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森罗翱扬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3986 2021.04.03 09:05

  “我的个乖乖,”五长老语气夸张的冲着华清瑶说道,“华师姐,你家弟子出息啊,居然领悟了自我剑意了!”

  所谓自我剑意,是剑修将自己对剑的理解与期待凝聚成实体,并且能够具有杀伤力的一种意境,相比较单纯的以自身杀意或者战意所凝聚的那种无形无相的剑意而言,自我剑意可就显得多种多样了。

  比如说,有的剑修认为剑者,应该凌绝于顶、睥睨天下,那他的自我剑意就可能是一座巍峨的高山;有的剑修认为剑者,应该一往无前、又不后退,那他的自我剑意就有可能是一股滔天的巨浪;有的剑修认为剑者,应该激扬豪迈,那他的剑意就可能炙热如火;有的剑修认为剑者,应该静谧冷凝,那他的剑意就可能冷肃如冰。可以说,有一千个领悟了自我剑意的剑修,就可能会有有了一千种不同的自我剑意。

  而如果说领悟了剑意是成为一名优秀剑修所必须迈出的第一步的话,那么领悟自我剑意就是一名剑道大师所必须迈出的第一步。

  所以在何澈施展出囚山剑意的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华筱羽是觉对没有获胜的希望了。

  而此时,正在正面迎接囚山剑意临头重压的华筱羽,此时对于胜负其实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心了,此时的她不管的以剑意冲击着那做遮天蔽日的黑色大山,想要阻挡它下压的趋势,却是根本毫无作用,那黑山下压的趋势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华筱羽的活动空间正在急剧的缩小。

  这样下去了不行啊,华筱羽心想,如果不能够想办法遏制住囚山剑意的下压趋势的话自己这一场,自己可就必输无疑了。

  虽然从现在的清瑶门的局势来说,自己成为少剑魁已经不再是必要之事了,但是就这样认输,可从来不再自己的选项之类啊。

  “没用的,”就在此时,何澈的声音自黑山之中穿出,声音依旧温润,却带着很明显的劝诫味道,“我的囚山剑意已经箍住了师妹你头顶的这一片天,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还是快些投降,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投降这两个字自然不会存在于华筱羽的字典之中,不过何澈刚刚所说的这一番话,却还是让华筱羽心头一动。

  他说什么?囚山剑意已经箍住了自己头顶的那一片天?

  华筱羽目光注视着头顶那压逼而下越来越近黑暗阴影,心中闪过了万千思绪,但是正式因为思绪太杂太乱,搞得华筱羽一点头绪都整理不出来。

  不行,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给我细细思量体悟啊。华筱羽心中暗自气恼,总感觉这顿悟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就在此时她心中忽然又闪过了一个念头,而这一次,她抓住了。

  一瞬间,她也为自己现在的所思所想所惊讶到了,不过华筱羽的行动快于了思维一步,在还没有完全想清楚前,华筱羽就已经从乾坤戒指之中取出了墨色玉笛将它横置于嘴边。

  悠扬空灵的笛音传遍全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懵住了,他们都听出来这笛音是从擂台上对战的两人之间传出来的,但问题是,不管是何澈还是华筱羽都不应该有这样的闲心去吹奏什么笛音才对啊。

  而相比较知之甚少的小弟子们,元婴长老们的眼中也又有了新的思量。

  “这是……天音道吗?”五长老率先开口道,“华师姐,你居然把天音道也传给了小羽这孩子了?”

  “我可没有这本事,”华清瑶笑道,她可是对音律一窍不通之人,“这是羽儿在洛明洞闭关期间,自己在石壁上所刻的天音道乐谱之中自行领悟的,我再也这方面可是没有提点过半句。”

  “哼,华师侄好本事啊,”许博平语气阴阳怪气的说道,“只是在剑修对决之中使用音律幻术攻击,只怕会有损我清瑶门剑修之名,即便胜了,也胜之不武,难以令人心服!”

  他原本之所以肯定华筱羽是无法战胜何澈的时候,可没有预算到华筱羽会使用天音道,若是以这种音幻之术干扰何澈的话,那这胜负,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他打算先下手为强,让华筱羽即便以天音道胜了何澈,也要因为胜之不武而被判输。

  “许师兄,你这话说的早了点,谁说音律攻击就是幻术了,”华清瑶可不会平白让许博平抢占先机,当下回击道,“当年的赤莲剑仙以赤莲剑歌纵横中洲,那可是明明确确以音律为剑的,许师兄现在就给华筱羽扣上以幻术取胜,胜之不武的帽子,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哼,我不与你做口舌之辩!”许博平自然不会认为华筱羽有当年赤莲剑仙的本事,当下冷哼道,“反正众目睽睽之下,公道自在人心,若是华筱羽真的以音律为剑,我自然无话可说,不然……”

  余下的话许博平没有说出口,但是众人确实明了的,不然,只怕许博平会借此生出好些事端出来了。

  而此时,不管是不明所以的小弟子们,还是已经有所明悟的元婴长老们,因为这一变故所产生的震撼只怕都没有何澈来的大。

  已经身心与剑合为一体,化身囚山的他,当看到在华筱羽的笛音之下,原本拼命阻拦自己的剑意居然开始消弭的时候,心头微松。

  华筱羽现在这样做,基本就等同于放弃抵抗了。

  这样也好,不然她若是继续顽抗下去的话,那势必是会有所所伤的,华筱羽是师尊的骨血与希望,他可不能够做让师尊难过的事情。

  在华筱羽成为了少掌门之后,这个少剑魁的位子已经对师尊和越天峰而言并不那么重要了,只要不是落入雷岳峰的手中,那对掌门一脉就不再有威胁。而华筱羽已经杜绝了雷岳峰争夺本届少剑魁的全部希望了。

