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该说再见了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3422 2003.08.26 09:53

    在经历了两次牡丹花开了又谢后,张俊已经是一个面临着高考的高三毕业生了。

  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他们高三队员已经全部从球队中退了出来。不管参不参加高考的人,都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学了三节课的英语,张俊有些头昏,他决定出来走走。高三这幢教学楼一下子变的冷清了起来,走了不少人呢。他漫步下楼,不用担心会被某些打闹的同学撞上,平常总扫不干净的楼道也干净了很多。

  说是随便走走,散散步,可双脚却把自己带到了足球场。张俊苦笑着摇摇头,习惯的力量真大……

  张俊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坐下来看球队训练。

  林小方这小子已经接过了杨攀的队长袖标,他确实有这个能力,高三的预选赛,他荣获了最佳防守队员奖,进步真快,才两年的时间。现在梁柯忙不过来了,就是他带着球队训练,队长当的有模有样的。

  想想他当初入队的样子,张俊忍不住笑了。

  这支球队成熟了,再不是以前那支必须靠他们几个人才能赢球的“瘸腿球队”了。王宁的远射,林小方的头球,陈波的助攻,还有一年级的翁戈,虽然在高三一年做自己的替补,但只要上场就有进球。梁柯调教新人的工夫真不是吹的,相信他们仍然可以延续曙光的辉煌吧。

  新队员成熟起来的时候,就是老队员分手的时候了。

  三天前的洛阳机场。

  “你真的要走吗?”张俊抓着卡卡的肩膀旁若无人的喊着,“不走不行吗?留下来我们一起踢球!”

  卡卡苦笑着没有说话。

  杨攀拉开了张俊,为卡卡解了围。“回到巴西,别忘了常联系。”

  “忘不了的,你们是我永远的朋友啊!安柯,真抱歉,不能送你了。”

  安柯笑着摇摇头,然后和卡卡拥抱了一下:“多保重,一路顺风!”

  “任煜地你真的不再踢球了吗?”

  “不了,我的身体……”任煜地指指自己的胸口,“我爸爸想让我接手他的班,我连高考都放弃了……”

  “反正你也考不上!”

  任煜地瞪了安柯一眼,继续说:“我也想好好补偿一下和爸爸之间的感情。”

  “人各有志,不过我还是觉得可惜,你的技术就是放到巴西,我想也不会输给谁的。”卡卡耸耸肩。

  卡卡转身向苏菲伸出了双手,苏菲也很大方的上去和他拥抱告别,安柯则在一边看的直磨牙。

  “苏菲,如果张俊欺负你,打电话给我,我就是游,也要游过太平洋来给你报仇的!”

  苏菲笑了:“你自己也要努力啊,长的这么帅,却还没有一个女朋友!”

  卡卡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最后轮到张俊了。

  张俊问卡卡:“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卡卡问张俊:“你还踢球吗,张俊?”

  “踢啊!”

  “那不就得了。”卡卡笑了,“只要你还在踢球,我也还在踢球,我们就肯定会再见的。所以不要伤心,现在只是再见,不是永别啊!”

  “只要你还在踢球,我也还在踢球,我们就肯定会再见的。”张俊笑了,又多了条不能放弃的理由。

  卡卡拿到了毕业证后,就回巴西了。听说他的爸爸在圣保罗给他找了个俱乐部让他去试训,以他的能力进入球队应该不成问题吧!

  安柯也在家人的帮助下,办妥了去德国的手续,今天上午的飞机飞往北京,但安柯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去送他。还说谁去送他和谁翻脸。这句话是送卡卡回来后安柯在路上说的,张俊看见他说完这话后转过身去抹了把脸。

  任煜地拿了毕业证也没有再回来了,他要去接手父业。他说自己以后踢球的机会会很少很少了,没有办法,要学着经商了嘛。但任煜地没有说就此告别足球,“从会跑开始,就喜欢上足球,十几年了,你说我还会轻易和足球说再见吗?”这也是他说的。

  张俊又想起另外一个人。

  一个星期前的星期天,张俊又被苏菲拉出来逛街,杨攀非常非常不知趣的自告奋勇地要当个电灯泡。

  结果他们在步行街上遇见了李永乐、张杨、张琳韬三人。说不清这是第几次在街上遇见他们了,张俊在心中叹可口气,“真是阴魂不散啊!”

