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过去不代表将来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6278 2003.05.09 20:47

    当屠勇兴冲冲的从学校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去看见妈妈无力的坐在桌子旁边,她手边是一份报纸。

  屠勇感到气氛的不对劲,他冲上去抓起报纸。

  《客车翻入山沟司乘无一生还》

  本报讯:昨日下午,一辆从嵩县开往洛阳的客车由于雨天路滑,在山路拐弯处不慎坠入山崖,车上乘客及司务人员无一生还……

  屠勇只是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了一样,报纸无声无息的从他手中滑落——爸爸就是那辆客车的司机……

  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爸爸在出这趟车之前答应了要给他带生日礼物的,难道这就是礼物吗?

  第二天公司里的领导来说了几句毫无意义的安慰话,扔下一些抚恤金就走了,妈妈只是默默的招待。他们那些领导,爸爸为了公司出了那么大的力,分房子没有爸爸的份,涨工资也没有,现在人都不在了,才来假惺惺的说几句官腔十足的安慰话!有什么用?

  失去了爸爸的家就失去了主心骨,妈妈是个要强的人,但是她单位的效益却一年不如一年。终于,妈妈成了第一批下岗的工人。全家的生活费就靠政府一个月200块钱的补助和妈妈四处打零工赚的钱。生活再艰辛,妈妈都可以默默承受,但是屠勇的变化令她心碎。自从爸爸死了以后,屠勇就很少说话了,对谁都冷若冰霜。

  为什么他们会用那种眼神看我?就因为我失去了父亲吗?

  妈的!不就是旷课、迟到、打架、抽烟、喝酒吗?老子干什么,你们凭什么管老子!

  你们以为你们人多就了不起吗?妈的!老子一样干!

  “啊呀!这小子不要命啊!这样打,会被他打死的!快跑!”

  ……

  屠勇抬起沾满不知是谁的鲜血的脸,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他握紧了手中的铁管子。“你就是屠勇大哥吗?我们以后就跟着你混了!大哥!”

  成了一个帮派老大的屠勇,依靠他的心狠手辣和办事不择手段,使他很快出名,心狠手辣地屠勇被人称为“屠夫”。

  在多次劝告不听后,无奈而伤透心的妈妈只好把他送进了工读学校——阳光中学。

  每个月妈妈都会来看望他,给他送来生活费。自己很坦然的收下,却连一句问候妈妈的话都没有。每次看着妈妈佝偻的背影,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妈妈的白发又多了,背又驼了,容颜又老了?妈妈才四十岁不到啊!

  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

  比赛重新开始,球仍然传到了屠勇的脚下。

  杨攀冲上去想断球。但出乎他的意料,一直没有动作的屠勇猛的一扣,扣过了冲的太猛的杨攀。然后自己带球突破!

  这一下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上班场和下半场的前半段时间屠勇都在遵守着教练的指示,重点防守张俊,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去进攻。但现在他全力投入进攻的时候,同样令人不可小视。那盘带、那突破、那分球,每一样都在显示着他作为一个优秀中场球员的素质,只可惜他的队友太差,总是浪费他的妙传。

  尽管知道这小子小动作多,王宁还是勇敢的贴了上去。

  没有小动作,也没有钻规则的空子,更没有恶意犯规,屠勇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也有这么高超的技巧。面对王宁的贴身防守,屠勇背对着他护住球,然后向左虚晃了一下,通过紧贴着的背部,他感觉到对方的重心向左移了,于是他迅速的向右转身,脚把球一带,摆脱!

  王宁被晃了还一脸惊讶的表情,他实在不相信对方就这样把自己摆脱了。一开始还防着他的“黑手”呢,没想到这次摆脱是这么的干净利落。

  趁着曙光后防还在为屠勇的这次精妙过人发呆时,他已经带球杀入禁区了。既然队友不行,那就自己来!

