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踢球你在意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拥抱

我踢球你在意吗 林海听涛 3888 2003.06.04 14:42

    马尼还在不停地跑,并尝试继续使出“九十度”,但不是动作变形,江球磕的太远,就是自己滑倒在泥里。说实话,哪怕他平时多么讨厌,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只是一条可怜虫而已。

  四分钟过去了,双方比分仍然是2:2平局。可只要稍微懂点足球的人都知道,现在场上是曙光彻底占优,反超知识迟早的事。

  已经有英才的学生开始提前退场了。由功利思想组成的今年这个奇迹终于开始崩塌了,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小角,但很快的,这崩塌必会成为一场来势凶猛的雪崩,到时候,建筑在功利上面的一切都将被摧毁或被掩埋。

  这是必然的,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在雨中伴随着雨水一同流逝,又过了两分钟。

  司马红欣受到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扑球脱手,呼吸急促,身躯沉重,步伐凌乱。失第一个球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狼狈过。可能他一直在想第二个球是怎么进的吧。因为他实在不知道那么大的一个足球,怎么会在她眼前消失,又怎么到了张俊的背后,然后又是怎么进门的?太多疑问了。

  英才几乎全部回防了,希望可以拖到加时赛,在拖到点球决胜。前面只留了一个马尼。

  现在英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垂死的人,还在抓着最后一个稻草苟延残喘。与其让他们这样痛苦,还不如在心口上给他一枪,也让他死得痛快。

  但是,似乎故事情节永远不愿意按照人们的期望的那样进行。足球再次向人们证明了她不到最后一秒布知结果的魅力。

  主裁名哨了,然后疾步跑进曙光禁区,手指点球点!而马尼正躺在禁区里!

  点球!

  其实这个点球是马尼自己带球时滑倒的,而且还是在禁区外面滑倒,只不过摔进了禁区而已。结果这个裁判再次向人们提醒了他的存在。

  点球!坚定不移的判罚了点球!

  只愣了一会儿,看台上就再次掀起叫好的狂潮。而本来几乎陷于绝望泥潭的英才队员仿佛抓住了一根树枝,眼中放出了希望的光。

  被马尼带倒的林小方向裁判叫冤:“那球不可能是点球的!他是在禁区外摔倒的,而且我根本没有碰到他!是他自己摔倒的时候带倒了我!”

  其他队友也上前帮忙劝说,希望裁判收回判罚。但裁判一言不发,只是站在点球点上,一只手挥舞着,示意围在他身边的曙光队员统统离开,否则就要大开杀戒了。

  “都让开!”一声大吼,安柯站了出来,“都让开!让他踢!”他恶狠狠地冲着马尼说,说完,自己站在球门前,摆好了架势。

  队友见安柯发话了,只好让开,退到了禁区外面。

  马尼站上了点球点,把足球放到了点上。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连雨声都可以听到了。

  安柯把腰沉了沉,但他没有看足球或是马尼的脚腕,而是一只盯着马尼的眼睛,就那样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对方,直到裁判鸣哨。

  “嘟!”

  马尼助跑!

  安柯开始反应!

  射门!踢起了一滩泥水,足球飞向球门的左下角!

  与此同时,安柯也扑向球门左下角!

  单掌!安柯用单掌将球拍向了球门区的左侧!

  扑住了!

  但还没有完,对方还有补射的机会!

  林小方几乎是在马尼起脚的同时,冲进了禁区,球落过来,他连忙转身将球大脚开向前场。如此危急的时刻,他都不忘后卫在防守的同时,应该时刻给进攻创造机会。

  因为,张俊在前面。

  安柯从地上跳起来,长啸一声。在啸声中,张俊漂亮的卸下大脚开来的球,转身,加速!一气呵成!

  离比赛结束还有七分钟。

  张俊靠速度和惊人的爆发力在泥泞的场地中一边带球疾进,一边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因为这个点球,英才上去了一大半,现在在他面前的只有两名中卫和一个门将了。

  他要把绝望和地狱彻底的带给英才!

  张俊的肩向左沉,右脚向球绕去,对方后卫以为他要向右突破,把重心向右移。但张俊的脚在球上绕了一圈,并没有碰到球。正当后卫不明所以的时候,张俊的右脚绕到了球的右侧,在落地的同时,将球磕了一下,球向左而去,张俊也一个加速向左边突去!

  第一个后卫被突破了!

  他要用胜利去抽马尼的耳光!

  第二个后卫总不能当逃兵,因此硬着头皮上了,他大吼一声,给自己壮了个胆,然后铲过去。

  张俊在飞速带球中,一个跨步,右脚迈到了球前,左脚将隐藏在右脚后面的球磕向对方来的方向,球与对方的脚正好错过。然后自己顺势一跳,从后卫的身上越过!

  卡卡有些呆了:“喂,这是我的……”

  张俊落地,再追上球,一趟,进了禁区!

  他要用帽子戏法来定他一生的幸福!

  司马红欣弃门出击!

