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我喜欢足球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4050 2003.04.14 20:36

    中州中路425号,一座不起眼的小楼,这里是《高中足球》杂志社。这些年,国家加大了对青少年足球的培养力度,青少年足球一下子变成了香馍馍,于是像洛阳的《高中足球》一样的很多专门介绍报道青少年足球的杂志和报纸就在全国各地应运而生了。《高中足球》由于在河南地区创办的较早,在河南地区也算得是一本在青少年人群中很受欢迎的杂志了。

  “小陈,又出去啊?”一个胖胖的老头叫住了刚准备出门的青年。

  “是主编啊,我刚来没多久,想多出去出去了解些情况。全国大赛的预选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可不想到时候没的写啊。”陈华锋转身答道。

  “毕竟是年轻人。好好。你今天打算去哪里?”主编刘洋笑道。

  “曙光中学。”

  “啊?哪里?”一个人从一堆稿子里抬起头,他推推眼镜,“哪个学校有什么好去的?年年参加预选赛,一次也没有进到第二轮。那个学校没什么好去的!”说话的是社里主管洛阳地区高中足球的编辑周鹏。

  主编也点点头:“小陈,你刚来,不了解情况。曙光中学在洛阳高中足球界里只是一个配角。”

  “主编大人都还是高看了他们了!我看是彻彻底底的群众演员!”说话的是社里的美工孙亮亮。

  “哇!你们说得太严重了吧!”

  “不不!一点也不严重!”周鹏摇摇头。

  “我告诉你啊!如果在今年的预选赛里,曙光中学可以打进第二轮的话,我就请社里的人吃饭!”孙亮亮提高嗓门叫道,屋子里正在忙碌的人全都抬起了头来看着孙亮亮。

  陈华锋被孙亮亮的话一冲,倔脾气也上来了:“好!我跟你打这个赌!如果曙光中学第一轮就被淘汰了,这顿饭我请!”说完,他转身出了门。

  ※※※

  “今天下午的训练课,主要训练跑动中射门。”梁柯向全体队员宣布。

  “射门?”安柯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么说……”他开始扭头四处找起人来。

  “你别担心。杨攀今天身体状况良好,没有缺席或者迟到。”张俊在他身边说道。

  被人猜透了心思是很令人不爽的事,安柯正在想着一会儿的训练中怎么羞辱张俊,让他一个球也进不了。

  张俊又一次不识时务的看穿了他的心:“你在害怕杨攀的射门吧?”

  “谁……谁怕了?!我会怕?开什么玩笑?!”安柯有些结巴的反驳道。

  “其实承认自己害怕杨攀的射门没什么丢脸的。”

  “你看着吧!一会儿我会挡下他的射门给你看看的!”安柯叫道,他有些生气了。

  张俊不在拿安柯开心,他心里在想着那天的一幕。杨攀的远射第一次打在守门员身上却没进。“也许他真的能做到。”张俊在心里说。

  在稍微热身后,安柯戴上手套站在球门前。他似乎还在想着杨攀的射门,反复检查着手套的牢固性。第一个开始的是三年级的王跃华,他被安柯着反复而又无意义的举动搞的心烦。他叫道:“你好没好啊?!”

  “好啦好啦!”安柯摆摆手,同时把腰下沉,摆好了姿势。

  梁柯一声哨响,王跃华带球,加速,变向,射门!安柯在王跃华射门的同时便做出了向左扑的动作,手到球到,足球被稳稳地收在怀里。

  “漂亮!”人群中发出轻微的赞叹声。

  接下来的几个人的射门,只要是射在门框以内的,统统被安柯没收,还有几脚歪的离谱。

  梁柯摇摇头,在心里哭笑:“到底是安柯的技术太好了,还是我们队员的射术太差了?”

  在一棵树下的陈话锋眼睛一亮,这个门将的动作标准而迅猛,完全不是某些学校里的随便找一个人来做的门将可以比的。很多动作他几乎是靠本能反映做出的。他拿出曙光中学的报名名单,在“1”号上画了个勾。

  “杨攀!”梁柯叫道。

  一听到这个名字,刚刚还很得意的安柯心猛地一跳。张俊也很期待:“这一回,安柯还能不能挡住杨攀的射门?”

  杨攀果然习惯性的转身带球向中场而去,然后在距球门大约35米的距离停了下来。梁柯一声哨响。杨攀开始带球,带了几步,他用脚尖一挑,球就被挑离了地面,杨攀迎球一脚抽射!

  可以看见球在空中划了一条下坠的弧线,安柯奋力跃起,伸手,可惜他没有碰到球。皮球打到横梁的下沿,再弹进了球门。

  球门还在轻微的晃动,“哐当~~哐当~~~哐当”的响着。安柯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晃个不停的球门。

  最吃惊的还是陈华锋,他的嘴张开了,半天都没合上。这种射门会是高一学生射出来的吗?不管是从力量,速度,还是弧度来看,职业球员要想打出来都不容易。他开始有这种想法了:此行不虚!

  人群中爆出巨大的欢呼声。“好球!”“漂亮!”“好猛地射门!”“禽兽啊!”

  “张俊!”

  张俊从人群中走出,冲安柯眨了眨眼:“对不起了,又要羞辱你了!”

