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第一战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2769 2021.02.19 08:57

  “你这是什么表情,”华清瑶从乾坤戒之中取出三把椅子并排放好,一边冲华筱羽翻了个白眼一边对一旁的何澈说道,“澈儿,别在那边傻站着啦,过来坐啊。”

  和华筱羽一脸羞愤的神情不同,已经先一步来到玉台之上的何澈倒是显得非常的坦然,听到华清瑶招呼他,只是微微行了一礼,之后便直接坐到了华清瑶左手边的椅子上了。

  “我说娘亲大人,您好歹也是掌门,现在正待在全宗门最万众瞩目的地方,”华筱羽一边坐到华清瑶左手边,一边冲着自己的母亲郁闷的抱怨道,“您就不能也弄个观战台什么吗,就这样光秃秃的三把椅子,您不觉得很掉越天峰和您掌门的价吗?”

  “这有什么掉价的,”华清瑶回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这次越天峰来参加清瑶剑决的弟子就你和你何师兄,而且你何师兄还是一个只有可能比一场的即将卸任的少剑魁,加上为娘我也才三个人,值当的用一个观光台吗?到时候空荡荡的观光台上只做我们三个人,你也不嫌冷清的慌,我看这样,蛮好的。”

  哦,现在我们三个这样坐在空荡荡的玉台之上,您就不嫌冷清的慌了?小气就直接说小气好了,还找这样蹩脚的借口作甚?华筱羽在内心吐槽道。

  “您要是真的嫌冷清,何必花力气垒这样一座浮空石岛呢,”华筱羽语带讥讽,“直接把清瑶剑决的场子摆在我们越天峰的演武场不就好了吗?”

  “我倒是想呢,但是你许师叔说这样我越天峰的弟子有主场优势,而且还让我有玩鬼的机会,死活不同意呢,”华清瑶一边解释一边毫无形象的翻着白眼,“而基于同样的原因,我自然也不可能同意在雷岳峰的演武场举办清瑶剑决,所以······就这样了。”

  华筱羽恍然大悟,她知道,因为专长不同,清瑶门七个峰头之中只有盛产剑修的越天峰和雷岳峰有供弟子们比试切磋的演武场,既然双方都不同意在对方的演武场举办清瑶剑决,那就只有临时在重新搭一个台子了。

  “既然是临时擂台,那有必要弄得这么奢华吗?”华筱羽看着石岛之上的白玉和翡翠堆砌而成的玉柱高台,不禁有些心疼。

  “那些啊,那些都是清瑶剑决各个擂台的防护法阵、警示法阵和惩戒法阵的阵基,”华清瑶顺着华筱羽的视线看向玉柱之下的白玉平台之上,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些都是我们七个元婴修士亲自设计验看过得,本身都是一次性的,所以不必可惜。”

  “······”华筱羽彻底的无语了。

  华清瑶没在意华筱羽现在的表情,腾空而起,飞到了石岛最中心那座石台的上空,俯视在场的所有人。

  清瑶剑决即将开始了,这开幕式自然是要由身为掌门的华清瑶住主持的吧?

  华筱羽看着迎风猎猎,英姿飒爽的娘亲,没有继续关注她说了那些场面话,而是将注意力投向了另外的六个玉柱之上。

  本次清瑶剑决,出了雷岳峰之外,其他五峰也和越天峰一样,只安排了一名亲传弟子参加,不过和自己这个名义上来说连引灵期都没有的人不同,那五人可都是筑基初期后阶甚至是筑基中期的初阶的修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以往清瑶剑决之中,应该也可以获得一个前十以内的成绩了。

  只是,这一次,和以往可是完全的不一样啊。这样想着,华筱羽的目光投向了自己此次参加清瑶剑决所要遭遇的最大的麻烦,雷岳峰那里了。

  雷岳峰这一次参加的十三个人,全都是许博平的亲传弟子,各个都是具有筑基以上修为的剑修,甚至有七人达到了筑基中期。

  很显然,许博平是铆足了劲想要让他雷岳峰包揽了本届清瑶剑决的前十名了。

  华筱羽自然是知道许博平想要打什么注意的,何澈师兄即将卸任少剑魁,许博平对雷岳峰弟子占据这个位子是志在必得的,所以他不惜动用了雷岳峰的全部实力,为的就是夺取清瑶剑决的前十名,这样一来,只要其他九人承认榜首是清瑶门的筑基剑修第一人的话,那么便可以无需和何澈这个即将结丹的筑基期大圆满的剑修天才比试而自动续接少剑魁之位了。

