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莫名出现的异能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3041 2021.02.09 07:24

  华筱羽此生从来没有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死亡的威胁倒逼出的求生欲望让她迅速的做出了反应,心念一动之间,无数冰蓝色剑影自华筱羽眉间激射而出,迎向了石室之中那凭空冒出来的无尽剑气。

  两股巨大的力量相撞在了一起,各自夹带凌厉肃杀之势,皆有无坚不摧之威,相互对撞之间,无数剑气剑影在纵横交错中相互消亡,但是各自似乎都是无穷无尽,不将对方彻底绞杀干净便不甘心就此消失一般。

  最终,还是石室之中那凭空冒出的那莫名剑气没有坚持过华筱羽那十世累计的强大神识,最后一道剑气被冰蓝色剑影绞杀之后,终于石室又归于平静了。

  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生死交锋,但是此时的华筱羽却是一改之前大量引动神识凝聚化剑之后精神有些萎靡的状态,而是显得异常的激动。

  “真是没有想到,一直没有突破的极限,居然在刚刚那样的一种生死关头突破了!”华筱羽的眼中闪着喜悦的目光,“果然是压力越大,人所能够开发出来的潜力也就越大吗?”

  之前,华筱羽用神识凝聚而成的剑影的极限一直都是三千道,华筱羽一直尝试着突破这个极限,但是不管她如何努力的催动神识,三千一直都是她的极限,而在刚刚,在与莫名出现的那似乎无边无际的剑气交锋的时候,华筱羽居然突破这个极限,将剑影的数量一下子提升到了五千道这如何不能够让她欣喜若狂呢?

  而且,这一次生死关头的考验,带给她的惊喜,还远远不止是这样而已。

  华筱羽的目光移动到了手中的那一柄石剑之上,心中努力的回想着刚刚,当那无边的剑气朝着自己扑面而来的,当死亡的危机感充斥在自己内心的时候,自己的精神波动与感悟。

  随即,她将手中的石剑朝着空中抛了上去,然后,将早已经蓄势待发的神识一下子从自己的识海之中喷涌而出。

  然后,在下一瞬间,石剑便停止了下落的趋势,而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对,不是漂浮,也不是飞行,而是停滞。

  而且不仅仅是那柄石剑,石室之中的一切事物似乎都陷入了一种静止的状态——沙漏之中的沙子不再下落,石室四周的长明烛火不再摇曳,甚至是空气之中的灰尘,都不再飘动。

  整个世界之中,只有一个存在还能够自由的行动,那就是华筱羽,只见她环目四望之间,眼神之中闪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然后,时间不多不少正好过了九息,一切又恢复了原样,石剑恢复了下坠的态势,落回了华筱羽的手中,而沙漏、烛火以及空气之中的尘埃,也统统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那九息的停滞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然是这样,”华筱羽收回目光,手指轻轻的揉搓着额头,轻声道,“刚刚,我静止了九息的时间,这样才有了蓄力的时间,能够在那凭空出现的剑气将我绞杀之前,凝聚出足够多的剑影应战。”

  刚刚,那无边的剑气激发的非常突然,饶是华筱羽心中有所警觉,依旧是失了先机,而原本即便华筱羽不会被那些剑气绞杀,也会受到重创,但是没有想到在那些剑气即将攻击到华筱羽的时候,却忽然停止了攻击的态势,仿佛被凝固住了一般。

  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在加上生死关头的超越极限,此时华筱羽才能够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

  在那样的一个生死关头,九息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转瞬即逝的,所以华筱羽也没有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便感悟当时的心境,重复了当时的精神状态,然后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

  没有想到,居然真的出现了和她前世的时候,所见到的那种所谓的时间静止的异能相同的场景。

  可是,自己前十世的时候,可没有哪一世是有时间静止的异能的啊,只不过第四世的时候,自己认识两个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一个是自己的挚友,而另一个却是自己和挚友的宿敌。

  难道自己不仅仅能够使用自己前世和精神力有关的能力,而且连关系密切的人的相关的能力也能够运用吗?华筱羽有了这样的猜测,但是几乎是立马便被自己否决了。

  开玩笑,自己早就尝试过看可不可以将自己第五世时候认识的那个能够将一切异能无效话的老熟人的能力开发出来自己使用了,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的进展,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如果不是前世的问题的话,那就是今生的问题了。想到这里,华筱羽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之前在感觉石剑和长笛能够给自己带来熟悉感觉的时候,以及后来看到圣羽六诀与自己前世作为剑圣时候所修行的剑诀如出一辙的时候,华筱羽就已经怀疑过自己的此生的身份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天生经脉凝固如磐石所以注定无法修行道门功法的倒霉掌门之女那么简单,现在再加上那凭空出现的能够停滞时间的异能,华筱羽对自己身世的怀疑更加深了几分。

  华清瑶应该是知道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的,但是问题是,她会告诉自己吗?

