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初登场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614 2003.06.22 14:52

    队员们换好衣服,将有二十分钟的热身时间。这是赛前两队向观众展示自己的一个机会。

  “第十五届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洛阳赛区预选赛暨洛阳晨光杯高中足球赛”的横幅挂在主席台的上方,随着风不停的晃动着。

  看台上的各种声音从来就没有停过。这些声音在两队出场热身的时候到达了第一个高潮。

  谢巍小心翼翼的踩上球场内的进口草皮,生怕给踩坏了。

  “哇!好软!像床垫一样!”

  “啧啧!绿油油的!看着都舒服!”

  “在这上面踢球,就是飞铲都不用害怕受伤吧?难怪职业联赛里那么多精彩镜头呢!敢情摔上去根本就不疼啊!”

  “看!还可以掀起来呢!”

  “别乱动!盖上!搞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曙光的队员就像是第一次进城的农民一样,竟然趴在地上,三五成群的研究起草皮来。

  这一举动,惹的看台上一阵哄笑。而曙光的学生们此刻恨不得把校服脱了藏起来——在上万名观众面前,球队的表现确实有些让他们感到丢人。

  张俊没有上去研究草皮,只是一个人在场上慢跑。如此多的观众,他也是第一次面对。初三的全国大赛决赛,也只有几千名观众,而且还没有电视转播。拿过全国冠军的他也需要好好调解调节心情。如果杨攀在的话,他一定镇定自若吧?那小子,在全国大赛决赛的前夜都可以安然入睡的。发现自己又想到了杨攀,他警醒的摇摇头:现在我是队长!

  他停了下来,看着那些还蹲在地上“研究”的队友们,踢了一个球过去:“都起来了!热身!”

  然后队友们就像被惊起的飞鸟一般,四散开去,拿着球在场上做起了各种各样的高难度动作。

  梁柯看着手下这样,由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至少说明了队员们没有因为第一次在这么正式的地方比赛而过分紧张。这是让他欣慰的。

  “没有杨攀!”曹沛一直在曙光队员中寻找他的目标,当他最终得出这个结论时,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刘伟也注意到了,那个曙光的队长,百米速度十秒五二,大力射门一百八十公里每小时的7号没有在场上。这让他感到吃惊。他瞟了眼曙光的教练,这个人正在和美丽的经理人说笑。从他身上看不出一丝初登场的紧张。杨攀不再,到底这个人想打什么牌?刘伟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懂对方了。

  陈华锋终于确认了刚才他的发现,杨攀确实不在队中,他没有随队前来!

  但是搞清楚这个后,他却又陷入了另一个更大的疑问中:如此重要的比赛,队长兼绝对主力缺席,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梁柯有缺了杨攀仍然可以获胜的绝招?

  二十分钟的热身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队撤离球场,进入各自的休息室。他们将有半个小时的赛前准备时间。

  梁柯将昨天对定鼎的分析向队员们简单的复习了一遍,无外乎“定鼎的三条线实力平均”“定鼎发挥稳定”“范存杰是他们的关键”……

  说完这些人所共知的“废话”后,梁柯扫视了一下全体队员,杨攀的缺阵似乎并没有在他们身上带来多大影响。

  “定鼎发挥稳定,这是目前为止我们遇到的最大的挑战。但是,与其在比赛中不停的寻找对方的失误和破绽,不如自始至终坚持我们自己的打法。曙光的足球就是踢自己的足球。”

  梁柯看看表,还有不少时间。“剩下的时间,你们自己支配吧。”然后自己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台上人声鼎沸,旗帜飘扬,各种各样的标语在风中飘舞。电视转播工作者在紧张有序的忙碌着,还有十七分钟,比赛就将拉开大幕。在这个舞台上,成就了多少王侯,又淹没了多少败寇?

