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笑断长锋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3018 2021.02.21 13:27

  “那多谢吴师兄了,”脑子里这样只想着的同时,华筱羽面色却是平静,只是微微的向吴绪拱手行了一礼表示感谢,然后石剑现于手中,运起逐风步,朝着吴绪攻了过去,“那就得罪了!”

  看到宛若化作一道残影朝着自己攻来的华筱羽,吴绪的眼神一缩,手中金色光芒大盛,笼罩周身。

  之前在洛明洞外的时候,华筱羽一剑抵在柳月白的脖子上的那一幕他也是亲眼所见的,若是当时他还能够说这是柳月白轻敌才会有此丢脸的遭遇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全力戒备之下,居然还是差点就捕捉不到华筱羽的身形轨迹,那这一幕就完全超出了吴绪的想象了。

  要知道,修行之人,随着修为的增长,其六感也会愈发的明锐,在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眼中,引灵期的修士的行动就好像是慢动作一般,而凡人的动作就简直就是蜗牛在爬行了,这也就是修为境界鸿沟,很难依靠数量弥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若说之前柳月白是因为轻视而让自己成了睁眼瞎,而被华筱羽偷袭成功,还可以勉强解释的过去的话,那么现在,吴绪已经可以肯定,华筱羽的修为已经不亚于自己,也就是不在筑基之下了。

  这其实也并非不可能,毕竟这一方世界五大修行流派并立,武修的精武境、佛修的悟慧境、耶教的通灵境和儒教的惊笔境就修为境界而言皆与道修的筑基境相当,而道门虽然与儒释耶三教相争,但是武道却是融于百家之中的,兼修武道在四教弟子之中也并非离经叛道。

  也就是说,若是华筱羽修行了某种武道功法,并修至精武境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一幕也就有了解释了。

  而超出吴绪想象的原因则是时间。

  三年,华筱羽在三年前进入洛明洞之前的时候,才九岁,三年时间就让她修到了精武境,这······

  与她对战,他可能会输。

  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吴绪心中大骇,之前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样的结果,之前,他都最多担心自己和华筱羽对战的时候赢得不够漂亮轻松,或者挂了彩,而被同门嘲笑,师尊责罚。

  而现在,吴绪是真的担心自己会输了。

  原本按照吴绪的想法,是想先接下华筱羽的前两招,然后等到第三招华筱羽最心浮气躁,也是防备最弱的时候再出手一举击败她的,但是现在,吴绪觉得,如果现在不出手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再也没有机会出手了。

  而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吴绪的身体已经先思维一步,有了动作。

  左手之上金光一闪,吴绪首先先引动的暗藏在手中的金盾符以防不测,同时右手长剑之上剑光大盛,一道声势磅礴的剑气朝着华筱羽横扫了过去。

  这一下,全场哗然了。

  “卑鄙!”

  “说好了让华师妹三招的,居然转脸就反悔了!”

  “啊,这不是吴绪成名的九华剑气吗?这可是他的杀招啊。”

  “他想要华师妹的命?他疯了不成?”

  “我看他不只是疯了,而且还失了智了,擂台之上可都有阵法禁制,他这一招,只会让他自己遭到反噬。”

  位于中央看台之上的各峰观战的弟子们全都议论纷纷,自是传入了吴绪的耳中,他却只是在心中冷笑。

  这些只能做内门弟子的废物们又怎么会知道,他的师尊早就在擂台的法阵之上做了布置,自己的这一剑会结结实实的劈在华筱羽的身上,虽不至于要了她的性命,但是重伤是绝对跑不了的的。

  然而下一刻,擂台上出现的一幕,却让他们又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只见那气势似可摧金断石的剑气在迎头撞上华筱羽的那一霎,没有一如吴绪期望的一般撕开华筱羽的身躯,也没有如观战的众弟子预想的一般反噬吴绪自身,在即将击中华筱羽的一瞬间,那道剑气似是面对磐石的流水一般,自华筱羽的身前分岔而开,让出了华筱羽攻向吴绪的道路。

  随机,还没有等众人被这一幕震惊的时候,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此时的华筱羽已经出现在了吴绪的头顶三尺处,石剑高举,随机,吴绪刚刚挥出的那一道剑气便像是收到了石剑吸引一般开始聚拢过来,瞬间汇聚成了一道数丈长的巨大剑影,然后,朝着吴绪凛然劈下!

