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蛇信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5840 2003.04.14 20:44

    1:0,曙光队领先。

  这个比分让孙来红不得不表示点什么了,他这场比赛第一次开了口:“李永乐!

  多射门!”他在场边喊着。

  李永乐想到了那个反弹射门,可是他还没有练成功。有人拍拍他的肩,是赵德锋。“没关系,尽量射门。不射门是赢不了比赛的。”赵德锋冲他笑笑。

  比赛由科大附中开球继续,赵德锋在前场控球,他并不急着传球。

  李永乐跑了上来,就在两人交汇的一刹那,赵德锋用脚后跟把球磕到了李永乐德前方。李永乐在禁区外射门!

  球紧紧贴着地面滚向球门。安柯倒地把球得到。

  “不是这样的……”李永乐摇摇头。

  赵德锋再次把球传给处于绝好位置的李永乐,李永乐再次射门,这一次球飞了起来,不过没有下坠,安柯再次牢牢接到。

  当李永乐第三次把球射到安柯的怀里时,连孙来红都摇了摇头:“三天真的太仓促了吗?”

  裁判紧接着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音。曙光中学竟然领先结束了上半场!

  科大附中的啦啦队继杨攀进球后,再次沉默了。从上半场来看,科大附中并不占优,在洛阳,还从来没有哪支球队可以让科大附中如此狼狈。

  “这场比赛后,不管输赢,都不会再有人认为曙光是支弱队了。”周鹏看着“1: 0”的记分牌说道。

  “同意。”

  主队休息室。

  “现在感觉怎么样?”梁柯问大家。

  “很爽!”杨攀擦了把汗说。

  “激动。”苏里说,“从踏上球场那一刻,听到我们自己的啦啦队的声音,我的心就没有静下来过。”

  “是啊!到底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都记不起来了。”王博把毛巾盖在脸上,靠在椅子上说。

  梁柯笑笑。

  “那下半场还按照这样子去踢!”

  客队休息室。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孙来红看着喘着粗气的队员们。

  “曙光很强。”赵德锋说,“非常难缠。”

  其他人都默不做声。

  “嘿!嘿!这不是科大附中休息室里应该有的气氛!”孙来红拍拍手,给这沉闷的休息室里带来了一点别样的声音。“这样吧,下半场,李永乐和张杨一道来夹防杨攀,不要给他起脚射门的机会。全队阵形再向后收缩一点,不让他有冲起来的空间。

  刘超,你那边呢?”

  “没问题!”刘超竖起了大拇指。

  “李永乐,下半场仍然要多射门,知道吗?”

  李永乐点点头。

  “好了!我们的目标是称霸全国!这场比赛也要表现出这种霸气来!击败他们!”

  队友们在休息室里开会,张俊没有去,他一个人在场边颠着球。两脚轮流,他没有感觉到痛感,心想,下半场给梁柯说说,让他上场。

  这时,他一瞥眼,正看见李永乐从他身边走过去。

  “哎……”他想打个招呼。

  李永乐停了下来,“你下半场上吗?”

  “我?不知道……”

  “你该不会是在逃避吧?逃避和我的决斗!”李永乐指着张俊说。

  “逃避?喂!那个什么决斗可是你单方面提出来得!每次说完就走,也不听听我得意见!”

  “这我不管!如果你下半场还不上的话,到时候可别后悔!”李永乐转身走了。

  “喂……我后悔什么……”

  张俊气鼓鼓得坐在椅子上,但他心里隐隐感到李永乐说得对。这场比赛如果他上不了场,也许真的会后悔。

  下半场比赛开始。

  科大附中仍然是一付防守姿态,甚至比上半场收缩得更狠了。

  “科大附中要进球了。”陈华锋听见身边有一个声音。他扭头看去,一个男孩戴着棒球帽就坐在他旁边,刚才是他在自言自语。

  陈华锋只是觉得这个男孩有些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了。

  “林零!”身边得周鹏叫道。

  男孩条件反射般得扭过头来。

  “真的是你!”周鹏很欣喜。

  “啧!”林零把帽檐向上推了推,“还是被人给认出来了!”

  “呵呵!你是明星球员嘛!”周鹏笑道。

  “你说错了,明星球员是他们。”林零指指场上得双方球员。

  “高三不是很忙吗?”陈华锋问了一句。

  “今天下午本来要补课得,我逃课出来了。”

  “就为了看这场比赛?”

  “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去年得这个时候,我也应该是象他们一样得。结果今天我却坐在看台上。”

  “不甘心吗?”

