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结束还是开始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5058 2003.07.14 22:55

    张俊吃早餐的时候就可以感到爸爸那不对劲的眼神,似笑非笑,有些暧mei。就连一向严肃正经的妈妈嘴角都挂着神秘的微笑,这种微笑和昨天晚上叔叔阿姨回家看到他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张俊不禁打了个寒战。

  结果,吃过早饭,张俊就被爸爸给踢到了苏菲家。

  “补课去!马上就要高考了!”难道爸爸也可以说出这么义正词严的话来,尽管这个“马上”还有一年半。

  当张俊夹着书包来到苏菲家的时候,阿姨马上对叔叔说:“走,陪我去逛街!”

  “咦?你们要出去吗?”张俊看着在门口穿鞋的叔叔阿姨问。

  “呵呵!是啊,妇命难违!”叔叔笑道,脸上却写满了“幸福”。阿姨给了他一拳,但脸上同样写着“幸福”二字。

  “爸,妈,玩的开心点啊!”苏菲笑着送父母出了门,然后关上门,转身对张俊笑道:“好了,我们开始吧!”

  上午九点钟,杨攀结束了他的五公里慢跑,一身汗水的到了大院门口吃早饭。

  “明天是决赛吧?”卖米线的大叔笑着给他端上一大碗鸡汤米线,还有一块刚煎好的葱油大饼。老顾客了,杨攀天天晨跑完后都要到他这里来吃早饭,根本不需要开口,他就知道杨攀要什么。杨攀每天的晨跑风雨无阻,他的这个早餐摊也天天出摊,风雨无阻。

  “唔。”杨攀咬了口脆香的葱油饼,香味顿时向四面八方散去,大叔的葱油饼还是八年如一日,味道从来都不曾变过。

  “看你们天天这么努力,冠军一定跑不了吧?”这时候吃早饭的人也没有几个了,大叔也可以坐下来和杨攀聊天。

  “那是……我们?”杨攀抬头看着笑眯眯的大叔。

  “呵呵!是啊!张俊这孩子现在也天天起来跑步了。不过他起的早,天还没有亮就出来了,他回来的时候还和我打招呼。”大叔这个早餐摊已经在这个大院门口摆了八年了,张俊和杨攀上小学的时候起,就经常到他这里来吃早餐,因为他的葱油饼是这附近最好吃的。一来二去,大家都彼此熟悉了。

  杨攀若有所思的望着张俊家的方向。

  大叔还在说着:“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努力过,天天那么早就起来跑步。他和你不一样的,总有点懒洋洋的,不过现在也认真起来了。所以我说冠军跑不了了嘛!”

  “不知道……”

  “啊?”

  “我竟然不知道他也天天跑步……”

  “他起的早,正好和你的时间错开了,所以你们两个人没有碰面嘛。天还没亮,街上还没有几个人的时候,他就已经跑回来了,起的比我还早!从来没见他这么刻苦过,啧啧!”大叔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说道。

  “李永乐,我知道你体能好,可也不能这样搞啊!”张杨躺在篮球场上,看着足球从他上面飞过,砸向篮框,有的进了,有的连边都没有沾到。他这个捡球的都累的不行了,可李永乐还在跑动,大脚……

  “明天可就是决赛了啊!你这样折腾,明天还有劲吗?从早上七点到现在,都三个小时了!”

  可张杨说他的,李永乐练他的。他的外套早都脱下来扔在了一边,长裤也脱了下来。这个初冬的早上,他只穿一件长袖汗衫和运动短裤,还浑身都是汗。

  张杨无奈,只能躺在地上,看着蓝天,还有象飞鸟一般掠过的足球,他的身边全是踢过来的足球,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又要起来把这些足球再踢回去。

  曙光高中教师公寓4号楼一单元701。

  这是间极脏乱的房间,客厅、卧室、餐厅三位一体的公寓,让那种勤劳的女人一看到就抑制不住要劳动的冲动。一张凌乱无比的床前,摆放着一张脏乱无比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日哪一顿的残羹剩饭。桌子的右边,是一排沙发,沙发的前方是一台电视,电视已经关上,这估计是这间屋子里最值钱的东西了。房屋的主人衣衫不整的斜躺在沙发中。

  阳光照进了屋子,也照在主人的脸上,不过这并没有打扰他的梦,不知道此时他做的是什么梦,胜利?还是失败?

