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回到大明写小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朱允炆的口谕

回到大明写小说 张六阳 3429 2019.08.12 10:59

  朱高煦或许是因听了秦光远一番话的缘故连续好几日时间都没再出去一直都待在府邸之中,喝喝酒,然后看看秦光远的小说,秦光远这几日可一直都在完善他小说的故事情节,他不出去说讲了,总得是卖些纸质小说赚些银子的,要不然这趟应天府可就算是白来了。

  秦光远在应天府的书粉还是极为善解人意的,也不知晓苗成荫是如何与他们说的,反正他们也并没有因秦光远到了应天府而没说讲有什么意见,反而是开始争抢在雅墨书坊争抢起那些纸质小说来。

  秦光远他在应天府中的那些书粉不是权贵就是巨贾,普通百姓也少,大部分人都识字,也不用担心纸质小说他们会看不懂。

  “卞武,把二王子看过的这些书稿即刻送到雅墨书坊去。”秦光远吩咐卞武道。

  秦光远也越发的发现了把便去带到应天府可是个极为明智的选择,要不然送书稿这样的事情还真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卞武领命走了后,秦光远才问一旁坐着喝酒的朱高煦道:“二王子,你说卞武对我是否忠心?”

  朱高煦满口酒气的回道:“忠心与否的你不会自己看?”

  突然,朱高煦有恍然大悟的道:“你是觉得卞武是大哥找来的缘故吧?”

  朱高煦喝了些酒好像比平时还清醒一些,对朱高煦肯定的反问秦光远只是笑了笑并没做回答。

  朱高煦又道:“你是应当小心些,很有可能你的一举一动此时已经被报到大哥那里了,父王也真是,他把此事交于谁不好,偏生的要交于大哥,此事若交于我手中,我指定...”

  朱高煦的话说了一半外面突然想起了一家仆的喊声:“世子,三王子,你们回来了?”

  朱高煦吐了吐舌头道:“你瞧,你的一举一动都被大哥知晓了吧?”

  朱高煦此言颇为差矣,朱高炽可是在宫中,卞武若想把信儿送进去可不是那般容易的,这个时候朱高炽的处境也是极为艰难的,绝不会因秦光远而冒险的,说起来秦光远与他可是一条船上的。

  秦光远并没回朱高煦,朱高炽和朱高遂便已经进来了,秦光远笑了笑问道:“世子,三王子,你们回来了?”

  朱高炽和朱高遂两人满脸的倦容,朱高炽更甚一些,对秦光远的打招呼勉强扯起一个笑容,便在两随从的搀扶之下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之上。

  “明日,皇爷爷便要往孝陵安葬了,我和高遂回来换身衣服,过会儿还得进宫。”朱高炽有些疲惫的回道。

  连续为朱元璋守孝半月时间是得懒散架了。

  朱高炽喝了几口桌上早已凉透了的茶,又道“高煦,明日之事你务必得去,穿上孝衣,到时万不可惹事。”

  朱高煦却打了个酒嗝,懒洋洋的道:“皇爷爷喜欢你,要去你自己去便可,我可不去!”

  朱高炽因朱高煦的反驳有些生气,脸上的肉颤动的几下,却也并没有发泄出来,良久才道:“高煦,这里不是北平,你我兄弟是绑在一起的,为皇爷爷守灵之时我没与你提出来就是怕你不愿,可明日皇爷爷就要往孝陵安葬了,如此大事,本朝的文武百官,在京的皇亲国戚多会参加,那么多人看着呢,你若不去,到时被指责的便就是父王了。”

  朱高煦听了秦光远所说的那一番话之后已经是想明白一些事了,但面对朱高炽却是不由自主的非要反驳上几句才高兴。

  朱高煦找不到理由反驳朱高炽了,便强硬的道:“我就不去,你愿去你自己去就行,别拉着我。”

  朱高煦油盐不进让朱高炽气愤也着急,秦光远在一旁适时道:“二王子只是脾气暴躁了些,还是懂的大是大非的,明日指定回去的,世子尽管放心。”

  秦光远与朱高煦的相交还算是深厚一些,因而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朱高煦说话,对秦光远所说的这一番话,朱高煦并没回应,也算是默认了。

  “光远,明日你跟在高煦身边,看好他,定不能让他惹事!”

  秦光远回道:“放心吧,世子。”

  “二哥,那明日咱们再见。”朱高遂又道。

  朱高遂别看年纪比朱高煦小,但却比朱高煦有城府,在平日里朱高遂与朱高炽并不是很亲近,若与朱高炽亲近在北平的时候也不会时长跟在朱高煦的屁股后面了。

  但在为朱元璋守灵这个事情之上却是能够敢在朱高炽后边,可见他知晓为朱元璋守灵所带给他们的好处有多大。

  忠孝在这个时候可是极为吃香的东西。

  朱高煦也不想这些事情,朱高遂与他打招呼,他还笑着回应,道:“嗯,注意身子别累坏了自己。”

  “嗯,知道了,多谢二哥。”朱高遂回道。

  朱高炽看着朱高煦和朱高遂这般兄弟情深,自然也是有羡慕的,权术这东西是好用,但人本就是情感动物,是离不开情感做支撑的。

  “走吧。”朱高炽安招呼身后的随从,同时也是再喊朱高遂。

  在两个随从的搀扶之下,朱高炽才刚刚站起来,外边便响起了敲门之声:“世子,世子...宫中来人了!”