  至于自己,只怕现在依然没有被放到许博平的眼中吧。

  想到这里,华筱羽的目光又转向了另一边苍云峰的玉柱之上。

  在苍云峰观礼台的最前排的座位上,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少年正正襟危坐,那便是五峰亲传弟子之中,唯一的一位修为达到筑基中期的剑修,苍云峰五长老坐下首席大弟子,江荣轩。

  要说角逐前十名的热门人选,除了雷岳峰的那几人之外,这位修为也已经到了筑基中期的江师兄也绝对算的上是一个,至少只要不碰上柳月白的话,他对上其他雷岳峰的弟子的时候的赢面还是非常大的。

  那么许博平没有想到这一点吗,他对少剑魁的位子志在必得,会放任这样一个隐患存在吗?要知道,只要前十之中有一个人不认可榜首是清瑶门筑基剑修第一人的话,那可榜首可就不得不和何澈决战,以绝对的实力来让自己能够获得少剑魁的位子了。

  正想到这里,华筱羽猛地收回了思绪,刚刚,华清瑶已经主持完了开幕式,清瑶剑决即将正式开始了。

  清瑶剑决采取的是挑战擂台赛的形式,也就是并不事先确定谁和谁为对手,而是采取自由挑战的方式,胜者为一台擂主,角逐出六位擂主之后,便由擂主接受其他人的车轮式的挑战并记录其胜点,守擂成功则胜点增加,守擂失败则黯然退场,最后以各个擂主的胜点的多少确定清瑶剑决前五名的排位以及榜首之位。

  而第一场,华筱羽便被人点了名。

  “雷岳峰吴绪,挑战越天峰华筱羽华师妹。”

  吴绪是一名筑基初期初阶的剑修,个子矮小,皮肤黝黑,御剑飞道了石台之上,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着打量也站起身来的华筱羽,语气轻佻的说道:“如何?华师妹,不会使用法器啊,没关系,需要师兄我过去接你来擂台来吗?”

  他话音刚落,雷岳峰那一边的玉台之上便响起了一阵哄笑声,吴绪见有人响应自己,不禁一阵得意,说话的音调更加的大,也更加的放肆了起来:“如何?怕输的难看,放心,师兄让你三招也是可以的,哈······”

  笑声戛然而止,吴绪瞬间瞪圆了眼睛看着发生的那一幕,而不止是他,全场都是一片静谧,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场面。

  只见华筱羽双足离地,就这样不借助任何法器的漂浮在了半空,然后身形化作了一道残影,转瞬之间,人已经出现在了石台之上。

  这是······御风飞行?这不是只有元婴期的高阶修行者才能够做到的吗?

  “华师姐,这是怎么回事?”许博平开口喝问道,“华筱羽为何能够御风飞行?还有,她既然能够御风飞行,如何还能够参加清瑶剑决?”

  “许师弟,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华筱羽会御风飞行和她能不能参加清瑶剑决有关系吗?”华清瑶语气淡然,“宗门的规定是,结丹一下修为的弟子具可参加清瑶剑决,谁规定若是有弟子是一个会御风飞行的引灵期,就不可以参加清瑶剑决的?”

  在场所有人都被华清瑶这句话给震住了,会御风飞行的······的引灵期?亏掌门说得出口啊。

  “还是说······许师弟觉得华筱羽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了?”这个时候,只听华清瑶嫣然一笑,继续说道,“那倒是真的不用参加清瑶剑决了,直接给华筱羽一个峰头,让她做清瑶门的长老好了。”

  “你······”许博平气的须发皆张,但是却没有任何话好反驳华清瑶,华筱羽是一个引灵期,而且还是一个通过丹药堆出来,而不是引灵入体修炼而成的引灵期,这是在场七个元婴修士一致认可的结果,这就意味着她有参加清瑶剑决的资格,虽然没有“掌握了御风飞行的引灵期弟子不可参加清瑶剑决”这一条规定是因为从来没有人会这样的妖孽。但是,正所谓法无禁止皆为可,自己也却是没有立场剥夺华筱羽的参赛权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