  沙发前的地上,不少录象带散了一地,这些标签颜色各不相同的录象带都有个共同的特征,标签上都很工整的写着四个字:科大附中。

  安柯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然后象贼一样,从门缝中向外挤。

  “安柯。”妈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安柯叹了口气,回过身。

  “你要去哪儿?”

  “我?呵呵!去锻炼,锻炼!”安柯摸着后脑勺笑道。

  “锻炼?”妈妈扫着安柯的一身行头,闪闪发亮的皮夹克,牛仔裤,可以当镜子使的皮鞋,还有明显是打过摩丝的头发。安柯也知道自己这个谎撒的太没有水平,他又叹了口气,把门关上,脱下鞋,换上拖鞋。

  “把床单、被罩给洗了!”妈妈甩下这句话,转身回屋了。

  安柯看着可以给学龄前儿童当浴缸的大盆子中堆满的床单、被罩,发出一声哀鸣。

  “鬼叫什么?”妈妈又抱着一堆衣服进来,扔进了一边的洗衣机。“这是咱家传统,你洗难洗的,我洗好洗的,忘了?”

  “这算是哪门子传统?”这话安柯只敢在心里说,要是让妈妈听见了,只怕她又要把洗衣机里的衣服都全部扔到他面前的盆子中了。

  安柯小时侯可是一个“热爱劳动的祖国好花朵”,经常因为做了一些力所能及与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受到父母的表扬。有一次,他心血来潮,竟把家里的床单给洗了,那时侯他才上小学一年级,搞的自己象被从水里捞起来似的,也不知道是他洗床单,还是床单洗他,但那条在他眼里就象大蟒蛇般的床单终还是让他制服了。当父母看见挂起来的床单和站在床单旁边和床单比着谁滴的水多的安柯时,几乎不敢相信这床单是安柯洗的。结果自然是又被大大地表扬了一番,并且逢人就说“我们家的安柯会自己洗床单了!”不过,最让安柯欢喜的,还是因为这个他足足吃了两天的好吃的。

  从此安柯吃到了甜头,竟然要求以后床单他包了!父母本着“锻炼儿子,自己省事”的双赢原则答应了。没想到安柯就这样踏上“贼船”了,这一包就是十年。后来安柯“懂事”了。想甩手不干,可是爸妈马上拿出父母的威严,只要安柯一有放弃的念头,坚决予以镇压。通常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大棒便以落上头”。不过安柯这十年的“忍苦负累”也不是没有意义的。安柯现在双手握力奇大,手掌大的单手抓住篮球扣篮都没有问题。上初中的时候,就让他握坏好几个握力器。而这,也正好成了安柯当门将的成功条件之一。

  洗衣机发出低沉的嗡鸣声,安柯蹲在大“浴缸”前,搓揉着床单。

  “安柯,雯雯这几天好象不开心,你不会又欺负她了吧?”妈妈靠在一边看着安柯洗床单。

  “开玩笑!我欺负她?我得敢啊!”安柯叫道。

  “那她怎么总是不开心的样子?”

  “我哪儿知……咦?妈,你发现她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安柯把头扭过去,看着妈妈。

  妈妈想了想:“一个星期前。”

  安柯又把头扭了回去,继续洗他的床单。

  “这个笨蛋……”

  “你说什么?”

  “啊!没,没什么!哦,妈,明天你和爸去看比赛吧?”

  “当然去!儿子的决赛,我们为什么不去!嗯,不过一方是儿子的球队,一方是侄女所在的球队,到底支持谁呢?有点伤脑筋……”妈妈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她没有听见,安柯轻轻地叹了口气。

  当任煜地下楼的时候,爸爸正准备出门。

  “爸!”犹豫了一下,任煜地叫道。

  爸爸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个……嗯,再见!”

