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少年的烦恼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5826 2003.05.27 19:45

    第二天,几乎整个曙光高中都知道了苏菲成了风光的封面人物。就连足球队去年全体上封面都没有这次流传的速度快,面积广。原因有三:一、苏菲是个女的。二、苏菲是个美女。三、苏菲是个人缘极好的美女。

  一直以来,三年级的都知道高二三班有个叫苏菲的大美女,学习好,长的又漂亮,为人开朗活泼。他们一致认为苏菲就是曙光的校花。

  二年级的以他们这一届有苏菲这个大美女而自豪,因为苏菲的出现使他们甩掉了“美女质量一年不如一年”的骂名,开始抬头挺胸的做人了。

  一年级的则把苏菲视作美丽与智慧的化身,不管是做姐姐还是女朋友都是无可挑剔的。

  在老师眼里,苏菲是个学习努力,成绩优异,品格高尚的学生。她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关心集体活动,热爱劳动……总之,她是所有学生的表率、楷模。

  找苏菲签名的人数直线上升。苏菲是个善良的女孩,不愿意拒绝别人的她总是一次次耐心的满足他们的签名要求,一天下来,她几乎只会写自己的名字了,看见纸和笔,就会条件反射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下午放学前,梁柯一脸严肃的让苏菲放学后到他的办公室去。

  苏菲暗地里吐了吐舌头,一定是梁柯对自己这样不满了。她现在还记得高一的时候。球队因为第一场比赛的胜利而骄傲不已的时候,梁柯的训斥是多么的严厉。

  放学后,苏菲有些惶恐的来到梁柯的办公室。

  如她所料,梁柯板起脸来说了一大通大道理。什么“年轻人,千万不要因为一丁点的成绩就骄傲自满。”“以后的路还很长,记得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荣誉只是过眼云烟,明天起来,一切都重新开始。”……

  苏菲一边点头,一边不时的说:“是!对!老师您说的对!我一定牢记。”心里却在为自己叫冤,那种情况是她根本没有想到的,其实她自己也不想这样啊,可是面对那些同学们的笑脸,她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没办法,签吧,痛苦我一个,幸福是大家。

  “好好干!继续努力!能上封面是对你的嘉奖,也是我们全队的骄傲。不过不要因此而自满起来。苏菲还以前的苏菲。”梁柯自始至终板着脸结束了训话。

  然后,他递给了苏菲一张白纸和一支马克笔。

  “呃?老师,您这是……”

  “噢,给我签个名吧!呵呵!”梁柯笑着说。

  “……”

  训练场上。

  卡卡正拿着《高中足球》欣赏。张俊从他身边走过,然后停了下来:“你都这样看着封面快半个小时了!”

  卡卡喃喃道:“太漂亮了!苏菲真是太漂亮了……”

  张俊哼了一声:“那你可以去追她啊!”

  卡卡继续看着封面上的苏菲说:“中国有句古话:朋友妻不可欺。呵呵!我可不想做那种欺负朋友妻的恶人。”

  “什么啊!”

  卡卡抬起了头:“别装了,臭小子!你是吃醋了吧?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在封面上被许多认识不认识的男人亲近。”

  “我?吃醋?哪有?”

  “关键时刻还嘴硬!你们都是这样,像我在巴西的时候,巴西人喜欢就大声说出来。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还要藏着掖这的?”卡卡站起来把书收好,拍拍张俊的肩膀,“好好珍惜!光在我们学校,喜欢苏菲的可不止十几个人啊!”然后颠起一只球,向球场走去。

  张俊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卡卡离去的背影发呆。

  我喜欢苏菲?不喜欢吗?可以找到证据吗?

  一直以来,自己似乎对可以常常和苏菲在一起,甚至是单独在一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有些人如果可以有像他这样和美女独处一室,上街约会的机会,一定会兴高采烈,屁颠屁颠。可自己每次被苏菲从床上拖起来,陪她去逛街的时候,都愁眉苦脸的。仅从一点来看,自己似乎有些暴殄天物了。

  可是什么呢?总是感觉苏菲可以和自己在一起,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自己和苏菲之间似乎总有一种默契感,两个人似乎认识了很久了。是这种感觉掩盖了自己对苏菲的真实情感吗?

  如果不是,那么,在那个像油画一样的黄昏中,为什么自己竟然会有想亲吻苏菲的冲动?

  如果是,为什么在苏菲很亲密的挽着自己的手臂时,自己竟然会心慌意乱?一般人不是应该很配合的贴上去,尽显情侣的亲昵吗?

  “喜欢苏菲的可不止十几个人啊!”什么意思?难道他们都是喜欢苏菲,却因为以为我和苏菲是一对,才放弃的吗?我和苏菲在别人眼中真的那么般配吗?真的已经是大家公认的一对了吗?

  如果不是,为什么在看见苏菲上封面后,我就会心烦意乱?为什么会说出“上封面,接受采访是你的自由。我凭什么管你?”这样的话?其实自己当时的想法不是这样的啊!

