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无可限量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715 2003.05.27 19:42

    赛后,《高中足球》的知名记者陈华锋这样评价这场比赛:

  “一场非常漂亮的胜利,以一个非常漂亮的进球开始。整个下半场,曙光打出了一次次非常漂亮的配合,这是以前比赛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幕。曙光一直引以为豪的进攻组合向人们展示了他们灵犀相通的一面,这支被称为全洛阳最强大的攻击组合终于百分百发挥出了其真正的威力。他们用五个非常漂亮的进球说明了他们的无坚不摧。”

  失了第一个球的关林高中并没有向人们想象的那样,冲动的压出来和曙光对攻。而是仍然很谨慎的防守,并伺机反击。稳守反击依然是他们的战术。

  但这并没有增加曙光攻击的难度。事实上,曙光的攻击四人组全速运转起来后,关林一切抵抗都只是形式上的努力而已。

  卡卡首先发难。他在中场接球,带球向前。在戴球过程中,三名前锋已经开始向前跑了。

  攻击开始!

  看见同伴响应后,卡卡开始加速,对方防守队员上前逼抢。卡卡右脚抡起,做势远射,对方连忙飞身去铲,这是的卡卡却右脚抡空,左脚紧接着脚后跟将右脚后面的球磕到自己身体的右侧,整个身子跃到空中,闪过了对方的铲抢。

  尖角、欢呼,还有掌声,给了这个漂亮的过人。

  落地后的卡卡,用右脚将球顺势一挑,足球越过一个冲上来补防的关林后卫,传给了张俊。

  张俊正背对着球门,他直接将来球回传给自己斜侧方的杨攀,然后自己转身向禁区里跑。

  关林的后卫又向杨攀扑来,杨攀却也不停球,再次直接将球吊向禁区。

  足球划了一道弧线,飞向球门的远端。任煜地出现在球的落点。门将连忙移动,去封堵任煜地的射门角度。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后,他知道小角度正是任煜地擅长的射门位置。

  任煜地抡起左脚,要射门!

  守门员紧张起来,但是他没有看见球过来,倒是看见足球向球门前的中间地带飞去。

  任煜地没有射门,而是选择了传球,他把球勾回了球门前!

  张俊正在向球门跑,去突然一个急停,盯防他的后卫被搞了个措手不及,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开了!张俊整个身体像一张拉满了弦的弓伸展开来,球到,手松,箭离弦!

  整个大腿的快速摆动,带动小腿,左脚的脚面狠狠的抽在了足球的上部!

  抽射!

  足球在球门线上反弹了一下,狠狠的撞上了球网。

  这时候,关林的门将还站在远门柱,回头呆呆的看着足球把垂下来的球网冲了起来。

  2:0!

  下半场第十七分钟,又是一个四个人之间的精彩配合,最后由张俊以一脚有力的抽射结束。

  进球后的张俊显得很兴奋,他高举右手,向后场跑去。身后,是他的队友们,他们欢呼着追逐着张俊的身影。

  这个时候,看台上的陈华锋突然有这样一种感觉:此时的张君,仿佛是一个冲锋陷阵的旗手。他高举的右手中举着一面飘扬的旗帜。只要他这样在最前面冲锋着,他的身后就会跟着一群信赖他的人,和他所信赖的人。在战场上,他们是战友;在球场上,他们是队友;在生活中,他们是朋友……

  六分钟后,张俊以一个鱼跃冲顶打进了自己在本场比赛中的第二个进球后,他仍然高举着右手冲着,身后是他的队友们。

  又过了十分钟,张俊接卡卡的直传,晃过了出击的门将,将球打进空门,完成了他本场的帽子戏法后,他还是高举右手在场上尽情奔跑,身后,身边,也仍然是他的队友们。

  这样的情景,十六分钟内看了三次,陈华锋也笑了:

  “原来,信赖是这样获得的!”