  爸爸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转身出了门。做为“三利”集团的总裁,在洛阳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每天都是这样匆匆地出门,忙工作,忙应酬。这似乎是任何一个成功商人的必经之路。

  看着白色的宝马驶出院门,任煜地有些失落地坐到沙发上。电视里放着热闹的节目,不过他根本没有在意。

  当爸爸回身看着他的时候,他本来要说的话却突然缩回了肚子,叫也叫不出来。他知道爸爸很忙,一个星期也见不到几次面,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父亲的关心少,也许是他当初选择叛逆的一个主要原因。曾经有段时间,他认为这个家只是个让他睡觉的地方而已,根本没有“家”的意思。爸爸成天忙于工作、应酬,表示对下一代关心的方式就是“大棒加金元”政策。妈妈忙这照顾年幼的弟弟,也无暇关照“看起来应该已经懂事了”的他。

  升上高中后,任煜地在改变,爸爸也知道,不过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两个人一个星期说的话仍然不超过五十句。刚才他本来打算叫住爸爸,给他说说明天比赛的事情,不过当他看见爸爸转过身来的时候,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难道是太久不交流了,竟然在面对自己爸爸的情况下,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爸,明天下午的决赛,去看吧!”

  躺倒在沙发上的任煜地开始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明天的决赛,即使赢了,对他来说也会有遗憾吧……

  洛阳市邮电局对于繁华的现代的市中心来说,颇有点“特殊的存在”的意思。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只有它是个五层高的老式黄色建筑,倒显的格外显眼。

  卡卡正坐在08号电话间里,他在打电话,国际长途。

  “爸爸,您知道,我当初一个人跑回中国,就是不想按照您设计好的路线走所以现在我不可能回巴西的。”电话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外面听不到里边的声音,里边也不受外面的打扰。

  “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小了,我已经会自己思考了,我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我也会按照我自己的意愿走下去的,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不后悔。”

  “我只是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可您每次都对我说这些。您自己有生意要忙,我又不要求您来中国看我。这里很好,我有一大群朋友,在一起踢球,没有什么不好的。想家?呵呵,爸爸,您总说中国就是我的家,现在我就在家里,还想什么?不管怎样,我要在这儿上完高中,再决定回不回巴西。我知道,我以后要担这样那样的责任,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我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快快乐乐的生活,有球踢,有朋友。我们不说这些,好吗?我爱您,爸爸、妈妈,还有小雷奇。他要是淘气,就好好教训他,呵呵,想想我以前是怎么过来的。我每天都祈祷,请主保佑你们平安,我在这儿挺好的,爸爸,别担心,我一定会回去的,回到您的身边。但不是现在,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好了,爸爸,长途很贵的,我得走了。爸爸,我爱你们!”

  卡卡挂了电话,从电话间里出来,旁边的人因为他的青春和帅气,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卡卡显然对次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微笑着向那些冲他行注目礼的人们报以微笑。

  出的大门,他眯起了双眼。洛阳的冬天也会有这么灿烂的阳光,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然后隐入了来来往往的人潮中。

  这天下午,三、四名决赛在西工体育场上演。正如杨攀所说的,这场比赛的焦点只有一个--定鼎的范存杰。三年来未为定鼎取回任何一项荣誉,却在球迷和专家眼里倍受喜爱的中场大师,范存杰的最后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吸引了不少人前来,他们全部是来为这个悲剧式的英雄送行的。范存杰是当之无愧的大师,技术出众,对任何人,包括记者都很随和,从不拒绝别人的各种要求,在场上严格遵守体育道德,深地队友、对手,观众的尊重,也因为他始终没有一项荣誉,更博得不少人的同情。他走后,“艺术大师”这四个字在洛阳再无人可以称了。

  去年走了林零后,同兴已无法再和定鼎、科大附中相提并论了。这场三、四名决赛是没有悬念的。果然,下半场进行到一半,定鼎已经以3:0锁定了胜局。范存杰助攻两球,打进一球。他的每次触球、跑动、过人、传球、射门,都会引起看台上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比赛最终以定鼎3:0完胜同兴结束。当终场哨吹响的时候,全场球迷除了同兴啦啦队外,全部齐声高喊范存杰的名字,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这位给他们带来了三年享受和快乐的球员的敬意和不舍。

  这喊声也把本来打算比赛一结束就躲进休息室的范存杰留在场上。他绕场一周,挥手向所有人告别,球迷、队友、对手。上个星期没有流泪的他,在脱下定鼎队服,摘下队长袖标时,终于抑制不住,眼泪滑了出来。在这时,他才意识到,到了说再见的时候,是该向过去的一切告别了,不管是曾经的风光,坚持的梦想,还是失败的苦涩。从今以后,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这泪水被吹散在了风中……

  看着范存杰在场上和对手、队友拥抱,又挥手向观众告别的时候,周建生在直播室里叹了口气:“一个时代结束了……”

  但是,明天,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