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丘比特计划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364 2003.05.29 20:00

    两个人这样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张俊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被打乱了,让他一时间适应不过来。

  吃早饭的时候,他总会在7:15起身去开门,因为每天这个时候,苏菲总会在门口等他。但这三天,他此次去开门,却只看到空无一人的楼道,或者偶尔有一个送奶的经过,莫名其妙的瞟两眼这个叼着面包傻站在门口的少年。

  中午放学,等他慢腾腾的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的时候,去没有看见像往常那样背着双手等他的苏菲,只有杨攀在门口日复一日的重复着那句话:“靠!慢的跟蜗牛一样!”张俊也不像平时那样和他反驳几句,只是默默的背上书包,“走吧。”

  有时候,在路上,张俊说了一句话后,后面总会习惯性的加上一个后缀:“是吧,苏菲。”但他没有如往常那样听见苏菲的回答,一抬头,却看见了杨攀那复杂的表情。

  杨攀做带头大哥,把安柯、卡卡、任煜地叫到一块,说是有要事相商。

  带头大哥先致开场白:“靠!张俊再这个样子下去,就完蛋了!我看他魂不守舍的,咱哥们儿几个,不帮他不行了!”

  安柯一听,撇撇嘴:“原来是这事,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我走人!”说完转身就走。

  卡卡连忙拉住了安柯:“别走啊!大家都是朋友,怎们能这样呢?”

  任煜地冷哼一声:“他要去,就让他去。人家准备去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呢。”

  安柯一听这话,又坐下了,“嘿!我安柯是那种人?好!我倒不走了,看你还能说什么!”

  任煜地露住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现在人全齐了,无一缺席,于是,“关于解决张俊苏菲感情危机问题的会议”正式进行。

  “退一万步讲,哪怕不为他们的感情着想,也要为了咱们的球队着想啊!张俊这样魂不守舍的,到了场上还不梦游啊!”杨攀说。

  “我不认为我们缺了那小子就赢不了球。”安柯嘟囔着。

  “你难道忘了和科大附中的比赛吗?”杨攀很严肃的说道。

  安柯想起了杨攀是队长,便不再吱声。

  “所以呢!张俊和苏菲的这个感情问题,已经不再是他们两个的私事了!着关系到许许多多人的幸福,你们想想,如果张俊和苏菲真的分手了,那整个曙光还不疯了一样?光是情书就可以把苏菲淹死了!这几天的情况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

  三人点点头。

  “我们来搞个计划,代号‘丘比特’。事先声明,在计划的执行过程中,执行人一律抛开个人的感情因素,谁要是因为这个把事情办砸了,哼哼!”杨攀扫视了三人,“从明天开始起一个月,天天一万米!”

  这个“丘比特”计划还是比较完美的,至少这个计划的制定人杨攀是这样认为的。不过,实在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杨攀辛辛苦苦制定出来可以让他得意洋洋好一阵子的“丘比特”计划,因为张俊的突然想通全部泡汤。

  当张俊一脸严肃的做到杨攀面前对他说:“我想了三天,终于发现其实我是很喜欢她的。比谁都要喜欢!”的时候,杨攀愣了一下,然后双手在桌斗里将写了两节课的详细计划书揉成了一团。

  “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杨攀很高兴的笑道,“那你就去当面和她说这番话吧!”

  没想到张俊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说:“不行,让我当面给她说,我开不了口。”

  “你呀!这有什么!不就是四个字吗?又不是让你去杀人放火!”

  “可我就是开不了口啊!我和她在一起,似乎是习惯了那些调侃,真让我去说那么正经,重要的话,我做不到啊!”

  杨攀叹了口气,真是的,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啊?“那你打算怎么让她知道你的心意?”

  “我就是来找你帮这个忙的啊!我打算……”

  “什么!下场比赛那小子又要来一个帽子戏法?”安柯高声叫到,卡卡和任煜地虽然没有想他那样很没有面子的叫出来,柯脸上也都有惊讶之色。

  “行了!不用叫这么大声,知道你嗓门大!”杨攀掏着耳朵说。

  “他打算用这个来表示他对苏菲的心意?”卡卡问。

  杨攀点点头。

  “可是,英才的那个门将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到目前为止,他一个人封住了对手所有的进攻,一球未失。”卡卡怀疑张俊不知道对手是谁。

  “他知道,他说只有对手够强,他的这个帽子戏法才更能代表心意。”杨攀说。

  “真是疯子!”安柯嘟囔了一句。

  “不过,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而已。他上一场也有一个帽子戏法,怎么让苏菲知道这回这个帽子戏法不同寻常呢?”人煜地问道。

  “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意思了。‘丘比特’计划现在正式变更。我们的任务分两个阶段:一、在比赛前,一定要让苏菲知道张俊的这个帽子戏法是为了她,但是不能直接的告诉她,而要自然而然的,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让苏菲很偶然的听到这个消息。我们还要装作不知道,一定要给当事人保全面子。二、在比赛中,不管英才的那个门将多么厉害,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为张俊制造进球机会,让他上演帽子戏法!”