  猝不及防之下,吴绪根本避无可避,只能够抬剑格挡,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无比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事先给自己贴了一张金盾符,那是一张中阶金盾符,能够挡得住一个筑基期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华筱羽这一击气势虽强,但是也不至于能够和筑基中期修士比肩的吧。

  或许,自己在接下了华筱羽的这一击之后,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性······

  这个念头在吴绪的脑海之中飞快的掠过,然后,便被无情的现实给击打的粉碎。

  当吴绪的长剑与华筱羽的剑影对撞在一起的那一刻,那宛如山岳般轰然而下的万钧重压让吴绪瞬间面如死灰,然后下一刻,吴绪身上笼罩着的金光只微弱的闪烁了一下之后便迅速的瓦解了,随即只听“砰”的一声,吴绪手中的长剑被断成了两截。

  同时断裂的,还有吴绪的战意。

  此时的华筱羽已经重新站在了地面之上,她的剑,停在了吴绪额前三寸处,而在她的剑下,吴绪瘫软的跪在地上,全身抖如筛糠。

  全场一片静谧,不知过了多久,才再次响起了声音,那是华清瑶宣布比赛结果的声音。

  “清瑶剑决,第一场,越天峰华筱羽对雷岳峰吴绪。华筱羽一剑劈断雷岳峰吴绪的佩剑,胜!”

  清瑶剑决,判定参加的弟子胜败的标准,有四个。

  其中三个标准是比较稀松平常的,便是一方认输、一方被打出擂台以及一方失去继续战斗的能力。

  还有一个评定标准是很少见的,那就是一方断剑。

  因为清瑶剑决是一场剑修之间的较量。而对于剑修而言,剑是超越自己生命之物,剑若是断了,那么作为剑修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再在擂台之上继续战斗下去了。

  因此,要断剑修之剑,那是比要那剑修的命还要困难的时期,所以在不允许伤害性命的清瑶剑决之中,很少出现断剑之事。

  今天,在场的弟子们算是开了眼界了。

  “吴绪还没败!”这是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寻声望去,却是吴绪的师尊,雷岳峰峰主许博平,只见他须发无风自扬,眸光威严的盯着吴绪,道,“吴绪,站起来!”

  “啊!!!”然而,仿佛是要故意让他难堪一般,他的一声断喝倒是真的让吴绪脱离了失神状态,但是吴绪却并没有重新振作,而是发出怪叫一声,起身便往擂台外跑去,边跑边叫道,“我头没啦!我头没啦!”

  许博平脸色顿时铁青一片,手指指着吴绪,指尖因恼怒而微微颤抖,冲着身后的弟子们道:“去!把那个废物给老夫押回来!”

  吴绪这样其实也大大出乎了华筱羽的意料,看着被雷岳峰弟子拖走的吴绪,她摇了摇头,也转身走下了擂台。

  看来许博平是不太注意弟子们对自心的修行啊,不然吴绪也不会被自己刚刚劈出的那一剑而吓得精神失常了。

  不过……他给弟子东西倒是大方,华筱羽转念又想道,别的,那个金盾符还真是好东西,刚刚若不是自己以无量御神大大加持了那一剑的威力,只怕还真破不了那吴绪的防御。

  想到这里,华筱羽便目光怨念的看向了华清瑶,看看人家对徒弟多大方,我还是你亲生女儿呢,怎么就不见你也给我写厉害的符箓法宝什么的。

  “师妹果为潜龙,”何澈笑看华筱羽道,“今日一飞冲天,当真叫师兄我刮目相看啊。”

  “哪里,”华筱羽语气淡淡的说道,“运气好罢了,师兄谬赞了。”

  何澈挑了挑修长的眉毛,语气戏谑道:“师妹,过分的谦逊可就等同于傲慢了。”

  “师兄误会了,我刚刚并没有在表现谦逊。”

  何澈一愣,华筱羽这话可有很多种理解啊。

  而华筱羽显然也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和何澈多谈,拱手拜别之后便转身飞出了清瑶剑决的观战席。

  今天一战其实她还是占了对手自以为是、自大轻敌的便宜,而华筱羽也可以肯定,等到自己下一场比试的时候,自己的对手肯定不会再让自己有这样的便宜可占,所以,自己必须要在做些准备了。

  许博平对自家弟子大方,自己虽然指望不上华清瑶,但是指望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些年自己像个陀螺似的在清瑶门除了雷岳峰和苍云峰之外的所有峰头上连轴转的修行,把除了天演术之外的道修分支学了个遍。现在也是到了该出成果的时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