  梁柯靠在球员通道的门口,看着外面喧嚣的世界,下午的阳光射了进来,他不得不眯着眼睛才能将外面看得清楚。

  五年前他毕业分配到曙光高中时,校长问他有没有兴趣做校足球队的教练。因为一直以来足球队的成绩不佳,球队死气沉沉的,那个从厂矿企业中聘请过来的教练一看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足球队群龙无首,简直就乱的一团糟了。他一口答应下来,期望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和对足球的热爱,可以给曙光足球队带来生机和活力。

  但四年过去了,成绩丝毫没有改变,球队依然死气沉沉。他没有给球队带来生机和活力,反倒是球队把他的激情和热血都耗干了。很多时候,他常常在心里问自己:值得吗?自己四年时光砸在这里面,值得吗?自己当初的选择,真的对吗?每次预选赛第一轮就被淘汰后,他安慰队员总是说:“只要尽力了,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可是,真的就无悔吗?只要尽力了,真的就没什么好后悔得了吗?

  幸好,来了张俊、杨攀他们,他们给这个曾经死气沉沉的球队带来了生机和活力,给他们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今年终于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既然来了,曙光就不会轻易回去。在他们面前的,应该是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一块更大的足球场,有更多的观众为他们欢呼,有更大的荣誉等他们去赢取。

  梁柯面对球场,捏紧了双拳。

  “杨攀不在,那曹沛你主要防卡卡。那个巴西人不简单,死缠烂打,不要给他一丝出球的机会。”定鼎的休息室内,因为杨攀的突然缺阵,刘伟正忙着调整战术打法。“姚望,亚东,你们两个对张俊进行联防。杨攀不在,他们的替补前锋根本无法和另外三个人配合好的,所以对方会改变振兴,打双前锋。这样子,我们在后防线上的人手稍微宽松点。”

  他在板子上画来画去,“张俊是个能力很强的前锋。你们两个一定要贴住他,不要给他有射门的机会。夏博,我听到了你对记者的话。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这场比赛很关键。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让你有太多的表现机会。”

  夏博点点头,有摊摊手:“明白,明白。为了球队,我宁肯全场比赛无所事事。嘿!姚望和亚东防张俊,曹沛对付那个巴西人。那么,唐亮,还有苏锐,咱三个就在门前斗地主吧?”

  休息室里爆出一阵笑声。刘伟苦笑着摇摇头。

  “要不要我给你们一人买一瓶汽水呢?”范存杰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起起哄,而是冷冷的说,“这是半决赛,不是热身赛,关系着谁能进决赛。夏播,到时候你少给我来点‘即兴表演’。”

  声音虽不大,却像一盆冷水浇在一块烧红的铁锭上,休息室的笑声“哧——”的一下全没了。谁都知道他们的队长这个星期不对劲,就像到了更年期的女人,喜怒无常,烦躁易怒。范存杰是队长,是老大,夏博也不敢说什么,乖乖的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

  刘伟在一旁也不知道是该微笑着点头还是叹气着摇头。以前的范存杰,不管多么重要关键的比赛,总是一颗平常心对之。但是今天,他似乎有些紧张了,也似乎比任何时候的求胜心都更强了。这对于今天的定鼎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体育场内的高音喇叭开始工作了,这是现场解说评论的开始。

  “各位现场的球迷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今天是第十五届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洛阳赛区预选赛暨洛阳晨光杯高中足球赛的弟一场半决赛。对阵双方是洛阳的高中足球界的‘无冕之王’定鼎高中,和这两年迅速成长起来的新秀曙光告终。担任本场比赛解说员的是我王强,同时我们邀请了高中足球界的资深专家周建生老师为我们担任评论员。”

  “大家下午好!”

  “呵呵!今年已经是我们两个人第四年解说这比赛了。”

  “说的对。”

  “不知道,周老师对今年的这两支参赛球队怎么看呢?”