  来不及叫后卫回防,安柯一个人冲向了屠勇。

  “想进球?先过我……”

  安柯的自我夸耀还没有说完,屠勇以一脚巧妙的挑射封住了他的嘴。

  球从安柯的头顶上越过,以一个非常优美的姿势落向空门。

  在一片欢呼声中,一个人影冲了上来,在球落下的时候,一脚凌空抽射,把足球抽回了中场。

  是林小方!当他看见屠勇突进禁区,而安柯也弃门出击的时候,他没有向屠勇扑去,而是聪明的向球门跑去,进行补防。这是个明智的选择,这个吊射就被他侯个正着。

  ※※※

  又是屠勇防守张俊,这个贴身防守和刚才的那个摆脱过人一样干净,手部动作是一定有的,但那是正常的。

  张俊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厉害的贴身防守了,汗水和喘息让他兴奋起来。转身、拉球、扣球、虚晃。

  屠勇始终贴着他,不需要看,张俊只要用身体,就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严密防守无处不在。

  “看样子,张俊似乎是没有办法突破了。”这是本场比赛小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不。”陈华锋摇摇头,“他才刚刚热身完毕啊!”

  好像是回答陈华锋的话一样,张俊的动作频率加快了,足球在两脚间磕来磕去,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屠勇发现球没了!

  就在他惊讶的时候,张俊加速,一低身从屠勇的身边冲了过去。原来刚刚,张俊把球用左右脚磕来磕去,使屠勇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习惯,然后张俊突然把球从屠勇两腿之间磕了过去,这个突然的变化,让屠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张俊也就趁着这个时候加速冲了过去。

  屠勇被突破!

  甩开了缠人的屠勇,张俊带球向前冲。但是这个场地实在是太糟糕了,足球在上面蹦蹦跳跳的,运动根本不规则。如果不是张俊技术娴熟,足球早被人抢走了。但是禁区是个很小的地方,稍微一丁点的失误都失去对球的控制。张俊很聪明的把后卫都吸引过来后,突然回传禁区外。

  杨攀冲了上来,抡起右脚,射门!

  足球在惊呼声中飞向球门,对方的门将连动都没有动,球从他的脸旁飞进了球门。

  球进了!2:0!

  进球后的杨攀冲着场外的观众伸出了食指,然后他把食指放到了嘴边。

  “闭嘴!”

  看台上果然安静了很多,倒不是那些人多听杨攀的话。他们都是被杨攀刚刚那脚势大力沉的射门吓到的,在他们眼里,时速高达180km的射门就是一道白光。

  ※※※

  杨攀这一球不仅让阳光的观众们闭了嘴,更击碎了阳光队员们的斗志。比赛不是打架,不可以乱来的。想搞对方都只能钻规则的空子,一不小心就会被罚下去。但杨攀这脚“杀人射门”不一样,如果在很近的地方被打中的话,非死既伤啊。况且自己被打了也是白挨了,裁判不可能因为这就给杨攀牌子的。于是权衡了生命与胜利的重要性后,大多数队员都选择了后者。

  看着杨攀的表情,傻瓜都知道他现在憋了一肚子火,谁要是还去招惹他,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但有一个人是个例外。

  杨攀在右边路拿球,正准备加速,球却被铲出了边线,铲球的正是屠勇。

  这个球是个干净利落的铲断,杨攀也无话可说。

  界外球掷出,却被屠勇出人意料的抢断了。杨攀被搞了个措手不及,他正准备转身回追,却发现有一个人影高速追了上去,是张俊!

  张俊贴上了屠勇。从身高上来说,张俊占了下风,但是张俊把重心放得很低,屠勇也占不到什么便宜。经过一番努力,张俊终于绕到屠勇的前面,阻止了屠勇继续前进。

  两个人在中场激烈的争夺着。

  屠勇清楚拖下去对自己不利,很快就会陷入对方的包围圈的。他决定强行突破。正在这时,一直在拼命抢球的张俊突然一个踉跄,向右歪去,左边空了!

  屠勇不假思索的向左边突去,但是,球却被一支脚挡了下来。

  屠勇惊讶得看着张俊,他不相信自己的球会被对方拦下来。

  张俊把球传给王宁后,冲屠勇笑笑:“我就是前锋,对于进攻者的心理最清楚。嗬嗬!对不起,你上当了!”

