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给你做一辈子饭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661 2003.07.12 20:31

    “嘿!我是三井寿!”

  “那我就是阿神!”

  “神宗一郎?他哪儿比的过我们家三井!”

  “胡扯!阿神是最厉害的!”

  “放屁!三井最厉害!你看他和陵南的那场比赛,那三分球投的,防都防不住!”

  “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过《灌篮高手》啊?那上面明明说海南的神宗一郎最厉害!”

  两个《灌篮高手》的忠实Fans在篮球架下激烈地争吵着,看架势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了。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一只足球呼啸而来,砸在篮板上跳开了。两人惊讶的扭头寻找着足球的来源,这时又一只足球飞了过来,“刷”的一声进了篮框!空心!然后更多的足球一个接一个的飞了过来,两个人发现在这里争论似乎很危险,连忙怪叫着跑远了。

  足球场上。

  “不错!看样子,你已经大致掌握了,已经有30%的把握了。”除了说话的孙来红和踢球的李永乐外,其他人全部对着篮球场的方向张大着嘴,一副不可思议相。

  “这才三天,你的进步已经非常明显了!继续加油吧!”孙来红拍拍李永乐的肩走了,队员们则继续围在李永乐身边表示着他们犹如滔滔江水,黄河泛滥般的敬仰之情。

  赵德峰没有围过去,而是被孙来红叫了过去。

  “怎么样?现在还有怀疑吗?”他笑着问赵德峰,“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把10号给他而不是给你了吧?”

  赵德峰看着众人簇拥下的李永乐:“不得不承认,他也许真是个天才……”

  “好了,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

  众人一哄而散。

  “啧!跑得还真快!”张俊看着一眨眼就只剩个黑点的队友们说,“训练的时候还一个个喊累的。”

  杨攀拿来一个大筐,苏菲要把收集到一起的足球放进去,她坚持用脚把球踢进去,结果半天了,才踢进去一个球。张俊看看天,“再完不了,今晚我们就在这儿过夜吧!”

  苏菲瞪了他一眼,“别光站着,来帮忙!”

  张俊走到苏非身边,“看好了!”然后他把脚插到足球下面,一挑,足球乖乖地飞进了筐子。他一脚一个,不一会儿,足球就全部进筐,无一漏网。

  “不错嘛!有一手啊!”苏菲笑道。

  “哼哼!你以为这洛阳第一前锋只是虚名吗?”张俊双手叉腰,昂首道。

  苏菲做了个鬼脸:“夸你几句,尾巴就翘到天上了!”

  “张俊,明天的比赛看吗?”杨攀把足球放回器材室,回来问。

  “比赛?什么比赛?”

  “三、四名决赛嘛!你只关心与你有关的比赛吗?”杨攀没好气地说。

  “不!”张俊郑重地摇摇头,“我只关心自己参加的比赛!”

  杨攀决定不在这些无聊的话题上和他纠缠下去:“明天下午的比赛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可是定鼎的范存杰的告别赛啊!风光了洛阳高中足球界三年的人,告别赛想必也很风光吧?”杨攀抬头向西边望去,却只看见青黑色天幕下一抹淡淡的红色。

  “哼!等到我们的时候,会比他还要风光!”

  杨攀扭头看着张俊。

  “干什么?”

  “呵!什么时候也有这么遥远而伟大的目标了?”杨攀又把脸扭向苏菲,“苏菲明天去吗?”其实他知道自己问了也白问,张俊不去,苏菲是肯定不会去的。

  苏菲摇摇头:“不去。”果然。

  “为什么?”

  “呵呵!明天我要给张俊补课。”苏菲笑道。

  “补……补课?”

  “是啊,叔叔阿姨让我给张俊补课,已经高二了,离高考不远了。”

  “是啊,是啊!高考很近了,我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有志青年啊!”张俊再次叉腰,昂首道。

  杨攀一书包甩过去,“我看你是要上‘家里蹲’大学的有‘痔’青年!走啦!”

  “李永乐,天都黑了,还不走吗?”