  张君上演帽子戏法的这段时间里,曙光啦啦队“张俊!张俊!”的喊声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张俊的每一次接球,每一次射门,都会博得他们的欢呼。那些第一场比赛还在怀疑张君的新生们叫得格外卖力,他们用自己这三场比赛的所见所闻亲自见证着什么叫“王牌射手”。是那种在球队面临困境的时候,率先打破僵局的人;领先后决不手软,继续扩大优势的人;勇于挺身而出,承担责任的人;可以带给球迷享受的人;总能为队友们带来希望和信心的人;让队友们的努力不会落空的人;用自己的进球捍卫着大家的梦想的人……

  苏菲有些惊讶的看着看台上激动的人群,耳边全是“张俊!张俊!”的呼喊声。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张俊也有了这么多的支持者?从前的他,还只是别人嘴中的那个“没有上进心,毫不出彩,他到底是不是主角”的普通少年。

  是因为进球吗?

  不!苏菲不这样看。看看他在场上的表现,他执著的神情,还有他可以安神的微笑。是这些,让他赢得了支持。也让那些曾经抱着怀疑态度看他的人,现在都把自己对足球的期望、梦想寄托在他的身上。

  自己没有看错,一个全新的张俊,经过那么多事情后,他,长大了。

  苏菲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如果过去的失败和挫折换来这么一个张俊,那么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从前的不甘和泪水都是值得的。

  张俊,因为你,我开始接触足球。现在,因为足球,我发现我是这么爱你……

  比赛最终以杨攀招牌式的大力远射画上了句号。

  5:0!曙光在八分之一决赛里以如此悬殊的比分淘汰了对手关林高中。

  当裁判吹响了终场哨时,为在场边的记者在一次向人们展示了他们像狼一样的聚集捕食能力。曙光队从教练到球员,全部被热情的记者围住采访。无一幸免。

  “梁柯老师,这场比赛曙光的攻击组合展示了他们强大的攻击力和默契的配合。请问在平时的训练中您是怎么让他们练习的呢?”

  这个问题应该是不少人关心的,因为很多人都想找出曙光的进攻组合如此强大的原因。他们四个人的个人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用多说。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他们那中心有灵犀的默契,在比赛中的那些即兴发挥是怎么来的。

  看着多双期盼的眼睛,梁柯笑了笑:“平时的训练,我让他们在一起玩球。”

  “玩球?”

  那些记者当然有理由疑惑。哪有在训练中“玩球”的?训练是为了比赛做准备的,在比赛中的战术打法都是平时训练中努力练习,日积月累出来的。但是实情确实是这样的。一个星期五天训练,前三天梁柯不会对张俊、杨攀、任煜地、卡卡这四个人的训练内容做任何安排,只是扔个球给他们:“你们自己去玩吧!”他自己则把全部精力都放到训练新人,调教林小方、陈波和王宁上面去了。只是到最后两天了,队伍才一块儿合练。

  在卡卡刚刚入队的时候,梁柯就发现卡卡足球的即兴成分比较多,比较艺术化,也许从小在巴西里约的海滩上踢球的原因吧。他总是有不少即兴之作,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如果硬用什么战术、位置这样的框架限制住他的话,他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只有百分之三十。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不限制他,让他尽情发挥。只是这样,对他的搭档的要求就高了,必须要能正确的跑位,接住卡卡那不知道会何时,从何处传来的球。一般的训练一点涌出都没有,只会扼杀灵气。所以梁柯想与其刻意训练,不如任其发展,看看他们在一起玩球,能玩出个什么名堂来。

  这场比赛证明了梁柯的正确。五个进球全部是四个人精彩配合的产物,而且各个配合都堪称经典。与那些循规蹈矩的传切配合不同,这四个人的配合完全是心有灵犀的结果。

  陈华锋终于有机会问上一句了,他把早就向好的问题抛了出去:“梁柯老师,张俊今天上演帽子戏法,请问您对他怎么看?”

  “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前锋,他的得分能力是无庸置疑的。而且从这三场比赛来看,他性格上的缺点也正在逐步克服。”

  “那您能设想一下他的未来吗?”