  如果是,我哪一点和苏菲很般配了?她长的那么漂亮,我相貌平平。她学习优异,我的成绩总是在中游晃荡。她心地善良,我却喜欢用恶作剧整人。她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我却对那些长的不漂亮的女球迷总是爱理不理的……

  一视同仁?对啊!也许她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好呢!只是碰巧我做了她的邻居而已吧……

  队友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张俊和苏菲在学校见到面只是点头打个招呼,要是隔的远,两个人就直接绕开走了,放学也不一块回家了。于是,“张俊和苏菲分手了!”这样的流言就以足球队为中心迅速的在校园中扩散。平淡的校园生活就像平静的水面被投进了一块石头。

  苏菲掌管着一件很令人羡慕的差事,每天去学校传达室的信箱取信。这可是个可以带给人快乐,也可以带给自己快乐的工作。每当把信件交到同学的手上时,看见同学们幸福的笑容,听着“谢谢!”,任何一个“邮差”都会很有种幸福感吧?一个班级的信箱,总是会有很多人同时去拿信,因此,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小小的传达室总是人满为患。

  在高二三班,这个光荣的工作是属于苏菲的,没人会去和她抢。这种给别人带来快乐的工作,对于苏菲这种人见人爱的“天使”是再适合不过了。不过,这只“天使”却最近比较烦。

  高二三班的信箱在比较靠上的地方,苏菲刚把信箱的锁打开,信箱门就“忽啦”一下开了,满满一柜子的信件洪水一般涌了出来,散落在地上。

  动静很大,周围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见是苏菲后,又都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笑着把脸扭开了。

  苏菲皱了皱眉头,然后无奈的蹲下,一封一封的捡起来,拍掉灰,整齐的放好。有人帮她把散落的比较远的信捡起来,交到她手上。她就会冲对方一笑:“谢谢!”然后那个“乐于助人”的家伙就像中了石化魔法一样呆在原地,满脑子都是苏菲那摄人心魄的微笑,和婉若莺啼的“谢谢!”。保守估计他剩下的两节课是听不进去了。

  苏菲的声音好听,笑容更美。像张俊这种对女孩子反应迟钝的白痴都会因为苏菲的回眸一笑而愣神,可见苏菲的笑容是多么的叫人倾心了。古有“千金难买一笑”,苏菲的笑容虽然不难买,她是个开朗的人,但在“物以稀为贵”的经济环境下,她的笑再多,每个也值千金。

  苏菲抱着一大堆信从传达室往教室走,需要经过报栏,再斜穿过主教学楼前的一个小广场,到教学楼东边的楼梯口,再上二楼,往西一拐,就到了教室。可这一路,不断的有人向她行注目礼,实在看的她不自在。苏菲很聪明,她知道那些人为什么看她,因为她怀中的信,除了四封不是给她的以外,剩下的全部是留名或匿名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

  苏菲不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她跟那些和男生说上几句话都会面红耳赤,头低的跟俯首认罪一样,声音细的像饿了一个月的蚊子的女生不同,否则她也不会去做足球队的经理人了,足球可大部分是男人的运动啊!可是一下子收到这么多情书,她也有些心慌了。哪怕再要强,再开朗,再无所谓,在爱情方面,天下所有情窦初开的女孩子都是一样的。

  好不容易回到教室。当教室里的同学看见这个阵势,不禁异口同声“哇!”的叫了起来。

  苏菲仍然尽力保持着镇静,把那四封不属于她的信交给了它们的主人。然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盯着桌子上像小山一样的情书发呆。

  同学们没有去打扰她,面对这种事,谁也不希望身边围着一大群观众吧?可是就是有人脸皮厚,硬往人家身边凑。

  安柯定了定心神,走到苏菲身前:“呃,苏菲,我想这个星期天请……”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并不是苏菲制止了他,而是他自己住了嘴。

  他惊恐的看见苏菲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

  安柯吓坏了!把女生搞哭,尤其是把人缘极好的美女搞哭,那个后果,就连一向喜欢以“浪子”自居的安柯也不敢去想象。女生的口水、男生的拳头、队友的鄙视……安柯连忙轻声道歉:

  “苏菲,是我不对,我不提约会的事了!你可千万别哭啊!求求你了!”

  苏菲突然抬起头来:“有什么事吗?安柯?”

  安柯愣了大约三秒钟,在这三秒钟里他的大脑高速运转,其速度堪与劣质计算器媲美。就是那种你按个“1”,出个“7”,11=9的计算器。安柯终于明白了苏菲刚才在愣神,根本没有听见他说的一个字。“万岁!”安柯终于扔下了沉重的心理负担,但庆幸之余却又有一点遗憾:自己在她面前等于一团空气……

  三秒钟后,安柯笑道:“没什么事!没什么事!哈哈!”

