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曲垂球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574 2003.04.14 20:43

    苏菲看见前面有一个身影在一瘸一拐的慢慢挪着,她赶了上去。

  “杨攀呢?”

  “那个臭小子!重色轻友!有个女孩给他写了封信,约他见面,早跑了……哎?

  苏菲?”张俊扭头一看,有些惊讶。“球队放学不训练吗?”

  “教练说让大家休息一天。”

  “我说杨攀怎么有时间去赴约呢!”

  “脚很疼吗?”

  “你看呢?”张俊一步一步的挪着。

  苏菲突然抓起张俊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搂住张俊的腰。

  “哎!干什么?”

  “别动!动的话脚会更疼!”

  右脚听话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张俊只好乖乖的任由苏菲“摆布”了。

  “真丢脸!”张俊吸吸鼻子,“还要女生来搀。”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苏菲小声的说。

  “什么?”

  “没什么……”

  另一边,学校北面的牡丹广场。

  “奇怪了,就是这里啊!”杨攀第N次看表了,“都快一个小时了,苏菲说的那个女孩怎么还不来?”

  ※※※

  李永乐扔下杂志,一脸阴沉的对另外两个人说:“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受伤?在这么关键的时候!”

  “这上面说他受到了对手的重点照顾。”张杨指着杂志说。

  “拿过全国冠军的前锋,还获得过最佳球员的称号,你认为他会那么容易倒下吗?”李永乐皱着眉头说。

  “总不至于是诈伤吧?”张杨说。

  “有必要吗?”张琳韬说。

  张杨想了想,摇摇头:“好象没有。”

  “不管怎么样,他下场比赛上不上还是个未知。你们说,我等了他半年,终于到了这一天,他却要因伤缺阵,这算什么?就好象一个新娘在进洞房的时候才发现新郎没来一样!”

  “好象不是个恰当的比喻啊。”张琳韬说。

  李永乐脸红了。

  “哎,语文不好,就不要学别人用什么修辞手法!”张杨说。

  “要你管!”

  ※※※

  由于张俊受伤的缘故,梁柯在训练中开始让队员们练习433阵形,把任煜地和杨攀推上去打前锋,中场设双后腰。没有张俊,曙光总不能在科大附中面前坐以待毙啊。

  上一场,用三前锋战术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给梁柯坚决了变阵的想法。

  “杨攀!不要总是下底传中,拿到球后尽量射门!不要管在哪里!”梁柯喊道。

  “哦。”一脚大力射门打在门柱上。

  “喂!喂!这是练习,不用这么拼命吧?”安柯惊魂未定的对杨攀说。他一想起上一场比赛杨攀的那个进球,就有些后怕。他估计那个守门员是没法再守门了。只要一见别人抡腿射门,就会吓的浑身发抖的。

  “我从现在就要培养对球门、门将的仇恨感!”

  “是对方的球门和门将吧?”

  “不!一切!”

  安柯咽了口口水。他从杨攀眼中看到了杀气,那决不是开玩笑的的表情。他在心中为科大附中的门将祈祷。

  ※※※

  科大附中豪华的球队休息室里。

  “再有四天,我门就将和曙光中学比赛了。对方很强。我希望大家在心里都要有这个认识。不能因为他们往年的战绩就小瞧他们。成绩只能证明过去,不能代表未来。”孙来红一边打开电视机和录象机,一边说着。“今天的训练就是研究他们的录象。”

  电视屏幕中出现了曙光队和白马的比赛画面。“这是我托人专门拍的。从这场比赛可以很充分的了解曙光是支什么样的球队。”

  比赛一开始,曙光就先声夺人,展开了进攻。王博把球分给杨攀,杨攀面对防守他的后卫,几乎没有用任何假动作,就是靠着他惊人的速度从后卫的身前启动,然后超过对方两个身位,传中。定格。

  “从这一点大家可以看出,杨攀的速度有多快。据说他的速度在百米11秒之内,那还只是初中测的数字,我看现在绝对还要快。作为一个边路突击手,拥有如此快的速度是很恐怖的。”孙来红不断的播放这段画面来作为证据。“我自认为队中没有哪个人的速度可以追的上他。张杨,下一场比赛你肯定要和他对上,不要给他冲起来的空间,铲球要慎用。”

  张杨说:“那我干脆放倒他算了!”

  “笨蛋!你想早点下场啊!他的大力射门可不是说着玩的。据说时速在180km左右。只是据说,除了记者的描述外,我没有亲眼见过。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好还是小心防范。张琳韬,有什么 办法吗?”

  “破他的射门的方法不是没有,但是不可经常用。他的射门我有信心挡住九次,但第十次……”

  “不要把我们后卫想的那么差劲!一场比赛哪可能给他十次射门机会!”罗斌打断了张琳韬的话。

  “不管怎么样,前几场比赛,杨攀总共只射了两脚远射。看来他们一上来就打算用来对付我们。总之,小心为妙。”孙来红继续放着录象。

  画面中是曙光队失球的镜头。

  “这支球队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防守并不是他们的所长。三场比赛除了第二场的对手是一支防守型的球队,他们没失球,其他两场比赛,场场失球。倒不是他们的门将不行,安柯也是个很出色的门将。但是他们的后防线不是很强,白马中学这支实力平平的球队都能进他们的门,很说明问题。我们的前锋和前卫要尽量在对方禁区里造成混乱,制造进球机会。”

  任煜地在禁区里突破了四个人的防守打进扳平一球。

  “这个人也是需要后卫们重点注意的。初中他只踢了一年球,就因为打架被开除了。但他的技术确实很出色。对南洋一役,他一个人就搅乱了南洋最引以为豪的后防线。不过他的体力不是很好。刘超,他我可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教练。”

  这时,屏幕中正好放出杨攀射门得分的场面,在电视中,那球也如一道白光一样从门将的脸边飞入了球门。球场沸腾了。

  休息室内沉默了,只有电视机的声音。

  半天,张琳韬才说出话来:“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得承认,如果让他在那个距离射门的话,我肯定扑不住……太快了……”

  李永乐注意到一向自信的张琳韬这回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刚才还在和张琳韬争的罗斌也低着声音说:“如果下一场比赛他也……不行!不能让他进禁区!”