  “不!输得心服口服。”林零又把帽檐压低了一些,将脸扭了过去。

  陈华锋仍然看见了林零得表情,怎么说呢?有点落寞吧。

  一声清脆得响声把陈华锋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赛场中。

  杨攀在二十七米的一脚远射打在了门柱上。所有人都在看着那个球门在轻微得晃动。

  “这么力大的射门!”林零感到很惊讶。

  “你刚来吗?他都打进一个球了。”陈华锋指指记分牌。

  “领先?”林零更吃惊了,“不是我自大,在洛阳,只有我们同兴和定鼎曾经在比赛中领先过科大附中!”

  “他在门前九米的地方射门得分的。”陈华锋指着杨攀说。

  林零想起了那个晃个不停得球门。“门前九米?用这种力量?”

  “对!”

  “难怪张琳韬会守不住了。在高中,我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守住他的射门的。”

  “是啊!上半场他几乎一个人就把科大附中得后防线牵制住了。现在科大附中的队形更靠后了,看来他们很忌惮杨攀的射门和速度啊。”陈华锋说道。

  “不!不!”林零摆摆手,“科大附中收的太狠了,这就是他们要反击的标志。

  就象蛇一样,蓄势待发,然后看准时机,猛的扑上去,给对手致命的一击。”林零连续两年被蛇咬,因此感触颇深。

  周鹏插嘴道:“虽然媒体都把科大附中称为‘王者’,但是凡是跟他们交过手的人都会称他们为‘毒蛇’。这个称号并不好听,所以没有流传开。但是很形象的说出了科大附中的特点,坚固的防守,致命凌厉的反击。尤其他反击的一下子,真的象极了蛇。”

  “这么说,曙光不是危险了吗?”陈华锋的话音刚落,裁判就一声哨响,苏里绊倒了李永乐,科大附中获得一个禁区前偏左的任意球。

  “机会来了。”林零说。

  赵德锋站在球前。他看着前方的球门,五个人的人墙挡住了近角,安柯守在远角。任意球是他最为得意的一招。他在禁区左右两侧的直接任意球,状态好的话,就象点球一样。

  今天,他的状态正好。

  赵德锋没有助跑,这是他的习惯。只是看似抬脚轻轻一搓。球漂亮的在空中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绕过人墙,直飞球门近角!

  安柯看着球从人墙后面绕过来,飞身去扑时,已经晚了。

  球进了!

  1:1!科大附中在第五十九分钟,利用直接任意球,由队长赵德锋把比分扳平!

  科大附中的啦啦队再次爆发,他们郁闷了好久了,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

  在山呼海啸般的体育场内,林零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句;“漂亮!”赵德锋的这种任意球他看多了,每次他都是这一句。就象贝克汉姆的任意球一样,对于那种美妙的弧线多余的言语都是浪费,你只要欣赏就行了。

  曙光中学开球,比赛继续。

  杨攀渐渐感到眼前两个人所带来得压力。张杨凶狠的铲截,李永乐如影随形的贴身防守。这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真难对付!

  他刚刚靠技术晃倒了张杨,李永乐就已经出现在他身边了。他加速甩开了李永乐,可张杨又赶了上来。“链式防守!”他在心里惊叫道。

  “链式防守?”苏菲看着张俊。

  “链式防守是早期意大利的防守模式。当对方进攻时,两个后卫分层次防守。当第一个后卫被过了,第二个后卫就会补上去,第二个再被过了,第一个后卫却再次挡在前面了。对方的进攻球员几乎是面临无止境的防守。不过话说回来,有几个前锋可以在这种防守下带球推进很远呢,通常在第三轮就被断掉球了。”

  “这么厉害!”

  “杨攀现在是球队的进攻核心,如果他被遏制了,也就是我们球队的进攻被遏制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啊。”张俊咬紧了下嘴唇。

  “还有任煜地呢!”

  “任煜地现在被对方的右后卫拖住了,很难再有什么作为了……”

  “他们上高中前真的没参加过校队吗?”林零问。

  “没错。”周鹏答道。“他们两人初中是树人中学出名的不良少年。”

  “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会把链式防守做的如此之好!配合的如此默契?”林零不解,“你们认为两个刚入队两个月的新生,有可能在平时的训练中学会熟练掌握这个吗?”

  “这……也许他们,与众不同吧……”

  杨攀眼看被一步一步逼近底线,可是还没有甩开这两个人,他们紧紧的逼着他,而且站位很有层次,让杨攀根本冲不起来。他急停,转身,却撞上了追上来的张玉超,球丢了。

  “杨攀被挤进了死胡同。”周鹏说。

  杨攀的球再次被李永乐截了下来。

  “两个对付一个,你们还真无耻!”

  “我们是敌人!只要能阻止你,管你什么无耻不无耻的!”张杨甩下这句话。

  李永乐带球,他在中路摆脱了王博,而后在面对刘雷时,用假动作骗倒了刘雷,冲到了禁区弧顶地带。

  射门!

