清瑶山最高峰越天峰之上的云海之中,悬浮着一座方圆百余丈的宽阔石岛,石岛由内向外,被泾渭分明的分为三个部分,中心空出一大块,其上又悬浮着六座高台,那就是本届清瑶剑决的比试擂台,所有参加清瑶剑决的弟子都会在那里一决胜负。

  而外一层则是三层白玉殿基层层垒砌,宽可并列数十人的平台,那是专门供给普通内门弟子和外门小弟子们的观礼台。

  而在石岛的最外围,分别耸立着七根长柱,长柱高约九丈,柱顶平台方圆则足足十丈有余,长柱同体碧玉,朝阳照耀之下,祥光瑞彩,壮丽至极。

  这里,便是清瑶门掌门与六位长老以及七峰座下的亲传弟子们观战与休息区域了。

  这座石岛,是不久之前清瑶门的七位元婴大能一同施展神通,撬动山脉重新凝结堆砌起来,专门用于清瑶剑决的比试和观战之用。

  华筱羽跟着华清瑶飞到石岛上空的时候,中间的那三层玉台之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那里既有身着浅灰色道服的外门小弟子,也有身着白色法衣的内门弟子,而现在,他们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飞来了各种云辇和拉着云辇的灵兽,兴奋的议论着。

  “看,那是顾长老的白星鸾,真是太美啦!”

  “我觉得还是许长老的雷鸣虎威风。”

  “明明宋长老的蛟龙更帅气!”

  “你们不觉得,掌门那样自己御风而来更加的肆意潇洒吗?”

  各峰的云辇还没有落在玉柱顶端的平台之上,下面的弟子们都已经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对于大多数宗门内的低阶弟子而言,对于那些修为高绝的宗门长辈的最直观的威风的印象不是他们能够移山填海,追风逐云的法术神通,而是各式各样,炫彩缤纷的灵宠与坐骑了。

  毕竟,那些大神通也不是寻常时候便能够看到的,对于那些宗门小弟子而言并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但是那些整天在天空中翱翔的灵兽们却是天天都在他们的头顶上飞的,自然能够让他们更加直观的了解元婴修士的威风了。

  华筱羽被华清瑶带着落在位于七根玉柱最中间最高的那根的顶端,放出神识观察四周,发现了奇特的一幕。

  其余六根玉柱之上,各峰的云辇也都已经落定,随即,只见各个云辇全都开始延展变形,不一会就都变成了一座座或金碧辉煌,或古朴典雅的观礼台,而各峰的掌教和他们的亲传弟子们都已经按照排位坐次安坐其中了。

  看到这一幕,华筱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她还在奇怪,怎么提供给清瑶门身份最尊贵的一群人的位置会只是这样光秃秃的一个平台,连个观看的座位都没有,原来都是各个自带了啊。

  不过看着别的峰头上那些各有特色的观礼台,再看看自己这边,华筱羽顿时感觉自己的额头上爬满了黑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