  “这个,定鼎是常客了,他们的实力无庸置疑。范存杰、宾飞、夏博、姚望,还有史彦和曹沛,全是三年级了。今年对于他们来说,将是进军全国大赛的最后机会,因此他们必将全力以赴。这对于任何对手来说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那么曙光……”

  “噢。曙光这两年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他们的攻击力很强大,不过与定鼎相比。他们在经验上就欠缺了很多。在这样关键的比赛中,这很可能是致命的。”

  “也就是说,周老师您认为鼎定获胜的可能较大?”

  “呵呵!没错!再说,我也很想再次看看赵德锋和范存杰的碰撞,毕竟这是他们两个最后的一年了。”

  刘琪抬头看了看高音喇叭,说出了曙光学生的心里话:“这个评论员真讨厌!”

  张俊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不像从前,这个时候他特定已经和安柯、卡卡、任煜地还有杨攀“打”成一片了。

  苏飞走了过去,坐在张俊身边,然后抓起张俊的手,指甲陷进肉里,用里,再用力。

  张俊疼的低声叫了出来:“苏菲!你干什么?很疼的!”

  苏菲却回以他一个甜甜的微笑:“我以为你做梦呢,所以来试试,原来你没有睡着。”

  “做梦?”张俊狐疑的看着满脸笑容的苏菲。

  “今天还要发带吗?我带了一个细的。”苏菲伸出手来,一条黑色的细发带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里。

  张俊把前额的头发拉直,已经到鼻尖了。好久没有在意头发的长度,原来已经这么长了。“今天不用发带,苏菲你有橡皮筋吗?”

  “有。”苏菲点点头,然后伸手把脑后的马尾辫解开,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散落下来,手里多了一根橡皮筋。

  “帮我扎个辫子好吗?”张俊看着苏菲说。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们只要记住我们的目标不是一个小小的洛阳。记得你们每一个人刚入队时的目标:进军全国大赛!”

  刘伟提高了音量。“进军全国”是定鼎高中足球队的目标,喊了多少年了,却一次也没有实现过。今年的定鼎,拥有经验丰富,技术出众的球员,拥有热情如一的球迷,是历年机会最好的一次,因此今年几乎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一年。

  休息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心里掂量着“进军全国大赛”这句话的分量。一时间,竟可以听得见一根针落地的声音。

  苏菲欣赏着自己的手工作品,满意的笑了。她的旁边是一群队员围着张俊的新发型赞叹不已。

  “啧啧!没想到男的扎辫子也蛮好看的嘛!”

  “嘿!真精神!”谢巍揪着自己贴着头皮长的卷发,发现自己头发的长度实在没有办法扎起来,只好不甘的叹了口气。

  安柯跳出来:“苏菲!给我也扎个辫子吧!”他揪起自己的头发,看长度,勉勉强强可以扎个“小尾巴”了。

  苏菲笑着摊摊手:“没有橡皮筋了。”

  不止一个人的叹息。

  安柯最为失望,不过看看苏菲一头及肩的长发散了下来,确实没有工具了。

  “我有。”任煜地在一边说。

  “真的?”安柯大喜过望,“在哪儿?快拿出来!”

  任煜地拉拉自己的短裤,上面确实有松紧带。“在这儿。不过现在就要拿出来,好像不太现实。”

  安柯愣了一下,然后猛地向已经转身欲跑的任煜地扑去:“任煜地!站——住!”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苏菲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过她擦干眼泪,发现张俊没有笑,只是呆呆的盯着她看,她不禁有些脸红了:“看什么?”

  张俊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看。”

  苏菲更加不好意思了,她连忙转移话题:“你扎辫子挺好看的,很精神!”

  “是吗?那我以后就不剪头发了,专门留着,让你来给我扎辫子。”

  苏菲伸出了一只手。

  “这是……”

  “给钱!给钱!我的工作可是要有报酬的!”苏菲嗔道,说不出的可爱。张俊看呆了。

  休息室的门开了,梁柯推门而进:

  “好了!我们上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