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奶奶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3877 2003.06.18 21:17

    张俊一直把杨攀的奶奶看作自己的奶奶。因为他的奶奶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自己有关“奶奶”这个词的含义与理解全是从杨攀奶奶身上得来的。

  一个慈祥、温和,总是微笑的老人。一个热情、善良,总是把好吃的分一半给他的老人。一个支持杨攀和他总从小“追着一个皮球疯跑”的老人。

  杨攀上小学的时候,父母都在新乡工作,奶奶和爷爷就从新乡的乡下老家过来照顾杨攀的饮食起居。

  杨攀的父母本来是不支持他踢球的,怕孩子受伤。但是一个从乡下来的老人却坚定不移的支持自己的孙子踢球,甚至为了这个还和自己的儿子吵过,她认为孩子好玩,好动,让他去打球没错,憋坏了才不好。尽管她到最后也没有搞明白足球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为这个皮球着迷。但是她支持自己的孙子踢球。

  那时候,自从和杨攀认识后,张俊几乎天天都会抱着个足球来找杨攀踢球,奶奶总是微笑着送两个小家伙出门,等他们踢得一身是汗,灰头土脸的回来时,热水已经烧上了,然后这两个活宝在浴室里折腾的时候,她又把两个人的脏衣服洗好晾起来,两大杯凉开水放在了桌子上。

  等两个人洗好出来,有微笑着坐在椅子上,听两个人兴高采烈的讲踢球的趣事。

  每次从杨攀家玩完出来,自己的口袋总会多出不少好吃的东西:几块糖,或者是一些饼干,一个苹果。

  张俊经常被奶奶热情的留下来吃饭,一开始他还牢记妈妈的话,不要随便在别人家吃饭,一个劲的说不行,不行。可是奶奶的耳朵总是适时的不灵光起来。后来,大了一点的张俊还总往杨攀家跑去蹭饭,因为“奶奶的菜太好吃了!”搞的张俊的妈妈哭笑不得。

  那时的张俊从来没有想过没了奶奶是什么样,他印象中,杨攀好像没有父母,只有奶奶,尽管这样得想法可能会对杨攀的父母不敬,但他确实那样想过。直到有一天,他照例抱着足球去找杨攀踢球,敲开门,发现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等看到那男人身后的杨攀,他才知道传说中的叔叔阿姨回来了,奶奶走了。

  到现在张俊有时候还会想起以前和杨攀在兴高采烈的谈论足球明星的时候,旁边的奶奶突然冒出来一句:“芭蕉?芭蕉我知道,可以吃的!”他和杨攀一愣,然后一个拼命去找东西扶,一个趴在地上大笑不止。原来奶奶把“巴乔”听成了“芭蕉”。

  张俊又想起了这件事,以前他总拿这个和杨攀一起笑话奶奶的无知,却不知一个老人不知道球星名字怎么能叫做“无知”。可今天,他嘴一咧,却感到鼻子一酸,眼眶里有温热的东西在不停的打转。

  苏菲隐隐的听到了一些,不过她没有问张俊为什么会那么伤心,张俊也不打算告诉她。他怕一说起来,回忆会像潮水一样涌上来把他淹没,到时候,他拼命抑制的眼泪会不受控制的绝堤而出。

  “再来!再来!”张俊冲着安柯喊着,可安柯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其他的队员用惊恐和疑惑的眼光看着一脸杀气的张俊,不知道安柯是怎么得罪了他,被他拉去练习点球。已经一个小时了,连安柯都累趴下了,可他还在嚷着“再来!再来!”

  他们不知道杨攀的事情,知道了也不会理解张俊为何如此伤心。梁柯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杨攀请假回老家了。”就让队员们去训练了,不让他们有产生疑问的机会。

  张俊还在对安柯叫着:“起来!起来!这才几个球啊!接着来!”

  可怜的安柯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梁柯走了过来,取下安柯的手套给自己戴上,然后站在门前:“接着来吧。”

  浑身是土的梁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苏菲,真抱歉,要麻烦你了。那帮抽小子,一听到解散,跑得比兔子还快!”他一手扶着已经筋疲力尽的张俊。“这小子,还真有劲!把我累得不行。你扶着他,路上小心点。”

  苏菲点点头,然后用她瘦弱的胳膊接过几近虚脱的张俊。

  从学校到家,平时走路需要五分钟,可今天,苏菲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刚刚走进大院的大门。张俊几乎把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瘦弱的身上,,初冬的傍晚,可苏菲几乎是全身湿透。但是苏菲仍只是默默的把张俊“背”到了大院。

  “苏菲,你把我放下来吧。”张俊终于开口了。

  苏菲愣了愣,然后听话的松开了张俊。张俊坐到一张石凳上,留了一半,苏菲也坐在了他的身边。

  天已经黑了,抬头却看不见星星和月亮,不远处牡丹广场的灯火把天空映得通红。大街上的喧闹声很清楚地传进这个大院。来来往往的人都急着赶回家,脚步匆匆的,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坐在路边石凳上沉默的孩子。