  梁柯愣了愣,然后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蓝天:“无可限量……”

  梁柯只说了这四个字,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但是陈华锋觉得已经够了,不愧是看着他成长的教练,贴切的四个字。

  无可限量啊……

  星期天。

  一条僻静的小巷里。

  “妈的!臭小子!你忘了赛前你是怎么答应我们的?放水!乌龙球!现在呢?5:0!曙光大胜!你******!”豁子冲靠墙站着的任煜地暴跳如雷的喊叫着。

  “你太大声了,这样会把别人招来的。”任煜地挖挖耳朵说。

  “那又怎样?你敢欺骗我们!曙光必须输!”

  “原来你找我出来就是为了这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赔了多少钱?我拿钱给你。”任煜地若无其事的说。

  “放屁!你以为你有钱就可以摆平了吗?我告诉你,你捅了马蜂窝!你们死定了!”

  “好了!不要婆婆妈妈的。说吧,是一起上,还是单挑?”任煜地开始脱外套。

  豁子有些惊讶:“你……你不怕大赛委员会的处罚吗?”

  “嘿嘿!现在可没有外人。”任煜地不怀好意的笑道。

  他话音刚落,一行人从拐角处转了出来。

  豁子笑了:“现在有了……”可他的笑容马上凝固在脸上。

  “这是怎么回事?”阿原看着眼前的六七个人不怀好意的围着曙光的9号,他皱起了眉头。

  任煜地瞟见了阿原旁边的李永乐和张杨。

  “原来如此。”李永乐点点头,他明白了为什么任煜地在上半场会表现失常,“你是说你一直在想那盘录音带在不在。”

  任煜地点点头。

  “从那个比分上来看,那盘录音带一定是不存在喽?”张杨捏捏拳头,看着豁子一伙人说。

  任煜地再次点点头。

  “喂!喂!你们想怎么样?球员打架可是会被取消资格……”豁子叫到。

  李永乐把双手插在兜里:“我可没有说我们会动手。是吧,阿原。”

  阿原和他的八个手下已经一脸杀气的走向豁子他们:“混账东西,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豁子和他的小弟们脸上全部写着“绝望”二字。

  “阿原,不用手下留情。”

  李永乐挥挥手,和张杨、任煜地转身走了。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任煜地问身边的李永乐。

  “路过。”

  “路过?”

  “是啊。某个人的叫声在老远都听得见,所以我们就顺便路过来看看了。”张杨说。

  任煜地笑了。刚刚他在豁子面前表现出来的沉稳只是表面,其实他的内心也很担心比赛资格的事,现在让这一带的大哥阿原来解决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要是真动起手来,他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大不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把和不良团体合作赌球的事情全背了,然后退学走人,又不是没有干过。

  “你不用担心他们还会来找你和曙光的麻烦了。我把相机给了阿原。”李永乐说。

  “相机?”

  “今天天气不错,本来是和阿原他们出来玩的,顺便照几张相。刚买的胶卷……算了,便宜那几个小子了!”李永乐歪了歪头说。

  任煜地马上明白了李永乐的意思,想起那几个人挨完后,还要被拍*,他就想笑。

  “谢谢。”

  “不用谢。我是为了我自己,我可不允许曙光在没见到我们之前就输了。谁也不能阻止我和他的决赛!”李永乐突然表情大变,咬牙切齿道。

  任煜地吓了一跳,张杨却在一边笑道:“又来了!他总是这个样子,你不要管他。”

  还是那座豪华别墅。

  “少爷,他们失败了。”

  “一群饭桶!白花了我的钱!算了,给我找干爹,我有事情要拜托他。”

  “这个……少爷,这样不太好吧?”

  “他是我干爹,我有事情要他帮忙都不行吗?”

  “不是,只是……如果被老爷知道了……”

  “你不会不让他知道吗?笨蛋!去吧!”

  来人只好退出。

  等房门被关上后,马尼才喃喃道:“张俊!到时候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