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阳光下的阴影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254 2003.05.04 22:42

    如果你只听见里面传出的读书声和嘻闹声,你会认为这只是一所普通的学校。但是那高高的围墙和门口站岗的警卫,以及学校附近冷清的街道,都透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感觉,有人称之为少管所,也有人叫它工读学校,其实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阳光中学。

  这里曾经是一间放置体育器械的小仓库,现在它的门口贴着一张破破烂烂的纸,上面得字迹还可以勉强认清:阳光中学足球队。屋里很昏暗,所以大半天的都点着灯。很重的霉味充斥着房间。

  “喂喂!下一场就是曙光中学了。”

  “听说那帮臭小子还是去年的大黑马呢。”

  “我呸!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他们!”

  “喂,不过听说他们的经理人倒是很漂亮啊!细皮嫩肉的……”此人话还没有说完,一张凳子从门口飞了过来。他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才堪堪避过这张足以致残的凳子。

  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刚刚还站无站像,坐无坐像的队员们全部毕恭毕敬的立正站好,齐声喊道:“教练!”

  那个被称为教练的男人阴沉着脸说:“我说过不许在活动室里谈论一切与足球无关的东西。刚才是哪个王八蛋放的屁?”

  刚才摔倒的那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答道:“是……是我,教……教练。”

  “绕着球场跑二十圈。”

  那人老老实实的去接受惩罚了。

  教练随手拉来一张椅子,坐下,然后面无表情得将队员们扫视了一遍,才开口说话:“下一场队曙光,我想不用我介绍你们也应该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对手吧?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有信心赢吗?”

  “有!”二十几个人齐声吼道,连天花板上的灰尘也被震落了不少。

  教练点点头。

  “这一个星期,你们会接受比以前还要严格的训练。你们最好有些心理准备。屠勇。”

  一个戴眼镜,脸色苍白的高个子男生站了起来。

  “带他们去训练,先跑十圈。”

  “下一场的对手是阳光中学。”梁柯说道。

  底下窃窃私语。

  “阳光中学,没有听说过啊。”

  “你有听过这个名字吗?”

  “没有。不过名字倒是很好听的。”

  ……

  梁柯咳嗽了一下,屋子里马上静了下来。“阳光中学这个名字大家比较陌生,那么工读学校大家一定听说过了。”梁柯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下可就炸了锅了。

  “工读学校?教练,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天哪!怎么会是他们!”

  “哇!好惨啊!”

  ……

  张俊不太明白大家为什么那么激动:“工读学校是什么?”

  任煜地给他解释:“社会里有些不良少年,他们拉帮结伙,成为了警察很头疼的势力。这些人中那些学龄青年如果被警察抓住了,就会被送进工读学校读书。这个学校集中了几乎同龄中间最坏的人,所以这个学校的管理也很严格,而且自有一套,军事化管理和以暴制暴是其特色。”

  张俊在听懂之余问任煜地:“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任煜地没有回答张俊的话,把脸扭到了一边。

  梁柯再次出声打断了队员们的议论:“光听名字大家就应该知道这个学校足球队的特点了吧?作风硬朗,动作粗野,犯规频繁。他们踢球其实就是在借机发泄。”梁柯的话说的不少人开始脸色发白,嘴唇发青。梁柯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会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让他们知道总比让他们在场上见识到了心发慌、腿发软的好。

  “凡是和他们比赛过的对手全部是负伤而归,严重的甚至因伤住院。两年前的一场预选赛,阳光中学和外院附中的比赛,场地在阳光中学的足球场。阳光中学的观众从比赛开始前就一直谩骂对手,场上队员的小动作和粗野动作也使气氛不断紧张,后来,因为一个犯规,双方大打出手。后来,阳光中学被禁赛一年,一年之内不准参加任何形式的比赛,他们的名字也就逐渐被淡忘了。今年禁赛期满,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就用一贯的硬朗打法和粗野的犯规赢了下来。”

  后面的训练,大家都显得心事重重的,错误频频。对此梁柯只能报以苦笑,对于心理上的问题,是需要自己去克服的,别人帮不上什么忙。能不能在比赛前克服这个问题,关系着曙光可以走多远,也关系着这些孩子们的未来可以走多远。他们必须克服,这就是他们成长的必经之路。

  看着兴致不错的张俊,杨攀实在不忍心泼他冷水,但为了张俊好,他决定还是提醒一下比较好:“阳光的动作可是一粗野闻名的,看你这个样子,你就不怕到时候被对手侵犯?”

  张俊头也不回:“足球怎么可能没有犯规?”

  “他们的犯规不同寻常啊,很粗野,甚至是伤人的!”

  张俊转过头来,很认真的说:“我认为你们把他们想复杂了,他们再坏,但只要他们踢足球,就说明他们坏不到哪儿去。只要选择了踢足球的人,就说明他们爱足球。爱足球的人怎么可能去伤害足球呢?”

  杨攀说不出话了,张俊的说法是幼稚还是愚蠢呢?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想,这世界上恐怕就没有战争、暴力了,更不会有假球、黑少、足球流氓和球场暴力了。真是一个因为单纯所以快乐的人啊!

