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迟到的主力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394 2003.06.29 15:31

    足球在惊呼声中从夏博和张俊之间穿过,两个人谁也没有碰到球。夏博被惯性带着滑出了禁区,张俊则从左边跳了过去,然后又拐向右边。去追球。

  他在很小的角度下追上球,然后直接转身打门!

  足球越过回防曹沛的腿,撞上门柱,然后弹进了球门!

  沉默了一秒,喇叭里爆出一声大吼:“球进了!球进了!”

  李永乐地一时间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旁边的中年大叔示威性的高举双手。

  刘琪卖力地挥舞着大旗,曙光啦啦队沸腾了!

  任煜地、王宁一众队友高呼着向屹立在角旗处的张俊奔去。

  卡卡没有动,他轻叹了一声:“贝利?”张俊这个球勾起了他对巴西足球辉煌的回忆。1970年世界杯上,巴西对乌拉圭的比赛中,贝利曾经有一个这样的球,不过最后他没有打进,而是滑门而出。当时的贝利很遗憾的捂嘴从地上翻了起来。

  没想到张俊竟然打进了!卡卡的视线恍惚了,张俊的背影和贝利的身影重叠了,一时他竟分不出眼前的是贝利,还是张俊。

  张俊笑着向卡卡跑来,把还在愣神的卡卡抱了起来。

  “嘿!传的太棒了!我正不知道怎么过那个门将呢,正好,虚晃一枪,他就上当了!”

  听张俊这么说,他好像不知道自己这个球竟和贝利的一模一样,当然,除了最后的结果。

  做了这么久的队友,卡卡第一次感到这个总是微笑的人是这么的可怕。

  大屏幕还在重放着这个进球,看台上不时传来惊叹声。原来足球还可以这样踢啊,连球都不碰一下,只是单纯靠脚的摆动就晃倒了夏博,然后再在一个很小的角度将球打进。简直是神来之笔。

  刘伟看着大屏幕,心中暗叹这回不服输都不行了。张俊几乎靠一己之力就打破了自己精心设计的越位陷阱,还打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进球。

  李永乐坐了下来,扭头看向张琳韬。

  张琳韬知道他想问什么,摇摇头:“我同样会被骗的。不过我会犯规,把他拉倒。”

  “喂喂!那很可能是红牌啊!”张杨叫道。

  张琳韬闭着眼睛想了想,然后再次说:“在那一刻,我只能这么做。那种球是会让所有门将失去冷静的。‘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这样得分!’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张俊这个球在观众心中的震撼还没有散去,裁判就已经鸣笛示意比赛继续进行了。

  这个球最大的作用就是为曙光扳平了比分,对定鼎的士气影响倒是不大。从他们一发球就再次高举进攻大旗就知道了,他们想把比分再次超出。

  但是定鼎的进攻要顾及张俊的速度反击,还有任煜地的技术突破,虽然任煜地的体力不行了,但是终究是让定鼎的后卫们有些心惊的。中后场无力全力支持前场的进攻,一时间定鼎的进攻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曙光这边,张俊被对方彻底的“重点照顾”了,任煜地也享受同样待遇。曙光的进攻一时间也没有太大威胁了。

  比赛陷入僵局,时间又走过了五分钟。

  任煜地的体力看样子是完全耗干了,很多时候他只是站在原地喘气,根本没有办法参与进攻。梁柯知道该换人了,下个星期还有比赛呢。

  “袁帅,去热身吧。”梁柯说道。

  袁帅依言起身,脱去外套准备热身。

  “等一下。”一个声音道。

  范存杰盘过王宁,面对气势汹汹的李浩,他选择了传球,足球飞到了宾飞脚下。

  宾飞背对着球门停住球,李杰光防得很严,他无法转身,只好又传会给了冲上来的范存杰。

  范存杰在禁区外面就拔脚射门,安柯不敢大意,飞身扑了过去。但足球偏门而出,惊出不少人冷汗。

  主裁鸣哨示意换人。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场边中线处的第四裁判身。只见他先举起个牌子“9”,然后又举起另外一块牌子“7”。

  距离换人处最近的看台有一阵小小的骚动。因为他们看见了站在第四裁判身边的那个穿一身白衣的7号队员,正是曙光的队长,百米速度十秒五二,远射最高时速达到一百八十公里的杨攀!