  六个人坐在舒适的茶馆中,随便聊着天。

  “看你们这么悠闲,不考大学吗?”苏菲问对面的三个人。

  “不考!”张杨坚定地摇摇头,“我都说好了,下半年去当兵!”

  “当兵?”对面三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是啊!当兵是我从小的心愿。俗话说的好:‘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可不想后悔一辈子啊。你们不觉得很有军人的气魄吗?”张杨昂首挺胸。

  对面三个人又同样撇撇嘴。

  “你呢?”张俊问李永乐,“应该有球队找你吧?”

  李永乐点点头:“河南建业。”

  “好啊,你去还可以给司马红欣做做伴呢!呵呵!”

  “但我还没有决定呢,还在犹豫。你呢,你怎么打算的?”

  “我?”张俊看看苏菲,“我考大学,有苏菲的辅导,希望不小呢!而且我们可以保送,拿了全国冠军后,就可以保送了。”

  “哦?什么学校?”

  “现在还不知道,反正我们三个人要在一起。”张俊指指苏菲和杨攀。

  “好!”李永乐两眼放光,“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考大学啊!而且还绝对不和你们上同一所大学!大学里应该有大学生足球联赛吧?”李永乐问一边的张琳韬。

  张琳韬点点头。

  “那就好!我还要和你比赛,在大学里!”李永乐指着对面的张俊气势汹汹地说。

  “哇!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高二、高三你都输了,你还没输够啊?”张俊在心里骂:“果然是阴魂不散!”

  “忘了我说的话吗?你是我永远的对手!”

  “也是永远的朋友!”一想起李永乐的话,张俊就会想起这下半句。

  “张琳韬你呢?你的手……”

  张琳韬看了看左手手腕。“也没什么,反正就是不能再守门了,杨攀的射门果然还是不可阻挡的啊!我硬要去挡,结果现在真的手无缚鸡之力了。不过,你们倒也不用为我担心,我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出路。”

  “是什么?”其他五人问。

  “画漫画。”

  “奇怪的职业!”五个人又是异口同声。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画到现在,水平也算不错的了。正好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于是就想在一起画漫画,画我们的故事,画我们的足球。到时候出书了,一个人送一本,以后看起来,会很有意思吧?”

  想到这里,张俊想起了任煜地的那句话:“从会跑开始,就喜欢上足球,十几年了,你说我还会轻易和足球说再见吗?”他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足球已经字他们的生命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这一辈子恐怕都抹不掉了吧……

  想想自己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当真是如此。

  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有什么改变,身边总有一群让我不放弃的朋友。不管是足球,还是其他的,都不放弃了……

  看着球场中训练的前队友们,张俊想三年过的真快,刚入队时,球队只有二十二个人,才刚刚够打分队比赛,现在已经有四、五十名队员了。

  苏菲也走了,球队又有了两名新的经理人,她们一样热爱足球,热爱经理人这个工作。墙上贴的大型对阵表也交由她们制作了,“曙光高中”依然是用红字标出,然后,一条红线一直延伸至冠军。

  这已经成为了曙光的传统。

  而象这样的传统还会象那条红线一样,一直延伸下去……

  张俊感到身边多了个人,他扭头看,苏菲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球场。

  “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儿。”

  张俊站起身:“回去吧,接着学。”

  “嗯。”

  苏菲挽住张俊的胳膊,走下看台,一步步走出了体育场。他们的身后,是球场上不息不止的喧闹声。

  曙光高中展览室。

  下午的阳光通过窗户射了进来,空气在阳光下缓缓道德流淌着,大门开着,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所以没有人开参观。

  房间的东墙,立着一排玻璃柜,柜中端放着两尊银光闪闪的奖杯,杯座上分别刻着:“第十五届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冠军”“第十六届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冠军”。

  奖杯后面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不小的全家福。那是在每一次夺冠后相拥冠军奖杯照的。两幅照片上的人员虽有变动,但每个人的笑容却都一样,如这下午的阳光一般灿烂……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