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集合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5761 2003.04.14 20:36

    曙光高中不是寄宿制的学校,因此中午放学之后,校园里就会很静。此时的校园在绿树红花的环抱下,还真像一个公园。就连厕所都在那从中笑。

  很安静的校园里突然传出来一声惨叫。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厕所了跑出来,狼狈不堪的逃走了。

  在他身后又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身怪异服装,嘴里还叼着根烟。“真不愧是庭院化的学校!连厕所的空气都这么新鲜!”他在花坛前伸了个懒腰。

  懒腰还没伸完,花坛中突然跳出几个身强力壮的老师,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他眼前。这一幕把他惊呆了,他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被按倒在地。

  “好小子!刚开学就打架!”

  “还抽烟!”

  “按紧点!别让他跑了!”

  ※※※

  政教处。

  “任煜地!”一个四十几岁样子的老师板着脸盯着刚被送来的学生。

  “你让我怎么说你?开学才几天?你就又打架,又吸烟!上课不听讲,顶撞老师。还穿得这样怪模怪样的。你看看你,还有个学生的样子吗?要不是我和你爸爸是老朋友,你犯的这些错,可以让你被开除好几回了!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任煜地随便哼了一声。但政教处主任温久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精神一振。

  “期末考试的时候,要是有三门以上不及格的话,就要留级,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学校为了推广素质教育,还有一个针对这个的规定:如果该生在其所参加的学生社团活动中表现突出的话,以上规定可以无效。如果其在市一级的活动中取得前四名的成绩的话,高考可以加分。到底怎么办,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任煜地是满怀着希望走的。真不愧是老爹的好友,把话说得这么明白。

  温久成站在窗口前看着任煜地走远了。

  “真的能行吗?”

  “一定可以的,政教处主任说的话,又那几个不相信的?”梁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温久成身后。

  “我不是说他。我是怀疑球队真的可以进四强吗?”

  “……”梁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说到:“不会有问题的!”

  “那么……姑且相信你吧!”

  “喂喂,对手下有点信心吧!”

  ※※※

  杨攀已经加入了足球队。每天下午的最后两节自习课,他都不在教室。而是在球场上训练。教室里很乱,因为班主任梁柯就是球队的教练,他要负责球队每天的训练,自习课就没法在这里监督了。张俊在读书,一张纸条传了过来:“别装样子了!大哥!过来聊会儿。”是刘琪写的。“哼!还说我!有事不会直接叫我吗?写什么纸条子?”他回了一张:“不,我要学习。”

  一会儿,又过来一张:“我服了你了!足球队在训练,不去看看吗?杨攀今天上午给我说的,他有必杀,要在今天下午的训练中使出来。”

  张俊知道杨攀所说的“必杀”是什么。他回道:“看过N遍的了。别在打扰我了,我要学习!”

  过了一会儿,又扔过来一张:“最后一句:你去死吧!”

  张俊把纸条揉掉,重新做那令他头疼的数学作业。

  ※※※

  球场上。

  杨攀刚才那一脚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守门员站在原地动都没敢动一下,球门在不停的轻微晃动着。

  “三十米的远射……有这样的威力……他真的是高一学生吗?”梁柯在心里问自己。

  所有人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看着杨攀,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在梁柯脑子里冒了出来。

  ※※※

  体育课上。梁柯突然宣布今天这堂课不上了,大家要按照他所说的来做。于是张俊奇怪的看着班里的女生不停的在练习喊一个人的名字“杨攀!杨攀!”。他搞不懂这是什么,这个任务也没有男生的份,所以他就拿起一个球独自颠起来。“张俊!”刘琪在喊他,“看我的转身投篮!”球砸在篮筐上,弹了出来。“XX的!这篮筐是歪的!”

  张俊把足球颠得很高,球落下来的时候,他用脚背一搓,足球画了一条弧线,飞进了刘琪刚才投球的那个篮筐。空心!

  刘琪看傻了:“不是吧?这样也行?”

  “蒙的。”

  ※※※

  “张俊,有人找!”一个同学在门口大声喊道,那人的面部表情非常丰富。

  张俊走出去,发现是苏菲。一身浅色的校服,犹如在人海中亭亭玉立的荷花。

  苏菲转过身来,看见张俊,冲他一笑,从身后拿出一封信:“我代表足球队来给你送这封信。”

  张俊没有马上接过来。

  “他们……噢,不!是我们!”