  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他们完全可以温和的结束这场战斗,不过何澈也知道,身为剑修是绝对不会轻易就范的,所以才会在最初的试探之后就化出自己的自我剑意——囚山,让华筱羽能够认识到他们之间的差距,急流勇退。

  然而,接下里出现的一幕则让何澈瞬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不单单是剑意,就连华筱羽本人的身影都开始化淡。化虚,最终消弭于无形。

  但是,那空灵悠扬的笛音却依旧存在,飘荡在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而且,何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华筱羽的剑意似乎已经穿过了自己的囚山剑意,他连忙停止了下压的攻势而开始查探了起来。

  但是不管他的神识如何扫视,他都无法察觉到华筱羽的行踪,也察觉不到她一丝一毫的意念的存在。

  就这样,现场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黑色的巨大山峰在距离地面一丈有余的地方停止了下压态势而悬浮在了半空之中,但是此时,擂台之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那悠扬空灵的声音传遍整个石岛。

  而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那悠扬空灵的笛声忽然音调一转,变得激昂急促起来,其中更是隐隐出现了破空肃杀之音。

  而最后的最后,那激昂的笛音吹奏出了近似与龙吟般的音调,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咔咋”一声巨响,黑色的囚山之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痕,随后龙吟之声越来越清晰的自那裂缝之中传出。

  “那是······”这一下,连华清瑶都有些震惊了,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但是又怎么都不敢相信,喃喃自语道,“这是,羽儿的自我剑意?”

  就在她话音未落之际,之间一道冰蓝色的耀眼光芒自那裂缝之中冲出,夹杂冲天之势,化作一条身长五六丈,背生双翼的冰蓝色飞龙,昂首冲天发出一声咆哮,仿佛是向天地宣告自己的胜利。

  而随即,飞龙便迅速朝着那黑色的山峰冲击而去,仿佛是因为这座山峰之前对自己的压制而心怀不满,现在只有将之夷为平地才能够一解其心头之恨一般。

  而此时,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黑色山峰也仿佛再次被注入了战意一般,冲天而起,正面迎向了飞龙对自己的挑战。

  “轰!轰!轰!轰!轰······”两股巨大的力量互相之间连续不断的冲击引发了阵阵的轰鸣,擂台周边的禁制在这两股力量的余威之下发出了尖利的哀鸣,在闪烁了数道波光之后,宣布报废。

  而随之报废的,还有现在还唯一尚存的那座浮空擂台。

  而当擂台化成的飞尘散去,观礼台上得人们看到,两道身影凌空御风而立,一者温润如玉,一者娇憨可人,但是此时,两人身上都充斥着与各自相貌不相符合的凌冽之气。

  两人对视良久,忽然同时双手交叉,互相朝着对方躬身施礼。

  “多谢师兄成全,”华筱羽先开口道,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她一开口,居然是向何澈道谢,“若无师兄,华筱羽不可能这么快有这样大的领悟。”

  “是华师妹天资卓绝,何澈不敢居功,”何澈回礼,语气依旧温润和蔼,“不知师妹所领悟的自我剑意,何名?”

  刚刚华清瑶的喃喃自语,声音极低,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听见了,但是现在,何澈的问话却是带着灵能响彻全场,顿时全场一阵喧哗。

  自我剑意啊,那可是代表着剑道大师身份的自我剑意啊,在联想到华筱羽的年龄,怎么能够不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震惊呢?

  一瞬间,羡慕、崇敬、赞赏、质疑、嫉妒、憎恶,各种各样的目光聚集到了华筱羽的身上,而华筱羽却一点都不在意投在她身上的目光究竟是何意味,学着何澈那样朗声道:“森罗万象,乾坤相融,人与剑合,剑与乾坤合,乾坤与人合。剑腾心渊,乾坤逍遥,心之所及,亦为剑之所及,无边无际,极而复始,不生不灭,是为逍遥之剑,自由之剑,翱扬之剑。剑意故名——森罗翱扬!”

  “森——罗——翱——扬?”何澈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华筱羽的话,颔首道,“先融入,在突破,华师妹好本事,我原本想要以囚山剑意将华师妹困于一方天地之中,没有想到华师妹心中自有广阔天地,勘破囚山之外自有天外之天,将自身意识融于森罗万象之中,在最终以翱扬之剑破开囚山,破云见日,师兄自愧不如。”

  说着,何澈转身朝向华清瑶方向,躬身行礼道:“师尊,这一场,是我输了,华师妹,是当之无愧的少剑魁!”

  “嗯,这少剑魁之位,华筱羽确实当之无愧,”华清瑶说道,随即转向其他元婴长老道,“诸位可有异议?”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许博平,如果说有谁会反对这个结果的话,那就只有许博平了,虽然现在大家都觉得即便是他,在看过这样一场比斗之后,应该也没有立场反对华筱羽成为少剑魁了吧。

  果然,“你们都在看我作甚?”许博平瞪了众人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自然是不会有异议的,华筱羽的少剑魁之位,当之无愧!”

  “好,”华清瑶笑着一步迈出,飞到了华筱羽与何澈的身前,从何澈的手中接过了代表少剑魁的印信,然后交到了华筱羽的手中,“从即日起,华筱羽,你就是我清瑶门的少剑魁,结丹之下第一人了!”

  一瞬间,全场沸腾,华筱羽接过印信,却是心如止水。

  她知道,大道之上,真正的考验还在等着她呢。

  两日后,翡翠龙庭。

  “华清瑶的女儿成为了清瑶门的少掌门和少剑魁,还领悟了自我剑意,”王座之上的红衣青年一脸戏谑的看着手下人送来的消息,笑道,“看来柳家针对清瑶门的谋算是彻底的破产了啊,我得准备下一个计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