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潇潇子夜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激荡的坦白与诚实

潇潇子夜歌 戴纪 4186 2019.06.13 12:40

  紫兰看着如此坦率地姬荡,心里也是欣慰。至少在她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用书信欺骗了她,但至少他现在承认的如此直接和坦率。她相信他对她的真心,她从小翠的口中知道他无数次的跑几十里路来这里,只是为了看她一眼。换做是别的女子,应该早就感动了。但是她不一样,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爱情,一个什么样的伴侣。感动并不是爱情,那是怜悯。所以,大凡天下的女子,更多的是被追到感动,而不是主动的拒绝或者主动追求,因为我们的这个世界的文化就是如此:男的主动,女的一定要矜持。

  紫兰看了看姬荡,对着姬荡说道:“姬公子与我通信数月有余,每封信我都保存完好,反复阅读,不曾丢弃。信中字字真情,句句真意,有些字句虽然貌似夸张,但却能展现出公子的丰富想象力,有些比喻非同寻常,但仔细琢磨,却觉得精妙。我为公子的才思感到钦佩,并在心中暗自感叹,这世间怎么会有公子这般文采之人?心里想,能有公子这般想法和志向的人,必定是一位志存高远,善解人意的才子。这也是我为何每逢公子的信必回的缘故。另外,姬公子虽是男儿身,却是一副女儿相。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小翠与我都时常赞叹公子的外貌,心想,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俊美之人?

  但小女子向来疑心重。不太相信世间会有如此完美之人!于是便才猜测公子的书信定是有人代写,不然,老天为何如此不公?把世间完美的容颜和文采同时送与一人?思来想去,这才想出了现在这个办法,这才证实了我的看法!”

  姬荡听到这里,心中慌张,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紧促。他知道,自己已经瞒不下去了。现在不承认的话,只会让紫兰更加瞧不起自己,但是一承认,紫兰生气不说,自己也将失去所有的机会。她可是自己梦寐以求,朝思暮想的女子啊!他真的不想就这样失去,但是转过头又想想,现在已经隐藏不住了,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冰雪聪明。刚才她的分析是井井有条,头头是道,几乎是把真相原原本本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很想骗她,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机会继续接近她?但是,他却不敢骗她,因为他知道,骗不了她。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怎么能够骗她呢?以前骗了她,现在还骗她?所以,在一番激烈的思想纠缠之后,姬荡权衡利弊,最后坦然的说道:“紫兰姑娘果然冰雪聪明,那你说的没错,信是我找人写的。但是他都是按照我的意思来写的。我原本以为姑娘不会在意这些,更没有想到姑娘竟然会猜透这些。我以为我能够瞒天过海,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的小伎俩,还是比不过姑娘的火眼金睛啊!”

  “其实我也只是猜测,不能一口咬定。所以这次让公子前来,就是想证实一下。刚才公子见到这满园的兰花之时,说出的一番话,我才顺水推舟,一步步试探公子,检验公子。这证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接下来的测字里,看到公子的字与信中的字天差地别,这才证实了我的猜测完全正确。”

  “那,那敢问姑娘,你喜欢我吗?”

  “这个嘛,”紫兰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公子不必深究,公子是个好人,天下的女子,并不都是像紫兰这般深究与矫情。所以,还请公子把紫兰当做酒醉时的梦,风吹散的浓烟吧!天下女子如此之多,公子也不必为我感到难过,好吗?往后的日子,定会有许多女子,待公子未来的路上之时,对你不离不弃的!”

  姬荡听到紫兰的这番话,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脸上不觉得失落,心里顿时如同千把刀,万只蚁在割自己,咬自己。自己的心在滴血,但是,他强忍着自己的伤痛,故作微笑的说道:没事,我明白了,紫兰姑娘。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了!”

  紫兰歉意的看着远去的姬荡,心里也十分难过,但是她也知道,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待姬荡走了之后,她也回到内屋,小翠上前对着紫兰说道:“小姐,这会不会对他来说太残忍了?”

  紫兰看了一眼小翠,对着小翠说:“或许吧!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在这样下去,只会更加难过的,到最后只会更加痛苦。现在的伤痛只是暂时的,好过以后的悲痛欲绝吧!”

  “但是,虽然他没有流眼泪,但是我看得出,他在强忍着微笑。或许,没有眼泪的悲伤,才是最大的伤痛吧!”

  “像他那般的男子,只要肯接受其他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投怀送抱!在那些女子的温柔乡里,我终究会被他遗忘。”

  “那你告诉我,小姐,这么久的通信,你就对他没有一点感觉吗?”

  “我觉得我是跟信交流,而不是他!”

  “这话这么说呢?”

  “你知道,碍于距离和我们本身的事务,我们接触的机会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要用书信来传达的缘故。所以,书信的内容就是最直接的心声,而有些用言语无法表达的情感,书信却说了出来,所以更加真诚。你也知道,这信虽然是姬荡的名义,实质上是另有其人。所以,我觉得写这信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写这信的人,才是我想要认识的人!”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问激荡呢?”

  “他现在正在难过的劲头上,如果我一问,他或许会责怪为他写信的人,如果因为这个而破坏了他们的友谊,我想我就是一个罪人。”

  “那你想找到他吗?”

  “想!”

  “怎么找?”

  “其实我有一种感觉,应该就是他!”

  “谁?”

  “以后再告诉你。你先出去忙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下!”

  小翠这才从内屋出来,在店内像往常那般做着一些琐碎的事。姬荡离开店内之后,失落的在街上走着。在远处一直盯着姬荡的两位仆人看到姬荡如此伤心,脸上露出了一阵阴笑。二人并未多想,便走进店去,看到小翠在店里,便把礼物又送给小翠。并打听道:“小翠姑娘,是不是你把姬荡给伤了?”