  “真的没有吗?”苏菲看着安柯。

  这个“浪子”在女生面前从来都是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的,但在苏菲的注视下,他,心慌了。

  “没有!真的没有!”他指着桌子上的信山,“在烦恼,是吗?”从转移苏菲注意力这个方面看,他和张俊有共同语言。

  苏菲点点头,眉头又皱了起来。那副幽怨的神情看得人心碎。

  “好办!”安柯不知从哪儿拿来一个大垃圾袋,大手一扫,信件纷纷落入袋中。

  “嗳,这……这不好吧?”苏菲惊讶的问。

  “有什么不好的?这帮兔崽子用这么白痴的方式,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拿出去扔了!一了百了!”安柯一边说着,一边把桌上的信全部扫进垃圾袋,毫不留情,尽管被扫进去的也有他的一封匿名情书。

  苏菲张了张嘴,终是没有阻止安柯。然后她看着桌上重又恢复整洁,安柯把袋子一扎,拎着走了出去。

  安柯拎着沉甸甸的垃圾袋走到教学楼东边的垃圾堆,校工正在焚烧刚刚清理来的落叶。

  安柯一扬手,把装满情书的垃圾袋扔进了火中,塑料袋瞬间融化,然后信件散落出来,也很快被火焰吞噬,迅速的融进火中,在也寻不到踪迹了。

  安柯在火旁蹲了下来,看着跳跃的火焰发呆。他似乎还可以看见苏菲那幽怨的脸,那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的样子他想忘都忘不掉。第一次看见一向活泼开朗的苏菲会这么难过。原来还以为她和张俊闹矛盾了,自己会有机可趁,没想到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一团空气。真可笑啊!安柯!一直以为自己在女生面前很有魅力的,原来自己是个大傻瓜……

  安柯站起身,转身欲走,却看见了张俊和杨攀从开水房打水回来——今天轮到他们两个值日。

  “咦?安柯,你没事看人家烧树叶干什么?没有女生的地方可是很少会看得见你啊!哈哈!”张俊笑道。

  安柯走过去,接过张俊手中的水瓶,然后再递给一边的杨攀。

  “咦?这是干什么?”

  “你说这是干什么?”安柯猛地抓起张俊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188cm的他抓起179cm的张俊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

  “喂!放手!你干什么!”张俊叫到,“喂!杨攀!”

  杨攀提起两只水瓶,从两人身边走过,走到安柯的时候,他冲安柯低声说到:“代我好好教训他。”然后不理会张俊的大喊大叫,径直走了。

  等杨攀走远,安柯才冲张俊低吼道:“你还有脸问我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在干什么!苏菲那么好的女孩你不要,你还要什么?你说!”

  张俊愣愣的看着这个比他高了近半个头的安柯,没有吭声。

  “说不出话来了吧?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理由!苏菲对你那么好!谁都看得出来!你还不知足吗?你******!认为苏菲配不上你吗?哦!赢了几场比赛,进了几个球,上演了帽子戏法,你小子就拽上了!是吧!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张俊!再让我看到你把苏菲弄哭,我就是被开除,也要把你打得住医院!”

  甩下这句恶狠狠的话,安柯恶狠狠的转身离开了呆若木鸡的张俊。

  张俊一个人傻站在原地,他还没有从安柯的话中恢复过来。

  苏菲哭了?她为什么会哭?到底是怎么了?我对她做了什么吗?

  认为苏菲配不上我?不是啊,安柯!不是这样的!是我配不上苏菲才对啊!

  苏菲很难得的上课开了小差。

  数学老师叫了她三声,她都没有听到,最后还是同桌碰了碰她,才反应过来。

  看着这个好好学生,数学老师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苦笑了一下:“上课专心点。”然后示意她坐下。

  但是坐下的苏菲仍然开着小差,神游天外。数学老师也只好不再叫她起来回答问题。

  “这道题,嗯,张俊,你来回答。”

  “……”

  “张俊?”

  “……”

  “张俊!”

  “……”

  “张俊——”

  “……”

  数学老师叹了口气:“算了,再换一个人吧……”

  苏菲一直愣愣的看着窗外。

  窗外的梧桐叶子已经全部枯黄了,秋风一起,便纷纷扬扬的从枝头飘落。都说叶落归根,可是到底有多少落叶可以归根呢?今天又烧了不少落叶,还有情书……

  她知道安柯喜欢自己,卡卡对自己也有好感,这学校里很多人都想追求她,但他们全部因为张俊的存在,而放弃了。也因为张俊,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其他男孩子。现在看来,值得吗?因为一个自己深爱着但他却浑然不知的人,放弃那么多别的男孩,值得吗?一年多了,没有人家的风花雪月、花前月下的浪漫,几乎天天都是训练、比赛和好像永远洗不完的脏衣服。和张俊连个正儿八经的约会都少的可怜,就是那么有限的几次和他单独出去约会,都会碰见他的对手,他的敌人,他的朋友……没有看过一场电影,没有逛过一次公园,没有去喝过一次咖啡……甚至连一句甜言蜜语都没有。值得吗?一年多了,难道自己一直是那个在单恋的傻瓜吗?

  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的从窗前飘落,又是一年秋天了……

  苏菲幽幽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的初恋会不会像这些叶子一样随风去了。

  在同一间教室的后排,有一个人同样对着窗外的落叶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