  苏菲站了起来。

  但张俊没有射门的意思,只是一拐,向近角带去。司马红欣跟了上来,球不离张俊脚,他绝不贸然下手。

  眼看就要被司马红欣逼得没有角度了,张俊身形一晃,一个踉跄向底线倒去!

  司马红欣毫不犹豫,扑了过去!

  突然他眼前一花,原来应该失去重心的张俊,却用右脚一搓,足球抢先一步飞了起来,向司马红欣身后的空门飞去!

  司马红欣扑空,心叫不好!急忙回头去看,去只看见足球打在远门柱上,弹进了球门!

  球进了!

  球进了!

  张俊从地上一跃而起,不管那个裁判,也不再确认什么,他飞快的向教练席跑去。

  不知他哪儿来得这么大的力气,杨攀抄近路都还没有追上他,眼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跑过,如一阵风般,张开了双臂,向梁柯扑去,他要和梁柯来个飞拥。

  一直坚持在场边的那些摄影记者终于拍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王牌射手与教练相拥庆祝胜利!”于是,闪光灯开始闪个不停。

  一切的一切都被苏菲这毫无缘由的一脚搅乱了,而以后也因此而改变了。很多人多年以后都还会津津乐道于这个日后被称为“神安排的一步”。

  不过,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苏菲莫名其妙的向前迈了一步,却正好挡在了梁柯前面,这一举动把伸开双臂准备来个激情拥抱的梁柯和张俊同时吓了一跳。

  梁柯一时间手足无措。

  张俊已经腾在空中,无法收住势头。

  一切都在刹那发生了。

  在众记者疯狂的闪光灯的闪烁下,张俊结结实实的和苏菲抱在了一起。

  幸好身后就是梁柯,苏菲才没有摔倒,不过为她卸力的梁柯却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这个拥抱是如此的标准,如此的深情,如此的完美,以至于如果不知道的人定会以为张俊和苏菲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正在大庭广众下,毫不顾及别人的眼光的拥抱。

  所有人都傻了。

  就连知道张俊心思的杨攀也傻了。他知道别看张俊平时言语不正经,可关键时刻就是借给他一百个胆,他也做不出这种“伤风败俗”之事来。

  张俊的脸被垂下来的头发给遮住了,苏菲的头则深埋在张俊的怀中——非主动的。因此没有人可以看见他们的表情。

  闪光灯也遵循惯性定律,仍然闪个不停,将这一刻永留胶片上了。

  苏菲柯一听见张俊粗重的呼吸声,感受到他有力而急促的心跳,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滴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温热的。她想张俊也应该和自己所感觉到的一样,粗重的呼吸,急促的心跳。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会迈出那一步?

  苏菲的身躯就在自己的怀里,那心跳,呼吸,体温是如此的近。原来和女孩子拥抱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本来只是意外,但现在张俊舍不得松手了,他又加了一把劲,把苏菲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直到听到某个人的咳嗽声,他才慌忙把手从苏菲身上放开,有些尴尬,又有些不舍得离开了那份温暖。

  两人分开后,张俊才发现从队友到梁柯看自己的眼神都很怪,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不停的重复:“纯属意外!纯属意外!纯属意外……”

  梁柯突然张开双臂,和张俊来了一个非常亲密的拥抱:“好小子!来!庆祝一下这个漂亮的进球!”

  杨攀也反应过来,等张俊刚从梁柯有力的拥抱中挣脱出来的时候,马上扑了上去:“来来!咱也抱一个!”

  然后,几乎所有的队友都争先恐后的和张俊拥抱。经把张俊搞的不明所以了。其实这帮“好色之徒”看见张俊和苏菲拥抱过后,认为他的身上一定带有苏菲的体温和味道,于是乎,人人争先的去和张俊拥抱,之为可以和张俊身上残留的“苏菲”亲密接触一番。喝不到汤,还不能舔舔汤盆吗?可怜的张俊就成了众人眼中的汤盆,被舔了个够。

  看台上的陈华锋也笑了:“好小子!这么直接!”

  剩下的六分钟,曙光把球抢到手后,就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脚下,不给英才反击的机会,也不给那个黑哨发飙的机会。

  这六分钟内,球迷开始了无秩序的退场,留下来的人也开始转而攻击“不争气”的英才队。一时间,曙光赛前受到的待遇,英才现在也享受到了。

  受到球米的刺激,场上的英才队员似乎把心思从比赛上转移到了互相攻击指责上。马尼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前场站着,迷茫得像失去目标的小船。

  这个由功利思想搭建起来的黑马奇迹终于在张俊的帽子戏法前面崩溃了。不管以前的他们多么的春风得意,现在他们也只是一群可怜可悲的小丑。

  当那个裁判极不情愿的吹响终场结束的哨音时,曙光像火山喷发一般,尽情的欢呼,肆无忌弹的呐喊着,他们在发泄着那个黑哨带来的郁闷的战胜蚂蚁后的狂喜。

  在曙光的狂喜中,马尼颓废的跪倒在烂泥中。

  雨又下大了,不过,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