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鹿为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师兄

北鹿为霜 梁七音 1439 2019.11.27 09:49

  看着桃礼愁容满面的样子,就知道宋以清的情况并不好。闵廉没有多问,他心事重重地走出了柴房。时间紧迫,宋以清呆在这里的时间越久,越不好帮她脱身。若是真的跟林逐成了亲,那单凭自己一己之力更是没有办法将她带走了。

  将军夫人这四个字的头衔,足够让自己和她一起人头落地了,翊、冀两国关系现在本就处于紧绷状态,若是自己和宋以清被连根拔出,怕是局面更加不好收拾。万一,牵扯出了轩礼司可如何是好。

  翊国没有认识轩礼司的信鸽,也根本没办法告诉师父这些事。现在自己接触不到宋以清,林逐再过两日也要回府了……出轩礼司这么久了,感觉第一次前后都是深渊。

  女子轻巧的脚步传来,闵廉回头,却看到了蔓春。

  蔓春是个很奇怪的女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似乎永远不在意,云淡风轻地带着一抹笑。虽然他人都说女子之笑可以冲破男人的心扉,但蔓春的笑永远像是刻在面具上的假笑,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管家找你谈话了?”

  “……”

  见闵廉不想说话,蔓春向熬制汤药的炉子用力扇了扇。

  “这是给夫人的汤药,你学过医,你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吗?”

  七岭子,散椿,贵玉橙,浮头甘草……都是女子小产后用来恢复身体的药材。

  “孩子没了是吗。”

  “这可是你自己的臆想,桃礼没说,我也没说。”蔓春漫不经心地说,“想知道那么多讯息,你是不是也得把自己的姓名奉上?”

  “在下……”

  “假的就不必说了,假的东西都让人厌恶。”

  “那姑娘可否告诉在下你的真实姓名。”

  “安榕羽。”蔓春撑着脑袋看向闵廉,“你对我构不成威胁,我无需对你说假话。”

  “那可说不好。”看到对方如此傲慢跋扈的姿态,闵廉也是不痛不痒地点了一句。

  “我叫闵廉。”

  “闵廉?”蔓春笑了笑,“听说闵姓是翊国的大姓呢,翊国前将军就姓闵吧……”

  闵廉没有关心地转过了头,继续开始砍柴。

  翊国。京寰城。

  再一次见到羽帝的时候,闵昂如同换了一个人。

  他开始脱去那些在外游历时候那些习惯,开始接纳宫里繁杂的细则。了解了皇室的喜好,并逐渐有了几分天闵府世子的姿态。特别是他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涣散软弱变得坚定了许多。

  是好事吗?

  裴池鸣眯着眼睛看着在与百官交际的闵昂,多次想要打断却找不到尖锐的理由。裴池鸣很不喜欢闵昂这种改变,他贵为天子,他讨厌一切不受控制的东西,却依然要摆出皇帝应有的阔气姿态。

  但他毕竟胜战归来,该给的尊重要有。

  “爱卿……”

  “皇上,微臣有一事请求。”闵昂率先的发话,打断了裴池鸣的话语。

  第一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率先发话,每个人似乎都听到了闵昂脑袋落地的声音。

  “说。”

  “我国大将军秦渺战死,有微臣的责任。我国需一人镇守边疆,微臣自愿顶替秦渺大将军职位。”

  “哦?”裴池鸣摆出了疑惑的表情,百官看到天子这幅表情,将呼吸都已经放轻放缓。

  文武百官无一不在等待着皇帝的发话。

  “看来爱卿甚有领悟,准了。”

  “谢主隆恩。”

  既然已经退不出这个泥沼,那不如搅入其中,生死由命吧。

  尹骏城。轩礼司。

  “闵昂成了新一任将军?”李玉少有错愕地问话。

  曾帆左右为难,勉强点了点头。

  闵昂做了将军,必定将天闵府推上风口浪尖。这点尚且不说,他一个文弱书生,哪有做将军的资质。他想毁了翊国吗?

  毁了翊国?

  李玉想到这里的时候,第一次厉声询问。

  “闵廉呢?”

  “回司主……闵廉行踪不明。手下人汇报,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赤炎城。”

  在赤炎城,过后行踪不明。

  “去了北潮城。”李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跪地的曾帆,“看来你们,又是想重复大师兄的罪孽。”

  “师父……”曾帆无言,能感觉李玉满腔的不悦。

  在轩礼司,众人都知道师兄说的是谁,却没人知道他的长相和化名。大师兄这是个禁词,或许也是李玉心中永远的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