  张琳韬背着书包在球场上找到了还在练习的李永乐。

  “教学楼的灯光正好照到篮球场,我还看得见。”李永乐又一脚上去,足球砸在篮框上弹了出来。

  “你的准确率已经很不错了,30%啊!还练什么!”

  “跑动中的精准长传!”李永乐横向带球,然后突然起脚,足球砸在了篮板边缘弹开了。

  张琳韬看见张杨在篮球架下给李永乐捡着球,于是把书包一放,找个地方坐下来静静地看着李永乐把球一脚脚向三十米开外的篮球架踢去。

  “咚!”

  “刷!”

  “咚!”

  “哐!”

  ……

  苏菲的父母又来串门了,四个中年男女在一起话题不少,热闹非凡。张俊把门关了,仍然挡不住隔壁客厅传来的阵阵喧闹声。

  他合上书本,拿起笔,决定到苏菲家去做。

  “叔叔阿姨,苏非在家吧?”

  “在在,正好,这里太吵了,你去和她一起做作业吧!”苏菲的妈妈笑着说,这个女人笑起来和苏菲一模一样,连说话的声音都很像。第一次听见阿姨的声音,张俊还以为是苏菲呢,结果直呼其名。从苏菲身上可以看到阿姨年轻时候的影子,而从阿姨身上则似乎可以直到苏菲以后的样子,容颜虽老,风韵依旧。

  谢过阿姨,张俊在四个大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和笑声中出了门,敲开了苏菲家的门。

  苏菲穿着一身睡衣来开门。

  “哦!哦!”张俊叫道。

  “干嘛?”

  “蛮漂亮的嘛……睡衣!”

  苏菲做势要打,张俊连忙改口:“人也漂亮!”

  “哼!”苏菲一转身,头发在张俊面前扫过,一阵淡淡的发香飘入张俊的鼻子,她不禁猛吸了口空气。

  “有何贵干?”

  “你这么早就要睡觉了吗?”张俊看看墙上的钟,才九点多。

  “这样穿舒服嘛,笨!”

  张俊吐吐舌头:“家里太吵了,来你这儿求点清静。”

  “嘻嘻!是我把爸妈赶到你们家的。”苏菲坐在床上,顺手抱起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狗。

  “啊!阴险啊!”张俊坐到苏菲的书桌前,顺手拿过苏菲的作业抄起来。

  “喂喂!你不是来学习的吗?”

  “是啊,学习,我正在努力的学习!”张俊一边抄作业,一边回答道。

  “哼!”苏菲把脸扭开,不再理他。

  一时间,屋里只能听见笔尖摩擦纸的声音和时间流逝的声音。

  “后天的决赛一定要赢啊!”

  “嗯。”张俊头也没抬的抄着作业。

  “千万不能输!”

  “唔唔。”张俊仍然没有停笔。

  “如果输了,我就和你绝交!”张俊把笔放下来,扭头看着一脸认真的苏菲:“你怎么了,苏菲?”

  苏菲没有回答,却和张俊对视着。张俊也不开口,只是看着苏菲。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这么互相看着,却奇怪自己没有感到不好意思。以前他只要和某一位异性目光相碰,总是连忙避开,生怕别人怀疑他动机不纯。但这次,他就这样看着眼前的苏菲,一直看着。却没有任何不舒服,相反倒有种甜蜜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根本不愿意把目光挪开丝毫。

  苏菲平视着张俊,灯光在她光洁的额头和脸颊上撒下柔和的光,形成了一圈光晕。

  钟表的指针一秒一秒地挪移着,成为这寂静房间中唯一的声响。

  多么美好的画面!

  直到……

  “咕--”

  苏菲挪开了目光,盯着墙上的钟。张俊则不好意思地笑着:“这个……”

  苏菲站起身:“饿了?我去给你做夜宵。”

  “哦,嗯?啊!”张俊伸手想拉住苏菲,却只抓住了苏菲的影子。“惨了!这下子又要饱受摧残了!”张俊在心中重重地叹了口气,却也不好去打击苏菲的“工作热情”了。

  厨房中响起锅碗瓢盆相撞的声音,张俊苦笑一声,咽了口吐沫,一副烈士慷慨赴义的神情向厨房走去。

  突然,厨房中传来苏菲的低叫,张俊以为有“小强”出现,连忙冲进厨房,却只见苏菲握着左手食指,指尖上红了一点,菜刀歪斜着扔在一旁。不用问,张俊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过去,抓起苏菲的手,没有丝毫犹豫。

  “我看看!”

