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不是选择题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207 2003.08.23 15:09

    苏菲和替补们把矿泉水一瓶瓶递给了在场上全力奔跑了八十分钟的队员们。张俊受到了特殊照顾,苏菲递给他两瓶水,尽管他喝不了,但是他还是收下了。

  梁柯蹲在队员围成的圆圈中,对队员们做着最后的交代。

  “安柯,你的伤怎么样?”

  安柯摇摇头,现在看人看物都恢复正常了,只是不知道到了比赛的时候,还会不会变回来。但他仍然坚定的说:“没问题!”

  苏菲递给他一条沾了水的毛巾:“擦擦脸。”

  安柯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毛巾,手忙脚乱之下差点把水碰洒了。他一直以为他在苏菲眼中等于一团空气,却没想到此时……他连忙把平整的毛巾放在了脸上,挡住了整张脸。

  不过,他没有看见,苏菲给每个上场的队员都发了条沾水的毛巾。

  “加时赛对我们的体力是个考验。因此,阵型仍然回到451,在中场增加兵力,可以阻缓对方的快速反击,赢得体力和时间。我知道你们在最后一刻又变回成433了,但是此阵型中场人太少,攻击力固然强大,却只适用于一时。我们稳扎稳打,耐心地寻找机会,胜负将只在一瞬间!记住,一定要比对方更有耐心!”

  组委会的医生正在将李永乐的纱布拆开,然后为他重新包扎。医生决定再做一次努力,他指着已经红肿的膝盖问李永乐:“你确定你还要继续上场吗?”

  李永乐看看自己的膝盖,点了点头:“我确定。”

  于是医生只好叹了口气,换了截纱布重新为他包扎。“有点痛,你忍着。”

  孙来红在一边安慰李永乐:“最后那个失球与你没有关系。实际上谁也无能为力,那种摆脱……”

  李永乐却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张琳韬坐在邓芮后面,偷偷地揉着自己的左腕。

  赵德锋手中的水只喝了一口,全部倒在了头上,他顺顺头发,然后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了。

  教练再怎么说“无所谓”,这个球还是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影响。一旦停下来他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个进球的全过程,也许只有再度上场,用不停的奔跑才可以暂时将之忘记。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对于这些已经全力奔跑了八十分钟的队员们来说,真的是太短了。很多人都没有休息够,但比赛还没有结束,胜负还未分出,谁也不能偷懒。于是,在各自教练的大声鼓励下,二十二名队员重又站了起来,在场上站好。

  平静了十分钟的看台上也再次掀起了激情的波澜。

  张俊站在中圈,准备开球,杨攀站在他身边,他们没有互相对视,或者低声交流,而是不约而同地看着远处,科大附中的球门。

  “各位观众,在经过了十分钟短暂的休息后,双方队员再次站在了球场上。加时赛的上半场即将开始!这是自洛阳被单独划为赛区后,第一次需要通过加时赛,甚至是点球来决出胜负的决赛!激烈的比赛,观众的热情竟使的这体育场内的气温也随之升高,在这冬日的下午,我们感到了夏天的味道!”

  “嘟--”

  张俊把球向前一磕,杨攀紧跟着上来将球踢回了自己半场。

  卡卡停好球,没有再回传,而是直接带球杀进了对方半场。何家麟没有料到卡卡这么大胆,轻易便被他过了。赵德锋也放弃了一上来进攻的想法,改去防守卡卡。

  但卡卡却把球回传给了身后的王宁。王宁在没有人防守的情况下拿球,非常轻松的把球传给了杨攀。

  杨攀将球停好,陆庆也在他前面摆好了阵势,杨攀没有硬闯,而是把球又传给了已经摆脱赵德锋的卡卡。

  刚摆脱了赵德锋,罗斌又贴了上来,卡卡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回传给了王宁。

  加时赛,大家都消耗了不少体力,要想指望参赛双方对攻,攻守转换令人眼花缭乱的比赛场面有些不切实际。因此什么比赛的加时赛很多都是上半场A队压着B队攻,如果B队力保球门十五分钟不失球的话,那么下半场,就多半是B队围着A队攻。如果还没有进球,双方就只有用最最残酷,最最没有人性的方式来决胜负了--点球决战。

  这场比赛从目前来看,似乎也免不了俗,场面没有下半场那么精彩激烈了。加时赛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双方更多的还是在中场纠缠,没有一次有威胁的射门。

  看着很多时候都是在走的任煜地,梁柯有些犹豫了,不知道是不是该把换下来。因为他的体力不支,曙光很多时候都是在十打十一。但球传给他,他又总是可以拿住球,曙光也就不至于刚冲上来就要后撤防守,节奏缓下来又可以节省体力。这真是很矛盾。

  梁柯想的头疼,趁着球出界,他把边路的杨攀叫到身边,低声叮嘱到:“去告诉任煜地,拿到球少突破了,只要控住球,再找机会传出去就行了。”

  杨攀点点头,把手中的矿泉水浇在了头上,然后将空瓶子扔到地上,抹了把脸,又转身回到了球场上。但他无法马上向任煜地传达教练的旨意,他必须等待下一次死球。

  就在这时,一直在休息的任煜地突然冲上去,抢下了张玉林的球,然后以惊人的气势带球向科大附中禁区推进。这一回他没有选择再走边路下底,而是从肋部挺进禁区。刘超和邓芮在配合上出现了一点偏差,邓芮出脚慢了,结果任煜地象泥鳅一样从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关的门中滑了进去。

  曙光球迷顿时喊声大作,仿佛他们每一次呐喊都可以为任煜地注入一份力量,支持他跑下去。

  张琳韬紧张起来,他知道任煜地的小角度打门有多厉害。但他同样知道张俊的抢点有多出色。封射门还是封传球,又是一道选择题。天哪!他宁肯做一百道政治问答题,也不愿意面对这种选择题。

  但任煜地不会让张琳韬去翻书找答案,或者在演草纸上演算演算传球射门的概率各是多少。时间就是生命,一秒钟都可以要了命!他传球!