  球飞离了地面。

  “又是这种没用的……”安柯侧身扑去,他以为还是可以轻松得到。但是……

  球在他眼前猛的坠地!在地上弹了一下,从安柯的手下进了门!

  曲垂球射门!

  2:1!科大附中把比分反超!

  一直没有太多表示的孙来红竟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三天时间,他真的做到了!赵德锋看着李永乐狂奔的背影笑道:“也许,他真是天才呢……”

  张杨冲身边的杨攀耸耸肩:“对不起!我们领先了!”然后他大叫着向李永乐跑去,“哈!臭小子!我爱你!”

  “1:2,还有十三分钟,来得及。”梁柯在自言自语。

  “什么?获胜吗?”一旁的苏菲问。

  “不,是扳平。”

  “从来没见过科大附中的队员们在进球后这么兴奋的。以前他们总是一付荣辱不惊的样子。”周鹏看着场上在为进球疯狂的科大附中的球员们说。

  “因为曙光的缘故,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陈华锋说。

  “不错的球队,竟能把科大附中逼到这个地步!真想和他们交手。”林零笑道, “感觉一定不错!”

  “杨攀被张杨和李永乐钳住了,任煜地也被刘超拖住。王博面对科大附中的防守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张锐,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他了。”周鹏自言自语,“曙光要怎样反击呢?”

  杨攀再次遇到这两个人的防守,一向体能不错的他也开始呼吸不顺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他记不清楚了,真是难缠的两个人!

  “不管了!”杨攀强行加速,企图甩开两个人。

  张杨铲球,没铲到。李永乐跟上再铲,杨攀连人带球一块儿出了界。裁判没有判李永乐犯规,只是示意曙光发界外球。

  张俊看着杨攀从地上慢慢爬起,他“呼”的站起来,把苏菲吓了一跳。

  他走到梁柯面前。“教练,让我上场吧!”

  梁柯抬头看看他,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球场。

  “就十分钟了!”

  梁柯再次抬头看看张俊,“你的伤,医生怎么说的?”

  “静养十天……可是!我的脚不疼了!刚刚我还颠了球,一点都不疼了!我可以上场比赛的!医生说的话从来就不准的!”

  苏菲还是第一次看见张俊这么激动过,平时总是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但是,她也是第一次看见平时总是笑嘻嘻的梁柯这么激动。

  “闭嘴!”梁柯喝道。

  张俊马上住了口,显然,他也被梁柯吓住了。

  “你以为你是谁?马那多纳吗!一上场就可以改变场上局势?”

  “可是,比赛……”

  梁柯叹了口气:“张俊,你今年多大了?”

  “16。”

  “16啊,张俊。你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这一场比赛的输赢又算得了什么?你以后是要成为职业球员的,中国足球的未来在你们脚下。如果这场比赛我让你上场了,你的脚伤加重了,怎么办?我不想后悔一辈子,也不想你后悔一辈子。你回去坐着吧。”梁柯挥挥手,不再看张俊了。

  张俊不说话了,他明白梁柯说的话,一点也没错,如果他上场再把脚伤加重,自己也许真的要告别球场了。但是,自己难道就这样在场下眼睁睁的看着比赛输掉吗?

  看着队友们在场上拼尽了全力,自己却在遮阳棚下坐着?

  苏菲听到了张俊的话,虽然声音很小,可她还是在喧闹的场中听见了。

  “我不甘心!”

  ※※※

  PS:六十年前,正当代表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格兰风格的WM型风靡世界足坛时,聪明的意大利人却开始求异的创新。当时的国家队教练波佐提出“攻守平衡,两翼开花”的指导思想,力倡加强防守,稳固后方,开张两翼,积极进攻,练就了“链式防守”、“自由中卫”、“快速反击”等绝招。

  链式防守的准确意义我到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只有把我的理解写出来了,孙子兵法说“常山有蛇名率然,击其尾则首至,击其首则尾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我觉得应该是象这样的意思吧。我扔了一块砖,希望可以引出宝玉来。要是有书友可以把准确的意思告诉我,在下感激不尽!

  另:昨天我又重新听了几首可以算得上经典的足球音乐,每一段音乐总可以勾起我一段回忆。98年的《生命之杯》和《我踢球你在意吗》,还有90年的《意大利之夏》,全世界流行的《我们是冠军》,AC米兰的《米兰,米兰》……真的搞不懂都是人,为什么中国的作曲家作的足球音乐为什么就那么不成器?词曲都幼稚至极,只有前几年的CCTV-5的《在路上》的主题歌《我的世界为你留住春天》还可以听,不过太抒情,没有激情了。可能是中国足球一直就没有真正扬眉吐气的时候,所以那些音乐人们不会写曲了。呵呵,以上是我一家之言,千万别较真,多谢多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