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黄昏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2737 2003.04.14 20:46

    在洛阳,春天是伴着风沙来得,然后又是伴着风沙走的。

  夏天是伴着极其反常的天气来得,而且也必将伴着极其反常的天气而结束。

  就这样,又一个学期结束了。

  “我记得两章之前,我们才刚刚放的寒假呢。现在又是暑假了,时间过的真快!”苏菲看看天空中毒辣的太阳说。

  “是啊!这个学期除了第一个星期外,剩下的时间只用了三段来写就结束了。

  作者真会偷懒!“张俊说。

  “我看作者八成是江郎才尽了吧!”

  “也许是没什么好写的吧?”

  “哼!生活是平淡的,但也是出彩的。作者一定是没有细心观察生活!”

  “是啊!苍白的描写,肤浅的对白!”

  ……

  (作者:随便你们怎么说吧……)

  总之,时间如水,光阴如梭,又一个学期结束了……

  夏天,除了烦人的蚊子和毒辣的太阳外,绝对是个美妙的季节。超短裙、吊带背心、泳装、大腿、还有暗花内裤……

  暗花内裤?

  “你在看什么?”苏菲问正在地上躺着的张俊。

  “暗花……啊不!今天阳光不错啊!”张俊仍然目不转睛的从短裙下看着苏菲两腿之间,这边风景独好啊!

  “哦?是吗?”苏菲抬头望望天。张俊连忙站了起来,他生怕苏菲发现后把他踩死。

  “干什么?穿的这么……”张俊正在考虑是说“露”还是“透”。没想到苏菲一把抓住张俊的胳膊,“说好今天一块儿出去玩的!”然后很自然的挽着张俊,自然的就象一对情侣。

  这下轮到张俊这个久经沙场的“男人”慌张了,他手足无措的挣扎了几下,见苏菲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也就投降了。

  洛阳是个十三朝古都,几千年的黄土厚重的可以压死人,随便哪个地方盖房子挖地基,就会挖出一个古墓来。现在考古工作中常用的“洛阳铲”,当初就是洛阳一带的盗墓贼们集众人之智慧发明出来的,没想到最后成了考古专家的专用工具。唉!沧桑变化,世事难料啊……

  既然是古都,文明古迹少不了的。龙门石窟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白马寺是中国最早的佛教寺庙之一,千年香火,生生不息;还有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寺郑州登封境内,不过从洛阳去少林寺较近。);其他的如古墓博物馆、千唐志斋、二程墓、玄奘故里……几乎都在旅行社安排的“洛阳X日游”的路线里。

  不过洛阳本地人很少去那种地方,外地亲戚来了,带他们去炫耀炫耀老祖宗的文化遗产还可以。年轻的情侣就更不会没事往古墓博物馆那种地方跑了。

  曾有位来自上海的朋友在游玩洛阳的时候发出感慨:“这哪里是都市?分明是村庄嘛!”不愧是上海来得,见过大世面的人说出的话果然不一样,明察秋毫,一针见血。洛阳最高的建筑是市农业银行,130米。不过,在洛阳你抬头看看蓝天,绝对不会看到被高楼大厦割的一块块的天空。村庄也好,城镇也好,小就小吧,在洛阳经常可以碰到熟人,朋友总是经常可以见面,大家不会有陌生感,这可能也是小的好处吧。

  年轻人逛街经常去的几个地方,张俊和苏菲都去过了。

  “啊!好累!”张俊坐在路边的栏杆上(违反交通规则,危险!小朋友请勿模仿!),伸着舌头,大口大口的喘气,活象条狗。

  苏菲站在他旁边:“我们才去了几个地方,你就喊累!亏你还是个球员呢!”

  “体能再好的球员陪女人逛街也会被活活累死的!”张俊反驳道。心里却在想,中国足协真应该命令国家队的球员们每天陪妻子、女友逛街至少半天,以增强体能。

  到时候,哼哼!小日本算什么?韩国又是哪根葱?就是意志顽强的德国队也会口吐白沫的。什么才叫真正的“跑不死”?戴维斯都会汗颜的考虑挂靴的。真是“体能好的男人身后必定有位爱逛街的女人”!

  张俊为自己的这番论调得意起来,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神经兮兮的想做哲学家,原来思考问题,并且把它想通是这么令人愉快的事(再次提醒小朋友千万不要模仿!)。

  “走啦!走啦!”苏菲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可怜的张俊抱着双“残”腿跟在后面。

  “这哪里是约会?地狱一日游啊!”

  在一个地方,张俊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里……”

  “怎么了?”苏菲回头问张俊,张俊正看着一个学校的校门发呆。

  “苏菲,我想进去看看,可以吗?”

  苏菲点点头。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门卫大爷冲着两个走进来的人喊道。

  苏菲回头一笑:“爷爷,我们回母校看看!”

  “哦,去吧!”

  张俊走到足球场。二百米的球场,黄土地上没有几根草,还有两个孤零零的球门。

  “还是老样子!都六年了。”张俊笑道,“我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就是在这里踢的。”他指着空荡荡的球场。

  “小学五年级,第一次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萌芽杯’比赛。我和杨攀搭档打前锋,对手就是这所学校玻璃厂小学。”

  张俊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一天。

  ……

  “球进了!”

  张俊高兴的和杨攀抱在一起。他刚刚打进自己在正式比赛中的第一球,正是杨攀的助攻。杨攀的速度在小学生中可谓是鹤立鸡群,他可以轻易的甩开场上任何一个人。如果不是张俊的加速度同样出色,刚刚杨攀传来的球他就顶不到了。

  比分记不得了。不过还记得比赛后,队友们在一起庆祝胜利的场面。夕阳,好大,挂在天边,球场上的烟尘还没散去,阳光透过烟尘朦朦胧胧的洒在每个人的笑脸上,阳光随着烟尘的飞扬而波动,一切都是红色的。那是一个张俊永远不会忘记的黄昏。

  ……

  整开眼,张俊发现苏菲也闭着眼。夕阳,好大,挂在天边,在她美丽的侧面上镀了圈金边轮廓,好美!张俊突然有种冲动,他把脸凑了上去,夕阳无限好…

  …

  苏菲突然睁开了眼睛,把张俊吓了一跳,他迅速的回复原位。“咳!咳!你刚才想什么呢?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的。”张俊害怕苏菲怀疑他的窘样,连忙抛了个问题过去。

  “我想起了小学的时候,有一天两支球队在球场上比赛,我也去看了。那是下午,太阳就挂在西边。在阳光的照耀下,尘土飞扬的球场就象一幅油画,好美!”

  苏菲深吸了一口气。

  张俊愣愣的看着苏菲。

  苏菲冲他一笑:“该回去了!”说完,拉着张俊的手向校门跑去。

  “爷爷,再见了!”跑过传达室的时候,苏菲冲门口坐着乘凉的大爷挥挥手。

  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大爷摇摇头:“奇怪,那个小女孩好眼熟,在哪见过……”

  夏天,除了烦人的蚊子和毒辣的太阳外,绝对是个美妙的季节。超短裙、吊带背心、泳装、大腿、还有象油画一样的黄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