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黑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3134 2003.06.03 13:10

    雨也分好几种,现在仍然是小雨,只不过有些密。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小到中雨,看样子,这与在比赛结束前是不会停了。

  陈华锋一时间竟忘了打伞,还是小张把伞撑开了递给他的时候,他才发现衣服已经被打湿了。现在他的心思不在比赛本身,而在那个裁判身上。

  卡卡很漂亮的一个断球被他吹成了推人犯规;球明明出了界才被救回来,他示意比赛继续;卡卡带球被铲倒,球还在杨攀脚下,他不顾进攻有利,鸣哨暂停比赛;还有刚刚这个球,明明是越位,却偏偏不吹哨,任由马尼将球打进,使英才将比分优势扩大。

  这个裁判!

  “穿着黑衣服,果然就比别人黑……”陈华锋咬牙切齿的自语道。

  对于这个球,看台上并没有嘘声,也没有叫骂声,有的只是欢呼声。

  黑哨只对于那些失败的人来说是黑色的,万恶的。对于那些因此而得力的人们来说,把自己的越位球吹进,把对方的必进球吹没;自己在禁区里滑倒是点球,对方在禁区里被绊倒就是假摔……这样的裁判,是彻头彻尾的大红哨。他执法严明,铁面无私,不偏不倚,使所有裁判的楷模。

  今天这场比赛的裁判就是英才高中学生眼中那个“最可爱的人”。

  雨有下大的趋势,但并没有能够阻止曙光如潮的进攻。

  所有曙光队员都憋了一肚子气,把所受的冤屈全部转化成了行动。曙光疯狂反扑。

  尽管司马红欣被称为“鬼怪”,现在这“鬼怪”也感到了曙光进攻阵带给他的压力了。

  杨攀在大禁区外偏右一点起脚射门!因为被水浸泡过的而显得更加沉重的足球如炮弹一般轰向英才的球门。

  司马红欣本场比赛第一次接球脱手,他双掌将球拍出了底线,而不是向前面那样直接接住。显然他也有些忌惮杨攀的射门力量。

  卡卡把角球开出,张俊抢在后卫前面,跳起甩头攻门!

  司马红欣再次单掌把球挡出,这一次他仍然没有用双手接住,看来杨攀那一球的余威还在啊!不过尽管手有些疼,却仍然没有影响他的反应速度,刚刚那一球,如果换作任何一个普通门将的话,恐怕已经进了吧!

  后卫慌忙将球大脚开出了混乱的禁区。

  卡卡直塞!张俊从后卫群中突然启动,带球杀进禁区!

  司马红欣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张俊的启动速度那么快,在越来越泥泞的场地上,他只两布就进了禁区。慌忙出击,但这不到一秒的犹豫,使他犯下了致命的失误。张俊身子一歪,脚步一个踉跄,似乎地太滑了,司马红欣滑过去扑球,却没想到张俊在身子倒下的同时,右脚一挑,足球越过了司马红欣的手,他的头,飞向空门!

  看台上一片惊呼声!

  足球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打在了门柱上!弹回了大禁区,回防的后卫连忙开了出去。

  看台上传来一片呼气声。但是,很快的,呼气声再次转化为惊呼!

  杨攀!杨攀出现在后卫开出来的球的落点!他抡起了粗壮的右腿,迎着球,抽射!

  足球笔直的飞向球门!

  司马红欣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身都是泥的他再次腾空扑向球门,伸手去挡飞来的球。但,他慢了一步,足球擦着他的指尖飞进了空门!

  曙光的替补席爆出了欢呼声,但这欢呼声刚开了个头就被主裁的哨声硬生生的切断了。

  边裁干净利落的高举起旗,然后平举胸前。

  越位!

  “越位?”小张叫了起来:“这怎么是越位?”

  主裁判帮小张打消了他的疑虑,后场任意球,在张俊刚刚倒地的地方罚。是越位,张俊越位!