  十年了,张俊在这个大院里生活了十年了。八九年从北京搬进这里,就在也没有离开过。也是在那一年,他认识了他最好的朋友杨攀。

  大院里的幼儿园的花园里有一个长方形的水池,叫它水池,是因为它从外形、内部构造上来看都应该是个水池,不过这个水池却从来都没有过水,半米多高的水泥围墙下是已经成了实土的平坦池底。那时的张俊还小,经常会在放学后,和杨攀,还有几个小伙伴,抱着足球,跳进这个干枯的池子,在里面尽情的踢球。在这里,不会有大人们来训斥他们又打碎了某家的玻璃,也不会有比他们大的孩子来和他们争场地,只是偶尔足球飞出池子,去捡球还要手脚并用的爬出去,这里就是他们专用的足球场。虽然每次都踢得场内烟雾弥漫、尘土飞扬,但他们仍然在这个小池子里踢了三年球,直到升上四年级后,那个小池子再也容不下他们日渐长大的身躯,他也就在没有跳进这个小池子踢球了。现在这个小池子仍然没有水,现在的小孩子也不会像他们那时候那样在一个小小的池子里踢球踢的兴高采烈的了。

  花园的上面就是幼儿园的院子,上小学的张俊和杨攀似乎还对跷跷板、转椅、滑梯、蹦蹦床很感兴趣。不踢球的时候,他们就爬过高高的铁门,翻进院子里,疯玩那些幼儿园小朋友都不喜欢了的“破铜烂铁”。

  玩得晚了,奶奶就回来找他们,通常都是被他们的笑声引到了幼儿园来的。然后她就在铁门外面静静的看着两个活宝玩够了,自己又从铁门翻出来。

  两个小家伙在前面活蹦乱跳得跑着,奶奶在后面颤巍巍的紧跟着。

  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随着他们的欢笑的脚步依次亮起。杨攀戏称自己是“光明之神”,走到哪儿,哪儿就有了光明。张俊不信,于是杨攀冲进黑漆漆的楼道,大叫一声,整个楼道从一楼到四楼的灯全亮了。“看!我就是光明之神!”杨攀兴奋的喊声在楼道里回荡。

  张俊很奇怪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以前的事情,就连奶奶那时的笑容都很清晰。

  他眼前仿佛有两个小孩子打闹着从他身前跑过,笑声洒了一路。他们的身后,是一个老人颤巍巍的走过,满脸慈祥的笑容,好像奶奶……

  风吹过,张俊才意识到不早了,他站起身,发现苏菲正抱着双臂,身体微微发抖。

  “冷了?”

  “嗯。”苏菲轻声应道。刚刚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被风一吹,就让她感到了冬意。

  张俊把外套脱下来,拍拍上面的土,递给了苏菲:“披上吧,有些脏,不过……”

  “不过很温暖。”********的苏菲在心里说。

  “对不起。我心情不好,让你陪着我在这儿坐了半天。”

  “没关系。不管多久,我陪你。”

  看着苏菲微笑的脸,张俊突然觉得这一天他几乎忽略了她,满脑子都是奶奶,都是过去。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苏菲却一直默默的陪在自己身边,没有感到委屈,也没有怨词。一股感动从心底升起,张俊真想就这样把她楼进怀里,风再大,不会让她感到一丝寒意。可在这个人人都熟悉的大院里,他终是没有做出来,手都伸到了苏菲的肩膀,却只是给她整了整衣领。

  “走吧,回家。”

  今夜的风格外的大,气温也降了下来。在这个寒冷的冬夜,也只有在家中,才能感到温暖。

  PS:论文答辩是在明天(19号),补考已经结束,毕业离我越来越近了。这几天在校园里处处可见卖旧书的校友,在一个摊点上看见了厚厚一摞旧杂志,全是2000年和2001年的足球杂志,几十本,却只要五块钱就可以全部抱回去。在这个人人都在往外甩东西的时候,我却花了五块钱把这一摞杂志抱回了寝室。一方面我是想为以后写职业联赛积累点资料;另一方面,我承认我有些怀旧。看着2001年的杂志上关于中国足球出线的报道和介绍,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万众沸腾,激动人心的时候。不管中国足球队在世界杯上表现如何,中国足球队在十强赛上还是带给了我很多的欢乐和激情。所以我在后来很多人和媒体都在讨伐米卢的时候,我一直感谢米卢,他带给了我们一个44年的梦想实现。我写这个小说也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表现我的梦想,也可能是很多人的梦想。

  昨天踢了毕业告别赛,和我们的学弟。结果输得很惨。我真的感觉到了“老了”这个很多人经常挂在嘴边的词的含义。跑不过学弟,抢不过学弟,在大中午的烈日下,我们几乎虚脱。就是和一年前的我们比,我们都不行了。这个学期我们只踢了两场比赛,一年前,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比赛,天天训练。那时候,每天下午足球场上都有我们的身影。现在呢,实验室、图书馆,还有毕业生招聘会,到处是我们的身影。足球已经排到了不知道第几位了。昨天踢完比赛,我把球鞋和手套、护具全部扔了。有些沮丧的想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像学生时代那样痛痛快快的踢球,一踢就是一个下午。不管是从自己的体力还是时间上来说,我都怀疑。

  但是,不管怎么样,小说我不会放弃。不能在足球场上表现我对足球的热爱,我就用手写下来。给其他人看,也给我自己留作纪念,纪念我的学生时代,我的足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