  苏菲收拾好书包,赶往球场。今天是赛前最后一次训练,明天,曙光将要客场挑战本赛季的的大黑马——英才告终。当然,对于全体曙光队的成员来说,英才是不是黑马无所谓,他们在意的是终于有机会好好教训一下那只猖狂的蚂蚁了。

  苏菲还没有走到休息室的门口,就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下场比赛张俊又要来一个帽子戏法?”是安柯的大嗓门。

  “行了!不用叫那么大声,知道你嗓门大!”这个是杨攀的声音。

  卡卡:“他打算用这个帽子戏法来对苏菲说,他喜欢苏菲吗?”

  苏菲正要推门的手停住了。

  杨攀:“没错!”

  卡卡:“可是,英才的那个门将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到目前为止,他一个人封住了对手所有的进攻,一球未失啊!”

  杨攀:“他当然知道,可他说对手越强,这个帽子戏法才越能表达他的心意。啧!真是个傻瓜!”

  卡卡小声的:“喂,台词里没有你这最后一句啊!”

  杨攀同样小声的:“即兴发挥!”

  “真是疯子!”安柯照着写在纸上的台词声情并茂的念着。

  任煜地:“可是,他有那么多个帽子戏法,怎么就能让苏菲知道这个与众不同呢?”

  杨攀:“张俊也正为这事愁呢。唉!平时挺机灵的一个人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不就是四个字吗?我喜欢你!有什么难出口的?”在念“我喜欢你”的时候,杨攀特意冲着门口提高了音量。

  苏菲悬在半空的手颤抖了一下。

  “废话!那不是你,当然可以随便说了,说几十遍都没人理你!”安柯念道。

  “张俊现在也只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了,就是进球,不断的进球。至于苏菲知不知道,他也没有办法。唉!祈祷上帝保佑了!”卡卡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

  “可怜的张俊!”人煜地也叹了口气。

  “好了!我们在这儿说来说去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在场上给他多传点球!走了!走了!训练!换个衣服磨蹭了这么半天!”杨攀这句话是提醒外面的人,你现在可不要进来,我们五个男生在换衣服,被撞见可就不大好了。其实这五个人正在抓紧时间销毁刚才的台词。

  屋里响起有人站起来向门口走来的声音,苏菲连忙闪到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其实就算那个角落为人注意,那五个人也会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听到脚步远去的声音,苏菲才站了出来。

  既然大家都喜欢苏菲,那我们就都在一条起跑线上了。反正我这几天和她闹的,也算是退回了起点。那我就从头追起,和所有人一起跑,免得人家说我犯规抢跑!

  不过,这一回,我决不把她让给任何人!我有信心,因为我比任何人都要喜欢她!

  发现自己又走神了,张俊苦笑着摇摇头。把精力继续投入到眼前的数学题中。

  “嗯,嗯,这题……嗯……嗯……这道题……嗯……”嗯了半天,张俊发现自己卡壳了。

  非常自然的,张俊拿起作业本和笔,起身,出门,走到苏菲家门口。可等他仰起手准备敲门时,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和苏菲说过什么话了,现在这样,还去找她,岂不是大家都尴尬吗?

  难道是习惯?

  张俊笑了笑,再次摇摇头,然后转身欲走……

  “吱呀——”

  身后的门开了,灯光一泻而出。张俊回过头,却见苏菲正站在门口,看着他。

  “呃,这个……那是,因为……好像……嗯,其实我是想……”在苏菲那平静如水的注视下,张俊手足无措,语无伦次起来。“……我马上就回去,所以没什么……”

  “哪道题?”

  “啊?”

  “哪道题不会?”

  张俊愣了一下,然后慌忙将作业本递了过去,“第七大题,第三小题……”

  “进来吧,我给你讲。”说完,苏菲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俊看看苏菲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家门,然后还是踏进了苏菲家。

  “张俊啊,怎么好久没见你来找菲菲玩了?忙什么去了?”苏菲的妈妈永远都是这么热情。

  “啊?哦!呵呵!没……没忙什么!阿姨好!”张俊第一次有些结巴了,匆匆问过好后,他就钻进了苏菲的房间。

  好熟悉的味道!

  是有段时间没有闻过了,张俊不禁狠狠地吸了口这房间的空气。

  苏菲已经坐在书桌前等着他了,他连忙坐在苏菲的身边,不过坐的时候刻意拉开了一段距离。虽然搞清楚了自己的心意,但是张俊总认为在下一场比赛前,还是保持点距离为好,毕竟苏菲的心思她还没有搞清楚。

  苏菲也注意到了张俊这动作,虽然表面上她没有任何表示,仍然专心致志的讲解着,但是心里却不止骂了一次“傻瓜”了。

  躺在床上,张俊还在想着苏菲房中的一幕幕。苏菲自始至终都只是讲题,多余的话一句不说。但张俊已经很满足了,毕竟这三天来,第一次和苏菲说了这么多话。他似乎看到了曙光,听见了冰封解冻的声音,这下他对用帽子戏法来向苏菲表白更有信心了。

  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张俊进入了梦乡。

  明天,将是一场关系着不少人一生幸福的比赛。

  “干爹!我知道这事情不好办。可是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这是地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您就帮帮我吧!”

  “这个……这事需要担风险的。”

  “我知道啊。但我也知道干爹您是大人物,裁判这个事情,只要您做的隐蔽一些,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那些记者没有证据,叫也是白叫的。”

  “……”

  “干爹——您就帮帮我吧!就一次!”

  电话那头的男子沉默了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好吧!不过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啊!”

  “遵命!呵呵!干爹真好!”

  那边的男子却叹了口气:“你这个孩子啊!真难对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