  “没事。”苏菲笑道,就要挣脱张俊的手,“锅里水还在烧……”

  但张俊一把关了火,把苏菲拖进房间,让她坐到椅子上。“胶布在哪儿?”

  苏菲被刚才张俊的动作吓到了,她愣了一下才指指书桌:“左边第三个抽屉……”

  张俊拉开一看,一盒已经拆封的创可贴静静的躺在抽屉里。他取出一片,给苏菲包上。“不会就不要去做,那东西很危险!勉强自己是会受伤……”张俊突然看见苏菲左手的中指、食指、大拇指上都有刀伤。他想起刚才自己找创可贴的时候瞟见桌上放着一本花花绿绿的书,好像叫“家常菜谱”……

  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起来。这该死的肚子!张俊在心中咒骂着。

  苏菲连忙站起身:“我去烧水,面条我会的。”但她被张俊按住了,“我去。”

  苏菲很惊讶的看着张俊打火,烧水,又把葱剥好洗净,排整齐放在菜板上。然后他左手四指并拢,微曲,压住葱,大拇指在一边配合,右手运刀如飞。刀向前,左手便后退。菜刀总是贴着左手四指的关节切下,却怎么也不会切中手指。

  “你怎么这么熟练……”

  “以前我妈和我爸经常不在家,都是我自己弄来吃的。时间长了,自然就熟练了。”张俊一边说着,葱已经切好了,他用菜刀很熟练地将葱花铲起来,分进两个碗。

  碗里已经放好了酱油,调和油,香油,味精。

  “现在估计也没有什么东西,我做两碗素面。”

  “我不饿……”

  “尝尝我的手艺!”张俊回头一笑,“给我盛点凉水。”

  张俊把一个碗递给素菲,苏菲接满水又递回给他。这是的他突然有个感觉:好熟悉的场景!哦,想起来了!周末的时候,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爸爸就给她打下手,被妈妈支使来支使去,还乐此不疲--爸爸可不是“妻管严”。看着两个人幸福的笑脸,苏菲就在一旁起哄,然后便会被爸爸以“添乱”的借口赶出了厨房。

  此情此景竟和那时的感觉好象,只是身边没有一个孩子让苏菲以“添乱”的借口赶出厨房……

  想到这里,苏菲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幸好张俊背对着她,才没有看见。否则追问起来,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清了。说自己刚才在想两个人现在就象一对夫妻?说就差有个孩子了?开玩笑嘛!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不过,好象想想也太早了吧?

  就在苏菲盯着张俊忙碌的背影胡思乱想的时候,张俊双手叉腰,长出一口气:“大功告成!”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面条,苏菲竟不敢动筷了。

  “好久没做了,也不知道怎么样,尝尝。”

  苏菲挑起面条,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好香!”然后吹口气,放入嘴中。“嗯!好吃!”

  张俊笑了,然后自己也狼吞虎咽起来。

  “你教我好吗?”

  “什么?”张俊嘴里包着面条,含糊不清的说。

  “你教我做菜好吗?”苏菲托着下巴看着张俊把面条咽下去。

  “这个没有必要吧?现在不会做菜的女孩子很多,不也没啥!”其实张俊是懒。

  “不!”苏菲摇摇头,“我有必须学会的理由!”

  张俊喝了口汤:“有什么理由?大不了我给你做一辈子饭……”话一出口,他看到苏菲脸上异样的表情,知道自己可能说了不该说的话,或者说了应该说但是为时尚早的话。

  苏菲愣住了,张俊也愣住了。

  这时,大门开了,叔叔阿姨回来了。两人进屋就看见自己的女儿和张俊隔着一条桌子对视,桌子上摆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好了,一切皆在不言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