  屠勇傻傻的看着张俊跑远的背影,竟然忘了回防。

  ※※※

  卡卡稳稳的控着球,同时不停的观察场上局势。他在寻找着最佳的传球机会,传球谁都会。但是一般的传球,或只是把球踢到队友那里,不考虑队友能不能接到,接到后能不能马上形成有利的局面,是不负责任的传球。这种球,卡卡是传不出脚的。

  卡卡在带球中突然用脚尖一挑,球迅速越过后卫,落到任煜地的脚下。任煜地将球一趟,杀进禁区!

  中卫上来防守他,他身体向右虚晃一下,却将球拉到了左边,闪过了这名后卫,任煜地射门!

  阳光的门将奋力一扑,球打在门柱上又弹回门前。

  张俊就像一头嗅觉灵敏猎犬一样第一时间冲向足球。但是他身边的屠勇显然不打算放过他,拼命压制着张俊。眼看足球就要飞过去了,张俊利用他恐怖的爆发力挣脱了屠勇的防守,迎着球,鱼跃冲顶!

  屠勇的反应也很快,马上伸出左脚向球蹬去!但是,蹬上球的同时也必将会蹬上张俊的脸!

  张俊也意识到了危险,但他显然没有放弃这个球的意思。

  “阿勇!这叫足球,很好玩的!要来玩吗?”

  好怀念的声音……

  在一片惊呼声中,足球飞进了阳光的球门。

  杨攀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欢庆进球,而是确认张俊有没有受伤。当他看见张俊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叫着向他跑来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如果屠勇刚才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蹬上去的话,现在的张俊恐怕早已是鲜血直流,根本不可能这么快从地上跳来的。不过,为什么刚刚屠勇那一脚没有蹬上去呢?从比赛开始后他的表现来看,这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啊。不过杨攀每空去深究了,因为张俊已经跳到他身上了。

  “屠夫也有刀钝的时候吗?”阿原在看台上笑道。

  3:0!

  曙光领先!

  ※※※

  张俊的这个球等于宣判了阳光的死刑,阳光已经无心恋战了,就连他们的教练也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坐在教练席上。

  当裁判吹响终场哨时,除了苏菲的叫声惹人注意外,曙光自己的队员都表现得很冷静,没有欣喜若狂的表情,尽管他们赢下来的是一场硬仗。但如果以为曙光的队员们都成熟了,荣辱不惊了,则大错特错了。他们之所以不敢尽情欢呼,是顾及铁丝网后面的几百个“不良少年”。在人家地盘上赢了球还大肆庆祝,一定是活的不耐烦了。1958年巴西队在瑞典世界杯决赛上击败了东道主瑞典队夺冠后,还要扯着一面瑞典国旗来为自己“保驾护航”。曙光不是巴西,他们连扯着阳光校服来“祛邪退鬼”的资格都没有,因此内心再高兴,也还要拼命做出一副“赢了你们我们也不愿意,一不小心就赢了,实在对不起”的表情。

  比赛结束后,大部分队员都避着阳光的球员走,生怕一不小心被对方找上茬。只有张俊是个例外,他主动找上了屠勇。

  “你真的很厉害!”张俊脱下自己的球衣,递向屠勇。

  看着一脸惊讶的屠勇,张俊有些极了,对友还在等着他呢。“交换队服,你不懂吗?快点脱啊!还傻站着干什么?”

  见屠勇还是没有反应,张俊竟然亲手扒去了他的队服。

  看着跑远的张俊,被风吹的打了个哆嗦的屠勇才反应过来:“有他这么交换队服的吗?”

  想着,屠勇脸上竟然露出了千年难得一见的微笑。

  “哇!勇哥竟然笑了!”