  “张俊越位?这怎么可能?刚刚杨攀射门,他虽然处在越位位置上,不过他什么都没有干,怎么可能会判越位?”小张的疑问更大了。

  “是越位。”陈华锋咬牙道,“主裁认为张俊处在越位位置,而且在杨攀射门的时候,阻挡了司马红欣的视线,干扰了门将。”

  “这……这太可笑了!刚才张俊怎么也不可能挡住司马红欣的视线的!那个主裁是故意的!”

  看台上的埋怨还在继续,但从曙光队员的脸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甚至连刚刚才发过火的安柯唯一的表示就是踢了一脚身后的门柱。

  杨攀面无表情的看了眼裁判,就转身走了回去。

  张俊更是冷冷的默默往回走。

  既然官兵和强盗是一伙的,那么说什么也是白搭。但不说出来不表示他们就默认了,这次被对方抓住了把柄,张俊确实处在越位位置上,尽管他和这个进球毫无关系。下一次,他一定进个让所有人,让不管是官兵,还是强盗都无话可说的球。看那时候,那帮狗娘养的还有什么说辞。

  这个任意球开出来,英才的队员不小心把球停出了界,上半场结束的哨音就马上响起。

  上半场结束,2:0,主场作战的英才以前三十分钟的两个进球领先于曙光。

  休息室里的气氛不像上次对阳光那般的愤怒,所有人,从球员到教练都沉默不语,沉默的很压抑。整个休息室里除了队员粗重的呼吸声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时间就在沉默中走过了十五分钟,临上场前,梁柯才开口:“一切照旧,平时怎么踢,下半场就怎么踢。”说完,自己率先走了出去。

  张俊在队伍后面磨蹭了一阵子,等人都走完了,他才鼓起勇气对苏菲说:“苏菲,嗯,你有长一点的发套吗?头发太长了,被打湿后,总贴在眼睛前面不好受。”

  苏菲笑笑,伸手把后面的马尾辫解开,把绑辫子的一条宽宽的黑发带拉开,递给张俊:“这行不行?”

  张俊用毛巾把头发和前额擦了一遍,然后把头发全部捋到后面,在小心的把苏菲的发带套在发际处。这样,那些长发就全部被压在了后面,不会再随随便便垂到眼前了。

  苏菲看见张俊这个新造型,笑出了声。他这千金一笑,让张俊本来阴郁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他也陪着苏菲傻笑。

  苏菲突然伸出了三个手指,在张俊眼前晃了晃。

  张俊愣了一下,不明就里。

  “三个。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要食言!”苏菲笑道。

  “张俊!”杨攀又折返回来,因为他没有看见张俊,“小子磨磨蹭蹭干……”一进门,却看见了不该看的一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他连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说到:“快点,就等你一个了。”说完,转身跑走了。

  张俊冲苏菲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转身欲走。

  “等一下。”苏菲叫住了他。

  等张俊转过身来。

  “手伸出来,左手。”

  张俊乖乖的把左手伸了出来。

  苏菲掏出那条手链给张俊绑上。

  “这……”

  “记住你说过的话,三个。”苏菲笑着说,“去吧,比赛要开始了。”

  当张俊出现在场上时,队友们都为他的新发型而惊奇,细心的人还发现晚来一会儿的他左手手腕上多出一条红色的手链。

  但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没有多问。还有一样,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张俊眼中闪着必胜的光芒,脸上不再是冷若冰霜,却好像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对于这个变化,有几个人心里最清楚,大家心照不宣的笑了。于是,上半场的不快就在这一笑中一扫而光。

  苏菲是最后一个坐到座位上的,梁柯依然一言不发的站在场边,任凭雨水的冲刷。他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裁判的“敬意”。

  苏菲看着场上的张俊,突然想起和阳光那场比赛,也是这个时候,梁柯对她说的话:“你一定要相信张俊,无论什么时候,相信他。”

  一向记性好的她怎么会忘了这句话?这么重要的话自己怎么会不记得了?自己竟然在赛前怀疑起最不应该怀疑的张俊了。差一点,差一点就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了。教练说得对,自己要相信张俊,他是最值得自己信赖的人,信赖一辈子的人。

  “嘟!”下半场比赛在越下越大的雨中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