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北鹿为霜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焚尽

北鹿为霜 梁七音 1438 2019.11.29 10:20

  在听到闵昂去驻守处疆后,闵廉面无表情。

  他知道蔓春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说出来的,也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本觉得自己脱身也未尝不可,但离开了轩礼司自己能去哪儿?这个安榕羽的背后是谁,也还未琢磨清楚。

  闵昂为何突然做了将军……究竟是为什么…如若自己当初没有离开天闵府来到这,是不是就能阻拦这些事的发展。

  许士昇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说这个消息的蔓春也故意将语速放慢了下来。三人各怀心事,只有在角落啃桃子的桃礼问了一句:“处疆是哪儿?为什么要去处疆呀?”

  蔓春拍了拍桃礼的肩膀:“处疆啊,就是翊国的边疆呢。翊国将军的惯例都是先去处疆磨练三个月,才能真正称为将军呢。据说处疆气候艰难,食物稀少,能不能好好活下来才是个问题呢。”

  桃礼似懂非懂,转头问许士昇:“大人,最近将军怎么总不在府子里?将军难道也去处疆了吗?”

  许士昇没有正面回答:“怎么,你还想将军经常在府子吗?”

  “没有,没有。”桃礼缩着脑袋,赶忙摇头。

  “最近将军要务在身,在府子的时间不多。”许士昇支走了桃礼,突然听得府外马蹄声大作,似是来了不少人的样子。

  “来人啊,进去搜!”府门被撞破,大把的人冲了进来。

  闵廉还没反应过来,就跟几个下人一起被扣在了地上。来人粗鲁,把桌椅上的东西都踢得稀碎。

  “敢问大人,来这将军府有何贵干?”许士昇强忍着不悦,询问他人来意。

  “我们接到上报,说这将军府藏着翊国的奸细!”领队的汉子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本就觉得你们将军府不干净了,谁知道你们还跟翊国有关联!”

  来人气势汹汹,还没等许士昇发话,便咋咋呼呼说要把一帮下人带去关押起来。蔓春补了一句:“冤枉将军可是死罪,你们有证据吗?”

  “证据搜一搜即可。”领队之人嚣张跋扈到了极致,似是咬住了这府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话音还未落,门口又传来燕王的一声询问:“是谁准许你们踏进大将军的府子的?”

  “参见燕王。”许士昇跪下,开始明白了这一切的事态。

  “滚开。”燕王低声呵斥,一群士兵灰溜溜地退去,好似一场闹剧。待到闲杂人等都离开了,燕王才询问许士昇,“你家主子最近去哪儿了?”

  “回禀王爷,自赤炎一战过后,境内总有骚动,有些城池人心惶惶……”

  “人心惶惶?那些知府都干什么去了?堂堂大将军就如此被差遣吗?”

  “回王爷,不是百姓人心惶惶……是……”

  接下来的话不知该不该说,许士昇只觉得空气阴冷地很。

  “不是百姓,那你的意思是……有朝臣心绪不定,想造反吗?”

  “鄙人不敢妄下断言。”

  “所以需要有兵权的人去镇压?”燕王转身看了看将军府四周的清冷模样,又问到:“你们将军夫人呢?”

  “在养身子。”

  燕王对这个回答嗤之以鼻,却又懒得对一众下人发难。

  “这府邸一副没主人的样子可不太好,还请许管家给将军提个醒。”

  “多谢燕王,鄙人牢记于心。”

  燕王没有过分为难几个下人,只是约了后日与林逐在迷津塔喝茶。

  许士昇看到几个下人身上都是灰尘,被扣押地一身狼狈,便发话让他们退下。将军府的守卫不多,小婢也被差遣走了很多,林逐不喜欢太多人在自己的府邸,或许正是这样,今年冬天的将军府感觉更冷了。丝毫没有人气。

  许士昇独自站在主厅,细细地想了这一出:最近燕王唤林逐的日子是越来越多了,今日这无疑是燕王给的警告,将军府若是再这样唯唯诺诺,毫无作为,迟早是会没有主人的。

  林逐最近被各种琐事牵绊,边境一直不太安宁。兵权早就被削减了一半,加上近日不少朝臣纷纷上奏,职责林逐沉迷女色不闻正事,朝政里整日的闲言碎语……燕王可以说是林逐最后一根稻草,但如若一直这么拖延下去,只怕这根稻草会成为火星,焚尽这整个将军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