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鹿为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昭告天下

北鹿为霜 梁七音 2648 2019.11.21 09:20

  冀国。北潮城。

  深夜。

  林逐一反常态返回了自己房间,宋以清此时正在研究脚上的铁链子,推门而进一股夜间带着冰凉气息的风,吹得她头疼欲裂。转过头,是一脸阴沉的林逐。

  林逐和闵廉一样,不苟言笑,但又不一样,闵廉身上还有平常人的烟火味道,林逐就跟独居的剑客一般,哪怕他穿的再厚都觉得分外清冷,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因为他对自己过去的行径,宋以清总觉得林逐身上有血腥味。

  二人已经长时没有彼此呆在一个空间,林逐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从未好好跟宋以清交流过。宋以清抬头恹恹地看了他一眼,背过身去不准备与林逐说任何话,眼不见为净。

  林逐突然上了床,对方像受惊的麋鹿一般想躲开却被链子绑住了。

  被铁链绑住,宋以清心里不是没有羞耻。

  虽然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处于末位,是个平庸求生之辈,受到最严重的惩罚不过也就是半夜扫厕所和喂了整整一年的鸡,现在如牲畜一般被绑住,甚至如厕都要经过林逐的同意,这份耻辱更是让宋以清恼怒。

  “你要不就给我个痛快!”

  话还没说完,宋以清就被林逐有力而冰凉的双手包裹住了,林逐将头埋在宋以清脖颈间,能感受到她的轻微颤抖。她近几日长了些肉,却还是一副骨架,抱得人生疼。但林逐还是将她狠狠拥入怀中,宋以清一时间适应不了这种温柔,皱着眉头问林逐:“你是不是喝酒了?放开我说话!”

  “这个谎我要圆下去,我好不容易在冀国战成了这等位置,不能让你坏了我的计划,你铁定与李玉脱不了关系,我总能把你们问出来。”

  “李玉……”宋以清呢喃出了师父的名字,之后便咬住了唇。自己只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如果有选择的话,她只想安静地活着。林逐也是经过人事之人,但长久没尝过女子的滋味,一下子将宋以清抱入怀中竟有点不知所措。

  或许他们幼时在练功房见过,或许他们一起吃过枣糕,又或许他们一起逗过蛐蛐,背过拗口难念的三字经,跨过轩礼司门口的月牙溪。

  但那都是过去了。

  结束的时候,林逐第一次觉得卸下了身上的防备。宋以清身上披着林逐的衣裳,二人刚刚耗尽了身上的力气,着实有些疲惫。彼此背对着,林逐刚想起身,却微微听见宋以清的轻微的呼吸声,分辨不清她是睡了还是没睡着。林逐索性将她抱着,睡了一夜,顺便解开了扣在她身上的链子。

  这一夜,闵昂是在天闵府渡过的。

  羽帝令他三日之后上京寰城领赏,可自己是再也不想踏入那个地方了。这一战,来的莫名其妙,结束的莫名其妙。

  死的本该是自己这个无用之徒,却阴差阳错奉上了秦渺大将军的性命。战场上杀红了眼的自己,浑身是伤在泥沼中起不来的闵廉,每一个士兵的怒吼和哀嚎,都像一把刀一样扎在自己身上。

  因为知道自己是个无用的棋子,才会任人摆布,不是吗?

  我闵昂本就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不是吗?

  “少爷……”闵廉端着羹汤看到闵昂又一次独自发愣,“夫人说先把羹汤喝了,可以养养身子。过些时日还要赶路。”

  “好。”

  “闵廉你知道宋以清在哪儿嘛?”闵昂故作轻松地询问他,拿着调羹的手却止不住微微颤抖。

  如果他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自己能不能接受。如果他继续隐瞒自己,自己又能不能接受。到底是里里外外被当成傻子更好,还是做一个无用的清醒人。

  “属下并无所知。”

  “此话当真?”

  “真。”

  好,还是做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更好。

  “可我觉得宋以清好像出事了。”

  “少爷……”

  “你觉得她一个弱女子能在这恶世上好好生存下去吗?”

