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大佬今年九岁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高平夏的盘算

大佬今年九岁半 桃子精灵 3078 2021.02.22 10:23

  就在华筱羽离开了清瑶剑决现场去为明天的比试做准备的同时,雷岳峰的观战台上。

  吴绪面色灰白的瘫软的跪在地上,此时他的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不过此时的他却宁愿自己还是之前癫狂的样子。

  因为此时,他的师尊许博平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全身的冷凝肃杀之气刺激的吴绪恨不能现在即刻昏死过去。

  虽然此刻他是低着头的,但是脑海里面却是无比清晰的印刻出了此时此刻师尊的脸,那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仿佛要择他而噬的恐怖表情。

  “吴绪,你让为师失望了。”就在吴绪因为心中的恐惧而全身发寒的时候,许博平的声音从他的头顶响起。

  平静,不带一丝的情绪,却是让吴绪原本灰白的面色之上更添了一层死灰。

  完了,吴绪在心中想到,身为许博平的亲传弟子的他当然知道,每当师尊以这样一种语气开口对某个弟子说话的时候,就等同于为那人敲响了丧钟。

  “你能力不济,为师不会怪你,但是你竟然出尔反尔,意图用欺诈之术赢得比试,手段卑劣实在让为师寒心啊。”许博平语气淡淡的对吴绪做出来宣判,“你今日这样的表现,实在不适配再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当然,你依旧是我雷岳峰的人,这一点无论生死都不会改变,你尽可以安心。”

  “不!”一听到许博平这样说,巨大的屈辱感甚至战胜了恐惧,吴绪抬起头大声叫道,“师尊,不要……”

  清瑶门的弟子等级分为四等,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其中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是由独立于七峰之外的外峰和执事堂统一管理,而隶属于七峰的只有亲传弟子和杂役弟子。

  换句话说,许博平褫夺吴绪的亲传弟子称号,又不许他离开雷岳峰,言外之意就是已经将他贬为杂役了。

  这样从天上被人拍到了泥地里的巨大错落的感觉让吴绪几乎崩溃,雷岳峰上等级森严,杂役弟子过得是犹如地狱一般水生火热的日子,而自己是由亲传弟子被贬下去的,地位更是比一般的杂役弟子都不如。

  想着自己以前欺负凌辱过的那些杂役弟子在自己被废去了修为之后丢到他们中间时会做出怎么样的报复来,吴绪就恨不得现在就拔剑自刎,求得一个痛快。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不要说在师尊面前自己忤逆他的特定,求得一死的可能,即便自己成功了,那也只会让师尊将怒火烧到吴家身上,这样自己的父母亲族可就要承受灭顶之灾了。

  就在此时,吴绪的眼角余光忽然飘向了现在一旁的柳月白身上,眼睛中忽然又亮出了神采来。

  自己是听了柳月白的话行事的,柳月白应该会帮自己求情的吧。

  在吴绪期待的目光之中,柳月白开口了。

  “师尊,像这样的废物怎么还能留在我们雷岳峰呢?”只听柳月白道,“不如废除修为,然后直接逐出宗门好了。”

  什么?吴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双目圆睁,望向柳月白的眼神之中包含惊怒之色。

  废除修为,逐出宗门,家族便肯定不会在认自己,自己修为被废,形如凡人,这样自己又如何能够活得下去呢?

  此时此刻,吴绪才猛然察觉到,自己,可能,被柳月白当枪使了,而现在,自己这把枪眼见没有建功,已经变成了弃子了。

  但是此时醒悟,似乎已经是太晚了。

  就在吴绪想要大声质问柳月白并且将她指示自己行偷袭之事的事情公之于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而此时,一只大手已经覆上了自己的额头。

  一股灼热的痛感自吴绪的额头处开始,迅速的蔓延至他的全身,随即,吴绪便感觉到自己的丹田瞬间爆裂开来,自此,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体内有一丝灵能游动的气息了。

  “你们将他丢出山门好了,”柳月白说道,“师尊和我还是事情商量,你们暂且先退下吧。”

  其他雷岳峰的弟子们见许博平并没有对柳月白的这句话有任何斥责之意,便知道这其实也是师尊的意思,于是便朝着许博平行了一礼之后便拖着吴绪离开了。

  “月白,今日之战,你怎么看?”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之后,许博平才让柳月白来到自己跟前坐下,然后问她道,“华筱羽的作为,可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师尊,华筱羽的成长,确实惊人,”柳月白的面色也变得有了沉重,“刚刚的那一战,已经显示她已经有了精武境的武道修为,而且,那把剑,也有古怪。”

