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遣送回去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2126 2019.08.16 20:08

  卞武回道:“已问出了,是受曹国公指使,那几人皆是京师中的泼皮,他们本是不敢杀人的,奈何曹国公出价很高。”

  在应天府之中是有不少人看不上秦光远所写的东西,但要说会派人来杀他的也就只有王成周了。

  只是秦光远没想到的是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会是李景隆,李景隆毕竟是个国公,像他那个层面的人完全犯不着找几个泼皮来杀他的。

  他现在说到底只是朱棣的一个随从,与李景隆相比可是蚂蚁与大象的关系。

  秦光远了然之后笑了笑,问道:“哦?竟是李景隆,李景隆出价多少?我倒是想要看看我的命在他李景隆那里值多少银子?”

  卞武狡黠一笑道:“少爷你肯定猜不出来的。”

  随后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秦光远呵呵一笑道:“才五十两?太少了!”

  卞武随即又笑着道:“五百两,少爷你果然没猜出来吧?”

  在这个时候的一品大员一年的俸禄也才不到二百两了,五百两银子那可是一品大员两年之多的俸禄,李景隆即便有国公爵位,一年也绝没有五百两的俸禄,为了刺杀秦光远竟然拿出了这么多银子。

  秦光远哈哈大笑着道:“嗯,值了,想不到我秦光远在他李景隆眼中竟值五百两银子。”

  知晓了这个数字,秦光远心情大好,丝毫不见昨晚险些丧命的后怕了。

  “你去给我那些吃的,顺便再找个护卫进来。”秦光远道。

  卞武出去片刻之后便有一护卫走了进来,秦光远道:“现在既已查清昨晚的那些人是受何人指使了,便有必要把他们送还回去了,你带上两个人把昨晚上的那几个人全都送到李景隆府上去,人送到就行,一句话也不必与他多说。”

  “是,小的即刻便去办。”

  朱棣所派出来的几个护卫对秦光远也很是唯命是从的,秦光远有命他们也都会听的。

  ......

  曹国公府上,王成周躺在床上哎呀哎呀的叫个不停,听见有人进来后叫得更欢实了。

  来人听见他那鬼哭狼嚎的嚎叫,有些不耐烦的道:“闭嘴吧,本公已派人去杀那秦光远了,城门开了也快有消息了。”

  王成周好不容易停下了嚎叫,却又扭头问道:“姐婿,你说那几人能否成功?”

  李景隆回道:“若是此次不能成功,再想找下手的机会可就不容易了,离开京城这地界本公也无能为力了。”

  回过之后好像又觉着有些不合适,后知后觉的骂道:“闭上你的乌鸦嘴,为了你这个破事,本公可是出价到了五百两,找的也都是京师之中有些本事的泼皮。”

  被李景隆骂了之后,王成周又嬉皮笑脸的道:“姐婿,杀掉了秦光远,是不就得对朱高煦下手了?”

  李景隆跳脚大骂,道:“杀堂堂郡王,你想害死本公啊!朱高煦他是何许人也,他可是朱棣的儿子,朱棣又是何人?鞑子都对其望而生畏,就连当今皇帝都忌惮他,你让本公去招惹他?”

  王成周被李景隆骂了一通之后,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了。

  良久,李景隆才又道:“你也放心,如今主弱臣强,此等局面必然得被打破的,倒是朱棣一旦落魄,朱高煦他还能有好果子吃吗?对付朱高煦绝不能急于这一时,明知晓你是本公之小舅子还能对你痛下此手,这可完全是没把本公放在眼中。”

  李景隆本就是个纨绔子弟,头脑不多,军事才能又没有,若不是得其父辈爵位,他连王成周都比不上。

  就在李景隆的话音刚落,只听得门子在门口道:“公爷,公爷...门外有人说是为秦光远之事求见公爷!”

  李景隆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欣喜的与王成周道:“看来此事是成了,待本公去看看!”

  李景隆三步并作两步的出去随着那门子出去后便见他所派出去的几个泼皮外面套着一件不伦不类的外套,双手背后被外套的长袖遮挡着,在这些人身后还站着三个陌生之人。

  李景隆突然之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拉下脸问道:“你们有何事?”

  那三个陌生之人的其中一个,站了出来拱拱手,道:“拜见国公爷了,小的乃为燕王护卫,此次随三位王子一同进京为先皇吊唁,现三位王子留下为先皇守孝,小的便随秦先生一道返回北平,可奈何行至京师城外秦先生却被这几人刺杀,秦先生得知这几人是国公爷派来的,秦先生深知与国公爷之间的误会,便派小的先送这几人回来,秦先生还说,若下次有机会定会亲自来与国公爷赔罪的。”

  李景隆皮笑肉不笑的尬笑了一声也没做声,那几个护卫便又拱拱手道:“国公爷,那小的便告退了。”

  那几个护卫的一番话说的是挺好听的,越是好听的话却越是对李景隆的打脸。

  那几个护卫走了之后,李景隆没好气的把那几个泼皮全部都带进了自己的府中。

  这个时候脸已经被打了,至于是否摆脱与这几个泼皮的关系已经无关紧要了。

  那几个泼皮刚进国公府便被李景隆拳打脚踢了一顿,那几个泼皮在与护卫的交战之时已经受伤了,被李景隆又打了一通,自然是疼的龇牙咧嘴的嚎叫不断。

  这几个人本就是泼皮,至于他们忍住痛不出声那还不可能的。

  在李景隆停手之后,那领头的泼皮才道:“国公也,本来小的等人都要成了,可奈何那秦光远没睡在床上,小的砍了半天也没伤他分毫,耽搁了半天便被他的护卫给发现了,国公爷,你是不知晓,那秦光远他多贼,他竟在床底上睡着呢,就连他的护卫都不知道。”

  李景隆也没多说话,只是道了句,“行了,你们都走吧!”

  那领头之人还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国公爷,那银子...”

  李景隆没好气的道:“你们事儿都没办成还想要银子,要不是你们没办成事儿本公至于被那几个护卫羞辱吗?”

  那些泼皮在李景隆面前不过就如蝼蚁一般,李景隆不愿给他们也实在强求不得,只能是悻悻离开罢了。

  ps,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还有一个事儿,后天就上试水推了,后续是否有推荐就看试水推的成绩,急需书友们的大力收藏把成绩搞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