  解说员十分有激情地叫道:“曙光换人,9号任煜地下,7号杨攀上!”

  最后一句话一出,曙光的啦啦队爆出巨大的欢呼声,淹没了部分定鼎拉拉队员的嘘声。

  刘伟感到了一丝紧张,只是一个张俊就够让他伤脑筋的了。现在又来了个杨攀。曙光这头猛虎的爪和牙全部齐了。

  虽然陈华锋还是搞不懂为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才把杨攀换上来,但他松了口气。换下体力不支的任煜地,换上生力军杨攀,曙光的实力不减反增。

  “杨攀终于上场了!”张杨有些兴奋地说,“一直就期待着的!”

  “你是期待他的射门把门将打进球门吧?”李永乐哼了一句。

  张琳韬没有理会两个同伴的调侃,他坐直了身子,端视着场边那个正准备上场的7号。“杨攀……”他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

  任煜地走得很慢,卡卡连忙过去扶他,把他搀下了场。

  “谢谢你了。”杨攀接过任煜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任煜地费力的抬起头,给了杨攀一个微笑:“剩下的比赛,看你的啦……”

  杨攀点点头,转身把任煜地交给梁柯,然后一个跨步,冲上了足球场。

  “回来就好!”卡卡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和杨攀击了一下掌。

  按照梁柯的指示,杨攀替任煜地打前锋,但要和张俊换一下位置,他负责右边,张俊移向左边。

  杨攀冲看过来的张俊笑笑,但张俊可以看得出他笑得很勉强。张俊走了过去,伸手把队长袖标摘了下来,递给了杨攀。

  “这……”杨攀不明所以。

  “戴上。”

  “现在你是队长,梁柯可没有说要连队长也一块换了。”

  “戴上它。为了奶奶,进个球。”

  杨攀颤了一下,终于还是接过了这火红的队长袖标,拿在手里,第一次感到他竟是这样的烫手。

  张俊拍拍杨攀的肩,什么也没有说,跑远了。

  裁判鸣哨示意曙光发门球,比赛继续。

  杨攀的上场很快就显现出效果了。

  安柯大脚把球开向球场右侧。杨攀用胸将球停了下来,然后回传给王宁,自己则转身向前跑去。

  王宁不敢怠慢,杨攀那速度,晚点传过去可能就是越位了。他连忙大脚向前传去,球的落点是定鼎后防线的身后。

  杨攀开始加速。

  观众们刚刚见识了张俊的速度,现在又看见了杨攀冲起来是什么样的,真有眼福。张俊的爆发力强,一起步就可以甩开对手一个身位。杨攀则是越跑越快,刚起步时他落后你五米,等十几步后,他一准将你拉开五米了。如果给个三十米的距离让他冲,只要在他起步的时候没有拦住他,那么以后就不可能拦住他了。

  定鼎的左后卫亚东向人们证明了上述论点的正确性。他一看到王宁长传身后,就连忙转身去追球,此时的杨攀距他还有八、九米的样子。

  然后人们就看见两个人的距离开始急速拉近,等到禁区一线的时候,杨攀已经和亚东平行了。亚东试图伸手去阻拦杨攀的突破,却反被杨攀硬挤了过去。

  足球正好落下,杨攀用脚背把球向前一停,自己顺势冲了过去,彻底把亚东甩在了身后。

  他马上传中!

  这是个半高球,高度只到人的腰部左右,姚望的防空优势无从施展。但在高速运动中的接球方面,张俊却是好手。他一个纵身挤在了姚望前面,然后倚住他,迎着来球,直接转身抽射!