  一片惊呼声。

  ※※※

  PS:今天看见swp1981兄在幻剑书评中问我的问题:“我想知道在你踢球的时候你最信任的人是谁?是你自己还是在你身前给你破坏对方进攻的后卫!”一下子勾起了我对过去的回忆,也许我的回答的大部分与他的问题都无关,但是我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也算是回答swp1981兄的问题吧。

  上高中的时候,我所在的班级在高一时是全校的第二名,但是那一年打学校的联赛的时候。我是替补门将,当时我们队的主力门将就是本书中的曙光主力门将安柯。后来高二分文理科,当时在全校都鲜逢敌手的三班足球队被拆散了,大家各奔东西。我留了下来,因为我的理科成绩不好,所以我选择了三班文科班。

  不过这个时候的三班已经是今不如昔了,沦为学校里最差档次的球队。因为我们班全班只有十二个男生,那时候我们还自己搞了个“十二生肖守护神”的排位(笑)。那一年学校里的联赛,我们上场的九个人大多数以前根本就没有踢过球。可是那场比赛我们逼平了那一年的全校冠军,这是他们唯一没有赢下来的比赛。后来他们在毕业的时候还专门找我们踢告别赛,因为他们不甘心。

  那场比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那是我踢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位置是门将。赛前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将要以两位数的比分输给对方,我们知道自己是什么实力,所以我们采取了最聪明的打法——死守。虽然这很为人所不齿,但是我们也不想输球啊,踢球都希望自己胜利的吧。那场比赛我们只有一个前锋顶在最前面,他的任务就是牵制对方的后卫线,使其不敢压上进攻。然后剩下的人全部打后卫。那场比赛80分钟,我们光门球就开了34次。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数字,因为负责开门球的是我们的队长,他也是以前那个三班足球队的主力中后卫,他的右脚的鞋子都磨烂了。

  我守门,我的队友就在我的身边和前面用身体去挡对方的射门,他们很多人都不会踢球,有一个人踢一脚球还要撩一下头发——他是个很注重仪表的人;还有的人只知道把球大脚往前开;有的人甚至连大脚都开不好,踢出去后球会飞向哪个方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最后五分钟对方甚至围着我们半场进攻,场外的观众都把中场线围的水泄不通了。我知道我们的做法按现在的讲究是扼杀足球(笑)。但我们想赢,那就是唯一的做法。连场外的不认识的观众后来都在为我们加油。最后裁判补时了十分钟,比赛才结束。我们逼平了对方。比赛一结束我就躺在地上不想起来了,后来还是班主任把我拉起来的。那天晚上,高兴的班主任自己掏腰包请我们足球队的全体队员吃了顿饭。回来后我几乎没有办法睡觉,因为我一闭眼,就会想起那场比赛中的一幕幕。

  那场比赛也是我自认为表现的最好的比赛,我不停的喊了80分钟,下来后嗓子都哑了,浑身近乎虚脱。

  后来我们也没有再踢出那天那样的比赛了,可能忘了那天的心情了吧。那天,我真的感觉他们是我的队友,场上的伙伴,我们一块奋战,摔倒了,满脸都是土,浑身都是汗,还有伤。可是我们在努力的比赛。他们放心的把球门交给我,我也相信他们不会让我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我想正是那种相互间的信任,使我们逼平了比我们强大很多的对手吧!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只不过是一场平局而已,不必要那么高兴。可是对于赛前不被人看好,被人嘲笑的一支鱼腩球队来说,我觉得我们胜利了。因为第二天我听见了别人关于昨天那场比赛的议论,都是说三班的足球队是好样的!尽管后来我们还是被淘汰了,可是我们赢得了别人和对手的尊重。

  真是的,一个简单的问题,我却扯了这么多话出来,汗……我想,比赛的时候,我首先相信我自己,连自己都不相信是没有办法发挥出实力的。然后如果大家都是努力的在比赛,我要说,我相信他们,不单是后卫,还是中场,前锋。我相信前锋可以进球,为球队打开胜利之门;中场可以组织起来进攻和防守;后卫们可以和我一道阻止对方的每一次进攻。然后我也努力发挥,让他们相信我,没有后顾之忧的尽情发挥。

  最后把swp1981兄的问题稍微改动一下扔给诸位看我的书的人吧。

  大家想想,如果你在比赛的时候,你信任的人会是谁?是你自己还是你的队友?你有过我上面所说过的那种感觉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