  “宋以清会些功夫,对吃的也不挑,虽然脑袋不好使却也不惹人讨厌,应该会在这世上好好生活吧。”

  “可我怎么听说她好像出事了?”

  “你在我天闵府究竟意欲何为?”

  “你跟宋以清早就相识是不是?你故意让她走散的是不是?”

  闵昂不停顿地发问,闵廉无一例外地沉默着。

  看着羹汤的热气被深秋的气温缓缓消灭,闵廉才坐在了闵昂对面,认真一字一句地说。

  “宋以清应该是在我们出战前被林逐抓住了,生死未卜。近日冀国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就在近日林逐放出消息说似乎要跟一个无身份家世的女子成亲,但总令人觉得有些蹊跷。”

  “陌生女子?”

  “因为林逐常年不近女色,连府里的下人都以男子居多,这突然的婚讯可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林逐脾性暴躁,但他任将多年,也未听说过他滥杀无辜肆意用权,能在茫茫人海能抓到宋以清,也是着实蹊跷。”

  “宋以清如果身世有问题,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我只是个下人,无论在哪儿都是。”

  “你进天闵府是为何?为何瞒着我们?”

  “少爷,人说谎话定有目的。而我的目的仅仅是想跟闵家好好融为一体,除此之外别无二心。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对闵家既无坏心,我是否有秘密也没那么重要。这偌大世间,哪些人没点秘密,哪些人又没点说不出口的苦衷呢?”

  “属下也是,少爷也是。都有些说不出的苦衷,不是吗?”

  闵廉垂着眸子,不紧不慢地说出了所有的话。他向来悠然自得,自己小时候自己会被教书先生训斥,罚抄几百遍家训。而闵廉从来不会,他永远能记得每日的功课怎么写,永远能记得家训的具体含义。

  “属下能理解,宋以清跟小姐脾性很像,甚至连左眼泪痣都长的有几份相似。小姐贪玩,爱吃甜嘴,喜欢赖床。但宋以清定不是二小姐,二小姐耳后有胎记,且吃不了坚果,她们只是相似却不是同一个人。少爷你不能因为她们有几分相似就把感情投掷到宋以清身上,这对小姐不公平。”

  “宋家的二小姐永远只有闵懿一个人。是闵懿,不是宋以清。”

  “她是我闵家的下人,她擅自私逃我就有权利把她找回来。”

  闵廉关上门的一刹那,看到了闵昂低下头,将手紧紧地窝成了拳头。

  在听到宋以清被林逐擒获的那一刻,闵廉心里已经略知一二。

  宋以清身份绝不简单,林逐也是。倘若林逐迎娶的不是宋以清,那事态还算明朗。自宋以清后将军府就再无其他女子进入,如若林逐迎娶的就是宋以清,那这个问题或许就需要自己动身去轩礼司问个清楚了。林逐迎娶宋以清的目的究竟又是为何……

  闵廉有些烦恼地敲了敲桌面。恰巧遇到了正在掌夜灯的柳姐,柳姐笑了笑询问闵廉怎么还不早些休息。

  闵廉客气地回着,二人间断说了两句,闵廉突然发问:“柳姐,你当年与你夫君成亲时,有原因吗?”

  柳姐似是没意料到闵廉会突发此问提到自己的亡夫,她顿了顿,装作不经意地笑着说:“一对佳人相伴,还能有什么原因,若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就是月老牵到的红线够紧了,两人相遇了分不开了,得紧紧绑一起了,缘分呗。”

  “柳姐说的是。”闵廉刚想散个场,礼还没行完。

  柳姐却又默默补了一句:“成了亲,不就是昭告天下这人是属于我的了吗,无论哪一方因为何故在哪儿,另一方不都要紧紧牵绊着吗?相依相伴比起男欢女爱,更令人向往吧。”

  闵廉笑着说:“柳姐说的是,在下受教了。”

  转过头,柳姐说的几个词却让他停住了脚步。

  “牵绊?昭告天下?”

  来不及多想,闵廉收拾了一下行囊,天还未亮就向北潮城出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