  “很可惜,下一场比赛,他很有可能打前锋。张俊的意外受伤,把他推到了前锋的位置上。”赵德锋看着电视屏幕说。

  “张俊的伤势不清,不知道和我们的比赛会不会上。不过,他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五到十五米的加速度,据说连杨攀都不如他。以禁区这么大小的地方来说,这段距离的速度足可以摆脱任何人了。所以千万不可以放他进禁区,更不能让他转身!

  星期六的比赛,如果他上,李永乐,你就负责看他。”

  李永乐点点头。

  “曙光中学也就是这四个一年级的有点货。其他人根本不值一提嘛!”张玉林双手枕住后脑勺,靠在椅子上说。

  “不。”孙来红说道,“对方的10号,王博。也是个有实力的球员。执行教练的意图方面完成的很好。而且有时候,他突然冲进禁区的射门还是很有威胁的。”

  “还有他们的队长,8号苏里。”赵德锋说,“是个非常顽强的家伙。第一场比赛,中信的水华均的意志就是让他给拖跨的。技术粗糙、身材不高、力量一般,但却有着钢铁一般的斗志,真是个做队长的合适人选呢!”

  “很少能听到咱队长如此夸一个人啊!我们真有耳福!”李强笑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赵德锋说,“象他那样防守,我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和他抗上八十分钟呢……”

  “喂!连队长都没有信心了!”李强调侃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哎!你的性格,真叫人无话可说……”

  “我认为没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我们上半场就确定胜局,下半场就陪他们玩吧!”张玉超说。

  “好了。”孙来红打断了大家的争论,“不管怎么样,我们踢自己的足球。任何对手都无法阻止我们前进的步伐。大声告诉我,科大附中的足球是什么?”

  “胜利!”所有人同时答道。

  “非常好!解散!”

  “我有一个问题。”张俊看着搀扶他的苏菲。

  “问吧。”

  “为什么每天杨攀一训练完就溜了,叫都叫不住。”

  “你还不知道啊?听说他交桃花运了,忙着去约会呢。”

  “是这样啊。不过,杨攀那种对女孩子反应迟钝的人,怎么会有女孩子看上他呢?”

  “也许是看了他在球场上的表现吧。”

  “也对哦!那小子在场上确实很酷。不过,真是的,竟然天天要你来扶我回家。

  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不会饶了他的!”

  “呵呵!没什么!”

  远处。

  “哧——嚏!”某人打了个很响的喷嚏。

  ※※※

  训练场上,队员们都在练习射门。李永乐一脚禁区前的射门,紧贴着地面偏出了球门。

  孙来红对身边的赵德锋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您是指李永乐的射门?”

  “对。”孙来红招招手,“李永乐!”

  李永乐跑到两人面前。

  “说说你为什么总喜欢把球射的贴着地面呢?”

  “那样门将比较难扑一点。”

  “这样啊。你过来。”孙来红抱着球走到禁区外面。“你看好。”

  然后他冲守门的张琳韬喊道:“守好了!可不许放水啊!”

  张琳韬以标准的准备动作回应了他。

  孙来红开始带球,到大禁区线时,他起脚射门,没什么特殊的,球稍稍飞离了地面,向球门的右下角飞去。张琳韬漂亮的扑了过去,似乎他这球势在必得了。

  但是……

  球在张琳韬的手前突然下坠,反弹了一下,进了门。

  “这是……”李永乐有点吃惊。

  “是曲垂球。”旁边的赵德锋说道,“用外脚背脚去抽球的中上部,使球在向前飞行的过程中不断的向前旋转,产生一个下坠的力,力度和时机掌握的好的话,球就会在门将的前面反弹一下。门将会因为判断不准来球的落点而产生失误。一般来说,曲垂球射门是很令守门员头疼的。职业球员里,擅踢曲垂球射门的,巴西的里瓦尔多是代表。”

  张琳韬吃惊的看着球门里的球。他本来看准了球的落点、方向、时机,没想到球却在他眼前突然坠地,来了个反弹,令他措手不及。好刁的射门!

  孙来红转过身来看着李永乐:“在你的贴地射门上再提高一点,这种曲垂球射门是愚弄门将的最佳手段之一。照着赵德锋刚才给你说的,不断的练习,在反复中掌握抽球的部位、时机、力度和方向性。”

  看着一个人在对着墙壁练习的李永乐,赵德锋不解的问教练:“教练,我不懂,你这么急着教给他是为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希望在星期六的比赛中可以看见他射出这种球来。”

  “星期六?还有三天啊!”赵德锋非常吃惊,三天学会这种高难度的射门,几乎是不可能的。

  “等着吧!”孙来红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