  苏菲用手捂嘴的动作让张俊笑了起来。

  “我们需要你加入曙光中学的足球队。我们需要你!”她说此话时的表情,让张俊根本不会想到这句话苏菲练了多少遍。

  “下午有训练,来参加啊!”苏菲看着张俊的脸说。

  “……”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默认了就得要来哦!”苏菲带着完成任务的轻松转身欲走,却被张俊叫住了。

  “我想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苏菲疑惑的点点头。

  “这个学校的球队很烂,你为什么要去当经理人呢?你能得到什么快乐吗?”

  苏菲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不为什么。因为我喜欢足球啊!”

  ※※※

  下午的体育课上,梁柯带着男生上球场打起了分队比赛。张俊和杨攀被分开了。两个人的表现也大为不同。杨攀表现得很活跃,凭借自己的速度和技术,频频威胁对方的球门。张俊则显得心事重重,放不开手脚,好几次关键的时候都出现了失误。

  杨攀因为入选了校队,显然成了队里的核心人物,队友有球都传到他脚下。初中全国大赛的助攻王却成了攻城拔寨的射手。相反,张俊一连几次失误,一付衰像,让人觉得他是说的比踢的好,渐渐的球就不怎么传给他了。一开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对方半场,到后来,他干脆到后面当了后卫。于是,初中全国大赛的最佳射手沦落到了当后卫的地步。

  杨攀一次劲射先的一分。他恰恰是晃过了张俊。失球的一方很懊恼,虽然是是踢着玩的,但输了球总是很没面子的事,所以大家一致指责张俊。

  球传到前场,再倒进禁区,被后卫解围到了禁区外。张俊突然迎着球冲了上去,大喊一声:“我的!”那气势震住了所有人,连杨攀也是好久没见到张俊有这种表情了。

  抽射!

  守门员做出了扑救的动作,却没见球过来。

  张俊的腿抡空了。

  杨攀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接到球,带着高速向对方的球门冲去。张俊一方的人都傻了,眼睁睁的看着杨攀第二次把球送进自己一方的大门。这下人们都不知道该是笑还是哭了。张俊自己都觉得很没面子,他一个人就站在场地中间,好不尴尬!

  苏菲的那句“因为我喜欢足球”在张俊脑海里转来转去。他觉得自己踢了快十年的球了,对足球的热爱还比不上一个女孩子。真丢人!张俊越想越气,对着地面踢了一脚。却大叫一声,捂着脚坐在了地上。他眼睛死死盯着他刚才踢过的地方,那里,有一块砖头从地下冒了出来。

  ※※※

  在高一·五班的教室里。

  “安柯,学生社团报名的名单我下节课就要交上去了,你还没有什么打算吗?”班长问一个坐在窗边的高大男生。

  “班头儿,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想加入任何社团,不想!”安柯不耐烦的说。“你怎么老来问我啊?班里不是很多人都没报名吗?”

  “我只是觉得你这身材不去参加什么篮球队,足球队的太可惜了。”

  “不需要你关心!”

  “这么说,今天下午的足球队训练你也不去了?”

  “那是……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

  ※※※

  今天早读时,梁柯告诉班里的学生们,下午自习课时全都到球场上去。

  下午第四节课,球场上的女生的加油声很远就可以听到。足球队的训练正在进行。

  安柯在走向球场的时候,还在不断的安慰自己:“我不是去看什么足球队训练的,这是去看美女哦!不要误解了!”他站在人群后面,他188cm的身高,即使不挤进去,也可以将场内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球队正在进行射门训练,不管用什么方式(当然,犯规不可以。)把球射进球门。

  “杨攀!”梁柯喊道,“该你了!”

  杨攀举了一下手,很潇洒的走向球。几乎是同时,场下的女生开始了招牌一般的尖叫:

  “杨攀!杨攀!”

  此情此景,在一个自称“花蝴蝶”的人心中,是多么的伤自尊啊。安柯不屑的说道:“他算什么?”

  这一句,很轻,可确是让那些正在喧闹的女生们听见了。他身边的几个女生马上转过身来,把机枪的枪口对准了安柯。

  “你才算什么东西呢!看这就傻!”

  “就是,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

  可怜的安柯。一群女人在一起的声音,可以让一头健壮的牛口吐白沫而死;或是让观音菩萨动了杀人之心。连《大话西游》里的唐僧都要跪在她们面前说:“我对你们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我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

  安柯何时受过这种气啊!平时他在女生们面前都是表现的微笑从容,风度翩翩,游刃有余的。现在怒火烧掉了从容,恨意遮蔽了心志。他冲出女人堆,大喝一声:“杨攀!”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杨攀转过身来,面向安柯。

  “我和你一对一!我防你攻!输者听胜者的!怎么样?有胆接受吗?”安柯指着杨攀大声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杨攀。

  杨攀微微一笑:“听起来似乎不错啊!”