  安柯伸出了中指:“来吧!老子不怕你!”

  张俊从禁区的弧顶处开始带球,进了禁区,还没有射门的意思。安柯明白张俊的想法,他果断出击。此时的张俊突然肩向左沉,做出要向左边射门的样子,安柯本能般的向自己的右方扑去。球从安柯的左边飞进了球门。张俊灵活的运用了脚腕,把球搓向了右边。而先前的向左沉肩只不过是骗安柯的假动作而已。

  张俊的表现自然被陈话锋记在心里了。那个前锋面对守门员时表现出的冷静太可怕了!

  “任煜地!”

  任煜地在带球,但他没有往中路带,而是带向禁区的左路。大多数人都觉得奇怪,安柯也不例外,他叫着:“等等!这不是练边路传中!”

  “不!他是要小角度射门。”杨攀说道。

  任煜地果然在角度很小的地方起脚打门,球直往球门的远角飞去。安柯奋力腾空扑救,可惜没碰到球,球打在远门柱上进了网。

  “还真是小角度打门!”张俊叫道,“嘿!这都什么毛病啊!角度不小还打不进去?!”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最高兴的还是梁柯,这堂训练课证明了他的眼光没有错,这几个高一的水平在洛阳实力排前十都没有问题!梁柯心中的主力阵容已经在这堂训练课上构建起来了。

  陈话锋离开曙光中学时可谓满载而归,那四个人的名字,沉甸甸的。他的心中总有一种预感,这几个人的名字说不定日后会成为全中国的知名的名字。

  训练结束后,梁柯宣布了关于热身赛的事。由于曙光中学在洛阳市的比赛中一向战绩很差,一般很少会有球队愿意和他们打比赛,因此这场比赛还是通过人情关系争取来的。队中的前腰10号王博曾经在新安县第一高中上过学,和新安一高校队的人很熟,所以梁柯就让王博去联系,这才搞定了一场热身赛。

  “这个星期六下午,我们要去新安一高和他们的校队打一场热身赛。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希望大家都好好珍惜。星期六下午1点准时在学校门口集合!”

  队员们听说有比赛踢都很兴奋。高一的队员们很奇怪学长们为什么会如此高兴。他们当然不会了解学长们的心情,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作为一支校队一年的比赛机会却少得可怜,一天到晚都只能训练的情况有多惨。

  ※※※

  晚上,苏菲敲开了张俊家的门。

  “阿姨,张俊在吗?”

  “他在看电视,一回来就说有球赛,作业都不做了。”张俊的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着。白天要忙生意,晚上还要为家人做饭,真实贤妻良母啊!张俊一直以为爸爸能娶到妈妈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客厅中传来电视机的喧闹声,苏菲循声而去,张俊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

  苏菲咳嗽了一声,张俊回头一看,有些吃惊:“苏菲?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苏菲眉头一皱。

  张俊连忙摆手:“不不!”他站起身,“请坐!”

  苏菲看着张俊的窘样,笑了起来。

  “笑什么?”张俊“生气”地问。

  苏菲止住笑,指着电视屏幕问:“哪两支球队?”

  “阿根廷和巴西。”

  球赛进行得很激烈。阿根廷和巴西是南美足坛的宿敌,只要两支球队碰面,必是一番生死搏杀。

  这时,巴西队获得一个角球。张俊趁机喝口水,刚才的比赛太激烈了,他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苏菲突然指着屏幕说:“都出界了!为什么不用手掷球?用脚踢是犯规的!”

  “噗!”张俊把刚喝进嘴的水全吐在了茶几上。

  “你怎么了?”

  “哈!没什么!没什么!”张俊起身走出了客厅。

  “嗳,你不看了吗?”

  一会儿,张俊把一摞书摆在了苏菲面前,苏菲不明所以:“这是……”

  “我决定了!”张俊一脸严肃的说。

  “什么?”

  “我要教你有关足球的基本常识,规则。身为曙光中学足球队的经理人,却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张俊指着苏菲说。

  ……(学习中)

  “好吧!基本上就是这些东西了。这些书你拿回去看吧。”张俊指指茶几上的书。看着苏菲一本一本的翻看那些书,张俊问道:“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吧。”

  “你连最基本的足球常识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做足球队的经理人呢?我想不通。”

  “因为我喜欢足球啊!”苏菲头也不抬的回答。“我想一个人喜欢足球,不一定非要很了解足球吧?我也是这个夏天才喜欢上足球的啊。”

  “因为世界杯?”

  “对啊!因为世界杯!贝克汉姆,巴蒂,罗纳尔多,还有齐达内。”

  “球星名你倒记得不少!”

  “追星是女孩子的天性!”苏菲头一昂,“你喜欢那些球星呢?”

  “我?基本上大多数前锋我都喜欢。像范·巴斯滕,贝利,罗纳尔多啊!当然,我最喜欢的前锋是罗马里奥。”

  “很多名字我都没听说过。”

  “……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了,说也说不清楚。”

  “哼!小看人!一个星期内,我一定学会那些规则给你看看!”苏菲抱起厚厚的一摞书,转身走了。

  张俊看着苏菲的背影想:“好要强的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