  刚刚那一战,她看的非常清楚,原本吴绪的那一道全力发出的九华剑气是应该能够重创华筱羽的,但是没有想到,在对上华筱羽的那把石剑之后,居然背其所控,不仅没有对华筱羽造成一星半点的伤害,最后居然为华筱羽所用,成为了斩断吴绪手中剑的助力。

  “那把石剑,为师也没有见到过,应该是华清瑶为了她女儿而悄悄准备的,”许博平抚了抚长须,对柳月白说道,“这把长剑不简单,你对上华筱羽的时候,千万不能够给她应对之机,必须要一开始就以雷霆手段全力打压于她,让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被你灭杀当场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师傅放心,月白知道该怎么做了,”柳月白低头答应许博平的时候,眼角余光之中闪烁着阴毒的杀机,“我倒要看看她手上到底还有多少好东西,还能够帮她走得多远。”

  她看到了。

  第二天华筱羽连比了六场,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气息相合的原因,这六场她都对上了雷岳峰的弟子,而结果也是一模一样的,这些倒霉的雷岳峰弟子被华筱羽一剑斩断了手中的佩剑,黯然退场了。

  “滚!你们都给我滚!”观战台上,看比试看的眼中冒火的柳月白大声对着输了比试,正垂头丧气的一众师弟们咆哮道,“雷岳峰没有你们这样的废物!”

  “师姐,你凭什么让我们滚?”这时候,一个雷岳峰的弟子忍不住回嘴道,“你虽然是师姐,但是在清瑶门,我们同为亲传弟子,你有什么权力让我们滚?”

  “凭什么?就凭你们是一群居然输给了华筱羽那个废材的顶级废物!”柳月白不屑的哼道,“权力?我是在替师尊教训你们,怎么,你们还敢不服吗?”

  “我们输给了华筱羽,我们是顶级废物,那你被华筱羽一剑抵在喉咙上,你又算是什么?”出乎柳月白的意料之外,那个弟子居然还真的出言反驳,而且一开口就戳她的心窝子。

  但是还没有等她以雷霆手段打压这样的反抗,下面立刻就响起了附和的声音。

  “柳师姐,做人要凭良心说话啊,若不是你让我们去替你试探华筱羽的底牌,我们会一上去就被她斩断佩剑吗?”

  “就是,柳师姐,你虽然最受师尊的宠爱,但是也不能够这样卸磨杀驴,乘着师尊不在就假借他的名义打压同门!”

  “呵呵,你把我们当吴绪那个傻子了吗?”

  “就是就是,又能耐,你赢了华筱羽,我们才服你!”

  怨气是一天一天积累的,柳月白的飞扬跋扈让她在雷岳峰其实有不少的人看她不顺眼,只是平日里有许博平替她撑腰大家能忍则忍罢了。

  但是吴绪的事情给在场的所有雷岳峰的弟子们敲响了一个警钟,柳月白很有可能会像坑吴绪一样的坑自己,让自己糊里糊涂的就被废掉了修为,赶出宗门了。

  既然忍气吞声也不让人好好的过,那就索性闹一场吧。

  “你······你们······”见到这样的场面,柳月白顿时气的面色发白,刚刚想要拔剑,却听见一声威严的声音在她的耳边炸响。

  “够了!同门内讧,也不嫌丢人!”

  是师尊!雷岳峰的弟子全都跪了下来,显然,刚刚耳边如雷炸响的,不仅仅只有柳月白一个人。

  “高平夏,下一场是你对战华筱羽了吧,”许博平却是没有对刚刚雷岳峰弟子们只见的争执表现出任何的态度,而是问一名弟子道,“有想过该如何应敌吗?”

  那名叫高平夏的修士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矮胖中年男子,筑基初期修为,听到许博平问自己,连忙抬头回答道:“回禀师尊,根据华筱羽比试的这几场的情况来看,她的胜利往往是依仗着手中的石剑后发制人,才能够取胜。”

  之前的那几场比试他都已经看过了,最终华筱羽能够斩断对手的剑,无一不是因为华筱羽利用手中的石剑吸纳了对手发出攻击的剑气,并且转化成了她自己攻击的助力,换句话说,只要他比试的时候不给华筱羽吸纳自己力量的机会,那华筱羽便没有办法能够击断他的剑了。

  “弟子已经想好了,等下上场之后,弟子不会主动和华筱羽正面对决,而是会先避其锋芒,然后等到她内劲不支之时,再一举拿下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