  这一笑让女生兴奋起来,一时间,尖叫如潮。

  安柯换好衣服,戴上手套站在了球门前。

  “挑战书是你下的,规矩就由我来定。我射门,你守门,直到你把我的射门牢牢抱在你怀里,或者我进球,这才算结束。有什么意见吗?”杨攀说。

  在女生的“射死他!”“给他点厉害瞧瞧!”的喊声中,安柯早已怒火冲天,丧失了理智。“随便你!废话少说!来吧!”

  两人对视着。

  愤怒归愤怒,当安柯站在门前时,他还是表现出了一个优秀门将所应有的一切素质。冷静,沉着,良好的判断力,对敌人的震慑力以及随时准备扑出去的反射神经。

  杨攀没有射门,而是转身向中场带球,快距离球门有三十米才停下来。

  坐在看台上的张俊知道杨攀要远射了。

  杨攀把球一趟,然后加速助跑,一脚力大势沉的远射。球如出膛炮弹般向球门呼啸而去!

  安柯看见球从一个小黑点,突然变成一个近在咫尺的球,让他吃惊不小。但守门员的本能让他伸出了手。

  全场都听得见那一声巨响。安柯被打进了球门,但球却弹了出来。张俊有些吃惊,杨攀的球打中了门将却没进门,这还是第一次。

  安柯还在地上躺着,球向杨攀飞去。杨攀冲到球的落点,一脚毫不留情的抽射,安柯眼看着这球进门,却毫无办法。

  尽管是第二次看见杨攀的射门,梁柯仍然感的到那种压迫力,他再次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杨攀是个了不得的天才,他以后一定会成为曙光高中足球队的核心!杨攀走到安柯面前。

  “我输了,随便你怎么办吧!”安柯有些沮丧的说。

  “那好。欢迎你加入足球队!”杨攀伸出了手。

  “?”安柯不解。

  “是你自己在赛前说的:输者听胜者的。我的要求就是你加入足球队。这么多人都可以当见证人。”杨攀指指周围围观的人群。

  “我好像有点上当的感觉。”安柯看着那些人们说。

  “可不许耍赖啊!”

  “就是,别耍赖!我们可都看着的!”围观的人们大声喊着。

  “谁说我要耍赖了?加入就加入,有什么大不了的?!”安柯站起来。杨攀终于露出了笑容,他一直担心安柯会反悔。安柯甩着被球打疼的左手。

  “伤者了?”

  “开什么玩笑?!力量还太小,再练练吧!”

  “我给你介绍我们的队友!”杨攀拉起安柯向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队员们走去。安柯的身高在队员们中间引起了一阵小轰动。很多人都问他是不是以前打过篮球,还有怎么才可以长这么高之类的问题。

  梁柯看着他们,心里在想:“现在可就缺你了,张俊!”他抬头向看台望去,上面已空无一人。

  ※※※

  张俊把鞋脱了下来,肿起来的大脚趾已经消肿了,稍微弯曲了一下,没有明显的疼痛感了。

  “好了?”爸爸问道?

  爸爸张卫国,目前没有正二八经的工作,自称是摄影家。张俊从记事起,就记得爸爸经常扛着照相机到处跑,家里的照片几乎都是他拍的。

  “不清楚。”张俊不敢用劲。

  “你呀!都踢了快十年的球了,踢着砖头弄伤脚这还是第一次。”爸爸继续给他抹着红花油。在家里,爸爸是个铁杆球迷,当初就是他让张俊去学足球的。

  “张俊,你还打算继续踢球吗?”爸爸突然一本正经的说。

  “踢呀。这步还把脚给踢伤了吗?”张俊笑着说。

  “说正经的!”

  张俊沉默了,这段时间他经常这样沉默。

  “你真的喜欢踢球吗?”

  张俊点点头。

  “所以你心里拿不定主意,是吗?”

  张俊又点点头。

  “张俊,你从小到大没让我和你妈怎么费心过。但你有时太在意别人的想了。”

  “没有啊!我怎么会……”

  “别打岔!我是你爸!我会不了解我的儿子?太在意别人的想法的话,就只能伤害自己。所以,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爸爸拍拍张俊的头走了。

  张俊用未受伤的左脚试着颠了颠球,感觉还不错。他想起很久以前,第一次去学踢球的时候,教练对他们十几个四五岁的小孩说:“要踢好球,就要把足球当作你的情人。”还很小的他们,都不知道情人是什么意思。现在张俊才发现原来他是这么的用情不专。

  ※※※

  “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新队友。”梁柯对所有队员说道,“张俊!”

  “大家好!”张俊向大家打招呼。

  队友们中间响起了掌声:“欢迎!欢迎!”

  张俊发现苏菲站在梁柯身边冲着他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