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逝后至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现身

逝后至候 水语金 1 23 24252019.12.16 21:59

  楚怜此时是十分担心柳因风的,从昨天白天与影凌交手之后,一直到现在日升鸡鸣,她都找不到柳因风的人在哪里。

  “哎呦,你说安然她这是到哪儿去了呢,我去她房间里看,她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老人家急的来回转,见楚怜又来找人,便是连忙拉住她,“姑娘啊,你找着她了吗?”

  楚怜也不想老人家担心,可她自己已经不知道反复来看多少次了,这时也只能摇了摇头,安抚了下老人,却也在这里待不住,便也不再干等着,出门便又返回了林府。

  影凌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昨天又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以及柳因风又为什么会去了那座废弃的宅院,还和影凌碰在了一起?

  柳因风让她抓住影凌,她自然没有那么大的本领,两人僵持了一阵,最终还是双双罢手了,她立时便想去找柳因风,只是却四下都见不到人,她然后便想到了当时见到的林逸情,只是却不想,连这人也不见了踪影。

  楚怜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与之短暂交手的影凌也重新消匿了,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在她不知第几次找寻无果,回到林府的时候,却意外听到了林逸情已经回来的消息,只是……

  “你说什么!?”

  拦住她的林府下人只好又张口解释道:“大公子确实是回来了,就在刚才是被一个男人给架着回来的,人这会儿还在里面躺着呢,不省人事,二公子才带着大夫进去诊治,眼下不方便人进屋啊。”

  “你说林逸情是被什么人给带回来的?”楚怜忙跟问道。

  “是个着一身黑衣的男人,个头与我家公子相当,粗眉毛,五官看着也挺俊朗的。”

  ……是影凌。楚怜深吸了一口气,却是不顾身边人的阻拦,直接推门闯了进去,果然看到林逸情闭目躺在床上,而林逸德还守在旁边。

  林逸德转头看向她,还没来得及上前和这人说话,只见楚怜转身便又匆匆离开了,眼下还是一团混乱之际,便也顾不上别的了。

  这回,楚怜是一路直奔沈安然家而去的,当她匆匆推开了房门,闯进了沈安然的房间时,只见找了许久不见的人,这会儿总算是回来了,只是楚怜还来不及放下心来,蓦然又因为眼前的情景,而提起了满心的不安。

  柳因风扣上了领口的最后一颗扣子,不由转身看向门口闯进来的人,楚怜胸膛起伏,连呼吸都还没平复,柳因风见来人是她,隐隐透出的杀气总算渐渐平复了下来。

  “二姐,你回来了。”似乎进来的不是时候,唐突冒失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缓缓开口说道。

  其实在楚怜乍一看到房中的人,便整个愣住了,一时站在门口默默往里打量了一眼,只见房间的地上胡乱堆着件脏污破烂的衣衫,而柳因风的身上分明是有伤。

  她嘴唇上伤口鲜明,手背的指骨上还有明显带血的擦痕,当柳因风转身走过来的时候,楚怜才清楚看见了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难看的脸色。

  楚怜的声音一时都有些哽住,“……二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你来做什么?”柳因风半晌说道,然后越过楚怜,坐到了房间圆桌旁的椅子上。

  肯定是有事的,这再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没事的样子,可是看着这样的柳因风,楚怜却是不敢再问了,因为知道,即便不论如何追问,只要是她不想说的,别人就怎样都不可能知道。

  楚怜的心里一时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似得,她不禁垂下视线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再抬起眼来的时候,发现柳因风正默默看着自己。

  “我……我没抓住影凌,他跑了。”闷闷的声音响起,沉沉落入了柳因风的耳朵里。

  “我知道,又没让你和人拼命。”

  楚怜看着一脸倦色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真的没事吗?如果是关于原容的事情,虽然我未必就能帮得上忙,但是只要二姐你开口,我能做的也一定会尽力的。”

  柳因风蜷起一只胳膊来,手心撑着半张脸,侧倚着身体看着说话的人,看她那一脸的认真模样,便觉得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倒是格外好看了些,不觉咧嘴冲她轻笑了笑。

  “我好饿啊。”柳因风就那样看着她,一下子把楚怜都给说愣了。

  楚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目光定定黏在这看来有些不一样的人身上,然后连忙说道:“那你等等,我马上出去给你买。”

  柳因风嗯了一声,跟着点了点头,在楚怜应声离开前默默说了句,“帮我把衣服拿去丢了吧。”

  “好,我去去就回。”

  楚怜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转身退出了房间,柳因风看着一人离开的身影,便又随着陷入了一阵沉默里,她静静想着什么,目光中的一点黯然之色,终究被冷毅给取代了。

  另一边楚怜才刚走出沈家大门,迎头便撞上了一个人,她惊愣一下,没想到原容会出现在这里,再想到昨天的影凌和刚才的柳因风,便紧盯着这人质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昨天你是不是对二姐做了什么?”

  原容本没想理会这人,在看见楚怜怀里抱着的东西时,倒不由愣了一下,虽然已经是又脏又破,但还是不难看出这团破布的本来面貌。

  “你们二姐不会这么小心眼,要拿件衣服来出气吧,”他不觉哼笑一声,直对着拦路的楚怜说道:“反正不管我是做了什么,还是想做什么,你又能拦得住?行了,别在这儿碍眼了。”

  原容说着便越过了楚怜,径直朝着大门内走了进去,楚怜默默攥紧了手里的东西,冷眼看着走开那人的背影,却也不得不承认,原容的话虽然难听,却也没说错什么。

  而且当楚怜回过神来再去想,这人要真想做什么,大概也不会等到现在,而且,她是相信柳因风的,无论是什么事情,二姐都足以应付。

  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时,柳因风抬眼去看,正对上了一张记忆中再清晰不过的面孔,那冷白的皮肤,似笑而非带着寒意的眼睛,足够让她的精神都紧绷起来。

  当原容以他本来的这张脸,而不是林逸情的伪装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柳因风也终于真切地感觉到,这人确实再一次真真切切地站在了面前。

  上一次的这个时候,是柳因风由生将死,却死里逃生之时。

  原容看见柳因风的目光,在门扇打开的瞬间骤然冷却,他眼中不由浮现出,这眼神若是在本来面孔上的那副样子,然后他一眼便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伤,视线落在破损的唇上时,不觉眸色黯然。

  “你这是怎么了?”他这时不由想起方才在门口楚怜质问的话,所以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你遇上了淮音的人?”

  柳因风冷冷看着堂而皇之走进来的人,在一只手朝自己伸过来时,伸手猛地将其打开了,清脆的一声响声在一室尴尬中回荡着,原容停在原地看着她,然后不觉因为她的一句话,眯起了双眼。

  “他呢?我是说林逸情。”柳因风轻挑眉眼,问着对面的人。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