  华筱羽思忖了半天,得出了几率一半一半的结论。

  现在自己在外人眼中依然是一个无法继承清瑶门掌门衣钵的道门废材,所以华清瑶隐瞒自己的身世似乎也有能够自圆其说的理由,那么就等到自己成为了真正的少掌门,能够真正的立于人前的时候,在确定她会不会告诉自己关于身世的秘密吧。

  如果到时候她依旧选择隐瞒的话,那这件事情便只能够自己去调查了。

  而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想办法出去了。

  做出了决定之后,华筱羽便不再迟疑,目光投向了那篆刻着天音道乐谱的石壁之上。

  一天之后,天刚破晓之时。

  悠扬空灵的笛音飘扬在清瑶山的上空,在各个山峰之间飘荡,飘到了清瑶门每一个人的耳中。

  “师兄,这是哪里传出的笛声?”小弟子问同样出门查看情况的师兄道,“真好听啊。”

  “嗯······声音是从越天峰之上传出来的,”师兄的目光投向了清瑶山最高处的那一座山峰,虽然峰顶已经被云雾所笼罩,“应该是宗门内的前辈在那里吹奏的吧。”

  “这笛音真的好听,”师弟说着,面上露出了神往之色,“能够吹奏出这样天籁之音的,一定是一个谪仙一般出尘脱俗的前辈吧,真想去瞻仰仙容啊。”

  “嗯······”

  说话间,师兄的脸上也出现了神往之色,随即,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有了行动,开始朝着越天峰的方向开始迈出脚步了。

  等到各峰的长老们来到越天峰落明洞前的时候,那里以及聚集了无数的人,似乎整个清瑶门筑基后期以下的弟子们全都在这里聚齐了。

  “你们在干什么?!”看着自己坐下的柳月白等人居然也在这里,一脸心驰神往的看着落明洞紧闭的石门,许博平顿时大怒,夹带着威压的一声怒吼骤然响起,“没用的东西,就这样被蛊惑了吗!”

  许博平这带着威压的一声怒吼,瞬间将那笛音冲散,也让在场的清瑶门的弟子们全都从那一脸神往的陶醉之中回过神来,茫然四顾之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何时。

  “许师弟又何必如此动怒呢?”另一边,华清瑶的脸上却是忍不住喜色的接口道,“天音道的厉害,许师弟早已领教过了,应该深有体会才对,又何必苛责这些修为低微的弟子们呢?”

  “天音道······”许博平冷哼了一声,看着华清瑶哂笑道,“掌门人原来早就有了少剑魁的人选,还将其送入落明洞之中修行,难怪对于越天峰筑基后期的剑修无法参加清瑶剑决丝毫不担心呢。”

  “许师弟误会了,派遣筑基后期剑修去防止迁徙的妖兽去祸害烗荒凡城是我辈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是不是能够参加清瑶剑决没有任何的关系,”华清瑶一脸坦然的说道,“至于说那孩子,我承认我对她是报了很大的期待,但是她入了落明洞何时出来,可不是我能够左右的,我又如何会抱着让她争取少剑魁地位的目的让她进入落明洞修炼呢,万一她没有在这几天修行圆满出而出关,那我可也是无可奈何的啊。”

  说道这里,华清瑶又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补充道:“不过,现在嘛,我倒是可以期待一下了。”

  一听华清瑶这样说,许博平发出了一声冷哼,没有继续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

  柳月白自从被自家师父一声大喝从美妙笛音的陶醉之中震醒过来之后,就有些为自己会被音幻迷惑而恼羞成怒,现在听到洞中的居然是掌门安排和自己一较长短的对手,是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弟子的时候,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怨毒与狠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