  小翠心里暗想道:“这件事,绝对不能暴露小姐。”于是她答应道“是啊,那小子,傻乎乎的,我不喜欢他,你们家公子呢?改天你把他叫出来啊!”

  两人笑道:“好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两位仆人吧这件事告诉了高义,高义笑道:“穷小子,还想跟我玩?哪个女的喜欢书信?还不如实际点!”

  两位仆人笑道:“的确啊,少爷,那姑娘还说想见你呢!”

  “哼,见我?我岂是她想见就能见得的?自己多大点数自己不知道吗?还当真是以为我看上她了?”

  “是是是!那么少爷,以后我们还要送礼物给她吗?”

  “目的已经达到了!还送她礼物干嘛?当真不把钱当钱了?就这样吧,你两先回去吧!对了,以后也别去那店里了,这件事就这样!”

  “好的,少爷!”

  高义将二人打发走了之后,就火急火燎的去找到潘超,讲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一清二楚。潘超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对着高义说道:“这件事,干的真漂亮!”

  “那小子,现在应该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吧?跟我们斗,他还嫩了点!”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我们去让他无地自容,让他伤过的心再伤一次,击溃他!知道吗,现在才是最有意思的的时候呢!”

  “万一他又动手打我们我们该怎么办,我两可不是他的对手?”

  “这次,我们把耿彪先叫上,他给我说了,好久没有打过瘾了。一来是可以让他先练练手,再来,就是看耿彪对我们是否足够信任。”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姬荡那家伙现在还在路上屁颠屁颠的流眼泪呢!”说完。两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小翠把刚才两位仆人的事给紫兰说了一遍,紫兰说道:“二人定以为是你拒绝了姬荡而高兴吧!”

  “肯定是的,他们也太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没办法,谁叫他们就是这样呢?”

  “那小姐,我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扔掉吗?”

  “为什么要扔呢?这些都是你的了,日后你回到乡下,这些钱财已经能够购置田宅了。你就先留着吧!”

  “好!小姐,那你说他们会不会取笑姬公子呢?”

  “会,一定会!”

  “那姬公子岂不是很可怜?”

  “是啊!不过这样也好,让他打一架,释放情绪也不错!”

  周浪一个人在营地里,一会看书一会练武的,总是心不在焉。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姬荡的感情而开心,或者是因为,自己的退出而难过!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是,又想到,那是自己的兄弟啊!我应该是祝福啊?我自己在想什么呢?他这样一遍又一遍的纠结,又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安慰自我抱怨。周浪看看天空,一般这个时候,姬荡已经回来了。但是他等了许久,还是不见他回来。心中便又着急。但是自己不能离开这里,一旦离开,监管人员看不到自己和姬荡,心中肯定会有所疑虑,定会来看个究竟。到时候两人的事就会露馅,那么,一旦被罗文和张邯知道,那么这件事情可就麻烦了。于是,权衡利弊之后,他决定等着姬荡回来,而不是冲动的出去寻找。

  姬荡走在回来的路上,脑海里全是那些回忆,他想过跟紫兰一千种一万种美好的憧憬,但是却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结局。他又在反思自己:“我当初就应该自己写的,虽然字丑,至少,这样会真诚?”有转过念想到“这字这么丑,而且,她也说了,思想我也达不到浪哥的那个境界,文采也更不用说了啊?我写的大白话,她会看得上我,还会跟我通这么久的信吗?”“或许吧,我倒是挺羡慕周浪,那么高的文采。”“如果当初是周浪追求紫兰的话,那么久不会像我这么惨了吧!”“其实不能怪紫兰,要怪还是怪我,要是我出生好一点,我就可以吟诗作画了!”他就这么想着走着,没有在意自己的速度,也没有在意天气的早晚。等走到营地里时,已经是傍晚了。周浪看到他的这幅落魄和魂不守舍的样子,已经猜出了大概了。但是为了表示关心,或者是为了安慰,便问道:“怎么了?失败了?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见着?”

  “见着了!”

  “那你应该开心啊?怎么一副垂头丧气的苦瓜脸?”

  “我失败了!”

  “哦!”周浪同情的说道,“没事,世间又不止她一个女子,对不对,想开一点嘛。下次继续努力啊!”

  “但是,我觉得她是我最爱的女子了。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了!”

  “嘿嘿,这辈子还长着呢。别太在意了,先去睡一觉,过两天就好了的!”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声传来,周浪姬荡而人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潘超,高义和其他两个人。高义说道“还睡觉?还睡得着吗?若我是你,我定然会找个洞钻进去。丢死人了!”

  “是啊!追个姑娘,居然就只写信?礼物也不送一件?这样能追到吗?你说,能追到吗?”

  “追得到!但你要看是那种女的?有些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用几封信就把别人追到手,你说,是蠢呢还是天真呢?”

  “我看,既不是傻,也不是天真,是穷!”

  “哈哈哈哈哈哈·······”二人一唱一和,尽情的取笑着姬荡。姬荡和周浪似乎听出了什么,便说道:“你二人竟然暗中跟踪我!”

  “说的太轻了。岂止是跟踪,我还帮助你了呢?”

  “你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

  “我就是送了一些礼物,让她有个对比罢了!怎么样?对你好吧!”

  激荡一听,也不深究真假,就直接对两人说道:“卑鄙小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们!”话音说完,便跳了出去,准备大打出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说道:“打架?我一个就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