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西工体育场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447 2003.06.20 16:09

    当爸爸又在星期六的早上,在餐厅里看见已经快吃完早饭的张俊,已经见怪不怪了。

  张俊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起身出门。

  “干嘛去?”爸爸扭头问。

  “晨跑。”

  然后是关门声。

  “晨跑?”爸爸拿着面包,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也开始晨跑了?”

  深呼吸了一口早晨的新鲜空气,张俊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早晨慢跑。确实是慢跑,差不多和散步有的一拼了。

  “妈的!下一次坚决不在早饭后跑步!根本不能用力跑嘛!”张俊一边“散步”,一边捂着肚子抱怨着。

  经过杨攀家的楼下时,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上去看看。杨攀家在三楼,他爬了上去,按响了门铃,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来开门。张俊叹了口气,只好返身下楼,继续他的“散步”了。

  苏菲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呼吸新鲜空气,她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但是懒腰刚伸的一半,就停了下来,她高举着双手,有些惊讶得看着张俊从远处跑过来,跑近了,跑到了楼下,然后继续跑,从楼下跑过,向前,直到下一栋楼前,他才突然停住,抬头看了看身边的楼房,又回头看了看后面,然后拍了下脑门,折返回来。

  苏菲在楼上高举着双手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知道平时的那个张俊回来了。

  中午吃完饭后,稍事休息,张俊和苏菲便去学校了,球队要先在学校集合,然后乘车前往西工体育场。

  啦啦队和其他学生,一律自行到体育场门口集合。到时候再统一安排进场,统一就座。因为进了西工体育场的比赛全部对外开放,体育场有专门的售票窗口,并且每个进入四强的学校都可以得到大量的赠票,以方便学生老师和家长来观看比赛,这也是为了吸引人气的一项措施。

  张俊和苏菲的父母都有赠票,不过张俊的妈妈不回来,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忙不过来,但是她和张俊约好了,等张俊打入决赛,她一定把生意抛开一天,来给儿子加油打气。爸爸肯定还是到这里来捧着个照相机到处跑,继续他的摄影事业。苏菲的父母都没有什么事情,虽然对足球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为了女儿,还是要来的。每个队员都分到了两到三张票,到时候他们的家人都回来现场加油助威的。毕竟是四强,有电视直播,也算是一件风光事了。这么风光的时候,父母不在实在是太遗憾了。

  为了这比赛,曙光的啦啦队可以说出了血本,制作了数面大旗和各种标语横幅,还买了一面大鼓,用来壮声势。学校出钱租了辆货车,把所有道具全部拉到了体育场。

  啦啦队是做足了工作,剩下的就全看足球队的了。看他们能不能继续带给支持者快乐,看他们能不能将胜利进行到底。

  在学校集合的时候,张俊仍然没有看见杨攀,他叹了口气,直到今天杨攀是赶不上了。然后自己就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即将开始的半决赛中了。

  队友们在谈论着下午的半决赛,充满了期待和紧张,但似乎笑得不够尽兴,声音也不够大声,杨攀虽然不在,但是杨攀的好友张俊在啊,所以不少人都在刻意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兴奋。

  杨勇有些过于紧张了,他一言不发,一遍遍的检查着自己的装备,队服有没有拿错,护腿板有没有带,参赛证忘没有忘……

  张俊走过去,拍拍杨勇的肩膀:“没什么好担心的!拿出训练的心态就行了。”虽然两人同级,但张俊已经打了两年的主力了,于是在杨勇面前颇有些前辈的味道。

  “可这是半决赛啊!”

  “半决赛?哼!我初中的时候还参加全国大赛呢,照样的冠军!那时候的观众那叫一个多啊!可是我和杨攀……”张俊本来想借此给杨勇提提信心,却想到了杨攀,想到他现在正在新乡老家给奶奶守灵,他就没有了说话的兴趣。只好再拍拍杨勇的肩,转身走了。搞得杨勇一头雾水。

  梁柯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便示意队员们上车。他最后一个上车,上车前,还特意向门口多看了几眼,希望可以看到杨攀的身影。但是他最后还是失望了,于是上车,对司机说道:“师傅,开车吧。”

  西工体育场,位于洛阳最繁华的市中心以南不远。第二主干道九都路和体育场路的交叉口,有一个低于路面的“大坑”,那个“大坑”就是洛阳市的综合体育场——西工体育场。体育场外有一个雕塑:两个人在争抢足球。今年上半年为了迎接国际牡丹花会,作为开幕式会场的西工体育场修葺一新。原先的水泥看台全部换成了漂亮的塑料座椅,铺设了全新的进口草皮和塑胶跑道。看上去,彩色的座椅,红色的跑道,绿色的草皮,还有液晶的大屏幕,真的有现代化体育场的感觉了。

  在这种环境里踢球,是多少高中球员梦寐以求的啊!