  夏博封住了角度,双拳把来球轰了出去。卡卡插上来想补射,却被始终寸步不离左右的曹沛抢先一脚勾走了。苏锐又抢在王宁前面将球大脚开了出去。

  亚东擦了把汗,然后向望向他的范存杰摇摇头:“不行,他太快了!我完全……压不住他!”

  “张俊、杨攀。曙光的前锋线恐怕放到全国去也是速度最快的吧……”陈华锋自言自语道。

  “定鼎要求换人。6号亚东下,13号董伊洛上。”

  “换上一个中场,刘伟要干什么?想反超吗?”陈华锋不解。

  董伊洛上场后,打了个手势,左前卫7号卢辉向后撤,成了左后卫。而董伊洛则替代他到了左前卫的位置上!

  梁柯瞟了一眼站在场边的刘伟。卢辉的百米速度十一秒零三,是定鼎队中最快的球员。

  “以快制快吗?”

  杨攀不知道卢辉的实力如何,也不知道他的百米速度和自己相差无几。现在的他,眼前所有的对手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谁,只有一个念头:冲垮他!

  曙光掷界外球,陈波将球掷给王宁,王宁很小心的停下球,护着不让董伊洛抢走了。

  杨攀上来接应,王宁马上把球传给了他。杨攀接球,转身,然后启动!

  而此时,他身边不远处的卢辉也开始加速。

  “在启动上,两人打了个平手!”

  才带了两步,杨攀就知道这小子不弱,至少在速度上竟可以和他打个平手。

  杨攀提速,卢辉也提速。不管怎样,他始终跟在杨攀的身侧。

  “卢辉竟然完全跟上了杨攀的速度!不简单!”

  杨攀也发现了自己目前甩不掉他。“嘿!小子……”他在高速奔跑中,猛地一个急停,把球扣了回来。“……你以为足球是光凭速度踢的吗?”

  卢辉刹不住车,冲过了头。杨攀则顺势扣进了禁区。

  “小心他射门!”姚望大喊着提醒自己的队友,自己先冲了过去封堵杨攀的角度。

  杨攀右腿一抡,姚望条件反射般的转身跳起。但杨攀并没有射门,而是右脚一磕,将球传给了插上的卡卡。

  卡卡接球后,抡右腿佯装要射门,紧跟他的曹沛果然上当,铲了过去,试图挡住卡卡的射门。此时的卡卡顺势一扣,闪过了铲过来的曹沛,然后紧接着抬右腿射门!

  球有个小弧线,向远角飞去。夏博一声大喝,侧身飞扑过去,单掌将球拨偏了方向。

  张俊打算第一时间补射,但是机敏的苏锐抢先大脚开了出去。

  范存杰跑到球的落点处,用右脚外脚背将球巧妙的卸向自己的后方,然后转身加速带球。

  李浩用健壮的身体向他撞来,他用一个急停加速将重心全失的李浩晃倒在地。

  王宁伸脚去断球,范存杰看准他出脚的时机,一个转身拉球骗过了他。

  “一个人连过两名防守队员!范存杰自己一个人带球向曙光禁区杀去!”

  PS:昨天晚上吃散伙饭,很热闹。大家都很尽兴尽情的在发泄,包括我。本来我说我无论如何不会喝醉的,但是还是喝醉了。我和每一个男生拥抱,女生……我还没有半醉半醒的说……大声的唱《朋友》,大声的叫着每个足球队友的名字,感谢他们两年来在我的前面给我的支持。

  我们约定2008年合肥再相见,希望那时候我还可以回到合肥,看看我的同学们都有什么变化。有不少人哭了,但是我没有哭。不是我不想,而是现在我很乱,似乎没有心思去想离别后怎么办。也许只有4号晚上上了火车,火车开出合肥站后,我才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分别的感受,也许那时候我会哭也不一定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