  苏菲也一反常态的话少,估计也是听了老梁的话在担心吧。

  哎!全世界只有那个傻瓜什么都不懂,别人还要为他担心……

  “小王八蛋!跑快点!慢的像蜗牛一样,你踢什么球?”

  “谁让你停下的?继续!还有八圈!不跑完不准停下来!”

  “动作再凶一点!这么斯文踢什么球!你是娘们吗?动作再大点!拿出气势来!”

  “起来!别躺在地上跟狗似的!要睡滚回窝去睡!”

  教练的大吼就没有停止过,他刚刚把脚印引在一个队员的屁股上,有马上把一个倒在地上的队员踢了起来。在他那个疯狗一般的吼叫中,只有一个人可以坚持下来。他就是那个看起来很斯文的高个子男孩,屠勇,位置中场,这支问题球队的队长。

  对于这个屠勇,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因为他的沉默寡言。但是倒是有不少人知道他进阳光学校之前的光辉岁月。他是个沉默的打架高手,下手狠,而且不要命,那种疯狂的气势足以吓倒不少人了。后来在一次打架事件中,他一个人立敌对方四个人,那四个人没有跑掉,全趴在了地上,而他自己摇摇晃晃的走了没多远就一头栽到了。醒来时在医院,身边又熟悉的妈妈和同样熟悉的警察。后来他就被送到了这所学校里,做了一个高中生。他的面无表情也是这个学校出了名的,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尤其是他在盯着你看的时候。

  屠勇的技术是这支球队中间最好的,因此他一进球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队长,一开始还有人反对,不过当有人发现那些反对的人没几天就莫名其妙的进了医院后,再也没有人敢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了。

  但是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总是可以带领这支球队取得胜利就够了。今年的第一场预选赛,就是屠勇包办了队中的两粒入球,把球队带入了下一轮。

  “张俊,电话。李永乐打过来的。”妈妈在客厅里叫着。

  张俊一边答应着一边起身去接电话。这小子,很少打电话过来的,现在打过来想干什么?

  “有什么事?”张俊连自己家门都懒得报了,拿起电话就直奔主题。漫画正看在关键的地方呢。

  “我看了对阵表,你们的对手是阳光中学,对吧?”

  “知道还问?”

  “那可是一个有名的暴力学校,你不会有事吧?”

  “为什么每个人见我都这样问?我不会有事的!”张俊满不在乎的答道。

  “最好还是小心一点。有些球能不抢,就不要去抢了,能躲就躲……”

  “罗哩吧嗦的,你又不是我的妈,这么罗嗦赶什么?”张俊打断了李永乐的话。

  “我是怕你受伤。”李永乐没有一丝生气的表现。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那么轻易就受伤的,我今年的目标可是全国冠军!”

  李永乐好像愣住了,有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喂!笑什么?这个目标很好笑吗?”

  那边马上没有了笑声:“不!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张俊还在想李永乐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放心?为什么就可以放心了?放心什么了?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一年级的屠勇却身披10号球衣,戴队长袖标,这足以说明他的实力。

  全国大赛地区预选赛,第三场,对手是外院附中,不是一支弱队。

  观众的谩骂和队员的粗野动作已经成了阳光的足球风格,这场比赛也不例外。这些都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给外院附中的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动作变形,心理急躁,然后就演变成嘴中的不干不净,手上的推推搡搡。

  屠勇在过掉一名后卫后,被对方报复性的踢倒在地。场上的局面马上乱了起来,裁判和校警拼命才没让场面失控。

  屠勇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声不响的走道倒刚才踢到他的那个人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面无表情的,一脚把对方踹翻!这下子就热闹了!场外的观众们可都是被憋了很久的暴力分子,他们欢叫着冲入了场内,双方队员也开始动手动脚了。场面混乱到群欧,裁判和校警已经控制不了局面了,最后在110的出面下,事情才平息,不过外院附中和阳光都被禁赛一年。这次事件在校方的刻意隐瞒下终于没有在社会上造成多大的影响,但是阳光的足球队差点因为这次事件被解散。直到一年前新来的这个教练接手球队。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当初自我介绍的时候,他只是阴着脸说:“你们只要叫我教练就行了,没有必要知道其他的。”

  他那种绝对的权威和魔鬼一样的训练方法,让那些以为球队就是可以不受学校管束任意发泄暴力的地方,或者享受的地方的人开始受不了。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在反抗他,不过在用暴力收拾了几个闹得最凶的人之后,他们都老实下来了。因为他们明白,他们最擅长的暴力都斗不过这个教练。在这个学校,暴力就是一切,谁能打,谁就是老大。

  不过在技术所有人都反对教练的时候,唯独屠勇没有反对。别的人认为他本来就行事怪异,但是他自己知道是为什么,新教练的那句:“足球,就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不择手段的争取胜利。”很对他的胃口。因为在进来之前,他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否则他怎么可能很快就成为了一群不良少年的老大呢?

  “不择手段的追求胜利。”

  爸爸,你这个扔下我和妈妈,不负责任的走了的人。当初教我踢足球,就是想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吗?

  在寂静的深夜,屠勇的表情竟然是一脸的伤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