  根据赛程安排,星期六下午15:00的这场球是曙光与定鼎的半决赛。星期天下午15:00才是科大附中与同兴高中的另一场半决赛。然后在下个星期六的下午是三、四名决赛,星期天就将是万众瞩目的冠亚军决赛了。夺得冠军的球队将取得第十五届全国高中足球竞标赛的参赛权,获得去上海的车票——今年的大赛在上海举行。

  才两点不到,体育场外就聚集了不少人了。除了两所学校各自的啦啦队和学生支持者外,全部是社会各界的球迷大军。可见在洛阳,社会对高中足球的关注程度。

  体育场的3号门前停着两辆电视转播车,从车身上的标志可以看出,一辆是洛阳电视台的,负责对洛阳地区转播比赛。另一家是河南电视台的,他们的信号覆盖了整个河南。

  工作人员正在紧张有序的架设着天线和调试着设备,其他各种设备已经从3号门被运进了体育场。大门还没有开,人群全部聚集在场外,小商小贩抓紧一切时间穿行其中,做着各种小生意。其兜售的商品不外乎是球迷喇叭、哨子、小彩旗,和各种充气棒。很简单,但是很实用。

  球队还没有来,鼎定的啦啦队却已经开始表演了。他们挥舞着“定鼎必胜”的旗帜,敲锣打鼓的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气氛很快就被他们搞了起来。

  真不愧是四强的常客,连啦啦队都久经沙场。与之相比,曙光的啦啦队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显得有些害羞,东西倒是都带来了,不过却全部靠着墙放的整整齐齐的。队员们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却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巴士的入口处全部被全副武装的记者围了起来,各种照相机,摄像机支好了,记者们手持话筒,恭候着两所学校的到来。

  13:55。两辆印着“洛阳定鼎高中”字样的大巴在如潮的欢呼声中驶进了大门。定鼎的啦啦队立刻提高了分贝。

  “定鼎必胜!”

  “定鼎加油!”

  “冠军!冠军!进军全国!”

  ……

  巴士刚一停稳,记者就拥了上去。车门打开,两名替补球员先跳了下来,排开众记者,为主力队员腾出一条道来。

  第一个下车的正是定鼎的队长,在洛阳高中足球界有“艺术大师”美誉的范存杰。

  闪光灯大作。范存杰镇定自若的对着镜头笑笑,然后开始向外挤。

  “请问范存杰同学,今年是你的最后一年,你的目标是什么?”

  “参加全国大赛。”

  三年来,在同一个场地,同样的话他说的三遍,前两次他们全部止步于决赛,今年呢?

  “曙光实力不弱,请问你们将如何战胜他们呢?”

  “我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明年的定鼎还能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吗?”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我相信我的学弟们。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赢下今天的比赛,然后是决赛,最后进军全国大赛!”

  ……

  这样的问答,三年了,年年都是这样。

  “定鼎每年都说要进军全国,可每年都未能成功。今年的定鼎仍然坚持吗?”

  范存杰停住了,他扭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一个年轻的记者正看着他。

  “当然。今年的定鼎更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有信心战胜任何对手!”

  “可是,你么有能力在今天的比赛中阻止曙光的攻击组合进球吗?”那个人继续提问,步步紧逼。

  “你是……”

  “陈华锋。《高中足球》的记者。”

  “噢。专门报道曙光的记者。”

  “正是。”

  “那你到时候好好看着就行了。比赛中,能进球的球队并不见得就能赢得比赛!”

  说完,范存杰奋力挤出记者的包围圈,不再理会其他记者的提问。

  夏博一跳下车,也被记者团团围住。作为守门员,将面对“洛阳第一”的进攻组合,他自然也是备受瞩目。

  “夏博同学,曙光的进攻组合……”

  夏博打断了那个记者的话:“我不管是什么组合,只要他们射门,我就全部接住!”

  “杨攀的射门力量很大,你也会接住吗?”

  “这个不用担心,我听说他经常打中门柱。”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那么张俊呢?他已经连续两场比赛上演帽子戏法了……”

  “他休想在我面前的一分!”夏博自信的说。他确实有自信的资本,在科大附中的张琳韬出现以前,他就是公认的洛阳第一门将。反应敏捷,出击果敢,身材虽不高,但是弹跳出众,除了偶尔为之的失误外,在重大比赛中,他的表现还是很值得信任的。

  在定鼎接受采访的时候,五分钟后,曙光的校车也到了。记者有一部分转移了目标,但是与定鼎相比,曙光就像是人老珠黄的风尘女子无人喝彩。毕竟是初次进西工体育场,受关注的程度远不如这里的常客定鼎。

  车门打开了,先下车的是梁柯,然后是苏菲。她的出现,很为曙光赚回来了失去的面子。那些大老爷们儿大大的惊叹了一番,很多人都只在杂志封面上看见过苏菲的照片,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要美丽百倍。顿时,闪光灯对着苏菲闪成了银河。当然,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些记者在为苏菲拍照的同时肯定怀有私心。

  紧跟在苏菲后面跳下车的安柯差点被这闪光灯闪的摔倒在地上。等他明白过来这些闪光灯的对象不是他,而是他前面的苏菲时,暗骂了一句:“一群老色狼!”然后挤开众人,向体育场的球员入口走去。

  卡卡的下车,自然时引得女球迷的尖叫连连。虽然曙光的记者支持率不高,但是女性球迷的数量绝对可以让定鼎汗颜。

  任煜地、王宁、李浩、李杰光、林小方、陈波、谢巍,然后是替补队员,张俊是最后一个下车的队员。他下了车,巴士就把车门一关,向停车场驶去。

  没有杨攀!

  陈华锋为自己的这个发现感到吃惊。他怀疑自己刚刚漏数了,想要重头数,面对着纷拥的人群,他只好叹了口气。

  最后一个下车的张俊理所当然的被众记者列为“重点保护对象”。但是不管记者提什么问题,张俊只是以一句“我们一定会取得胜利。”来回答,然后拼命挤出包围圈,快步向体育场内走去。

  陈华锋觉得今天连张俊都有些不正常了。难道是第一次在西工体育场比赛,紧张了?

  “搞什么?才赢了几场比赛!就比定鼎的架子还大!我呸!”

  身边的一个同行抱怨着。

  大门打开了,球迷开始检票入场,体育场内也随着球迷的涌入开始升温,把这个初冬的下午,烘烤的热火朝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