  朱高炽在府中,下面人有事要通报之时自然是要告知他的。

  “宫中的人?”朱高炽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这个时候所来能有何事?”

  很快朱高炽便反应过来了,不管宫中所来之人是因何事,那都得让他们进来说话的,“快,请进来。”

  很快一公公穿伴的人便走了进来,刚进来便冲着朱家三兄弟漫不经心的见了礼。

  “不知公公所来有何事?”朱高炽笑呵呵的问道,温文尔雅的,根本就没把这个太监的无礼放在心上。

  与这样的一个小太监计较那也有碍自己的身份。

  “陛下有口谕,二王子和秦光远明日就不用参加先皇的安葬之事了。”

  朱高煦本就对这小太监的无礼有些不满了,现在这小太监又讲出这样一个事情来,他火气立马便爆棚了,立马便就要冲过去朝那小太监动手了。

  这小太监可是朱允炆派过来的,朱高煦若是打了他,那就等于打了朱允炆,朱允炆若是较起真来的话,那他们还有好果子吃吗?

  秦光远拉住了将要冲过去的朱高煦,上前一步拱拱手朝那小太监见了个礼,还朝怀中掏出了些碎银子毫无违和之感的递了过去,笑呵呵的问道:“不知晓为何陛下单独要给二王子个口谕?”

  伸手不打笑脸人,有钱更能使鬼推磨,那小太监虽说依旧还是那般无礼,却也是回道:“咱家具体的也不知晓,只是黄大人,齐大人还有方大人去见了陛下后,陛下便把咱家招进去下了这个口谕。”

  “哦,多谢公公指点,小子明白了!”秦光远依旧笑呵呵的道。

  朱高煦不满的道:“那死太监竟敢这般无礼,若不是...”

  朱高煦将要说的话并没说出来,只是看了眼秦光远才又道:“本王子好歹也是郡王,那死太监竟敢欺负到本王子的头上来,还有,光远,你为何要给他银子,你不是一向都爱财如命吗?”

  秦光远还真就担心朱高煦会一不小心说出那些不当说的话来,一些事情明眼人能看出来是一回事,但亲口讲出来却又是一回事了,幸好朱高煦嘴上还是有个把门的。

  对朱高煦的这个疑问,秦光远笑了笑道:“我是爱财,但关键是得看这个财得怎么花,该花的地方还是得花的,若不是我花的那个财又如何能够知晓为何新皇会下这么个口谕?”

  “为何?”朱高煦好奇的问道。

  这不仅仅是朱高煦好奇,朱高炽和朱高遂同样也是极为好奇的。

  秦光远回道:“这还有想吗?肯定是他们三人之中有人不愿二王子参加,然后挑拨新皇下的这个口谕呗。”

  朱高炽听了秦光远的这个回答,并没多说话,只是道:“既然陛下有这个口谕,那明日二弟你便与光远安稳待在王府之中,等安葬过皇爷爷之后,咱们便即刻赶回北平,我们在此多留一日,父王那便便得多受一日掣肘。”

  朱高炽也没等朱高煦的回应便在两个随从的搀扶之下便带着朱高遂走了,反正朱高煦即便回应大多也不是好话。

  朱高炽和朱高遂走了之后,朱高煦才不忿的提了旁边的桌腿一脚,把桌子上的茶杯震的叮叮咚咚的响。

  秦光远看着这样的朱高煦有些失笑,笑了几声问道:“二王子不是说先皇一直都看不上你,既然如此明日不去的话不是正好吗?”

  朱高煦看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秦光远,白了他一眼道:“我自己不去那是我之事,可朱允炆单独给我口谕不准我去,那又是一回事,早知道那朱允炆单独给我这个口谕,我还不来呢,我与这鬼地方纯粹就是八字不和,自从到这里之后就没件让我高兴之事。”

  朱高煦也是要强之人,朱允炆单独给他个口谕不准他参加明日安葬朱元璋之事,这让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秦光远又不是朱元璋的孝子贤孙,朱允炆单独给他口谕不准他参加那对他还真就没有多大影响。

  不去就不去了呗,秦光远他还懒得去呢。

  良久,朱高煦又问道:“光远,你说是黄子澄,齐泰还有方孝孺给朱允炆建言不准我去的吧?那三个老匹夫,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朱高煦现在这么大的脾气,秦光远还真有必要劝说一下的,要不然若是闯出祸端来便就好了。

  “二王子,记住我的那番话,日后的机会还多着呢,不必急于这一时,等明日安葬过先皇之后,我们便立刻动手返回北平。”

  虽说无论是朱棣还是秦光远已经做好朱家三兄弟被扣留的准备了,但朱家三兄弟留于这里给朱棣的掣肘实在是太多,无论怎么说他们还是应当为离开北平努力一番的。

  朱高煦的脾气虽说有些暴躁,但也还是知晓大是大非的,秦光远所说的那一番话对他还是有着极大影响的,要不然,朱允炆单独给他下了那么一个口谕,他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