  任煜地将球一搓,但张琳韬动作仍然很快,他横身跳起,用手指向腾空而起的足球拨了出去!张俊遗憾的看着足球离他而去。

  但科大附中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因为卡卡已经向球跑了过来。在罗斌的干扰下,他仍然射出了一脚聪明的地滚球。这种球在混乱的禁区里非常有杀伤力,不管是攻方,还是守方,谁的脚不老实那么一下,就可能是进球。

  张琳韬倒在地上,看见卡卡来了这么一脚,倒吸一口冷气,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向足球的方向扑去。但他没有碰到球,足球被张杨转身踢了出去。

  科大附中球迷的大气才刚出到一半,便凝结在喉头。张杨踢出去的球竟鬼使神差地被杨攀拿到了!在距球门二十五米的样子,这个“力量之王”抡起了他粗壮的右腿……

  张琳韬突然从心头升起一股绝望,他的手绝对无法再阻挡杨攀的射门了。

  “不……”

  “杨攀射门--”

  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横在了杨攀前面,然后足球无可避免的击中了他,一声闷响后,他倒了下去。

  “大傻!”罗斌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邓芮。

  “我们是最佳搭档!门将和后卫,呵呵!”这是邓芮在张琳韬刚入队时他说的话。他傻乎乎的样子张琳韬现在还记得。

  “足球又弹回了杨攀脚下!邓芮的努力也无法阻止他射门!杨攀再次射门--”

  张琳韬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向来球飞身而去!

  一声闷响后,张琳韬用合拢的双肘把杨攀的射门轰了出去,自己却被打进了球门。洛阳四大门将,除了安柯是杨攀的队友而免遭毒手,其他三个全部被打进过球门,真是惊人的破坏力!

  被张琳韬挡出的球落向禁区右侧,刘超赶紧大脚开出了了界,因为任煜地又象幽灵一样逼了上来。

  罗斌第一个冲到邓芮身边,俯下身子,冲还躺在地上的邓芮吼道:“大傻!死了没有?”

  邓芮咬着牙,皱着眉,瓮声瓮气地答道:“没!我还没……”

  “那就给我爬起来!比赛还没有结束!快!”罗斌是队中年龄最大的,但他这样说并不是倚老卖老。事实上,作为三年的后卫搭档,他和邓芮的友谊也非同一般。尽管“大傻”这个并不怎么雅观的外号就是他起的,但在科大附中谁都知道“我邓芮最好的朋友是罗斌!”

  果然,罗斌冲邓芮吼完后,邓芮双手撑地,咬牙皱眉,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喂,你有没有事?”裁判还是很尽职的。

  大拿罗斌却猛地用额头顶住邓芮的头大吼一声,邓芮也回了他一声大吼。然后罗斌转身冲目瞪口呆的裁判说道:“好了,他没什么了。比赛可以继续了。”

  “任煜地一次突袭造成了科大附中禁区内的一片混乱。邓芮更是以极大的勇气用身体去阻挡杨攀的大力射门。在平淡的开场后,场上掀起了第一个高潮!双方队员都向我们展示了永不放弃的精神和永远争胜的斗志!”

  如果说刚开场的双方队员还有些顾及的话,现在的他们则完全被刚刚的一轮攻守刺激的百分之二百的投入比赛了。用场外某个球迷的话来说就是:“我靠!太性了!双方队员都他妈暴走了!”

  杨攀现在突然觉得教练的安排有些太保守了,让任煜地控球而不是突破,固然可以让他休息休息。但恢复的那一点体力又有什么用呢?反而可能浪费得分制胜的大好机会。就象刚才那一连串攻势,如果任煜地只是控好球,再把球传出去,那么刚刚的高潮也就决不可能出现了。

  是宁肯在保守中获得平局,进入点球大战。还是大胆进攻,要么慷慨激昂地获胜,要么慷慨激昂地死去。

  这不是一道选择题,因为答案只有一个。

  杨攀走到正在大口大口喘气的任煜地跟前。

  “怎么样,体力?”

  任煜地抬眼看看杨攀:“踢点球没有问题。”

  “别管什么点球了,把你所能做到的都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全部使出来吧。我们用金球击败他们!”杨攀扭头看着不远处的对手们说。

  “也可能被金球击败。”杨攀回过头,任煜地笑着说,“如果这是道选择题……”

  杨攀摇了摇头,打断了任煜地的话:“我们别无选择。”

  非胜既败,这绝对不是一道选择题。

  梁柯很快发现自己的指示一定被杨攀篡改了。因为任煜地只要有拿球的机会,几乎都是不遗余力地突破、过人、过人、突破……

  “该死!他的体力……”梁柯猛地站起来,但却又马上坐了下去。搞的身边的苏菲莫名其妙。

  也许杨攀做得对,错的是自己。

  这个时候,还想着有所保留,有什么用呢?

  或许我是害怕了。

  在接近胜利的时候,谁退缩了,胜利必将抛弃他!

  现在场上的局面,让梁柯想起一句话,伟大的革命前辈刘伯承和*所说的:

  狭路相逢,勇者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